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在线阅读章节目录免费试读】主角醉翁崔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在线阅读章节目录免费试读】主角醉翁崔

时间:2020-03-24 16:30:46编辑:违章动物 作者:一剪梅 人气: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是一剪梅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皇兄:臣弟扫榻以待》精彩章节节选: 胶州城这几日气氛有点压抑,连路边叫卖的商贩都有些无精打采。正午的时候阳光很毒,大家都躲在茶棚里纳凉。这时,只见一个挥汗如雨的大胖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胶州城这几日气氛有点压抑,连路边叫卖的商贩都有些无精打采。

正午的时候阳光很毒,大家都躲在茶棚里纳凉。这时,只见一个挥汗如雨的大胖子在街上慢慢蠕动。他穿着一身灰白的长衫,挺着个大肚子,每走一步就见全身的肥肉都在抖动。他左手拿着一张手帕,右手拿折扇挡在头顶,几乎每走三步就要停下来擦脸上的汗。一条正常人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便能走过的街,他硬是用了三盏茶的功夫,把茶棚里纳凉的人惊得目瞪口呆,连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胖子拐过一条街,终于不用晒太阳。他大喜过望,颠着一身肥肉几步跑到一座小院的屋檐下坐了,大口大口喘着气。

“娘咧,这事真不是胖子能做的。”他用衣袖扇风,一边眯着眼睛望天。

天空瓦蓝瓦蓝,一点云都没有,只看见一个明晃晃的太阳。

胖子咧咧嘴,忽然骂道:“都怪那个死奴才,居然把老子的马车弄到山脚下去了。幸好老子命大,没有摔死!”

这胖子在人家门口坐着骂骂咧咧,一个人从门里出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道:“你是谁?”

胖子停止叫骂,眯着眼睛看那人的样子。

那是个神情冷峻的年轻人,大热天穿了一身的黑,好像一点也不怕热似的。

胖子看得很羡慕,一个劲盯着人家直看,嘴巴还咧着露出笑容。他原本就生得极胖,已经很不讨喜。这样一笑起来,那样子别提有多猥琐。

那人一看,顿时勃然大怒,一巴掌扇到胖子脸上,冷声道:“你看什么?”

胖子莫名其妙挨了一耳光,眼前都是星星。他刚才在那么热的地方走了许久,其实已经觉得头有些晕了。那人给大力抽了他一耳光,胖子还没吱一声就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那黑衣人冷着一张脸,拉起胖子的一只脚拖着往府里走。刚走到大门处,那门槛便将胖子的头给卡住了。黑衣人使劲拽了拽,没有拉动。他不由有些火起,猛的用劲一拽,只听一声巨大的沉闷的响声,胖子在昏迷中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然后被拉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三条路,黑衣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条石子路。

胖子的脸朝下,才拉了几步,就被痛醒过来。他显然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疼。特别是脸,好像被人揍了几十拳。他伸手一摸,立时惊恐的大叫起来:“呀,血!”这么叫完,眼睛一翻白,又晕了过去。

“喂,我说,就算这胖子长了一副让人很想在他脸上动刀子的模样,你也不能虐待人家啊。好歹是主上请来的贵客,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石子路两边栽种着许多凤尾竹,间或点缀以奇异的怪石。说话人正蹲在那怪石上,身上穿着一身清凉的夏衫。看到黑衣人,忍不住往自己脸上扇了扇风道:“你还裹得严严实实,不怕捂出痱子来啊。”

黑衣人将胖子扔到石头下面,冷冷道:“你来。”说完,转身就走。

那蹲在石头上的人一脸错愕,反应过来后,立马叫道:“喂,沧澜,你怎么就走了?你走了这胖子怎么办。。喂,喂!”

看着黑衣人消失在路口,那人苦着脸蹲下来死劲扒了扒头发,最后学着黑衣人的样子拉着胖子的一只脚嘀嘀咕咕的走了。

胖子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名气度非凡的锦衣男子坐在桌边喝茶。

“醒了?”那人转过身来,真是一张让人羡慕死的英俊面庞。他扬了扬眉,挑起嘴角邪笑道:“好久不见,崔平云崔公子。”

那胖子正是清河县县令的恶霸儿子,崔平云。听到这声音,他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砸到地上的时候,只觉得那屋子都抖了三抖。

那人却不动,端着茶,“啧”了一声,道:“一来就给小王这么大礼,可真是折煞小王了。”他话虽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却并不是这样,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邪魅。

崔平云不管身上散了架一般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跪好,连连磕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崔平云很清楚,眼前这个人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他杀死。只因这个人是。。曾经的四皇子,离越。

离越轻哼一声,慢慢啜了口茶,慢条斯理的看崔平云磕头。直到看他额上已经鲜血淋漓,这才开了尊口,道:“好了,小王累了。既然到了胶州,崔公子你就到外面好好转转吧。”说完起身冲门口的黑衣人道:“沧澜,你今日起你就负责保护崔公子。”

沧澜领命,依旧好好站在门口。

离越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好好照顾崔公子啊。”

崔平云刚爬起来的身体又猛的坐回了地上,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混合着从额头上流下来的鲜血显得格外狰狞。

看来灵王造反的消息是真的。崔平云暗暗想着,心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几日前,他忽然收到一封信,说是他的一位故友。崔平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那故友是谁。他这人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好奇。人家越是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他偏要去搞清楚。因为这个Xing格里的缺陷,他还花了很多银子组织了一支情报小队,每天就查查东边黄员外家的女儿穿了什么颜色的小衣,西边马大夫的老婆有没有红杏出墙这种无聊八卦,满足自己干渴的心灵。

人们都说,好奇心害死猫。

崔平云这次上赶着到胶州,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一伙江湖人在厮杀,那马瞬间就惊了,拉着马车连人带马滚下了山崖。崔平云是个命硬的,硬是没被摔死。那赶车的小伙连脑浆都摔出来了,脖子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正对崔平云的脸。当时醒过来时,差点没吓死他。

崔平云好不容易来到胶州,没想到刚进城里想买碗水喝,一摸钱袋,竟然摸了个空。他之前在县里称王称霸,一生过得顺风顺水,哪受过这样的苦,当下连哭的心思都有了。可是他也知道,丢人也不要在人群里丢啊,就想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歇脚。他一眼望过去,就看见街道转角那边晒不到太阳,便打定主意到那边去。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自投罗网!

崔平云坐在地上欲哭无泪。灵王要造反,把他引诱到这里来,看来是想拉拢老爹。他暗暗的想,得想办法逃出去!

灵王离越踱着方步走进自己的书房。他刚坐下来,便有一人悄无声息的出现,跪在地上。

离越看也不看那人,只拿着桌案上的折子边看边问:“情况怎么样了?”

那人恭敬回禀道:“还是不说。我们已经用了八套刑具,他的嘴还是紧紧闭着。”

离越脸上一沉,愠怒道:“那就十套刑具都用了。本王就不信撬不开那人的嘴!”

那人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离越斜睨过去,沉声道:“你有话要说?”

那人道:“恐怕再用刑,他就要死了。”

离越愣了一下,哼了一声,道:“那就请个大夫给他看看。”说完,也不理会那人,自顾自开始看折子。

书房里透进一室阳光,离越觉得全身一暖,思绪却开始有些不受控制。

那年,他被离落的大军逼到绝境。幸好有一个忠心的属下与他换了衣衫替他跳进河里死了。而他则藏在岸边的水下憋住气,好几次那些士兵的长刀都差点刺中他。等到大军离去,他从水里爬出来,身上又冷又饿又疼。

他好恨!

他恨自己居然相信了离落那个长了一张妖孽脸的恶魔的话,说什么事成以后平拥天下。这种幼稚的话他居然都相信了!

他不敢去城里,只能往偏僻的地方走。因为伤势极重,再加上受了极大刺激,他晕倒在了地上,被一户住在山里的苗民夫妇救回了家。

他编了一个在外经商,路遇山贼的谎言骗夫妇,自己钱财货物都被抢了,带出来的下人也被杀了。若非一个下人忠心保护他离开,恐怕他也遭了秧。

山里苗民生Xing淳朴,加之这离越相貌堂堂,气度不凡,这夫妇俩一点也没有怀疑,还劝他想开些。

离越能想开么?

自然不能!

离越的母妃是四大嫔妃之一的德妃,其父为当朝威远将军,乃三朝元老的大将。故此,离越在还未及冠前便被安排进了军中。他生Xing好战,又有一身不俗的武艺,与军中兵士相处极其融洽,在军中颇有些威望。

他的一生,从出生开始便包围在一片赞美声与艳羡的目光中,直到遇到离落。

离落像那生长在山崖上迎着风雪盛开的红梅,孤芳自赏,清高傲慢。那时候,他以为那漂亮的七皇子不过是个不中用的花瓶,一直与他们斗得难舍难分的老三才是最大的敌人。却不想,他一生唯一看走眼的人竟然是那花瓶老七!

他不服,自然不服!

所以他要反,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仇恨在他的心中渐渐生长成为一棵大树。这时候,令他烦恼的是,他没有力量与离落斗。他的势力在那场清剿中已经没有残余。他站在高处,像一匹孤独的狼,望着天上的满月。

这时候,在这样一个美丽却让人惆怅的夜晚,离越遇到了那个给他希望并且改变他命运转折的人。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

作者:一剪梅 类型:都市 状态:完结

《皇兄:臣弟扫榻以待》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