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苍宇录:末世之书

更新时间:2020-06-27 03:24:57

苍宇录:末世之书 连载中

苍宇录:末世之书

来源:落初 作者:白叁末 分类:游戏 主角:陈萧大少爷 人气:

《苍宇录:末世之书》为白叁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洪荒无意创造世人,赋予智慧。末日降临,智慧世人有意创造新世,承万千年文明流传不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俊美少年被这一问,显得有些茫然,他无法理解夏末在这个时候怎么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想了想,俊美少年笑了起来,不屑道:“怕谁收拾了你们都不知道?也好,如果想报仇,随时来找我。青港一中,赵霸。”

“名不副实。”夏末口中吐出四字,一只手已经诡异的拽上了赵霸的胳膊。

右脚向后迈出半步,用力一扯,顺势借力弹腿而上。还没等赵霸有所反应,夏末的膝盖已经撞上了他的腹部。

一股热流从赵霸的腹部涌上喉间,酸液在下一刻从他口中喷涌而出。

紧接着,夏末瞬间收腿,往回轻跳一步,而后抬腿反踢一圈,画出一道匪夷所思的弧线,脚后跟直往赵霸背部压去。

失去夏末膝盖的支撑,赵霸的身体如狗扑般倾倒而下,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触碰地面,就感觉到背后一阵刺痛。

夏末突然而来的一记反腿,加速了赵霸的倾倒。

赵霸的脸狠狠砸在了地面上,脑中突来的震荡,口鼻中浓烈的腥气,还有脸颊擦伤的火辣瞬间充填满他的感知。

这一刻的赵霸感觉自己犹如身处炼狱之中。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快到赵霸身边的少年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结束。

看着这些少年眼中露出的惊骇之色,陈萧一阵好笑,在场也只有他不会因为夏末的一系列举动感到惊讶。

对于夏末,他在了解不过,看似平庸的身体里,好似住着一个不败的战神。就算是他,都很难在夏末身上讨到好,何况是眼前这些人。

等少年们回过神来,夏末和陈萧已经走出了好远。

赵霸的神志稍微恢复一些的时候,两人已经不知去向,他只依稀记得夏末好像留下了一句话:“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都请不要再轻易挑衅我,下一次我不会再问你的名字。”

想着先前的遭遇,他有些后背发凉,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似极其普通,名叫夏末的少年会有这么狠辣果决的手段。

可虽然如此,他依旧不会轻易的屈服。要知道在一中,谁不知道他赵霸的蛮横,从来没有人让他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感受着脸上的痛楚,赵霸恶狠狠的盯着夏末和陈萧离去的方向,自语道:“早晚让你们为今天的所做所为感到后悔。”

*********

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个午饭,因为童姨突然发来的一条短信,夏末拒绝了陈萧撸一把的提议,着急忙慌的回了家。

父亲回来了,这个消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告知,但对于夏末来说,算得上惊喜。

他依稀记得上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天,因为他的一场大病,父亲不得不回来。

三年,夏末成长了很多,他不再是当初的小男孩,有许多事情他想不明白,找不到答案,只能询问自己的父亲,可是却苦于不知该如何联系,而这个父亲也已经多年没有回来。

在心里整理着那许多的疑问,夏末马不停蹄的往家的方向回赶,顾不得大喘粗气,顾不得筋疲力竭,他只想快一点,担心若是晚上一步,他那位神秘的父亲又将突然不知所踪。

然而不管他再快,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推开家门的时候,迎接他的不是记忆中魁梧的身躯,而是童姨脸上深深的心疼。

失望,让夏末心头一凉,加上一路的狂奔,他一下瘫坐到地上,脸上复杂的情绪直叫眼前这位相伴多年的家政阿姨揪心不已。

童姨走上前来,慢慢蹲下,一手轻抚着夏末的肩头,另一手从兜里掏出一封信,说道:“童姨知道你难受,但你千万不要责怪你的父亲,他一个人在外面真的不容易。”

夏末缓慢了口气,看了半响童姨手中的信,突然问道:“童姨莫非知道我父亲的事情?”

童姨的手下意识的抖了抖,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好在这轻微的变化并没有被夏末发现。

她站起身来,一如常态般摇了摇头,说道:“要是知道,我怎么会舍得看你这样煎熬的过日子?”

话语间童姨自觉少了底气,害怕被眼前这聪明过人的小子再看出端倪,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跟我来,你父亲给你留了东西。”

不得不说夏末的家确实称得上一幢豪宅,七拐八绕好一会儿,才从正门走上二楼,来到一间摆满了各个年代、各种游戏设备的大房间。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夏末多年的珍藏,也是他少年时代的回忆。

穿过一排排摆放整齐的设备,童姨推开通往另一个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不同于先前的房间,这里没有窗户,光线暗淡,因为阳光照不进来,导致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冷涩。

童姨打开房灯后便站到了夏末身边,指着房间里除了沙发以外唯一一件被大帘布盖着的东西。

夏末走上前去,一把拉开帘布,一个足有人高的椭圆舱体出现在眼前。

先是一愣,之后夏末脑中闪出四个字———神游机舱。

带着些许怀疑,他开始在舱体上搜寻着什么,内心的波动让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当看到舱体侧面刻印着的“神游”两字,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眨巴了几下眼睛。

“这是你父亲特地给你带回来的东西。”童姨说道。

夏末转过头,神情再次变得复杂,惊喜、激动,又夹杂着失望和不解。

在神游机舱旁孤站了一会儿,他没有立刻开始研究这件被议论了七年之久的神奇设备,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童姨看着夏末落寞的身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声叹了口气,关上房灯,带上门,也离开了这里。

夏末回到自己的卧室,整个人一下子瘫到了床上,眼中闪过点点水光,自言自语道:“这么多年了,您为什么都不愿意回来好好看上我一眼……”

回想着过往,他能想起关于父亲母亲的事情寥寥无几。

一座两家人拼住的四合院,两个跟着自己父亲舞刀弄枪的童男童女,在一旁微笑着赏看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但那张面容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宽阔有力的手臂,魁梧的身姿和摆弄刀枪时的专注,是一名很厉害的武师。这几乎慢慢变成了夏末对父亲的唯一印象。

除了这些,夏末只依稀记得在一个雨夜,迷迷糊糊的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阵骚乱,他不知道外面发生着什么,也根本睁不开眼起不来身。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沉睡在父亲的背上,那一刻父亲的脸突然变得沧桑的许多,而母亲已经不知去向。

从那一天开始,父亲变得沉默寡言,也很少在舞刀弄枪,只时不时的督促着年幼的夏末练功。直到半年后,父亲留书出走,童姨出现,他终于迎来了独自一人的漫长生活。

那一年,夏末九岁。

*********

夏末把自己关在房间,无限循环的回顾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从母亲不知去向到父亲留书离家,从破旧的屋子到住进如今的豪宅,从小学毕业到走进高中学堂。

这些年,夏末心中积累着无数的问题。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母亲去哪里了?父亲在外面都在做些什么?为什么自己要过着这样无依无靠的生活父亲却似乎从不过问?如果自己没有这么优秀的头脑,是不是也可以像别人那样有父母的责骂?

他想好好问问自己的父亲,然而这么多年,和父亲的见面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房间门被敲了两下,夏末知道是童姨,并没有做出回应,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就这么呆着。

“小末,这都两天了,好歹你出来吃点东西行吗?”童姨在门外担忧道,深怕夏末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夏末依旧没有回应,静静的听着墙上钟摆甩出的“咔咔”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童姨声音有些颤抖道:“小末,你别吓唬童姨,你这样不吃不喝把自己关起来,身体怎么吃得消。”

听着房间里仍然没有夏末的回应,童姨显然有些心急了,慌张道:“小末,你在里面吗?小末,好歹你给童姨回个话好不好?”

门把手“咯噔”响动着,夏末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形,但他听出了童姨的着急,平静说道:“童姨,我没事。”

话一出口,夏末竟然发现自己有些使不上劲,整个身体都感觉不太好受。

心想着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清楚,他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这两天的行为已经导致身体严重透支,他腾的坐起身来,却只感到一阵眩晕感直上眉间,连忙用手拍了两下额头,晃了晃脑袋。

翻身下床,夏末正准备朝房门走去,却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童姨听到房里的动静,着急忙慌的敲着门问道:“小末!小末!你怎么了?”

还没等夏末来得及回应,只听门外另一个声音响起:“童姨,你让一让。”

然后是一声巨响,房门被硬生生一脚踢开,陈萧的身影立现眼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