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相公,我又闯祸啦!

更新时间:2021-07-22 04:16:42

相公,我又闯祸啦! 已完结

相公,我又闯祸啦!

来源:落初 作者:木世草 分类:言情 主角:庄主宾客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木世草的原创小说《相公,我又闯祸啦!》,主角庄主宾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年头经济不景气,啥都缺就是不缺怪事。意外穿越意外掉入温柔乡,当21世纪无敌搞怪小雷女从天而降,砸入日曦王朝神秘腹黑的实力派兼偶像派美男怀中,将会碰撞出怎样的惊世大火花来?嘻嘻,抱着不纯的动机,捧着一颗被美男色诱的心,转眼已是洞房花烛时。瞧瞧,终得美人抱在怀,某狐狸相公笑滴那是贼腹黑。哪知这个娘子实在不太乖,无厘头刁钻加搞怪,掀翻山庄闹皇宫。真可谓是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不闯不痛快,不让相公操心就浑身不自在。呐,夫家路途远遥遥,心痒手痒耍宝把祸惹。惹出桃花一大朵,迟钝挥袖兀自走,徒留情根暗发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试试?”慕容子然兀的冷眸一凛,剑眉微扬,寒气渗人。

“哈哈哈,玩笑而已,何必当真呢?”不露声色抹去两人间的暗涌,司楚南总算稍稍收敛一点自己的玩世不恭:“行了,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嘛。你放心,我司楚南愿以天狼的名义起誓,在目睹你安全离开梅城之后一定立即向东藩进发,绝不伺机潜入帝都,否则天打五雷轰。怎样,够狠了吧?”

慕容子然神色稍缓,精明睿智的眸光深深地直视司楚南,淡淡莞尔:“还有呢?”

这家伙够毒!

“真是败给你了。”司楚南无奈地摇摇头:“是,同样以天狼的名义起誓,若紫焰斩到手我一定一定会送交涟漪山庄来让容嬷嬷保管的,没你的命令,绝对绝对不会私自送往外境的。这下总行了吧?”

无视司楚南愤愤不满的不爽表情,慕容子然满意地点了点头:“也别怪我太过谨慎,对你这号危险人物,我是一百个的不放心。”

“没良心!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谁啊?趁你还没动身,我还是要再奉劝你一次,想清楚了,这一去可就真的是睁着眼睛认贼作父了。”泄愤似的一股脑倒了出来,趁某人尚未发火,司楚南脚底抹油……开溜:“好好想想吧,本公子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认贼作父?沉默地望着司楚南飘然而去的背景,慕容子然“砰”的一声将手中的杯盏捏的粉碎。

你以为我有的选择么?

慕容子然暗自苦笑着,无意间忽见门外正扒着一丛毛茸茸圆滚滚的东西,似乎隐隐约约地在探头探脑着。

笨笨?

内心深处顿时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滑过,一切的阴郁豁然开朗。

是懒儿在找我么?

慕容子然微挑唇角轻步自门外,果然见到某笨睁着双水汪汪滴小眼睛,肥掌捂着脑门正小媳妇似的扭捏而怯生生地仰望着自己。

“小家伙,是你姐姐叫你来找我的吗?”真是和主人一样可爱的小东西,慕容子然不禁哑然失笑,俯下身温和地望着笨笨。

“嗷嗷……”某笨被慕容子然那记足以电死熊的迷人而明媚的温暖魅笑给煞到,在他伸手要摸一下它的包子脸之际,竟吓得惊嗷一声一溜烟跑掉了。

呃,这是什么状况?慕容子然小错愕,纳闷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吓人了?

倏然想晌午令人啼笑皆非的那一幕,懒儿醒来刚看清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的什么东西便立马怪叫着甩出好几里远,还窜来窜去又蹦又跳的不断嚷嚷着一定要搓上十遍澡泡一整天花瓣澡才甘心,那小模样实在是可爱。

要说闹腾得整个若言轩鸡飞狗跳的也就罢了,没想到她一听说自己来了竟躲进被窝里死活不肯出来相见。也不想想我昨晚辛苦照顾了她一宿竟然隔天就翻脸不认人,真是没良心的小东西。

这样回忆着,慕容子然整个面部线条都不觉地柔和了起来,无奈又舒心地绚笑着,竟犹如夏花般灿烂。

慕容子然不再作多想,转身便想若言轩走去。

已快黄昏了,那丫头应该不会还在想要躲着自己了吧?

宿醉了一宿,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头疼?

唉,这丫头,根本就是专门娶回来让人Cao心的。

金色的橘光渐渐褪离大地,夕阳西下,整片苍穹顷刻间为之黯淡。

“哎,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大张着小嘴两臂伸直懒洋洋滴伸了个懒腰顺便打个大大的哈欠,某苒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习惯Xing无神地扫视了一下此时黑压压的屋子,整个人显得相当的颓废。

意识开始慢慢恢复,某苒挪着沉重的步伐坐到桌边,一边敲着小脑门一边抱怨了起来。哼!就知道成亲没好事!两天两夜不让人睡上一顿好觉不说,还莫名其妙的不让新娘子吃东西,害我昨晚机能失调见什么啃什么见什么喝什么……呜呜,万恶的宿醉啊,头还是好痛!

都说现代人结婚累,丫丫的古人成亲更累!阿拉累得腰酸背痛的都要脱层屁了!咩咩的个死木头,下次你丫就是送座金山银山来诱惑老娘老娘也不上你的花轿!

“夫人,您醒了?梳洗一下吧。”兴许是听见了屋内的响动,不一会儿粉儿便端着一盆清水与毛巾甜笑着走了进来。

“粉儿啊……”程苒儿应声转过头去刚想打个招呼,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满口茶喷了出来:“呃咳咳!你脑门咋回事?出门遇上鬼了还是被狗咬了?”

粉儿瀑布汗,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山的狗皮膏药,不自然地屈身笑了笑:“呃呵呵,是粉儿自己不小心撞的,多谢夫人关心。”

“切,表叫我夫人,听起来好老哦!不是说好了嘛,跟以前一样叫我苒儿姐姐!”不满地瞪了粉儿一眼,程苒儿起身翻箱倒柜了起来。

“奴婢不敢。”粉儿慌忙低头行礼。

“嗯?”

一双绣花鞋急冲冲地飞到自己低着脑袋的视线内,粉儿不禁好奇地抬起头,结果给吓出一身冷汗……某苒拿着把明晃晃的剪刀狞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某粉大惊失色,哎哟不就个称呼至于嘛?小命要紧,于是赶忙一个劲地叫唤:“小小小姐!苒儿姐姐!小姐,苒儿姐姐,小姐,苒儿姐姐!……”

“诶诶诶,我说你是八哥俯身了还怎的?干嘛没完没了地一个劲重复啊?”

程苒儿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粉儿,兀的举起大剪刀没等粉儿反应过来便“嗖”的撕下她额上的膏药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剪剪剪,然后又小掌一拍贴了回去,接着回身坐回桌旁抖着小二郎满意地远距离将粉儿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才得意地赞叹了一声:“嗯,好看!表太感谢我的心灵手巧哈,咱女孩子家家的嘛,应该注意一点形象,哈哈!”

粉儿懵懵地摸了摸额上被剪成爱心型的膏药,再望了望程苒儿舞着剪刀的得瑟模样,一阵恶寒……

妈呀,又吓出一身冷汗,这夫妻俩还真是绝配

完全没注意到粉儿的僵硬表情,某苒自顾自地盘算着是要吃个饭先呢还是再去泡个香喷喷滴花瓣澡,或者是干脆继续补眠好了。

就在这时,屋外想起一个熟悉的迷人声线:“夫人醒了吗?”

“回庄主,刚起呢,粉儿姑娘已经端洗脸水进去了。”

完了完了完了!

程苒儿顿时一蹦而起,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东转西跳最后一溜烟蹿回被窝里去,蒙上锦被龟缩前还不忘朝粉儿射去一记威胁的眼色:“粉儿你去外面拦着相公,就说我还在睡觉不便打扰,不然我罚你晚上跟笨笨睡,不,是以后都一起睡,听见没!”

谁敢拦你相公啊!粉儿欲哭无泪,大热天的跟那只毛茸茸的而且睡品超差的肥熊挤一床是受罪,挡着庄主见夫人那可绝对是死罪啊!

可惜还没等某粉权衡好利弊,慕容子然已经器宇轩昂地大步跨进了屋内。

只见他用两道高深莫测的眸光看似很随意地扫视了一下屋内,便仿佛将一切了然于心。只一记威严的眼色便让哭丧着脸左右为难的粉儿乖乖退了出去,慕容子然轻轻走至床榻前,静静地看着那一团包得严严实实的鼓起,嘴角渐渐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眼里的柔光闪烁动人。

“唔?粉儿,他走了吗?”许是看半天没动静以为已经安全了,某苒喜滋滋地钻出小半个脑袋,结果自投罗网地对上慕容子然那双深如潭水般的碧色眼眸,立马吓得怪叫一声又缩了回去。

“懒儿,都醒了,还不出来见见为夫的?”轻叹一声,慕容子然优雅地在床榻边坐下,然后轻而易举地将程苒儿连同锦被一整团横抱着放在大腿上,一股玫瑰芬芳立刻清新入鼻。

嗯,看来这丫头还真跑去泡了一中午花瓣澡了。

某苒在锦被里蠕动着,估计被憋得很不舒服,半天了见慕容子然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只得从被窝里闷声闷气地说道:“报告相公,娘子已睡着,有事明天请早!

听着那瓮声瓮气的闷哼知道她准备拗到底了,慕容子然只好无奈地直接拉开被子一角,将某苒的脑袋从被窝里扒了出来:“没听说过睡着了还能说话的,不准再拿被子蒙着头,闷傻了怎么办?”

“你在说谁傻呢!”见装不下去了,某苒没好气地在慕容子然胸口捶了一拳头,作势就要在他怀里爬出去:“我警告你啊,老娘间歇Xing郁闷症发作期间,生人勿扰,熟人勿找!”

这丫头,又在说一些没人听得懂的话了。

“那你想蒙着头躲我到什么时候?”看着程苒儿被憋得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小红唇嘟得那般高,慕容子然好气又好笑:“昨天才上了我的花轿今天就翻脸比不认人了?”

“哼!你还敢说!当初是谁说当新娘子很容易很轻松来着?是谁说不会让我受一点罪的来着?骗人,哼!”某苒卖力地翻了N个白眼,结果导致头有点晕,一不小心正好倒回慕容子然怀里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