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色嫡妃

更新时间:2021-05-18 04:01:05

绝色嫡妃 已完结

绝色嫡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一缕相思 分类:言情 主角:霍倾歌北冥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缕相思的原创小说《绝色嫡妃》,主角霍倾歌北冥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霍倾歌,大夏王朝将军府嫡出三小姐,自小就被先皇赐婚给皇后小儿子晋王殿下,却不想,晋王看不上这个体弱多病胆小懦弱的未婚妻,联合母后设计陷害,意图退婚,险些令她丧命。 林晓晴,二十一世纪M国西点军校毕业的军事天才,雇佣兵界的翘楚,因在巴勒斯坦暗杀恐怖基地头目而被炸死重生,阴差阳错的成了这霍家三小姐。 父母生死成谜,爷爷不疼,伯母不喜,堂姐来欺,堂弟挑衅,庶出的也敢这么嚣张?很好,不着急,容我一个一个收拾你们。 一朝穿越,逆天改命,霍家孤女,惊艳重生,眼中胆怯弱懦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绝色锋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章:意料之外

纳兰晋一听,确实有道理,如果这件事闹大,对他也没好处,所以面露凶光的吼道:“今儿这件事是个误会,况且我又没对飘零姑娘做出怎样的错事,你们最好都给本王烂在肚子里,不许提起一个字,否则……别怪本王翻脸无情。”

说完,晋王又不放心的看了看霍倾歌指着她说道:“尤其是你,听到没?”

“晋王殿下这是在威胁我吗?”

“对,就是在威胁你,你最好把你的嘴巴闭上,否则走漏了一个风声,我要你好看。”晋王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你是害怕我告诉给夕颜吗?”霍倾歌又笑。

纳兰晋一震,确实,他对夕颜真的蛮喜欢的,若是夕颜知道了这件事,怕是又会跟他闹几日。

“本王不是怕谁,而是不想被人以讹传讹,丢了我皇家颜面,你若是敢说,我就杀了你。”

“可是晋王殿下也许不知道,我这人,吃软不吃硬,自小到大,什么都怕,就是不怕人威胁,怎么办?”

纳兰晋一听,立刻火冒三丈:“霍倾歌,你敢?”

霍倾歌立刻无辜的看了眼晋王道:“我这人还特别禁不住激将法,既然晋王一再挑战我的底线,那么就看看我到底敢不敢吧。”

说完,霍倾歌迅速走到窗户前,拉开窗户,对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大街喊道:“快来人啊,瞧一瞧看一看了,晋王殿下神女阁非礼姑娘不成,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京都劲暴的消息,晋王殿下……。”

众人一惊,谁也想这祖宗真的敢喊这么一嗓子……

晋王回过神顿时大怒,二话不说拔出随身佩剑照着霍倾歌刺了过来,力道之大,放佛下定决心要置她于死地一般。

身后的素素,天涯,宸王等人皆是大惊失色,齐声喊道:“小心。”

霍倾歌压根就没在意,她有信心能避开晋王这一剑,突然,就在宝剑接近霍倾歌三寸远的地方戛然而止,晋王抬起头,只见子衍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宝剑,看似无意的一个动作,却硬是让他使劲全身解数也不能在推动宝剑半分毫。

“本尊不喜杀戮。”说完,不等众人反应,子衍突然拉起霍倾歌从窗口飞身而出。

那快速之快,简直是让人看不清楚招式,天涯忍不住的赞道:“圣尊大人轻功真好。”

这时,晋王手中的宝剑,忽然顷刻间化为了灰烬……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难以置信,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竟然如此的不堪。

“这……这怎么可能?”纳兰晋愣在原地,望着心爱的宝剑惊呼出声。

“看来圣尊大人不仅轻功高,点剑成灰的功力更是精深。”宸王瞄了一眼淡淡的开口。

霍倾歌也没有料到,那家伙会突然这么做,所以便被动的被人拉起来一路飞行。

等缓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京都城外的东郊,这里竹林遍布,见不到人影,倒是清静的很。

“你比以为你替我挡住了那一剑,我就会感激不尽,告诉你,纳兰晋根本就伤不了我,你多管闲事了吧?”霍倾歌环抱双臂得意的说道。

子衍淡淡的看着她,半晌,开口:“收起你的小把戏来,不要想着对付我,因为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

“你拽什么?难道就因为你未卜先知,所以我做什么你都事先知道是吧?也难怪,我说你怎么好端端的就要求跟晋王换房间了呢,原来是知晓了一切啊,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料事如神,什么都能预测出来?”

子衍轻轻别过头:“霍倾歌,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力量,无论你也好不信也罢,后果都是你承受不起的。”

“哦?是吗?那圣尊大人你不妨猜猜看,我下一步要干什么?”霍倾歌挑衅的笑道。

子衍听罢默不作声……

“呵呵,怎么不说话,猜不到了吧?我来告诉你,下一步我究竟要干什么?圣尊大人你是无法猜到的”说完霍倾歌突然抱住子衍,然后在他右侧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又迅速撤离。

顿时,子衍身子一震,放佛时光瞬间凝固。

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就这样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灵。

“你……?”摸着刚被亲吻过的脸颊,子衍想说什么,可是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什么你,哈哈,怎么?没猜到吧,就知道你也不是那么神嘛,什么料事如神,鬼才相信你,这回丢脸了吧。”说完,不等子衍说话,霍倾歌做了一个鬼脸便一个闪身离去。

那银色锦袍男子就这样站在竹林深处,久久不语……

他无法想象,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做事如此邪门疯癫,以至于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手,可是那柔软的唇瓣贴上他冰凉的脸颊时,分明还是触动了他的心。

别人待他都如神灵一般膜拜,就连南竹皇帝见了他也是恭恭敬敬,可是那个小丫头居然就是这么不待见他,频频出言挑衅,用尽手段让他出丑,如今更是不惜这肌肤之亲?

事情发展成这样是他始料未及的,他猜不透这世间凡人的心思,实在是猜不透。

将军府梅花院

霍倾歌洋洋得意的把过程给两个婢女学了一番,海月吞了吞口水问道:“所以说,小姐您是亲吻了圣尊大人?”

霍倾歌点头,随即心情大好笑道:“对啊,你们都没看见,我当时吻完,那家伙的脸都绿了,哈,他想不到我会来这招,什么料事如神,什么未卜先知,通通都是骗人的,他都没猜出我要亲他,还圣尊呢,我看是剩男还差不多,这一次终于被我赢了一次。”

“呃,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您输了呢,您可是献出了初吻啊?您确定这也算赢了?”天涯有些难以理解小姐的做法。

“什么初吻?我告诉你们,不带有感情色彩的亲吻那都不算数,我那是故意整蛊他呢,知道吧,吻他就跟吻阿猫阿狗一样,懂不?”

海月和天涯顿时一头黑线……小姐这是什么逻辑?

右相府邸

“圣尊大人,您在里面吗?”站在房门前,韩慕白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因为下人说圣尊大人晌午回来后神色有些怪,然后直接进可房内一直到深夜十几个时辰再也没有出来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