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

更新时间:2022-04-29 08:53:32

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 连载中

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

来源:落初 作者:素羽羽 分类:言情 主角:羽凤 人气:

《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是素羽羽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精彩章节节选:她,自闭、护短、钻牛角尖儿,却也才华横溢~他,沉稳寡言,狠辣专情,风华绝代~他,阳光随性,善于伪装~小剧场一:琴清与南宫羽对弈南宫羽一手执子还未落下,一边的言羽便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干什么?”南宫羽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言羽含情脉脉。“你不过是赶巧这一生一世。而我,却是小羽心上的朱砂痣。”琴清眼中满是羡慕、嫉妒,可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可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哥!怎么会这样?”小人儿见那人离开,等了一会儿,直到院中再无动静,才敢爬出床底。一抬眼便看见床上的人白得透明,嘴角、衣服、手上、被子上都是血。从未见过这样了无生气的大哥,他一下子没了主意,想上前,又怕伤到大哥,一时间手足无措。

“美人!怎么会这样?”南宫羽肥肥的身子进去容易,出来难。等到她出来,便看到那病美人无力地靠在床靠背上,闭着眼睛,满身的血污,十分吓人。这样的场景,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身体有些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不行!得冷静!南宫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情况,得喊医生,喊医生!

这样想着,肥肥的身子有些僵硬地转身,然后以她目前能达到最快的速度朝门口跑去,幸好那人走时门没关,她直接跑出了门外,四顾找着那宫侍的身影。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找不到人!她腿这么短,等她找到医生回来,估计美人就没救了!

哎!早知道就不躲着脉脉和盈盈了,她们两人虽然小,但胜在有功夫,这脚力好歹比得上一个成人!真是百无一用是小孩!不过,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抬起小短腿,急忙要下台阶,然后,动作僵了一下,转了方向,向其中一边走去。

越靠近,她的心越沉。这渐浓的血腥味已经告诉了她什么。

她走下石阶绕到宫侍身前,不禁抽了口冷气。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微张着,仿佛是被吓了一跳。满脸的血,一直流到衣服上,到地上,仿佛已经把整个人身上能流的血都流干了。

南宫羽不自觉退了两步,感觉浑身有些冷嗖嗖的。

“王爷该回去了。”

“啊!”南宫羽突得听到一声冷得没有情绪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叫了起来。引得刚落地的脉脉身形微微一顿,然后目光停留在南宫羽身前那具尸体上,再慢慢上移,看到匆匆赶出来的小人儿身上,顿了一下,便直接转回到南宫羽身上。

“王爷!你再这样……啊!”不一会儿另一个小身影也来到南宫羽身边,看到了那死人,便直接尖叫起来,但她脸上分明显示着兴奋。

南宫羽终于被这声兴奋的尖叫喊回了神。看着她们两一个淡定得可怕,一个看见尸体兴奋得可怕,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和心态。随后,看到出来的小人儿,便想起房中不知情况的美人。恨她不是学医的!

“脉脉,你去太医院,让钱双过来看诊。要快!如果她拒绝,直接拿着这令牌请侍卫统领将人带到这儿来。”

“王爷,他已经死了。”

“我说的是屋里的人。”

“是。”脉脉看着此刻南宫羽脸上异常严肃的神情,接过她手中的令牌,直接使用轻功离开。

“王爷,我们要在这儿研究一下这尸体吗?”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小人儿立刻怒了。他言家的人,就算是死人,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他走下台阶,身上带着浓浓的煞气。

“你才放肆!就这个破宫侍,我还不屑研究呢!”盈盈高抬着下巴,一脸傲娇。

“你!”

南宫羽看着两人像是冤家一样,见面就开始互掐,有些好笑,想要开口劝阻。还没开口,眼前忽然一黑。

盈盈看他气极败坏的样子,根本就不放眼里,直接转身对着南宫羽,“王爷,我们回去吧。免得沾上……王爷!”

看到躺在地上的南宫羽,盈盈一下子慌了神,怎么办?王爷这么重,她一个根本搬不动啊!

“喂,快过来帮下忙……喂,你怎么了?”

盈盈原本想让那看起来比她大几岁的人帮她一起扶一下南宫羽,哪知道回头一看,那人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然后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这都是什么事啊!盈盈烦躁地在原地转圈。王爷在这儿,她不能离开。可是王爷也不能躺在地上啊,这地上多凉啊!万一病了怎么办?可是王爷那么胖,她就算有功夫也不可能把她从这儿背到东宫啊!她怎么这么命苦!

没办法,只能让王爷靠在她身上了。说干就干,盈盈在地上坐下,然后伏起南宫羽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再然后眼睛一直盯着门外,仔细听着动静。

不一会儿,脉脉和侍卫统领夏廉以及太医院提点钱双到了,便看到了这样一副情景。

“王爷怎么了?”钱双本来有些不满,他堂堂提点,根本不屑来这冷宫一样的地方,但此刻看到南宫羽这样的情况,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暗自庆幸自己来了。

“先把王爷放到床上去?”夏廉眉头紧皱,心里也担心如果自己看到令牌不去把钱双带到这来,南宫羽到时会怎样?

“对,抱到屋里去。”钱双立刻应着,然后率先往屋里走,一眼便看到地上的小人儿,还有不远处的尸体,“这儿还有一个,快,看样子是镇国将军的小外孙。”说着头上都有些冒冷汗。

镇国将军秋池三朝元老,又曾是帝师,连女皇都要顾忌三分,如今她宠爱的小外孙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想想那镇国将军会有的样子,都有些心慌!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这不出事还好,若出事,不仅她性命不保,恐怕连她家人也……

夏廉一听钱双的话,立刻上前把另一个小人儿也抱进怀里,快速往侧屋里走去。还后把两个小人并排放在床上,让钱双诊治。

“恐怕情况有些不好。这两人怕是被那死了的宫侍吓到了。又在地上躺了有些时候,弄不好会发高烧。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钱双诊断完,心里稍松了一口气,却也开始担心了。

“那怎么办?”夏廉看着钱双的神情,也知道这情况有些严重。

“你先把这两人送到东宫,先让人喂盅安神汤给两人喝下,后面只能看情况了。我先去看看正屋里的那位。”这小王爷拿夏廉压着她来看的病人,也得照顾到,不然,小王爷醒来,如果记得这事,她又没给人医治,怕是会罪加一等。

走进正屋,看到床上人的模样,叹息地摇摇头。虽然她知道这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病了有些日子,但不敢惹怒女皇,也不曾来这里看过。没想到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

叹了口气,便认命地走过去,把起了脉。

两天后

南宫羽感觉自己浑身虚脱,酸疼得厉害,喉咙也是干渴得不得了。她吃力得动了动,想要起身,身边便响起盈盈惊喜的声音。

“王爷,你醒了!”盈盈立刻欢快地跑了出去了。

“王爷,要起来吗?”脉脉看着盈盈的背影有些无奈,这性子什么时候能够改一下。

“嗯,渴。”

脉脉迅速倒了一杯温水,然后走到床边,脱了鞋,轻轻一跃跳到床上,然后扶南宫羽起身,喂了杯水。

“还要。”一杯水润了嗓子,南宫羽顿时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然后又是一坏水进肚,南宫羽才恢复了些思绪,“我这是怎么了?”

“钱提点说,王爷你有些惊吓过度,然后又受了凉,所以引起了高烧。已经两天了。”脉脉让南宫羽靠在靠枕上,然后跳下床穿上鞋子,站在床边回答。

“嗯。那个院里的美人怎么样了?”

“美人?王爷是说言贵君?”

“应该是吧。就是那天院里主屋的那个美人。”

“那是言贵君。他……情况有些不太好。钱提点说因为之前落胎后没有好好休养,又抑郁成疾,那天又气急攻心,钱提点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言贵君自己也没有求生的意识,恐怕活不过……”

南宫羽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那天她听得很清楚,这个言贵君不过是个后宫争斗中无辜的牺牲品。如果真如那个林贵君所说,他是个替身的话,应该是当了她爹的替身。后来又因为她爹的死没了孩子。

突然觉得这样勾心斗角的古代,活着真的好累。她才周岁好吗?如果不是自己有成人的意识,那天听到是林贵君在自己的爹分娩的时候动了手脚,非冲出来打死他不可。

她没有这么做,她要将那个林贵君绳之以法。只是她没有证据,就算那天她听到了,谁会在意一个周岁孩子的话?哪怕她贵为皇女。

脉脉看着南宫羽陷入了沉思,稍有些担心。

“王爷,来喝些粥。已经让人去告诉女皇你醒了,估计一会儿她就来了。”盈盈端着一碗瘦肉粥进来。

南宫羽微微笑了笑,正好有些饿了。粥温温的,不烫,正好入口。

“王爷,幸好你没事。那言小公子听说那日回去高烧比你还严重,到今天也不曾醒来呢!”

南宫羽顿了下,言小公子?说的是那天见到的小人儿吗?

“王爷你不记得了?就是那天特别拽,还不让我研究那个破宫侍的那个啊!”

“嗯。”南宫羽喝着粥,淡淡地应着。她是有印象的,虽然还没有互相认识。但他的容貌和美人长得那么像,长开了之后必定是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存在。只是,比她还严重的高烧,可能……希望他能撑过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