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傲慢少东的玩偶

更新时间:2022-08-13 03:31:48

傲慢少东的玩偶 已完结

傲慢少东的玩偶

来源:落初 作者:灵路 分类:言情 主角:刘落陆仰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傲慢少东的玩偶》的小说,是作者灵路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陆商——陆豪集团的继承人,是自康熙年间就崛起至今的陆家的嫡系长孙。高藤远——医学方面天赋异禀的鬼才,国内外享有知名盛誉的高氏私立医院院长的公子爷。刘落——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微笑着为自己贫穷的生活努力奋斗,想要创造家人美好的幸福生活,却没想到踏入两位恶魔精心布置的陷阱,如此残忍。不甘、仇恨、怨愤,刘落气颤地冷笑:“我是有自尊有灵魂的人,我有我期待的美好人生,它不是你们恶作剧的游乐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用太发愁,既然这事情是因她而起,她就该为这件事负责。”高藤远以为陆仰安静的神情是在为自己的皇城大酒店发愁,于是淡然地说道:“你我用不着太内疚,这是她该做的。”

听他这样说,陆仰更烦躁了起来,于是说道:“办法总会有的,我再回去想想。”说完就站了起来。

高藤远不解地放下茶杯跟着站起来,皱眉地道:“我不是没想过帮你,可是你知道,陆商的身份实在特殊,都是没办法了。”

陆仰和陆商同样姓陆,可是两人的身份是天壤之别。

陆家是个大家族,根深叶茂,富贵繁荣。在清朝时期陆家的老爷们,都是妻妾成群,到现今,后代们虽然也都是一个妻子,各地的情妇却养了不少,因此,子嗣众多。

陆商是陆家直系血统的长孙,陆豪集团的正统继承人,他一出生就站在陆家这棵参天大树的最顶端,享受太子爷般的宠爱和呵护。

而陆仰,却是陆商他爸,陆天,也就是陆家现任的族长兼陆氏总裁的其中一个情妇,跟陆天同父异母的小叔子陆海**所生下的。

如此一来,两人之间的差别可想而知,而陆仰也知道高藤远忌讳的就是他特别的身世。

“我明白。”陆仰不在意地轻笑一下,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为我找想,但是,算了吧。”说着,他放下手往门口走。

高藤远上前送他,边走边说:“你别太见外了,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打个电话。”

陆仰笑了,点点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高藤远则站在休息室的门口,略皱了眉,陆仰也不是仁慈的人,怎么单对刘落总是不下手?难道是……余情未了?这一想法,让他脸色难看起来。

想一想陆仰的困境,转身将门关住,往六楼的特等病房走去。

一路上,他扮演的是一个温和又平易近人的实习医生,从不因这是自家的医院就自高自傲,飞扬跋扈。不管是对见习的小护士,还是年老快退休的老医生,都是一张亲切的笑脸。

“哇,是高医生。”刚进医院的小护士,似乎听过了高家唯一一位少爷的“传说”,兴奋地直跳脚:“好帅哦。”

“就是啊,人家在医院已经做了三年了,可是每次看到高少爷,都好兴奋。”另一位小护士用病历夹遮住自己激动的通红的脸。

高藤远听到了也当做没听到,转身走进了电梯,光洁明亮的电梯里映出他英俊的脸来,他对着自己的脸冷笑了一下。

不是他长得不够英俊潇洒,也不是他家世不够光鲜显赫,更不是他没有男人的Xing感和魅力,可为什么,她选择的却是陆商?!

叮一声,电梯到达了六楼,他走了出去,直直地向刘落的病房里走去,到了门口,象征Xing地敲了一下不客气地门推开,走了进去。

刚走进病房里,宁静又祥和的气息仿佛立刻抚平了内心的焦躁,看着病床上的那个身影,高藤远安静了下来,走上前去。

病床上,刘落正疲惫地枕着雪白的枕头,盖着柔软的薄被在睡觉,三天三夜的萎靡,再加上刚才陆商的贪婪索取,她累坏了。

高藤远走得近了,站到病房前,仔细看着她。刚平和一点的目光又阴冷了几分,手慢慢地朝熟睡的刘落伸了过去,因为强烈的怒气他微微颤着的指尖,触摸她裸路的脖颈上那殷红的吻痕。

这吻痕从她的脖颈蔓延到她系着扣子的领口里,他修长的手指解开第一颗扣子,掀开衣领,看到她雪一般的肌肤上跟陆商欢愉过的痕迹,目光越来越冷。

仔细看着安然入睡的她,却在心跳加速,慢慢的,他俯下身,唇越来越逼近刘落的唇,他鼻息间闻到刘落身体上特有的清香,像吗啡……

迷糊睡着的刘落觉得脖子有些痒,一会儿又好像胸口有什么在动,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突然是一张放大的人脸,猛地惊叫出声:“啊——”

内心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在蠢蠢欲动的高藤远,突然被刘落的叫声惊醒,他猛地直起身来,略带惊愕地看着刘落,好像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惊魂未定的刘落看清楚来人是高藤远,才按住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说着,她软身倒下想继续睡觉。

高藤远一愣,回过神来,看刘落不明所以的态度忽然有点恼羞成怒,猛重重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叠起长腿,冷声地道:“马上给我起来,我有话跟你说!”

刘落略带奇怪地睁开眼睛,在枕上微扬起头看他。

高藤远面孔冷酷,十分高傲,于是她坐起来,将双手放在身前,认真地看着他。

看着刘落这双如清水一般纯净的眼睛,高藤远不着痕迹地躲开它,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不能跟她这样的目光对视超过三秒钟。

“陆仰有点麻烦,可我没办法帮他。”想起她为陆仰带来的麻烦,心里又对她有了点反感,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高藤远从鼻孔了不屑地哼了一声,抬头瞧着她:“你也是聪明人,能明白我说的到底是什么吧?”

虽然这一点他并不想承认:刘落虽然多数时间有点小迷糊,可是该放聪明的时候,就决不会犯傻。

刘落愣了,怔怔地看着他眼里的不屑,手指不自觉地紧紧揪住了腿上的毯子:“是陆商做的吗?”只因为陆仰上次帮他查刘若的事情——惹恼了他。

高藤远笑了笑,冷冷地反问:“还会有谁?”

“我该怎么做?”刘落表情很平和,很淡然地看着他,只要能帮了陆仰,什么都可以。

刘落为陆仰的事情答应的这么干脆,高藤远反而皱了眉头,略想了想,说道:“下个星期的礼拜六,邵家要举办一场宴会,只要你能说动陆商去参加,并让他跟同样与会的陆仰和睦相处,这件事就算成了。”

处在高处的商人,眼睛是最精明不过的了,陆商只要参加了这场宴会并跟陆仰说笑几句,那么现如今传闻陆仰在陆家失势的流言便会不攻自破,陆仰所遇到的危机也会迎刃而解。

因为在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眼中,陆仰不再是一个23岁初出茅庐的创业者,而是根深叶茂的陆家子孙在拓展自己的事业。陆仰看做是心血的皇城大酒店,也变成了他一时兴趣的玩具,有的是金山银山砸下去,赔多少都无所谓。

陆仰就不是陆仰了,陆仰就是陆家,政商两界响当当的人物都给敬畏三分的豪门陆家。

刘落又怎么会不明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答应着,脑子却是一片空荡荡,陆商最讨厌出席这种场合,更别提让他去跟陆仰做戏。

于是,略低下头想了想,下巴突然被一只手抓住抬了起来,她看见高藤远似笑非笑的眼睛。

“你是不是还爱着陆仰呢?”他讥讽地笑,慢慢地凑近她冷漠起来的眼睛,低喃:“随便你爱是不爱,你,终究是陆商的玩偶,不然,也只能是我的。”

刘落怒了,抬手想拉开他放肆的手,却换来更痛的禁锢,她咬住嘴唇盯着他。玩偶?玩偶?呵,她的一条命在他和陆商的眼里,就是这么卑贱,是生下来就是给他们玩的。

“他们都吻过你了吧,只有我没有。”高藤远目光逐渐深沉,像一个没分到糖果的孩子,猛地松开她的下巴,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上,在她惊惶的目光中,将她压倒在病床上。

“藤远?”刘落惊喘一声,继而在他身下挣扎,却实在比不过他的力气,下巴又被抬起来,看着他玩味的笑脸。

刘落愤怒地看着他,她被陆商一个人当玩偶一样凌辱已经快让她崩溃,怎么能再加上他,她不是*******陆商那个家伙是有洁癖的,你说,在我要了你之后,他还会再要你吗?如果你变成了残花败柳的贱人,他是不是会杀了你?还是……赏给他如狼似虎的手下?”高藤远压着她阴冷地笑了,陆商的为人他清楚的很,如果他这样做了,说不定就真能从陆商的手中得到她了。

想着,抬手扯开刘落的衣领,目光在看到陆商留下的吻痕时,动作更加粗暴。

刘落呆了,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高藤远说的很对,她亲眼见过陆商是怎样对待背叛他的那些情妇的,愤怒的她,猛地抬手一巴掌甩过去。

正兴奋的高藤远脸颊忽然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翻身站了起来,震惊而愤怒地捂着自己的脸:“你竟敢打我?”

说完,心高气傲的他面目忽地狰狞,大掌一扬就向她的脸上抽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陆商的怒喝突然响了起来。

高藤远的手险险地停在刘落的脸旁,受到惊吓的刘落略喘息地睁开眼,看一眼阴着脸的他,伸出颤抖的手拉拢自己被撕开的衣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