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晚晴眉

更新时间:2022-04-17 05:02:42

晚晴眉 已完结

晚晴眉

来源:落初 作者:墨千心 分类:言情 主角:金宝聚 人气:

墨千心新书《晚晴眉》由墨千心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金宝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书《夙阙》已开坑,书号1448618,亲们点击下方作品推荐第一本就可以直接打开链接。  【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她,穿越得很麻烦,盗墓这个词在她短短的15年生涯里想都没有想过。  人,是被逼出来的,而她或许是有史以来盗墓者里最背的人,因为没有一个盗墓者会傻得钻进为自己修建的陵寝,偏偏这陵寝为她准备了已过两百年,她“受宠若惊!”  她与他,是朝露与昙花的距离。丢失了纯粹,她错选、错嫁……百年江湖,她在纷乱中独饮谁人与共的惆怅。  回首处,敌人与爱人,原来是如此模糊的界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救出笑幽的神秘人在官道上疾奔了小半时辰,停下来四下瞧了瞧,接着几个腾跃转进了一片树林,踏枝而行。

笑幽艰难地从方才那一幕中挣脱出来,细细打量救出她的男子,他大概三十出头年纪,并不英俊,但脸部的线条勾勒出他的刚毅,头发简单束起,下巴上短短的胡茬使他看起来有些落拓,一身灰色的棉布衣衫可以推测出他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物,仔细嗅嗅,衣衫上还残留着烈酒的气味。他的肩很宽,隔着布料释放着温暖……

笑幽不知道他们要逃去哪里,来到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玄妙际遇,她本该惶惶的心情却因为眼前的男子而变得安定,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有他在就很安全。

“在看什么?”

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浑厚,沉稳。笑幽轻轻摇头:“你是谁?”

男子看了看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有回答,只加快了速度,在树林里如同一只飞翔的鸟,轻灵掠过。

笑幽见他不答,也不生气,他的态度应该是因为她这一世的父母,他们有什么恩怨,她不想去打听,只要他不丢掉她,那她与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相处,她不急。

两人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笑幽盯着自己小小的手,五指一曲一伸,她曾羡慕过小说或电影里主人公离奇的遭遇,看别人的故事她会觉得精彩、刺激,但轮到自己亲身体会,她只觉得那份羡慕傻得可笑!

真的穿越了……

恩,真的。

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如果现在一头撞在墙上,或者直接跳崖,魂魄会不会从身体中飞出来,然后飞回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

别傻了,魂魄回去又能做什么?身体已被留在阴森古墓的空棺里。

她在心内的自问自答,无人能听到,亦无人能窥测。七七四十九支冥玉令——凤凰血——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她长长叹息,将头疲惫靠在神秘男子肩上,要抓住希望首先得活着!但她的处境似乎不怎么妙。

飞速倒退的景物看得她头晕,她抿唇将视线转移,遥远的天际浮云悠闲舒展,不知不觉中脑海好像变得和云彩一样白,空空的……一片白。直到浮云被夕阳染成粉红色,男子突然停了下来。

笑幽以为他惊人的体力终于消耗告罄,支起身子,准备下来找地方休息,但男子结实的手臂将她环得更紧了些。

“抓紧我,无论接下来遇到怎样的境况,都不要松开手。”

笑幽紧张起来,是追兵吧,被抓住会怎样……被拷问?被虐待?还是像纪泠烟和楚界明一样……被刀剑洞穿胸腹。她打了个冷颤,死死拽住男子的衣襟,未知的危险中,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虽然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别怕。”男子低低吐出两个字,带着奇异的力量舒缓了她的恐惧。她望着他的侧脸轻轻点头,他的表情……好像知道追兵是哪路人马。

来人缓缓从树后走出,笑幽眼前一亮,什么是玉树临风,什么是风liu倜傥,这些词加诸在那人身上,才真正是相得益彰。只见那人微微颔首道:“澹台沁,一别四年,没料会这样见面。”

原来他复姓澹台,很少见的姓氏,笑幽在心里默默记下他的名字。

“没想到第一个是你。归繁,你该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但……”话还没说完,莫归繁亮出长剑,一声清响,两人已过了三招,“只要能伤你,我愿足矣。为他,为她,也为我自己!”话落,长剑如雨点般急迅刺出,招招都指向笑幽而来。

笑幽闭起眼睛,否则那冷冷的寒光险险擦身而过时,她会控制不住惊骇尖叫,那样会让澹台沁分心,因为无能,她能给他的唯一帮助,只有信任。风声和兵器碰撞声在耳边呼啸,直到——腥甜的温热液体飞溅在脸颊,她惊恐睁开眼,只看见莫归繁带着奇怪的笑倒了下去。她来不及替那风华正茂的英俊男子惋惜,一回头便撞进澹台沁的目光,避无可避地看到那坚毅线条里流露出的哀伤,她明了,他是不愿杀莫归繁的,因为她,因为救了她……她不愿再想,真希望自己和这身体的年龄相符,只有六岁的话,她就可以看不懂他的哀伤,可惜……她懂了,也痛了……

入夜十分,他们又遭遇了两人的劫杀,和莫归繁一样,笑幽知道那两人与澹台沁也是旧识。她能感觉到他越来越不稳定的情绪,最糟糕的是,为了保护她这个累赘,他的左肩生挨了一记飞刀。可她帮不了他,甚至连为他处理伤口的时间都没有。她第一次认识到,逃命这二字是何等残酷。

“对不起。”

澹台沁犹豫了一下,拍了拍笑幽的头,“不怪你,对他们来说,杀了我的好处可能更大。”

笑幽不解,她看着他们兵刃相向,但她同样看到每个人,包括澹台沁眼底的纠结。她不能问,也不该问。于是她沉默。

亥时,他们终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灵州渡头。笑幽松了口气,一心想着搭了船,澹台沁至少能休息一下。可澹台沁却在二十米开外停了步,呆望了几秒,转身就沿来路返回。

“渡头风晚离人送,归何处,横波目,怎堪双泪逐水流。沁哥哥,避不过的……”

笑幽抬头从澹台沁颈侧望向声音来源,娉婷身影站在渡桥之上背对着他们,衣袂随晚风纷飞,渔家船灯和月光映亮了河面,那粼粼波光又反照着女子绾着发的银簪,以及她手中寒光凛然的短剑。

澹台沁迟迟没有回头,他合起双目,声音里带出一抹苦涩:“没想到,最后会是你。倪儿,为什么?”

莫倪缓缓转身,看着澹台沁的背影,眼里满满是哀伤和一丝难以察觉的迷恋,“忠义两难全。”

“他好卑鄙,逼你们和我……挚友相残,倪儿,归繁死了。一个莫归繁还不够么,为什么连你也……”

莫倪低头不语,半晌才抬头笑道:“死了也好,他活着也是煎熬。”

澹台沁终于回身,胸腔因为努力克制住情绪而微微起伏。他苦笑,原来真的是避无可避。“为什么……”他这句不是对莫倪而问,似是问天,又似是自问。

“沁哥哥,我有一个xiǎomì密,现在该告诉你了。他不是我师傅。”莫倪自嘲一笑接着道:“我是他见不得光的亲生女儿。常言,忠义两难全。现在我才懂,孝与情,更难全。”

澹台沁明了,莫倪告诉他这些,言下之意是,今日,他们必定有一人要死在这里。他点点头,将笑幽轻轻放在不远处的树下。

笑幽咬了咬下唇,这是遭遇劫杀以来第一次,他安心放她独自一人。如果不是对那个女子十分信任,就是那女子强到他必须全力以对,没办法带着她这个大累赘。

澹台沁缓缓拔出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几分的剑身隐隐透着幽蓝的微光。目光相对,风动,影动。

笑幽不懂武术,面前两人比之前世武术冠军高深千倍的对决,她更看不明白,只能习惯Xing地攥紧拳,目光紧随着她在意的那个身影。她怕,怕那句俗语成箴,英雄难过美人关。

“沁哥哥,可还记得初相遇,也是在渡口边……”莫倪躲开一剑,一边还击一边轻柔发问。

澹台沁不语。

莫倪咯咯一笑:“你十四岁时候的样子,好傻。”

情况不妙!笑幽看到澹台沁有些幽暗的眼眸,在心内惊呼。她狠狠白了莫倪一眼,那女人好阴险,久攻不下开始用损招了。

“沁哥哥不说话,是不记得了么?那么当年在华国,七品楼的诗会呢?可还记得?”

澹台沁依旧不语,但微皱的双眉泄露的心事。他怎会不记得,就是那一年,他和楚界明遇到了纪泠烟。也是那一年,莫倪为救他一命,身受重伤。

“淡妆冷夜弦月上,风入锦帕嗅荷香。”

他该死的记得,莫倪第一次向他示爱,是在瀛湖泛舟时,他念了这句诗之后。她在逼他么,逼他下杀手。她知道,他自己也明了,他能下手杀了归繁,心虽痛,终究下得了手,但对莫倪,他……不能……

莫倪没有再说话,轻轻哼起了一段曲。澹台沁只觉得头脑里有什么轰一下炸开,乱了……一切都乱了……他又看见了那铺天盖地的红……和红色席卷中惊慌拉下喜帕的纪泠烟……“我爱楚界明,自始至终都没爱过你。”“今生我只嫁他。”“对不起,我俩都瞒了你……”四十六剑最后一招不自觉得使出,直到他看着莫倪心口没入三寸的剑锋,和她脸上挂着的,与莫归繁一样奇怪的笑。他僵在当场,手微微颤抖,那剑却不敢拔出来,拔出剑锋,眼前就会是莫倪的尸体。

莫倪气若游丝,唇角渗出一丝淡红:“寒芒怜取未招魂,最后一剑……终于又看到了。只是这一次,这一次我没有问……你是护她还是杀我……对不起沁哥哥,我对你,就像归繁对我,明明活着也是煎熬……”

澹台沁终于明白,什么都已无可挽回,似乎所有的感情积攒在一起,纪泠烟的死,楚界明的死,莫归繁的死,和眼前人即将死去的事实。真气暴走中,他怒吼:“为什么不躲!你躲的开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激我收不住剑势!”积郁在胸的一抹腥甜,压都压不下,扑一声喷洒在剑锋上,红得刺眼。

莫倪深深看了他一眼,几乎是耳语的声音澹台沁已经听不清:“记住,我不姓莫,我姓……你要小心……”紧接着,她温婉一笑,身体微微后倾,澹台沁眼看着剑锋一点点抽离她的身体,直到她轻盈落在渡桥上,像一片坠落的枫树叶……寂静,无声……

力量,悄然被抽去,澹台沁紧紧握剑,终于还是撑不住,颓然半跪在莫倪的尸体旁。他轻抚莫倪的脸庞,眼神迷茫,似乎是穿越时间看到了记忆。“倪儿,你太聪明,也太了解我,没人敢揭的伤口,我以为早已痊愈,没想到,你把这伤口变成了手中短剑,又狠狠划了一道更深的伤口。失去方知早已爱了……”

笑幽静静站立在原地,看着那个抬头望天忍泪的男子,心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狠狠刺了进去,疼……让人窒息的疼……她想起了天龙八部,因为少了一魂一魄,她一直不明白阿紫为什么在乔峰埋葬阿朱时就那么轻易地暗许了芳心,现在她懂了,原来爱上一个人,不需要一年两年那么久,流星划过的时间,足够足够……

渡口边的野鹤不知被什么惊动,清啼一声,拍打着翅膀掠过水面。笑幽觉得那只鹤就好似她的心,再也忍耐不了旁观他的痛苦,她跌跌撞撞地冲向他的身边,却只是用一双小手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襟。

澹台沁微微转头,笑幽含泪的脸庞映进了他的瞳孔。他的眼眸微微闪亮了一下,接着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恨意。恨什么,他并不明白,或许是恨自己,也或许是恨那个人,那个莫倪无法背叛的人……可他不知道,那一闪而过的恨意,清清楚楚落在笑幽的心里……笑幽觉得冷,冰寒彻骨的冷……因为救了她……他亲手杀死了昔日的朋友,还有……他现在开始爱着的女子,所以,他该是恨她的吧……但那不打紧……不管他有多恨她,她会偿还他……十年后,她一定会偿还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