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茗动天下之娥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58:46

茗动天下之娥眉 连载中

茗动天下之娥眉

来源:落初 作者:子夜无常 分类:言情 主角:宫赵国 人气:

主角是宫赵国的小说《茗动天下之娥眉》此文是子夜无常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左手卑贱者深藏宫中,右手子虚阁监视天下。  拥有两大利器的赵国长公主萧婷湘,却在宫中备受欺压。  看来这个世上,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好人!  于是有一天,她终于爆发了。  开办峨眉报,上怼皇帝,下怼权贵,谁敢叫唤削谁。  谁规定女子非要‘温良恭俭让’?  她偏要打着正义的旗号,坏事做尽!  来日看破红尘逍遥行,天下之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  这是一个女子与命运抗争,然后找到新天地的故事,女主腹黑,不相信爱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文渊听得认真,杨屏叹了口气“想必公子也知道,赵国当今的皇帝老儿疑心重,公子功高震主,皇帝不容,欲除之而后快。

南夫人与你父亲相交莫逆,得知这个消息,心中不忍,奈何是她也是个穷鬼——家财万贯生活如意的一般都不会到赵国这等荒凉之地来冒险。所以只好写信求助于我,让我务必想方设法救你一命。”

荒凉之地吗?京城繁华,江南水乡,塞上风光……赵国锦绣河山在此人眼中竟这般不堪?文渊不由得腹诽。

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

历经战阵,他很清楚自己昏迷之前的伤势,在战场上,这种伤几乎必死无疑,而他们用什么手术和针剂就将他救了回来,到现在满打满算不到三个月,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恢复了八成,这等神奇的医术,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管中窥豹,这些人的背景该有多么强大!

想到这些,文渊只能选择沉默,只是心中更加疑惑,南夫人、杨屏他们这些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在赵国意欲何为?

只听杨屏自嘲的笑笑“我呢,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从坤地偷偷带走个把普通人倒是不难,也就出个路费,十几万两包圆。

但是现在赵国不是乱世,行踪很不好掩盖,你又是皇帝点名要杀的人,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暴露痕迹。

连累公子全族不说,也会给我们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子虚阁本不愿接这个单子,但我在老朋友面前把这牛皮吹出去了,只好亲自跑一趟,豁出去脸面,才把价格控制在了百万两之内。”

百万两?文渊眉头狠狠的跳了跳,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就这么死过去。

半晌才回过神来,嗫喏道“文渊……感激不尽,只不知……该如何报答?”

杨屏搓了搓手,脸上笑容有些尴尬,似乎难以启齿。

“其实对于公子来说倒也……不难,就是要耗费几年时间罢了。

我刚刚说过,有些大家族不缺钱,愿意花大价钱为自家亲缘不明的孩子找些资质好的伴侣。

我们无计可施之下,就帮你找了一个未婚妻,是迟兰国北城家族的小女儿北城晖,细节全都商议好了,你们成婚以后,只要陪她生三个健康的孩子,就算合约完成,到时候若是不想继续跟她,可以提出和离,重获自由身,到时候我给你安排到海运上,报酬丰厚,行动自由,天南地北只要不回坤地,哪里都去得。”

原来如此。

文渊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南夫人也算自己的长辈,如今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由她出面为自己订一门亲事算不上过分,只是入赘未免有些丢脸。

见文渊低头不语,以为他不愿意,杨屏解释道“我们想着,这对于你们坤地的男子来说应该不是大问题,你们本来就是盲婚哑嫁,并非自由恋爱成婚,而且婚前婚后都有很多女人,还常常去青楼妓馆流连,不小心让家中的丫鬟怀了孕也并不在意,大半是打掉,要么就生下来随便给口饭吃、养大了给点嫁妆或家产打发掉。

所以这件事你完全可以当成生了几个不跟你姓的庶子庶女,也不用操心她们的将来,到时候抽身离开,再找个情投意合的女子,生几个喜欢的孩子算是嫡出,好好的生活下去。也算是了了我和老南一桩心事。”

话虽这么说,但这个法子着实与卖身无异,对于一向桀骜的将军府三公子来说,一时之间多少有点难以接受,文渊低着头没吭声,过了好一会才开口。

“没有其他办法吗?我是个还算不错的将军,我还可以当谋士,当护卫也成,总能……”把账还上吧?

这句活他没说出口,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这样真的能挣够银子。

杨屏苦笑着说,“好我的渊公子,要是找护卫,罗蒂海一个最上等的奴隶兵,就你们皇宫暗卫那种身手的,身价不过五万银币,还保证忠心耿耿。

那种以前当过将军的,就算领过几万兵,打过大胜仗,顶破天也就十几万银币买断,这还要碰着买家……”

他说着叹口气“皇帝对你起了杀意也就是这半年的事情,时间着实太紧,我和老南所有可能都想过了,真的尽力了,你花费的这百万两,前期她垫付了二十万两定金。

她是你的担保人,以后你要是还不上这钱,她这十几年,提着脑袋万里迢迢来坤地这一趟可就白来了。”

文渊低着头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将心中疑惑问出了口“……既然如此,她为何要救我?”

自己跟她真的不熟,怎么值得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虽说这么问有些不识好歹的意味,但古语有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是弄清楚比较好。

说到这个,杨屏一拍大腿,八卦面孔立刻暴露无疑。

“那还得说到公子的父亲文大将军,那长相、那做派……着实跟南夫人之前的相公有几分相像……”

看着文渊吃惊的面孔,才反应上来这种八卦着实不该在文渊这个为人子的面前提及,于是掩饰的咳嗽几声。

“咳咳,这么多年了,她的孩子也不在身边……总之,她八成是拿你当自己亲生儿子看待的。”

文渊“……”

心中突然强烈怀疑,杨屏万里迢迢跑这一趟,恐怕是来看热闹的成分更大一些。

这些天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文渊站在落地的大镜子前面仔细看胸口的伤痕,不由得想起父亲当年的好友定北侯来,他就是打仗的时候胸口受了箭伤,虽然大难不死,但好好一个汉子就此废了,四季咳嗽不断,一直到死都缠绵病榻,名贵药材流水似得花费。

跟他比起来,文渊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总有还完债重获自由身的一天。

纵然对这门亲事万般不愿,但面对天价账单,文渊思来想去也别无他法,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