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特大号外:首席独家私宠

更新时间:2020-10-24 13:55:43

特大号外:首席独家私宠 连载中

特大号外:首席独家私宠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十世浅痴 分类:言情 主角:洛郁顾沂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特大号外:首席独家私宠》的小说,是作者十世浅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无论现实有多么残酷,起码人活着。活着便有希望。 他父亲不也是从多年的病床上彻底醒过来了吗? 对,没有什么是多年的等待无法实现的。奇迹,在人间。 不久之后,奇迹确实诞生了。 那,是属于另两人的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事?”男人逆光而站,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 可洛郁分明瞧见了他在触及她手上高举的避孕套时蹙了蹙眉。 也不知是在蹙眉她大庭广众喊他魂淡,还是在蹙眉她手里拿着避孕套直指着他。 这个点儿超市人少,可并不代表没人! 周围,因着洛郁的大声,已经有不少好奇人士往这边观望。更有甚者,有人已经举起了手机。 这年头,动不动就有人拍这种视频上传网上博取话题和热度。对于成为他人画面中的主角,洛郁还真是没这想法。 很显然,顾沂晋与她的想法一致,不悦地扫了眼周围看好戏的人士。 也对,他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回国一周,他的出境曝光率便造成了轰动效应,尤其他和黎盈盈的恋情还众所周知。 这会儿,竟然在商场超市和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并且两人的手上都拿着套子! 太过于引人遐想的画面和话题,实在是够火爆。 “有事?”顾沂晋有些不耐,又重复了一遍。 洛郁心里极度烦闷和憋屈,怒视着他手上的两盒Durex:“你晚上看来有活动啊,需求这么大?这是打算三天三夜不出门了?噢,口误,是三天三夜不下床了?” 连珠炮似地连续问了三个明显不需要他回答的问题,洛郁嘴角的讥诮甚浓。 顾沂晋明显无意于理会她的挑衅,抬步便走。 这下子,洛郁不干了,笑得愈发阴阳怪气咬牙切齿起来:“老公,这么晚赶来超市买两大盒durex,看来你的美女主播是打算将你榨干啊。” 抬眸示意了一下她手里的东西,顾沂晋薄唇轻启:“彼此彼此。” 脚步迈动,刷卡,付款。 洛郁瞬间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是没看清将避孕套当成了口香糖,可他却是为买它而买它。这性质,能一样吗? 所以,他们之间这算是什么? 他竟然还真的揣了两盒套子就走人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回去用掉它嘛! * 拎着洛一岁指明要买的那一堆零食走出商场超市,洛郁去地面停车场拿车。 只不过,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的小可怜帕萨特今晚上这么受欢迎,左有阿斯顿马丁依偎,右有悍马霸气拥抱? 这么贴近的距离,要让她怎么将车给移出来嘛! “喂!顾沂晋,SOS!”倏忽间,洛郁瞧见了正往她这边走来的男人。 夜色下,男人单手抄兜,另一手上丝毫不怕招惹是非,竟然光明正大地拿着两盒套子。 明明是比她先一步结账出来的,却晚了她一步才过来拿车。 闻言,顾沂晋停下步子,淡睨着她:“有事?” 这是今晚上他第几次这么不耐地对她说有事了? 洛郁可怜兮兮地将双手支着下颌,朝着他扑闪着泪汪汪的眼,放低姿态:“老公,我的车被困住了,紧急SOS求助!” 声音软软糯糯,那扮可怜的样子,和洛一岁有的一拼。 顾沂晋静静地瞧着她。 眼前的女人白皙嫩滑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求助,轻咬着唇瓣,可怜兮兮。 稔是谁都该怜香惜玉一下。 只不过…… “我没有这么行动力和智商皆为负的老婆。”说完,径自往前去拿自己的车。 洛郁瞧不见的视野范围内,他的唇勾了勾,心情竟是大好。 “魂淡!见死不救!” 狠狠地朝着他的方向踢了一脚,岂料瞬间便踢上了自己家帕萨特的车前盖。瞬间,脚趾甲上便传来撕心裂肺的一股疼。 她眼泪都钻了出来,还不忘记安抚自己的宝贝车,摸摸它刚刚被踢的位置:“小可怜乖,姐姐不是故意的哈。” 身后走远的顾沂晋不禁抽了抽嘴角,这女人,老毛病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既然求助无门,洛郁只得自食其力。 上车,发动,挂档。 看了眼左右两边各自朝她的小可怜紧紧靠拢的两辆车,她眼一闭,一鼓作气,松离合。 死就死吧! 找准角度,她一点点往前挪。 然而……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车头,突然就撞上了一辆从过道内开来的银色世爵。 瞬间,便狠狠地与人家的车头紧密相吻。 赶忙踩刹车,她惊魂未定。 直接就呆愣在车内。 直到她的车窗被敲响,她才如梦初醒。降下车窗,她瞧着站定在她车旁的男人,欲哭无泪:“老公,我刚刚……撞了你的车?” 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辆明显被她的帕萨特蹂躏过的世爵,她的声音颤了颤。 顾沂晋看了眼她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说说吧,怎么赔偿?” “赔、赔偿?”洛郁一脸无辜,嘴巴毫无形象可言地大张。那样子,活像听见了什么笑话。 “撞了我的车,难道不该赔偿?” “你让身为老婆的我赔偿?你脑子秀逗了吧?”若不是隔着个车门,洛郁直接就要指上他的脑门。 老公让老婆赔偿?千古奇闻吧喂! 男人的声音醇厚如同百年佳酿,可偏偏,极具“善意”地提醒她一个事实:“如果我记得没错,当年我就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 他说得还真是好有道理,她竟无法反驳。 洛郁示意他让开,她要下车。 结果他却依旧站定在她车门旁,一副她如果不赔偿就和她杠在这儿的样子。 她当真是要欲哭无泪了。一个大总裁,至于和她这么斤斤计较吗? 拿上自己的手包,她从另一侧车门下车。 好在她的宝贝帕萨特已经出来半个车身,不至于被右侧的悍马给卡住。 她走到他的车旁,装模作样地查看了一番他那辆世爵的“伤势”:“不就是一小道口子嘛。”撇了撇唇,她大气道,“我这就给它疗伤!” 往手包内一通翻找,眼睛亮了亮,她就记得将备用的卫生棉放进夹层了嘛。 “来,麻麻给你摸摸头。麻麻刚刚不是故意撞你的哦,你爹地凶麻麻。”煞有其事地用手摸了摸世爵被撞的位置,洛郁一副心疼样。 顾沂晋脸色一黑,嘴角蓦地一抽。 “你当它是你养的那条蠢狗吗?”脱口而出那条狗,顾沂晋愣了愣。 那是条萨摩耶,被恶俗地取名小晋晋。 洛郁喜欢狗,所以非得缠着他一个不喜欢狗的人买来养在家里。甚至还直接将那狗给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似地宝贝着。 后来那条狗不知怎么的就死了,她抱着浑身是血的它回来时,整个人萎靡不振了很久。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会儿她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恨意。 仿佛那条狗会死,全是他的责任。 蓦地听顾沂晋提到小晋晋,洛郁有一瞬间的恍惚。 手紧了紧,她撕开卫生棉的包装,将它一下子贴到了世爵被撞的位置,甚至还拍了拍上头的两只小翅膀。 “搞定,已经替你儿子疗好伤了。那我就先走了!” 语毕,洛郁撒开脚丫子便逃。尤其她脚上还穿着双十公分的细高跟,跑的时候动作太欢快,整个人晃荡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扭到脚摔了,让人不忍直视。 额头划过黑线,顾沂晋整张脸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 世爵被贴上的那招摇的两片小翅膀,仿佛还带着洛郁特有的折腾体质。 还真是……惨不忍睹! 这女人,竟然连自己的车子都不要了,逃得倒是快。 以为这停车场的监控都是作假的? 就不怕他直接报警处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