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或左或右

更新时间:2022-06-23 18:39:18

或左或右 连载中

或左或右

来源:落初 作者:萧琳伊 分类:言情 主角:钟琪曼钟 人气:

《或左或右》是萧琳伊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或左或右》精彩章节节选:钟琪曼毕业后任职外企白领,却戏剧般重逢昔日高中死对头王德芳---房地产界未来龙头的董事长,在工作上遭遇其各种折腾,是要忍下还是开撕?大学时的初恋学长忽然回来发起猛烈追求之势?比自己小五岁的明日DJ更是穷追猛打?远距离恋爱?家人反对?他人使坏妨碍?前任渣男也来插一脚?她该如何选择?或左或右?只在一瞬之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的一周,我再次开启工作狂模式。三个项目把我的工作时间、午饭和晚饭时间,以及傍晚下班后的四个小时完全消耗殆尽。特别是凌科这个项目,每次修改完一次的方案,总会被王德芳以各种理由打回来重新修改,我的组员更是有苦不能说,只能默默地加班修改。所以这几天的晚上我都狂奔去健身房,能健身一分钟算一分钟,回家躺床上就是秒睡的状态,而且一夜无梦,无论是吴昊还是其他糟心事都没有梦见,第二天按时起床,精神饱满地投入新的工作中。

就在周五的早上,我的微信有新的好友添加请求,点开看以后,便看到“吴昊”二字,但工作太忙我没有太多关注,就忽视掉了。就在晚上七点多我在办公室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显示了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我以为是推销电话,直接按掉。过了十分钟后又有新来电,我又把它按掉。没过多久又来电了,我带着怒气接上电话。

那带有北京腔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其中还有些关切之情,“琪曼?是琪曼吗?我是吴昊。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我怎么也想不到那是吴昊,没想到五天后我还是没躲开他。他说他在广州呆到周日,想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吃饭。

“学长,你好。其实我.......”脑袋忽然一阵阵疼痛,停下话语,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直到电话那边响起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但心里还是在犹豫,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心一边抗拒着见他,一边又想要知道他究竟想怎样。最后我还是答应了,然而答应以后我又后悔了,于是周六晚上我只能硬着头皮去吃饭了。

我来到约定的吃饭地点,是在珠江新城某购物广场的一家西餐厅。吴昊一早就到了,男侍应生把我引到窗边的卡座。餐厅是在二层,而餐厅的外面正是珠江,现在时间是晚上7点,珠江两旁的灯刚好亮了起来,仿佛点亮了整个夜空。而吴昊正看向窗外,好像正专心致志地欣赏珠江夜景,我记得在大学时他曾说很爱广州,除了广州的美食让他这个北方人流连忘返外,就是珠江的夜景了。

他透过玻璃看到我正一步步地走向他,便倏地扭头朝我微笑着,然后缓缓地站起来。

我们互相打招呼后,他便殷勤地帮我倒水递菜单,亲切地问我要吃什么。我点了一客牛排和一份土豆沙拉,他也点了一客牛排和一份沙拉,不过分量是比我的多很多。

等侍应生过来点完餐后,他便很主动地和我聊起大学时期的趣事,但大部分的事情我已忘得差不多的,基本上是我强迫自己去忘记的,为了不触景生情,还有就是高强度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去忘记一些事情。用餐过程中,吴昊很照顾我,让我有种被关爱的错觉,是的,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觉。

整顿饭下来,我发现他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上停留着,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多心了,可是每次我抬头看向他时,总会四目相对,让我倍感尴尬。

等我放下刀叉,侍应生端上饭后水果的过程中,我知道他还在看我,而我只能装作不知,目光看向窗外的夜景。

“琪曼,你知道你比以前漂亮吗?”

正喝着柠檬水的我,听到这句话以后就差点被呛到了。

“谢谢。”我客气而疏远地回答道。

此时我神差鬼使地直视他的双眼,从他的眼里我看到了以往从来没有看到过神色,究竟是什么样的神色,我也没心思去深究,只是觉得自己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我神使鬼差地,不知怎么地就冒出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漂亮?”话毕,我已经在心中骂自己说了什么浑话。

我看了看吴昊,他一阵惊慌失措,俊脸上浮现出丝丝可疑的红晕,“不是不是,你.......以前也漂亮,只是.......现在更漂亮了。”

之后为了缓和刚刚的尴尬气氛,我们就拣着以前不痛不痒的小事在说。有时在话停下来或笑声后,总是有一小段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真是应验了那句话“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时间慢慢地流逝,我们再也从往事中找不到话题,我便提议回去了,即使吴昊看上去并不想离去,他也只是笑了笑应下了。

等我们准备走出购物广场门口时,一直大手拉住了我的手腕,我感受到那大手的热量和触感,以致我难以挣脱。

“琪曼,你有男朋友吗?”他的表情一脸凝重。

我蹙了蹙眉,想也没想就回答:“没有啊。”

此时吴昊脸上泛起一阵和暖之色,仿佛刚刚的乌云退散,迎来灿烂的阳光。

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琪曼......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此时我正处于蒙圈状态,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三个英文字母“WTF”,正当我想开口说话时,他打断了我:“我已经离婚了。”他向我展示他没有戴戒指的左手。

他见我有为难之态,“我下个周末会再到广州来,到时候你给我答复。琪曼,晚安。”话毕,他抬起我的手,在上面轻轻的印上一吻,满眼深情地注视着我。

直到我回到家,我才完全清醒过来,甚至我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怎么回家的,都忘记了。我仿佛丢失了魂魄一样,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我抚摸着在左胸腔里跳动的心,难道又是一次悸动吗?但是这次的悸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猛烈轰动了,是因为我已经三十岁了,不再像年轻时那般吗?还是时间的原因,我失去了爱的冲动?现在各种感觉正在我脑海中翻腾着,一片混乱,这是我很久都没有尝试过的混乱感,我顿时深感惊慌,我觉得我不像我了。

我咒骂了一句便回房了。

接下来的我仍旧回归到工作狂状态,不断在三个项目之间来回走动。本来这周三要和凌科开一个重要会议,讨论关于凌科集团内部控制治理的问题,恰巧王德芳出差在外,不在公司,她要求这个会议必须要她在。既然是客户要求的,我们都会尽量做到。而我也乐于把凌科这个项目暂缓,把另外两个项目的事情先处理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