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妖孽夫君纷上门

更新时间:2020-07-14 03:29:03

妖孽夫君纷上门 已完结

妖孽夫君纷上门

来源:落初 作者:无悔抉择 分类:言情 主角:秦萧 人气:

主角是秦萧的小说《妖孽夫君纷上门》此文是无悔抉择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手捧药材当聘礼?这是神马习俗?某女痴呆状,还没理清头绪,就被送入洞房!他笑得邪魅:“娘子,你若答应,这药材就是补药;若是不答应,合欢散也是极好配置的。”妈妈咪呀,她怎么碰上这么个极品男做相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外,因为社会女子稀少,所以女子即使犯了重罪,也不会要命,但会指给数人,专职生育,没了选择的权力,这是对女子最重的惩罚。

整个一个养尊处优的母猪,难怪那四个混蛋会抢到女人如此兴奋。疯狂的世界啊,把女人当成什么了,这里的女人竟然比男尊女卑的古代女子还惨!萧幻月旁敲侧击地打听出这些后,被惊地目瞪口呆。

这里环境的恶劣超过了她想象,她要如何在这里生活三个月?想起这二日在军营中,那些过分炙热的目光,那副将军轻佻的言词,那闲谈之中要将她介绍给将军的暗示,无不让她厌恶至极致。

混蛋,将她当什么了!若不是她三个月后将回到现代,她一定要做让那些将女人当物品的沙文猪看看,女人也是人,也有**,女人决不会逊色于男人。

萧幻月越想越恼,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似乎又开始烦躁起来,满腹心事,眼前的争芳斗艳再也入不了她的眼,一声长叹后,她缓缓站起。

“萧姑娘,将军醒了,副将军让你过去!”一个士兵向她走来,恭敬地说道。

“知道了!”萧幻月嘴角微翘,斜睨着呆愣愣地盯着她的士兵,似笑非笑中饱含讥讽,这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将军因为战场重伤没见到,但那个副将军一方面垂涎于她,对她百般调戏,一方面又想将她送给将军、讨好将军,种种丑态,让她看着就恶心。

这种人渣都能当副将军,可想那个将军也好不了哪去,难怪会被人攻城略地。虽然在军营几日,听到许多年轻将军肖楚的传闻,夸赞他如何如何英俊不凡,百战不败,被称为青岚的不败战神,萧幻月只觉夸大其词,还没见到他,心中已然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不想见谁却偏偏碰见,看到那涎着脸向她走来的副将军,萧幻月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随即淡淡一笑,恭敬地迎上前。

“副将军。”萧幻月礼貌地拱手行礼,温和的态度根本看不出她对这位副将军的厌恶。

她不是不想离开军营,更是厌烦了这位年纪比她大了十几岁的大叔的纠缠,但她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离开反而危险更大,她只能耐下心等待时机。

“萧姑娘,你看你总是那么客气”副将军刚想凑上前,想要借着扶起她揩揩油,但又想起了什么,尴尬地收回手。

看着他一副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表情,萧幻月暗笑在心。就在他第一次纠缠她时,她只对他说了一句话,不但让他从此不敢再碰她,而且整个军营也没人敢接近她。

“我没什么本事就会些毒术,衣服上沾了毒,提前说好,我只会用毒不会解毒。”

这句话很快在军营中传开,没人敢碰触她,因为他们曾见过她古怪的穿着,即使经历屠城依然淡然若水,再加上她身上散发出的优雅气质,即使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兵也知道她来历不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肯定不是要死的人说的,若是比起美色来,还是自己小命最重要。

副将军懊恼地盯着眼前虽穿着小兵衣服依然风姿卓绝的妙人儿,心痒难搔却又无可奈何。他哪曾见过如此精致绝美的人儿,恰她如今又无依无靠,大将军重伤昏迷,如今军中他说了算,这种机会绝不会有第二次,他不甘心啊!

他也曾经怀疑过她的话,但她似是看出他的所想,笑嘻嘻地回道:“几百人的城镇只活下来两人,活下来的人难道只是幸运吗?”一句话便让他不再怀疑。

“听说将军醒了?”将他眼中的不甘尽收眼底,萧幻月依旧保留着温和的笑容。

“恩,我要向他汇报青云城的事,你跟我来。”盯着她波澜不惊的美眸,副将军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她。区区一个女人,竟然会让他看不透,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原来那个被屠城的城镇叫青云城,萧幻月微微一笑。这几日,所有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此事,怕她伤心,她正愁不知该如何打听此事呢。

跟着副将军来到戒备森严的营帐,看到他们被守护的士兵拦下,萧幻月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已近在眼前的主帐。

“我有军情要禀告。”副将军皱着眉瞪着那士兵,表情很不满却并未发怒。

“请副将军稍等。”那士兵态度很是恭敬,低头应了声便去主帐通知将军。

“哼!”瞪着围着帐外的那些兵士,副将军满脸阴鸷。

他绝不是第一次被拦在帐外,一个小小兵士竟能拦下一个副将军,定是得到了将军的命令,看来将军所受的伤很是耐人寻味啊。冷眼旁观着一切,不动声色之间,萧幻月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得到许可,她随着副将军进入主帐,敛眉顺目地行礼。

“起来吧!”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简单的三个字却透着说不出的威严。

好有磁Xing的声音!萧幻月缓缓抬起头,只见床榻上斜靠着一人,漆黑如缎的长发仅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零乱的发丝俏皮地从他的脖子两旁垂下来,没入他微微敞开的衣衫内,古铜色的肌肤是长年战场的洗礼,半露的精壮胸膛被白布缠绕,布上隐约透出血丝,可以看得出他受伤很重。再细看他人,但见脸庞刚毅犹如刀削,深眸剑眉,眉飞入鬓,双瞳深邃,略显疲惫的双眸中隐有精光,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无一不比例匀称精致,完美不可挑剔,紧抿的棱角分明的薄唇,透着一丝威严和Xing感。一脸病容,却不见羸弱,反而显得慵懒Xing感,带了些豪放,带了些不羁,又透着几分傲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