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后宫长歌

更新时间:2020-06-30 05:59:21

后宫长歌 连载中

后宫长歌

来源:落初 作者:胡Ke豪 分类:言情 主角:穆品沈妃 人气:

经典小说《后宫长歌》由胡Ke豪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品沈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虽是金枝玉叶,亦是深宫欲孽;明明是深闺里的梦,梦醒却只剩下悲恸。那一群金枝玉叶般的女子,为了那一个或许并不值得的男子倾其所有去斗,使这场杀戮蒙上了一层一层的血腥。穆晴岚兰质蕙心,皇帝登基后成为秀女被册入宫中,然而,刚进宫后却被多番加害,在一次次化险为夷后,她该怎样走下去?宫中的爱情是那样虚幻,穆晴岚在宫中却总是顾念太多,因此,黄昏落幕,她的寂寞也就分外悲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穆品娆一脸无奈,接过了宫女端过来的热水,的确,自己住得这样远,也帮不上什么忙。

过了片刻,穆晴岚悠悠转醒,虚弱地开口道:“姐姐,查出什么来了吗,为何我觉得这件事不是那样简单,莫非真是我树敌不少吗。”

“妹妹,与你认识的人不多,何来你树敌不少一说?”

穆晴岚浅笑:“若我能和姐姐共住一宫殿该多好,姐姐能否去替我求皇后,让我与姐姐住同住宓秀宫?”

穆品娆脸色难看,低低道:“与我同住的是懿妃娘娘啊,我尚且不敢同她多言几句,若你搬过来,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穆晴岚疑惑道:“难道懿妃娘娘待姐姐不好么?若是待姐姐不好,姐姐为何不告诉皇后娘娘。”

穆品娆沉默片刻,方才道:“你我只不过是新晋的秀女,我只是个贵人,你也只是个常在,现下还未合宫觐见,如何去求皇后娘娘,况且若不能成功搬出去,恐怕才真是与懿妃娘娘树敌了,妹妹,你不用担心我,你放心,若有机会我定会求皇后娘娘尽量让你搬出去。你若是有什么不适,也可出去走走,只是有一样要注意,教导姑姑曾告诉我,东六宫里的畅安宫是不让嫔妃随意进出的,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去畅安宫。”

“是皇后下的令不让嫔妃去么?畅安宫,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穆品娆摇摇头:“你我才进宫,不知道的地方多着呢,不知道的事情也多。”

如此,两人絮絮叨叨一番,穆品娆便要告辞了,穆晴岚倒也无睡意,也与穆品娆一同在宫殿别处走了走,宫殿虽小,但也足够两人说会儿话了。

邵太医来了后,穆品娆便要回去自己的宫殿,刚走到长街上,穆品娆便遇到了从御花园回来的懿妃。

懿妃身后除了倩儿以外共有两名宫女和四个太监,懿妃的打扮很是俏丽,见到穆品娆便停了脚步。

打量一番穆品娆,懿妃甩了甩丝帕,说道:“好巧,在这儿碰见妹妹,不知妹妹是从哪儿来到翠玉阁的。”

穆品娆忙行过大礼:“给懿妃娘娘请安,回娘娘,嫔妾从宓秀宫中出来,方才去了翠玉阁,未曾禀告娘娘,若惹得娘娘担心嫔妾,是嫔妾的不是,娘娘恕罪。”

闻言,懿妃却并不叫穆品娆起来:“妹妹因为关心着自己的妹妹而没来给本宫请安,哪里是妹妹的不是,倒显得本宫小气。”

穆品娆低着头:“嫔妾早上来得早,因此未敢前去打扰娘娘,嫔妾知道有错。”

懿妃这才笑了笑,慵懒说道:“起来吧,不论你是怕打扰本宫也好,急着去看你的妹妹也好,但在这宫里,有些礼数不得不遵,怎么,妹妹是有多担心自己的妹妹啊,贴身婢女也未带出来。”

穆品娆慢慢站了起来:“回娘娘,嫔妾觉得自己能找到路。”

懿妃道:“可妹妹进了宫,自己的安全也是要注意的,本宫已经求过皇后,让穆晴岚与本宫同住,这样你们姐妹两人能在一块儿,自然是好的。”

穆品娆脸色有变:“恐怕妹妹会打扰到娘娘。”

懿妃有些含怒:“本宫是关心你们,怎么,你认为本宫会害你们吗?”

穆品娆行了一礼:“嫔妾不敢,嫔妾只是担心娘娘。”

懿妃让穆品娆起来,便自己走了,独留穆品娆一人站在冰凉的石板路上。

穆晴岚在自己的寝殿里却是闻得一些动静,忙叫来贴身婢女晶儿问了情况,晶儿也不知道,倒是一名刚在庭院里打扫的宫女进入寝殿,这名宫女行了礼:“回小主,方才是穆贵人在与懿妃娘娘说话,小主大可不必担心。”

穆晴岚却是脸色疑惑:“你倒也不用骗我了,说实话便可,两人若是闲聊怎会有那样大的声音,是不是姐姐有什么不好惹到懿妃娘娘了,你快说啊。”

“奴婢真的不敢让小主担心,不过小主既然说了,那奴婢也只得据实相告,方才是懿妃娘娘责备穆贵人不识礼数。”

穆晴岚平静下来,眼中盈盈如湖面泛着褶皱的水波,长叹一口气:“好了,我知道了。”

待这名宫女出了寝殿,穆晴岚方才在寝殿中踱步,闻着浓浓的檀香气息,更是让人觉得空气如凝胶一般沉闷。

这一日,皇后的病渐渐好了许多,叫来了贴身婢女穗儿替自己换好了衣裳,皇帝下午吹着凉风来到皇后宫中,皇后行过礼:“给皇上请安,臣妾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了,劳烦皇上担心,皇上怎地也不乘了轿辇过来,一路上可着凉了?。”

皇帝轻轻扶起仍是有些虚弱的皇后,关切道:“皇后不必多礼,朕已听闻是懿妃曾在皇后的茶叶中放安神药,加上皇后昨夜受了风寒,因此才抱恙,朕当责备懿妃才是。”

皇后眼眸中闪着光,屈膝道:“回皇上,这中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吧,也许是妹妹不小心将安神药放了进去也不一定。”

皇帝含怒:“但是秀女宫殿鬼神一事,恐怕也是懿妃所为,朕已经派人去查,这件事皇后就不用担心了。”

沈妃正回了宫中梳妆,宫殿里丝帐轻轻垂地,直叫人觉得昏昏欲睡。不过须臾,沈妃正拿起一根白玉镀金嵌珠簪子,却是一名宫女走上前来:“给沈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有什么事?”

宫女低头道:“回娘娘,昨夜穆晴岚寝殿出现鬼神一事,已有太监查出来是懿妃娘娘所为。”

沈妃笑了笑:“此事当真?”

宫女浅笑:“千真万确,奴婢不敢欺瞒娘娘。”

沈妃将金簪拿在手上掂量,眼中直透着光:“那太好了,立刻回了皇上去,看来这协理六宫之权就快要落入本宫手里了。”

过了片刻,一名太监喊道:“皇上驾到。”

沈妃忙放下金簪,带了寝殿里的人行礼:“给皇上请安。”

皇帝一脸关切:“沈妃有孕在身,免礼。”

沈妃边笑边在侍婢的搀扶下坐至桌前,随后轻轻道:“臣妾虽有孕在身,但也知道宫中礼数,更是应该少给皇上添麻烦。”

皇帝笑了笑:“沈妃何出此言?”

沈妃脸色有些无奈:“回皇上,臣妾已着人查出昨夜鬼神一事,是懿妃娘娘所为,昨日有人看见

懿妃娘娘派人进了仰嫔之前所住的宫殿拿了一件衣服。”

皇帝有些含怒:“懿妃确实有些过分,沈妃有孕在身却要调查这些事情,实是辛苦你了。”

沈妃行了礼:“应当的。”

皇帝说道:“太医来看过了吗?怎么样?”

沈妃将手放在桌子上:“没什么问题。”

皇帝浅笑:“那就好,沈妃有孕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才是。”

沈妃道:“皇上政务劳累,也要当心身子啊。”

皇帝拍了拍沈妃左肩:“那朕便去懿妃处,好好问一问鬼神之事。”说罢,皇帝便悠然出了沈废掉呃宫殿,沈妃起身行礼道:“臣妾恭送皇上。”

宓秀宫中,淡淡的轻烟自焚香炉而拂起,夹杂着六安茶的浓厚气息,益发沉静凝香。懿妃正要午睡,刚让倩儿将加有杜若花花瓣的水倒掉,皇帝便来到了她的寝殿。

懿妃先是怔住了片刻,面色有些惊愕,软语道:“皇上万福金安。皇上怎地不说一声就来了,倒吓了人家一跳。”

皇帝却并不叫懿妃起来,只四下打量着她,冷冷道:“朕有鬼神那样吓人吗?”

懿妃一听闻“鬼神”二字,似乎打了个哆嗦。

说话间,宫殿外一名太监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皇帝回过头,便见到皇后打扮朴素进了懿妃的寝殿,懿妃仍是拘着礼,便道:“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万安。”

皇后给皇帝行过一礼,便坐在懿妃寝殿的木桌前,木桌上正好放了一壶茶,皇后拿开茶壶盖子闻了闻,道:“真是上好的茶,这样好的茶加了安神药味道会如何?”

懿妃一脸疑惑:“不知道皇后娘娘所指何事。”

皇帝有了一丝愤怒:“懿妃自己不明白吗?朕问你,昨日有人看见你宫里的人前去仰嫔宫殿里,是怎么回事。”

懿妃脸色难看:“仰嫔死得可怜,臣妾不过派人去打扫了一下她的宫殿而已。”

皇帝不相信:“就没有拿什么东西吗?”

懿妃有些害怕:“没有。”

皇后开口道:“那本宫茶里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懿妃眼里满是疑惑:“回皇后娘娘,嫔妾更不知道娘娘所说的茶是怎么回事了。”

皇帝更是愤怒:“朕令你帮皇后协理六宫,可是你只会给朕添麻烦,皇后身子也快好了,协理六宫之事,就交给皇后吧。”

说完,皇帝便让懿妃起来,皇后便和皇上一同出了懿妃的宫殿。

这样的消息传得很快,穆晴岚的宫殿偏远,却也闻得一二,穆晴岚忙让一名宫女叫来了穆品娆,待穆品娆进了寝殿,穆晴岚便看着穆品娆:“姐姐,听说懿妃娘娘不能协理六宫了。”

穆品娆笑道:“是啊,你好好服药,合宫觐见完了便可求得皇后搬出这宫殿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也快到黄昏了。

此刻,懿妃坐在自己宫殿的桌子边,一脸木然。

倩儿端了茶水过来:“娘娘,这茶水是刚才泡好的,您喝一点儿吧。”

懿妃两眼空洞:“皇上都不信我了。”

倩儿忙将茶壶“砰”地一声放在檀木桌上:“无论皇上信谁,娘娘都不能待自己不好,奴婢知道安神药定不是娘娘放的,更何况娘娘怎么会采用这种露痕迹的做法。”

懿妃刹那间神色变得难看,忙双手抓住倩儿的手臂:“倩儿,本宫好怕,本宫怕哪一日皇上眼里容不下本宫父亲了,本宫父亲功劳这样大,皇上会不会担心他的皇位,是不是皇上要慢慢地处置我了。”懿妃说至话尾已然出现抽泣之声,倩儿忙上前安慰,眼泪也顺着姣好的脸庞滑下。

“娘娘,皇上他不会这样的,况且娘娘您的父亲都很听从娘娘的建议,必不会威胁到皇上皇位的,这次恐怕真的只是因为茶叶一事和穆晴岚小主寝殿鬼神一事才会惹得皇上生气的。”

宫殿里安静极了,懿妃垂下眼帘,抽泣声渐渐减弱了。

穆晴岚独自在宫殿外的小园子闲逛,身穿一袭淡绿色的宫装,头上仅有一支发簪,手上戴有一串珊瑚手串,自己姐姐回了宫难免有些无趣,只得自己寻了有趣的事情来做。

墨色渐渐泼上了天空,一扇扇宫门皆被锁上。

宫灯摇曳,巡逻的侍卫走过湖边,湖里便出现灯笼的倒影,宫里一切凄凉。明日是新晋秀女合宫觐见的日子,也许这样的一个晚上不少人难以入眠。

静静的夜,阴森如此,宫殿里更是安静。

次日早晨,晨起梳妆,穆晴岚独自坐于梳妆镜前,由贴身侍婢晶儿和另一名宫女帮衬着梳妆。

梳妆镜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各种饰物,只是穆晴岚也未找到适合自己的。

殿外的一名宫女前来到穆晴岚的寝殿,屈膝行礼道:“小主,您惧病未痊愈,皇后娘娘说您可免除今日的合宫觐见。”

穆晴岚的右手正碰到自己的发丝:“不打紧,合宫觐见这样的大事,我怎么可以错过,皇后娘娘那样说便也罢了,我若当真不去,别人必定说我刚进宫便如此不识礼数。”

那名宫女低着头回了一礼:“回小主,小主您实在不必前去了。”

穆晴岚一脸疑惑,却是渐渐有些含怒:“你是哪个宫的宫女?今日合宫觐见,我自然是一定要去的。”

闻言,那名宫女忙行了大礼,匆匆告退了。

待那宫女出了翠玉阁的殿门,晶儿方才反应过来,道:“奴婢瞧那宫女不像是翊坤宫里的,闹鬼那天晚上皇后娘娘身边也没有哪个宫女。”

穆晴岚低低道:“谨慎为好。对了,方才你们可有看清楚她的脸?若她假传皇后娘娘的旨意,罪名可不小。”

晶儿无奈,行礼道:“小主恕罪,奴婢只觉着不面熟,却并没有仔细看她的面貌。”

穆晴岚愣了须臾,旋即继续梳妆:“罢了,不过是一件小事,稍后合宫觐见断断不要提起此事。”

“是。”

走了好远,穆晴岚方才行至翊坤宫中。皇后早已坐于翊坤宫正殿中,候着六宫妃嫔前来觐见。挂满珠饰的钿子衬出皇后的美貌,一身绣线宫装虽不奢华却很是衬得皇后精神,沈妃到得最早,坐于皇后右手边的位置,与懿妃待会儿要坐的位置距皇后最近。

穆晴岚行至懿妃宫殿门前碰巧遇到穆品娆和安素丹,穆晴岚忙行了礼:“见过两位姐姐。”

穆品娆笑了笑:“妹妹多礼了,教导姑姑果真未曾白教妹妹。”

安素丹很是关切:“妹妹,身子可有好些?”

穆晴岚浅笑:“劳烦两位姐姐担心,我身子虽未痊愈,可是合宫觐见却是半分不敢怠慢,不怕两位姐姐笑话,方才我在寝殿梳妆,却有一名宫女前来告诉我皇后娘娘让我不必前去合宫觐见,但我怕她是假传皇后旨意,便赶着来了。”

穆品娆皱眉,拉着穆晴岚的手:“为何你不留意一下那名宫女的来头?”

几人慢慢步于宫中长长的石板路上,穆晴岚小声道:“姐姐,我也是待那名宫女走了方才反应过来的,不过我已经让我宫里的人不许说这个事。”

安素丹快步行至穆晴岚右手边:“妹妹注意一些也是应该的,总之没有坏处。”

到了皇后宫殿附近,几人便停了闲聊,低着头挨个进入正殿,觐见皇后。

不过片刻,所有嫔妃皆行至皇后的宫殿,懿妃、沈妃坐于最高位,懿妃左手边是冯嫔,冯嫔左手边是贞贵人,沈妃右手边原是仰嫔的位置,由于仰嫔已亡,今日坐的是恬嫔,恬嫔右手边则是欣贵人,欣贵人右手边是秦贵人。新晋的九名秀女皆立于殿中央。

在座的人除了皇后皆站着行了大礼:“皇后娘娘吉祥。”

“坐吧,大家都是姐妹,多礼了,沈妃有孕,且产期将至,众位姐妹有什么好的东西也不要吝啬,大家互相关照,本宫前日收到了一些好的布料,虽说已经不能穿了,可是本宫的心意便是要沈妃好好养胎,若那些布料皆不能用了,本宫不妨给你一些另外的布料,只是恐怕没有那样好了。”

沈妃扶着肚子吃力地站起来行了礼,之后便被贴身婢女忙扶了坐下。

一席话说完,也轮到新晋秀女行大礼了。

众新晋秀女行了大礼:“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吉祥。”

懿妃拿起一根丝帕,语速极慢,说道:“看来诸位礼仪都学得不错,尤其是穆贵人,愈发有礼了,不似前日见到本宫那样了,本宫甚是欣慰。”

穆品娆面色微变,低着头行了礼:“嫔妾谨遵懿妃娘娘教导,丝毫不敢不好好学习礼仪。”

皇后笑了笑:“好了,众位妹妹,可以起来了。”

所有新晋秀女皆起了身。

沈妃将手放在肚子上:“本宫前日因鬼神之事很是惧怕,今日见众位妹妹身子大好,也算安心了。”

懿妃闻得此话,只投以沈妃凌厉的目光。

众位新晋秀女忙朝沈妃行礼:“劳烦沈妃娘娘担心。”

皇后一脸仁慈:“听闻有位贵人妹妹在听说了闹鬼一事后有条不紊,丝毫也不慌乱,不知是哪位妹妹?”

众新晋秀女之间缓缓站起了一位身穿橘色宫装的女子,那女子行了礼,朝皇后道:“嫔妾丽贵人见过娘娘。”

皇后欣慰地笑道:“原来是丽贵人,丽贵人很识礼数,实在是应当嘉奖。”

丽贵人脸色惊喜,含了笑说道:“嫔妾承蒙皇后娘娘厚爱,嫔妾不过是遵守礼数罢了,况且真相已出,懿妃娘娘必定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此话一出,在座的新晋秀女皆错愕,在宫中,即便是皇后,也要让着懿妃三分,丽贵人却敢直言懿妃的过错,实在是自不量力,然而,丽贵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只满脸堆笑,一边的懿妃早已满脸狠意,皇后却只是浅笑。

懿妃看着丽贵人,勉力笑了笑,慢慢说道:“丽贵人竟如此识得礼数,本宫也算见识了。”

丽贵人屈膝行了礼:“嫔妾不过是遵守皇后娘娘的教导罢了,若有得罪,还望懿妃娘娘见谅。”

懿妃脸色一变,拿起绢子掩着口,咯咯笑道:“依本宫看,妹妹何止是识礼数,妹妹这一张脸也如此迷人,皇上若见过妹妹必定关心妹妹。”

丽贵人回之粲然一笑:“嫔妾哪里比得过娘娘您。”

懿妃看着自己手上的青玉镯子,说道:“本宫认为你比本宫漂亮多了,本宫和皇后娘娘容颜已经衰退了,丽贵人认为自己真的比不过本宫吗。”

宫殿只剩懿妃的声音,片刻,丽贵人道:“皇后娘娘尚且没说自己容颜衰退,懿妃娘娘便断不可认为自己已经容颜衰退了,所以嫔妾是真的认为娘娘比嫔妾漂亮多了。”

一席话让新晋秀女吓了一跳,丽贵人不仅见罪于懿妃,此刻又见罪于皇后了。但皇后却不说话,懿妃看了看皇后,露出了几分笑意,皇后脸上没有一丝责备。

懿妃眼中有些轻蔑,轻松软语道:“回皇后娘娘,这次的新晋秀女本宫觉得很不错,娘娘,您说是吗?”

皇后笑道:“妹妹觉得不错那自然是好的,只是太后抱恙,妹妹们便不必前去觐见了,都回宫吧。”

“嫔妾告退。”

贞贵人随懿妃一同出去,穆晴岚同穆品娆和安素丹一道出了皇后的宫殿。

行至人少的地方,穆晴岚才道:“方才可真是吓坏我了,丽贵人怎能如此愚钝。”

穆品娆见四周无人,方才道:“所以我们断不可像她那样,少说些话也没有坏处。”

安素丹说道:“穆姐姐,你不是要求了皇后给妹妹挪宫吗?”

穆品娆低低道:“晚些,我自会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