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

更新时间:2020-06-30 05:52:02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 已完结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

来源:落初 作者:周世矜 分类:言情 主角:紫依晓玉 人气:

主角是紫依晓玉的小说《羊毛袜里的断指甲》此文是周世矜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讲述一段严蘩和徐经勇两人间的平凡而不简单的爱情,爱你,却不得不离开你,爱情本身就会令人心痛,心痛的人还在爱你,一生不忘。但也许你我会再次相逢,依然破镜重圆,这不是你我轻易食言,而是你我都还深深爱着对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竟然没有接电话。我很气愤。

我最恨别人不接我电话,忽视我。

特别是在一个人急切殷望的时候,那种心情只有打电话的时候才能体会得到。

我仍然拨了第二个,心想你这下一定会听到。但你还是没接,再次忽视了我。

“啪。”我把话筒摔在机面上。

气冲冲走在路上,我没有目标地乱走,走得很快,不变方向。

平生第一次给你打电话,却是无果而终,这会不会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呢?

我不知道,也没想过,当时我的心很乱,很急,没法去思考。很多次想要直接放弃你,但你一想到你悲哀的眼神,我就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

在我眼不看路的盲走下,我好几次差点摔倒,抬头一望,却发现我已差不多走到了校门口,我叹了口气,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为什么不索性到外面全看看呢?

今天的雪是今年入冬以来最厚的,昨夜雪花在无声无息之间已经又在这大地上铺了一层崭新银被。

在本质上,我和你也同是属于孤独寂寞的人,在这漫长的寒冬,我和你的相遇也许是命中的注定。

我转头侧望泽西路上沿河的柏油路,路和河之间隔了一层石栏杆,河水已经结冰,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半晶体雪粒,在旭日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

突然有个人闯入我的视野中,一个高高的男生,苍白的面孔。

是你!我竟然在这里碰见了你。

你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停下了脚步,愕然以立。

我对你怀着些许的愧意,所以我先向你走去。

我注意到你冷酷俊伟的帅脸上,和我最初认识你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你原本明亮美丽的双眼现在充满了疲倦。

“你怎么在这里?”你声音有些嘶哑。

“我想找你,却找不到,就在这里遇见了你。”

你愣了一下,才挤出笑容,说,“你找我做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我看到你的笑容,刚到口的话却又被我咽下。

“不知道。”

“嗯。”

“那你可真有点奇怪。”

“我本就是一个奇怪的人。”

“我周末晨跑。”

“晨跑?”我很好奇。

“我每年冬天早晨都要晨跑的。”你平静地说。

“为什么?”

“因为可以一路看雪,感受我的生命。”

“感受生命?”

“你知道一个人在冬天早晨在雪地上奔跑是种什么感觉吗?”你说。

“不知道。”

“那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妙,当你在奔跑的时候,雪纷纷在你脚边凹陷抛散,一路都留下了常常的足迹,天地和自然都在真实地拥抱你,你的生命充溢在这美好世界周围空间里。”

我被你说傻了,想不通你到底在说什么,只好茫然望着你。

“你有时间陪我去个地方吗?”你真挚地问。

“好啊!”我回答的很干脆,想也没想是什么地方。

你微微一笑,说:“我们现在走吧。”

我和你在冬天早晨沿着一条长路缓步慢行,走了多少步,路上就留下了多少对足迹,一大一小,一轻一重。

冷风拂过脸面,只是脸冷,心不冷。

“空气很新鲜。”我说。

“你现在才知道吗?”你微笑。

“哼!”

“你以前一定是很讨厌冬天吧!”

“你怎么知道?”我说。

“很少有女生喜欢冬天的。”

“也很少有男生喜欢冬天的。”

“但我是那少数之一。”

“你不是。”你说。

“哦?”

“你连羊毛袜都不喜欢,又怎么会喜欢冬天呢?”

我无言以对。

“还能走得下去吗?”你转开了话题。

我们不知不觉中,已经差不多走了有一个半小时了……

“放心,我能行。”

“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回去。”

“我们非得走路吗?”我问。

“在冬天我不喜欢坐车。”

“为什么?”

“我讨厌暖气。”

我又无言以对。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讨厌暖气的。

忍着脚又酸又胀,我又跟着你走了半小时的路。

“到了。”你说。

“这是哪里?”

“你看石碑上有字。”

“湖心公园。”我寻碑望去。

原来这就是湖心公园,我之前早就听说过它的大名,它是一个原生态的森林自然公园。

“要歇息一下吗?”你说。

“好啊!”我找个地方蹲了下来,地很冷,我不敢直接坐下。

你站在我的旁边,双腿仍挺得笔直。

“你不累吗?”

“我已走了八九次了,习惯了。”你说。

我呆住了,你竟然徒步两小时来这里竟然有八九次了,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湖心公园群山环绕,中心是个湖泊,周围有很多景点,我们沿着一条长石阶想山顶走去,石梯一阶一阶上面积满了冰雪,走在上面有种很不同的感觉。

山并不高,连1000米都还差多了,而且很窄,上面是个大石台,有点像古代的天坛,站在上面,可以眺望很远的地方,城市一栋栋高楼尽收眼底。

“感觉怎么样?”你看了很久,才问我。

“很不错,这就是登高的感受吗?”

“但这只能算得上是冬天里的登高。”

“冬天里的登高和在其他时间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任何事情你在不同时候做感受都是不同的。”

“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你低声吟唱。

“你唱的诗太悲凉,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什么?”

“我们现在是两个人,不是独。”我转头望着你。

“你愿一起和我登高吗?”

“我现在不正和你一起吗?”

“这不一样的。”你笑说。

“有什么不一样?”我好奇追问。

“人在,心不在。”

我望着你那双恢复活力的双眼,里面充满渴望,期待我给你一个答案。

我转过头去,拒绝回答。

“我们沿着这边下去吧,往湖心看看。”你说。

因为石阶上覆盖着雪,很滑,我很小心,走得很慢,下山反而比下山要困难。

“慢慢走,不用着急。”你关心我说。

“嗯。”这个我可以答应你。

走下一段路后,有一片绿林出现在我们面前。

“哇,这里有不落叶的树。”我惊呼。

“这是特地从东北地区移栽过来的树。”

“我从来没有见过,太美丽了。”

我忍不住摸了摸树林的叶子和枝干,感受几分绿意。

“这片树林叫针叶林,冬天还是翠绿的,一年四季都不会变的。”

“如果有相机就好了,我们可以把它拍下来。”我遗憾地说。

“没关系,我们可以画下来。”

“你说什么?”

“哈哈,我会画画,可以为你把这里的风景画下来。”你笑了笑。

“哇塞,你好有才华。”我惊叹。

“没什么。”你平静地说。

“对了,有样东西你绝对想不到?”

“什么东西?”我很期待。

“湖心公园有温泉。”

“真的?”我不敢相信。

“可惜我也找不到在什么地方。”你惋惜地说:“我也是听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说的,他曾见到过。”

“如果真的有就好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喷泉。”

“可能是冬天的缘故,在夏天的话,容易找到一点。”

“哦!”我语气很失望。

“别担心,只要湖心公园真的有喷泉,我一定找到给你看。”你神色坚定。

“但湖心公园这么大,你找得着吗?”

“严蘩,请相信我,我过出来的话,就一定能做到。”

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再加上你严肃认真的表情,我感到莫名好笑,故意说:“假如这里本来就没有喷泉呢?”

你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是要给我挖个喷泉来?”我笑说。

你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我脸发呆。

“看什么?”我呵斥你。

“没,没。”你脸红了红。

“在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突然问你。

“这个,我……”你有些难堪。

“你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又惊又奇。

“那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你反问我。

我也呆了呆,说不出话来。

“也许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个很冷很怪的男生而已。”你自嘲地说。

“不,你不是的。”我急急说。

“你和我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你凝视我的眼睛慢慢说。

“和你在一起,冬天好像没有那么寒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