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偷脸

更新时间:2021-08-01 04:31:35

偷脸 已完结

偷脸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王大锤子 分类:言情 主角:方琳陈木 人气:

《偷脸》作者:王大锤子,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方琳陈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天,有个陌生人加我qq,说我女朋友是男人,我骂他傻X。结果我女朋友死了,死的时候真的成了个男人。因为她的头被割了,缝在了一具男尸的脖子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 电梯惊魂

看着素描中方琳那诡异的笑,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在我的记忆中方琳是从来不会这样笑的,更何况方琳已经死了,突然看到这么一幅画,怎么叫人不胆寒。

而金泽则继续盯着这幅素描看,想从中找寻到什么线索。

看了一会,金泽似乎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就收起画,在这里继续搜了起来,但我们依旧没能找到那个白衣小女孩,她就如鬼魅一般消失不见了。

最终我来到窗口朝楼下看了看,那里刚好有一根粗壮的排水管,而我们这也不过是二楼,所以小女孩要是抱着那根水管滑下去也是可以理解的,要是有人在下面接应,那就更简单了。

金泽同样将目光停在了窗户口,然后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陈木,不错,慢慢进入状态了啊,都知道自己找寻突破口了,没错,那小女孩就是从这里离开的。虽然她刻意想遮掩痕迹,但窗台上的积灰明显动过。”

其实我并没想那么多,我只是随便猜测的,不过对于那小女孩我很好奇,于是我忙开口问金泽:“那小女孩到底是谁啊,有没有办法快点布控把她给抓了,她既然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对这很了解,应该和凶手有联系。”

金泽直接对我道:“这个小女孩完全没必要出现的,但她却出现了,那就说明她就不怕被我们捉住。这也算是一种对我们的挑衅吧,而且她还给我们留下了这幅画,给我们留了这条线索,这行为跟之前张文通的手势如出一辙,她在引导我们。”

见金泽如是说,我吓了一跳,忙开口问他:“难道这小女孩就是凶手?”

金泽只是轻轻一笑,问我可能吗,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能,这么柔弱一小姑娘怎么可能杀人。

然后金泽才继续说:“那应该是凶手刻意安排的吧,毕竟他有时候不便现身,他需要几个帮手,那小女孩应该就是其中一个。他可能是在告诉我们,我们只配跟一个小姑娘玩。”

我正揣摩金泽的话呢,很快他又将那幅素描画给展开了,同时还开口问我:“金泽,你觉得这幅画有什么深意,他想告诉我们什么?”

这个也是我一直在想的,寻思了下,我就对金泽说:“画中一共三个人,其中刘洋和方琳已经死了,刘洋被割了头,这正是他的死法,而我女朋友却诡异的笑,这可能代表我女朋友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那个方琳,暗示她被改换了身份,也就是成了变性尸体。这两个比较好理解,难点就在中间那个女人,这女人一直还没出现过,我觉得她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突破口。不管她死没死,你们一定要尽快找到她,至少要查明她的身份,她可能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金泽点了点头,突然又开口问我:“你有没有觉得中间这个女人很眼熟?”

我立刻也点了点头,这个刚才我就想到了,但具体让我想起来她是谁,我又说不出来。

我问金泽是不是认识她,但金泽似乎跟我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她也觉得这女人似曾相识,但要想记起她,又一点印象也没有,真是奇怪了。

最终金泽只好再次收起了画,然后何平他们处理完张文通那边的事后,也赶了过来,将现场能带走的证据都带走了,应该很快就能确定这里尸体的具体身份,看除了从火葬场偷出来的那五具尸体,还有没有其他被害者,毕竟杀人和偷尸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而何平他们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在张文通家里也发现了和郑伟家同样的那款香水,也就是用尸油做的香水。这也让这些人的联系越发的密切了起来,目前来说,死者除了我女朋友方琳,刘洋、郑伟夫妇以及张文通都与这尸油香水有关。

然后我就被金泽送回了家,至于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办案,我就没资格过问了,我能想到的就是几根线,火葬场收我人头快递的人、小女孩、素描画里中间的那个似曾相识的女人,我觉得只要能找到其中一个,将是很大的一个突破口,而我能想到这些,金泽一定也能想到,我相信这案子很快就会有进展,而这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因为一是可以帮方琳报仇,再者我也可以彻底洗清嫌疑。

躺在床上想着这些,渐渐的我也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就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而当我看到来电显示时,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又是张文通的电话!

我颤巍巍的接了起来,很快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张文通的声音:“陈木,来我家这栋楼的十八楼,1807室,我在这里等你。你要是敢报警或者引来警察,我路上就可以让你死亡,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张文通就挂掉了电话。

说实话,我当时真懵住了,大半夜的又接到这么个死人电话,那种惶恐压抑到头了。

我想给金泽打电话,想报警,但张文通的警告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般悬在了我的心头。

我极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我就按照金泽的思路去思考问题,他说只要我们心中无鬼,就能从科学的眼光看破吊诡的案件。我觉得张文通的电话每次都很急促,很少给我应答的时间,都是直接跟我说话,说完就挂了。这也刚好符合金泽的推理,是有人让张文通在生前就录好了音,然后借他的嘴跟我联系的,这样一来可以吓我,再者也可以隐藏自己。

然而想通了之后,我反而更害怕了,一个多么恐怖的人才会算好这么多步?一个如此心思缜密的变态在算计我,我要是不按他说的去做,我毫不怀疑他真的立刻会杀掉我。说不定他就躲在哪个角落看我呢,我只要一报警,小命就不保了。

所以最终我也没联系金泽,也没报警,而是稍稍准备,在腰上别了一把水果刀然后就出门了。

他叫我去刚才那栋楼,也就是张文通家所在的那高档小区,我自然是记得那里,直接打了车就去了。

因为是大半夜的,电梯里只有我一个人,而我这人本就对电梯有点恐惧,加上最近电梯害人事件又屡有发生,所以一踏入电梯我整颗心都是悬着的,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我还故作镇静的哼起了歌。

而当电梯上到四楼的时候,突然就停了,电梯的门打开了,我以为有人要进来,但等了几秒钟也没见人,我喊了两声见没动静,就关了电梯门继续上楼。

上着上着,我整个人猛的就毛骨悚然了起来,因为我看到电梯里的按钮突然就亮了,是九楼的按键亮了。要知道只有从电梯里按楼层的按钮,里面的按键才会亮,要是有人从九楼外面按键,电梯里是不会显示的!

也就是说,理论上此时有人在电梯里按了上九楼的按钮!可是我并没有按啊!

于是我猛的就想起了刚才在四楼停靠时,并没有人进电梯,然后我一下子就吓尿了,我操,不会是有个我看不见的玩意进了电梯吧?是它按了九楼的按键?

而更让我惊恐的是,张文通家就在九楼……

这下我可大气都不敢喘了,我感觉脊背无比的阴凉,甚至感觉脖子上都升起了一丝凉气,就好似那脏东西在朝我的脖子哈气似得……

我胆战心惊的眯着眼朝眼前的电梯壁看,因为那里反光,很多鬼故事也说从电梯里反光能看到鬼,于是我就看了,不过我身后空荡荡的,并没有任何东西。

不过看不到不代表没有,这反而更让我内心里惶恐,要知道人对未知的看不见的东西是最恐惧的。

我就那样屏住呼吸站着,当真是度秒如日,好在终于到了九楼,电梯打开了,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真希望那可能存在的脏东西快点出去,去它的九楼。

等电梯重新关上了门往上走,我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很快我头皮就再一次麻了,双腿忍不住打起了摆子,电梯里的按键再一次亮了,这一次是被按了14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