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腹黑女:母仪天下

更新时间:2020-06-30 06:14:18

腹黑女:母仪天下 已完结

腹黑女:母仪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蔷菲 分类:玄幻 主角:玮南艺 人气:

《腹黑女:母仪天下》是蔷菲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腹黑女:母仪天下》精彩章节节选:曾经她是卫国的费祖希女,有着令人艳羡的身世和卫国相爷之子这一门令人嫉妒的亲事。但是她遇上了蓝国的太子,这一个让她毁了一生的男人。   当她在大火中重生归来,她成了西国的长公主,虽然生长在山林之间,却依然无法逃离权力阴谋的漩涡,再一次被卷入上一世的历史潮流中。   再一次见到仇人这一次她要的是讨回她应得的一切,只不过当她再一次双手沾满鲜血被天下人冠以妖女之名追杀的时候,那一抹无赖的白色身影是否还一如当初会在她身后等着她,讨她欢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子玮很快就适应了新的身份,适应了大雪山的生活。 每天和南艺去山里猎猎野味,在白雪的世界中穿行,看着森林的精灵们在结冰的湖面上打闹,一个月过去,龙子玮觉得自己的心无比的平静。 虽然上一辈子的事情依然在脑海深处无法忘怀,但是想起来的时候心脏已经不会一抽一抽的疼,她想如果就这样在大雪山生活一辈子,平淡的宁静的与世隔绝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直到宫里传来诏书打破了龙子玮的生活,她才记起来这具身体的名字是司马乐怡,是西国的长公主。 司马乐怡看到诏自己回宫的诏书,知道历史已经开始重新轮回了,距离那一场动荡整个天下的大瘟疫还有三年的时间,自己只有三年的时间准备,三年之后一但四国战争开始局面就不是她仅靠一两个人就能够改变的了。 就在司马乐怡收拾好东西准备和南艺下山回宫的时候,一直没有出现的雪山老人竟然把司马乐怡叫到了书房。 雪山老人其实不过是四十出头,一头白发白衣再加上高超的轻功经常在雪山中神龙见首不见尾,才被那些误入雪山看见的人当做神仙一样对待。 雪山老人背对着司马乐怡,看着一幅挂在墙上的画,画中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眉眼间都带了温柔的笑意。 司马乐怡扫了一眼墙上的画,这些天来她天天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不得不承认这具身体有着惊人的美貌,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五官但是组合到了一起就是让人难以忘怀。司马乐怡一下子就认出了画中女子的眉眼之间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和师母更像。 雪山老人等司马乐怡关上门,也懒得和司马乐怡绕弯子: “皇宫的诏书你也看到了,回到皇宫之后你不要和别人说起我,我会带着你师母去云游天下的大川名山。这个令牌可以指挥我这些年来组建的一些力量,这也是我能够给你的最后的帮助。” 雪山老人从一旁的书架上拿下一个盒子递给司马乐怡。 司马乐怡打开,里面除了雪山老人说的令牌之外还有几封不同年代的信函。 司马乐怡谢过雪山老人之后,离开了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司马乐怡关上书房门的时候,从里面似乎传来了雪山老人一声似叹息一般的叮嘱: “总之一切小心吧!” 司马乐怡拆开信封,把里面的内容按照时间一封封排好在台上。 信的内容居然是西国皇宫的一些事情的记录,司马乐怡没想到雪山老人虽然在千里之外,但已经把其消息网伸入了皇宫之中,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宫中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雪山老人也并没有如表面看上去的那般,不把司马乐怡当做自己的弟子。 司马乐怡对于信的内容越看越心惊。 外界世人皆知道,西国的皇帝善良仁慈是个仁君,但是却性格懦弱念旧情,被陶王权倾西国挟天子以令诸侯。卫国的皇帝也是因为如此才一直选择和西国交好,因为在大家看来西国是四国中最不可能发动战争侵略他国的国家。 没想到陶王不过是一枚被西国皇帝控制的棋子,那些不听话的臣子,或者权利过大的臣子西国皇帝就让陶王去处理,然后等弄得差不多了自己又出来当和事老扶持一下,所以陶王帮西国皇帝背完了脏水被天下所惧恨反而成为了最不可能成为王者的人,西国皇帝好一招捧杀。 更让司马乐怡吃惊的是虎毒尚且不食子,宫里斗争虽然永远不可能干净,但是能够为了警告一个臣子就杀死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的,全天之下只有西国皇上一人。 天下皆传西国帝后和睦,皇帝依赖皇后身后的家族势力与陶王相庭抗争,但是其实就连太子都不过是皇帝手中一枚用来试验臣子的棋子。 要说一般人这样对待自己的枕边人和儿女也算是心狠手辣了,但是西国皇帝的皇位的来经过如果传出去那么西国皇帝就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丧尽天良了,弑父夺位,大凡做出这种事情的就算是皇帝也要为天下人所不齿导致人心向背。也难怪西国皇帝那么防着自己的儿女,原来都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司马乐怡冷笑着把看过的信烧掉,没想到她还没到虎穴就先要去狼窝走一圈了,现在距离和亲也不过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看来西国皇帝想念自己这个长公主想的真是及时。 司马乐怡现在非常感谢雪山老人,如果不是他提醒自己,自己说不定都会被那披着羊皮的狼给玩弄于股掌之间。 第二天一早,司马乐怡收拾好心情和行李和南艺一起去山下的雪山镇找前来接两人回宫的使臣。 司马乐怡好歹前世作为武将子女家里管的不算严,经常能够出去外面晃荡,后来更是直接南征北战去过四国不少地方,所以对山下的事物也不算很有兴趣,但是南艺一直生活在山上鲜少下来,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事物,拉着司马乐怡东看看西看看。 司马乐怡反正也不急着和宫里的人见面就和南艺一起在雪山镇的街上晃悠。 南艺看上了一个卖首饰的小摊,从上面拿起一支钗子就要往到了司马乐怡的头发里插。 司马乐怡对于这些女孩子家的繁琐玩意不是很喜欢,当即皱着眉躲过就要离开,但是摊上的一个木做的簪子吸引了她的眼光。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木簪子,没有多余的修饰,只有一颗翠绿色的石头,加上一些瓷片。 司马乐怡正想问老板这簪子多少钱,一个浮夸轻佻的声音就从后背传来: “这个簪子本少爷要了。” “你……” 南艺想要破口大骂被司马乐怡拉住了,司马乐怡完全不理那个公子,直接对老板说: “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后面的公子,这三人穿的都不差,他谁都得罪不起,只能硬着头皮报了个价钱: “三……三十文。” 不待司马乐怡讨价还价后面的公子就出声了: “十倍。” 公子应该是出身富贵,直接一出口就叫到了三十两。 司马乐怡一挑眉,转回头,只见那人不过也是二十左右,一身白衣手持折扇,五官俊俏嘴角勾着邪笑,倒是长了一副好外貌,只不过都被他的一身流里流气给打了半价。不过让司马乐怡在意的是,这人武功不弱,现在的她根本看不出其深浅。 司马乐怡把簪子拿在手里,就要掏出钱: “十倍的十倍。” 三百两买根木头回去除非是疯了,但是南艺却没有出声阻止司马乐怡。 白衣公子却根本不在意,轻描淡写的继续加价: “再翻十倍。” 白衣公子说完还挑衅似的回看了司马乐怡一眼,谁知道司马乐怡甜甜一笑把簪子插进了白衣公子的衣襟里: “老板,记住找他要三千两。” 然后司马乐怡转头对南艺说: “我们走。” 两人就这样走了,留下呆愣在原地做了一次冤大头的白衣公子。 等到走远之后南艺才问司马乐怡: “既然小姐喜欢那根簪子干嘛不买下来?就算是三万两我们不怕。” “那簪子最多值二十文,三万两买支木头回去,我是要供着啊!” 司马乐怡上辈子虽然也是出生在费祖不曾短衣缺米,但是卫国本身就不如西国蓝国是鱼米之乡经济繁荣发达,更何况卫家是武将门第不擅长经商,每月靠着供奉养着一大屋子的人,司马乐怡的月钱可想而知有多少。 就在两人想要前去找宫里人下榻的酒店,没想到那个白衣公子的声音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前面的两位美女请留步。” 司马乐怡两人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谁知道那个白衣公子不要脸的直接用轻功挡住了两人的去路,而且从袖子里面掏出刚才买来的木簪: “刚才见美女喜欢,小生这才想要买下来博美人一笑的,请美人收下。” 司马乐怡看都不看白衣公子,直接绕过他往前走,谁知道白衣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簪子戴到了她头上: “美人带上果然很漂亮,这支木簪只有在美人身上才能得到突显。” 一般女子被这些纨绔子弟这样子要不是因为有人因为自己一掷千金而羞射到难以自拔,就是恼羞成怒,但是司马乐怡只是冷着脸把簪子从头上取下来看向白衣公子: “我宁愿把玉砸碎,也不要别人施舍给我!” 司马乐怡把折成两半的簪子扔在地上,再一次留下呆若木鸡的白衣公子在原地自己和南艺一起离去。 按照约定所说司马乐怡来到了悦来酒店,前来的除了当朝的五皇子,自己这身体一母同胞的二哥司马涂之外出乎司马乐怡和南艺两人所预料的是,竟然还有那个两次死缠烂打被司马乐怡狠狠剥了面子的纨绔公子。 更让两人想不到的是白衣公子名叫连金苏,竟然就是那个权倾天下的陶王的唯一的儿子,是西国最有权势的混混世子。 一想到之后要和这样的人一起上路司马乐怡就心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