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恒荒大陆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7:38

恒荒大陆 已完结

恒荒大陆

来源:落初 作者:一株仙草 分类:玄幻 主角:红霞恒 人气:

完结小说《恒荒大陆》是一株仙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红霞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冰冷的大刀,划破天空的昼夜时。  人们绝望的抬起头。  哭泣声,哀求声,长长的悲鸣,打破了血色的世界。  一个人拖着瑟瑟发抖的血躯,站在人们的前面。  没有哭泣,没有绝望,目光之中只有无尽的冰冷。  最后他一刀而落,斩尽大地妖魔!  从此这个世界有了光。  新书已经发表,请多多支持,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讲究佛与道的故事。  如果觉得无聊,不妨打开看看,在作者信息里,点击(佛道之门)  谢谢........求支持,求一切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第一缕朝霞,从东面缓缓升起,大地上像是被洒下了一层朦胧的碎金,散发出金黄色耀眼的光泽。

这又是新的一天,随着轮日东升,大地上的雾霭渐渐散去,山川古柏上小鸟鸣叫,野兽啸呼,小溪水流下清婉动人,一滴滴碾在叶子上的露水随着清风滴落,不断滋润着大地。

西煌灵山脚下,小草在一夜间冒出了娇嫩的芽儿,仿佛在迎着朝阳打招呼,许多美丽的花朵,都在第一时间纷纷展出娇艳的花朵,顿时引来了一群花蝶,扑哧扑哧的飞入花丛中,玩个不亦乐乎。

这是崭新的一天,朝阳东升,万物苏醒,西煌灵山上,许多少年纷纷从沉睡中醒来。

西煌灵山脚下,陷入沉睡的少年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恩!”少年闷哼一声,伸展四肢,他睡眼惺松仍然觉得很疲倦。

少年太累了,经历三年流亡,从来没有睡过一顿安稳的觉,而今一睡便是一整晚上,让他仍然有种犯困的感觉。

“好些了么?”一道声音传来。

顿时惊醒了昏昏沉沉的少年,他打了个激灵,柔着双眼,努力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楚眼前那名年轻男子。

“这不是梦么?”少年喃喃自语,看清楚眼前那名盘坐在身旁的年轻男子,顿时感动了。

“不是梦”盘坐在他眼前,那名年轻男子露出笑容。

“不是梦?”少年自语,怔怔的想回一切,突然间泪光闪烁,幸福来得太快了,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握紧了双手,渐渐感到了疼痛感,随后像是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一瞬间震惊了。

少年怔然,只是一个晚上而已,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三四成,那无力而沉痛的伤势,像是一切痛苦的根源,无时无刻不再折磨他,而现在,他竟然感受不到那一切痛苦了,虽然身上大部分的伤口仍在,但他满足了。

三四成,对于他这样的伤势而言,这已经成为了老天的眷顾。

流亡三年,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好的一天,每天他都选择了沉默接受一切痛苦,有时候,他几乎要倒下了,然而,他都是咬着牙挺了过来,只为心中那一个信仰之地。

“你身上的伤势,已经伤到了根骨,回去以后,我将为你彻底洗條”年轻男子看着少年说道。

少年颤抖点头,一瞬间泪光闪烁,模糊了双眸。

“不要哭,你已经成长了,要学会香掉自己的眼泪,我们都是男子”年轻男子安慰。

少年顿了顿,喃喃自语:“男子?我是一名男子?”

这是一个让他感到凄心的词语,十三年来,他从来没有想过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从出生他就被抛弃,唯一的母亲背着他艰苦的活了下去,躲在一个小小妖族村子里,然而还是躲不过劫难。

从小相依为命的母亲被一场大病夺走了Xing命,只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活在世上,他曾清晰记得,母亲去逝那一晚。

“不要哭,你已经成长了,要学会香掉自己的眼泪,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

少年目光怔怔,再次落泪,幼小时他是众人嘲笑的对象,甚至被人用各种方法玩弄,他心灵一直在哭泣,他从没有想过奢侈的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那是因为他不敢,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半妖之体,受尽人世间嘲笑,冷眼相对,这是一个为世人不能容,为世人不能忍的存在,幼小的记忆,让他心灵变得昏暗无光。

而今,他遇到了给予他新生的人,宽恕他,原谅他,甚至不提及那可怜的身份,而是给予他一个新的定义,男子。

“我要做一个男子”少年抹去自己的眼泪,虽然他还在梗咽,但却没有再次落泪了。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男子轻语,看见少年落泪,忍不住心疼。

这样的少年,不过十三岁而已,究竟受了多少苦?他内心沉沉叹息。

“名字?”少年一怔,从出生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因为他从没有没有名字,他的母亲叫他孩子,然而在世人眼中,他只是一名杂种之称,现在眼前这名年轻男子一下子提及名字,让少年怔住了。

“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好一会儿,少年抬起头,静静看着他。

年轻男子也是一怔,随即回过神,道:“我是紫烟山大师兄林风,师尊凌阳有四徒,现在师尊不在,我执掌紫烟山,而今,我代师尊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少年一顿,看着脸色庄严的年轻男子,他知道,眼前这一幕可是真正的决定了他的一生。

只是他没有想到,眼前这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竟然是执掌五座灵山之一的人物,顿时让少年感到紧张了。

五座灵山仍人们心中的圣地,每一座灵山都代表了一方的强大与否,然而,这样神圣的一个地方,它的执掌人竟然出现在这个让人垂怜的少年眼前。

“你可愿意?”林风再次出声,语气中少了几分严肃,他静静看着少年,深深明白这是对于这名少年的一种福泽,也是机缘。

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沉默许久,这是一种天大的机缘,对于常人而言,也许一生都无法遇到,此刻他不是在犹豫,而是在想,若是他进入这紫烟山,是否会带给林风困苦,他的身份太敏感了。

半妖之体不被世人认可,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他在犹豫。

“你在犹豫什么?”林风也看出少年流露的情绪。

“我只是一名半妖之体的人”少年语气落寞,他看了一眼林风便沉默下去,虽然他只是一名十三岁的少年,但经历人世间各种冷暖的他,心智比平常人都要成熟。

林风听闻却是哈哈大笑,随即傲然说道:“我紫烟山收徒谁能阻挡?”

少年一凛,抬起头露出脏兮兮的脸颊,那双带有泪痕的眸子紧紧盯着林风看。

“我愿意!”少年没有再犹豫了。

五座灵山收徒,相隔十年一次,或许他还有机会再次踏上灵山,但他还会遇到林风这样宽恕他的人么?也许不会,也或许十年后,他会再次被驱逐,也或许十年后的他,早已埋骨红尘。

“好,从此你与我便以师兄弟相称”林风点头笑道,随即挥手一翻,不知从那弄出一套简洁的衣衫:“穿上他,今日随我踏上灵山”

少年点头,用那微微发抖的双手接了过来。

十三年来,他一直穿着他母亲亲手给他缝的粗衣麻布,那都是他母亲为他一针一线缝起来的,在他母亲过世后,这三年里,他开始逃亡,身上一直只有一套衣衫,早已破旧不堪,而今身穿这一件,也是一个村子上,别人丢弃而捡来的。

少年身子微微发抖,捧着这一件简洁而光滑的衣衫,不禁想起了他的母亲。

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穿上,而是捧着衣衫,朝着某个方向,深深跪了下去。

“十三年前,你带着婴儿的我,逃到了妖族埔木村”

“八年前,我五岁了,看着你亲手为我缝上一件衣衫”

“四年前,你缝了最后一件衣衫给我”

“三年前,你走了,你一生都在流泪”

“你常在梦中惊醒,你常常昵喃一个人的名字”

“母亲,我长大了,你可否再看我一眼?”

少年悲伤至极,仰天嘶吼,仿佛在宣泄着命运,他没有落泪,他忍住了,只因为他长大了。

三年流亡与逃窜,少年心真正成长了,他捧着手中简洁的衣衫,仿佛看到了他的母亲,那个带着苍白发丝的母亲正在为他缝补衣衫。

扑哧一声,少年重重的磕头,顿时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红印。林风沉默看着,他知道少年此去,或许一生都难以回头了,修行之路,并非凡人所见那般,一路修行,艰难踏步,每一步都代表了生与死,更何况少年还是一名半妖之体,这样的人,要想修炼,必须忍人所不能忍,尝常人所不敢尝。

林风沉默,静静的看着。

“你一生都在流泪,你思念着谁?”少年再次磕头,连额头上的皮都擦破了。

“是谁抛弃了你?”少年的声音越发越大声,一股悲伤之意驱使着他,他仰望天际,不断嘶吼。

第三个头,沉沉响起,他的额头磕在坚硬的大地上,顿时出一道鲜红的血丝。

少年喃喃,不断述说着过往,一幕幕恍若真实呈现,让林风都感到凄心。

许久过后,少年终究累了,他缓缓站起来,顿时感到一股无力感涌上来,那是因为他跪在地上太久了,浑身血气凝固,导致双脚麻木。

林风见状,又是一挥手,一股葱郁的灵气随之涌入,顿时让他血气贯通,一下子稳住了身子。

少年深深看了一眼天际,随后穿上了那件简洁的衣衫。

“师...”少年一时难以开口,一下子转变角色让他无法适应。

“兄!”少年终于还是叫了出来,他擦了擦脸颊上的灰尘,静静看着林风。

“我能否为自己取一个名字?”少年似乎有些紧张,以往名字对于他而言,是一个连想都不敢想的,而现在遇到林风,他却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本是自己主宰,但他却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林风笑着点了点头。

“从此,我叫林川”少年看着天空,努力渲染,仿佛在告诉天下人,他也有名字,他叫林川。

“好!!”林风笑着看他,谁都明白,眼前这名少年是真正的感恩,一个人的名字代表了一生,少年取名林川,显然也是为了一生对林风的感恩。

少年别过头,静静看了林风一眼,他握紧了手,再次看向那座被雾霭缭绕的灵山,他目光中渐渐凝实了。

“此去灵山,你要肩负的,所然重大,你可有准备?”林风突然说道。

少年怔了怔,显然没有想到,林风会这样说,但他也反应很快,当下点头了,虽然不知将会发生什么,但他相信林风。

“五座灵山,并非凡人眼中那般和谐,本是同枝连气一脉相传,却在千年分裂,数千年相争,四座灵山,朝阳,西煌,灵宇,苍嵘,早已不知流了多少血,染尽灵山”林风声音有点低沉:“数千年来,我紫烟山从不与世相争,然而,不与相争,却落得怀璧有罪,紫烟一脉,灵脉浑厚葱郁,招人眼红,这一次随着师尊离去,四座灵山按耐不住了,都在暗中出手了”

少年一顿,怔怔的看着林风,这一切都超出少年的思绪了,五座灵山为人们心中的圣地,人们顶礼膜拜,更是无数人拥立的光环之地,然而现在,他却听到了灵山另一个隐藏的黑暗,一时间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修行界中,并不是像常人所看到的一样,每一位强者都是踏着无数尸骨而走上去的,修行,那是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只能努力,努力冲上去”林风认真告诫。

林川再次一顿,心里涌起了波涛汹涌,他是一个不怕苦的人,即便流亡三年,也没有让他放弃过,而现在,他听到另一世界故事,那是一个强者的世界,更是一个流血与死亡的世界,他没有畏惧,而是产生了热血澎湃的心。

“你准备好了么?”林风静静看着林川,这是他最后第一问他。

少年没有犹豫,沉沉的点头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