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嫁蛇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1:16

嫁蛇 已完结

嫁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灵签 分类:玄幻 主角:大柳树老爹 人气:

主角叫大柳树老爹的小说是《嫁蛇》,它的作者是灵签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我记事起,我爹娘就给我认了个蛇爹。可突然有一天,蛇爹居然缠上了我。我认的是爹啊,怎么可以这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八表舅两口子这反应,原本一头雾水的我隐约知道这灶台肯定有问题,而且还是让这两口子很痛心的问题。

抬眉去看柳坤生,却见他眉目阴冷,漆黑的瞳孔紧缩成一条细线,隐藏着骇人的风暴,原本翠绿的身形里有着黑色的东西在流淌。

我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试着伸手拉了拉他,却见他猛的回头,俊朗的脸上一片狰狞。

见是我,脸上有着什么东西飞快闪过,一转眼却又变得温柔无比,伸手静静的牵着我:“让他们把灶台砸开,然后超度了吧。”

说完他将我紧紧搂在怀里,那力度似乎要将我融进骨血一般,然后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我伸手想拉他,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拉到。

八表舅他们哭得伤心,把怀里的婴儿吵醒,然后一家子人都起来了,八表舅的儿子还以为我做了什么,恶狠狠的盯着我,大吼的问我怎么回事,冲过来就想打我。

曾小强想拦,却被那婴儿的妈妈死死拉住质问。

眼看着那男的巴掌就要拍到我身上了,我感觉腰上一紧,跟着身子就变平平的朝后带出去老远。

回过头才发现柳坤生去而复返,单手搂着我,冷冷的看着那男的,抬手对着他轻轻一点,然后袖子一挥,那个不知道砌了多少年的灶台砰的一声就碎了,砖头土块飞快的剥离开来。

那分崩的砖土里面,露着白森森的骨头,那些骨头都很小,看上去好像就是出生婴儿一般。

因为是被砌在灶台里面,有的骨头已经被燎得发黑,甚至有一部分随着灶台崩开而碎裂成灰块。

那灶台分大中小三个灶炉,每个灶炉下面都藏着骨头,明显不只一具婴儿尸骨。

八表舅的儿子没想到事情突然变成这样,看着那灶台都惊呆了,转过眼看了一眼八表舅,面带惧意的问道:“这是什么?”

“走吧。”柳坤生搂着我就朝外走,再也没有看那一家子一眼。

曾小强见我朝外走,急急忙忙的想追出来,也不知道柳坤生怎么的一挥手,他走得好好的就好像被什么拌倒一般,重重的摔倒在地。

我想回去扶他,却被柳坤生死死的搂住,大步的朝外走。

他走得并不快,可两边的景物却飞快的后退,眨眼之间,那棵我送了二十年祭礼的柳树就出现在了我眼前。

柳坤生似乎心情十分不好,一到地方就将我放下,轻轻的抚着那棵柳树,连手都在轻轻的抖动着。

我猛的想起,好像柳坤生就藏在那柳树里面,可我上次细看过,这柳树连个拇指大的洞都没有,他到底是藏哪里?

眼前突然闪过那灶台里面被砌着的尸骨,我心里猛的一阵生寒,想到柳坤生突然升起的怒气,难不成他不是自愿藏身在这柳树里的?

心里突然有点抽痛,想到他明明离去,却又回来,怕也是担心我出一吧。

我伸出手拉了拉他,想试着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从何处来,又为什么被封在这柳树中,二十年前为什么会救我爹,现在为什么要娶我---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迷团!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意图,将我紧紧搂在怀里,轻声道:“有一天你会怕我吗?”

我有点莫名奇妙,正想问他有什么会让我害怕吗?

他却猛的将我放开,看了看那棵柳树道:“走吧。”

将我送回家后,柳坤生就立马不见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是那灶台里森森的白骨,以及那棵随风摇曳的柳树。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醒,曾小强就又来了,他没带来八表舅家的佣金,却帮我带了一百粒米,同时告诉我八表舅家那件事的结果。

我一直都挺好奇,为什么灶台里会有婴儿的尸骨,而且看上去还有些年头,这么多年过去啥事都没有,现在却让那个男娃一个月变成一天女娃,着实让人想不通。

可等我听到曾小强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后,我却感觉骨子里都是冷的。

那灶台里面的婴儿尸骨并不是别人家的孩子的,就是八表舅婆娘生下来的亲生骨肉,只是唯一不同的是,那些都是女娃,一共有四具之多。

在那计划生育如同龙卷风却又重男轻女的年代,八表舅为了生一个儿子,硬是不想养女儿。

他婆娘生下第一个女娃不知道如何是好时,刚好家里要打灶,于是他灵机一动就砌到灶台里去了。

婴儿尸骨小,砌到炒菜的小灶台里根本没人看得出来,他本来想着天天烧火,总有一天会被烧化的。

一次生二次熟,等第二胎生下来还是女娃时,他又在那炒菜的小灶台边砌了个中灶。

第三胎是一对女娃,刚好也轮到大灶了,于是就一起砌了进去。

就算别人再怎么猜,怎么找,也没有人会想到有人丧心病狂且麻木到把自己亲生女儿的尸骨砌到天天要烧火做饭的灶台里,所以神不知鬼不觉。

我不知道八表舅如果后来生下的那个不是儿子,他是不是会继续朝灶台里砌尸骨,也不知道他跟他婆娘每天面对着那砌着四具亲生女儿的尸骨是如何炒菜做饭,又是如何安心吃下去的。

现在我大概能知道为什么那些阴魂这么多年啥事都没干,就只是让那男娃变成女娃了,也许她们就是用这种法子惩罚着八表舅他们吧。

那一百粒米我没收,让他带回去。

有了第一次经历,我大概能理解什么叫恩情功德米了。

八表舅家的事情我只是找出了源头,没有解决还揭了人家的伤疤起了纷争,这米估计还是曾小强要来的,没有恩情和功德不说,里面还夹着那些女婴的怨气,对化解轿灰里的童女的怨气并没有什么好处。

曾小强见我情绪不高,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我依旧朝那轿灰里滴血,想着好不容易接了两趟生意,结果一趟还是白忙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这问题,让我爹能平平安安的。

想想八表舅的儿子其实比我大不了多少,我爹娘生下来时也正是计划生育大搞的时候,她们却无怨无悔的将我养大不说,也没有再生,从小到大,对我跟个宝一样,相对于那被砌进灶台里的女婴,我的幸福不知道强多少倍。

正想着,我娘突然推开门进来,我忙将装轿灰的袋子收了,问她什么事。

她笑了笑问我对曾小强有什么看法,我爹因为他出事,将我许给山神,又嫁给蛇爹的事情很是内疚。

虽然现在我名义上是嫁给蛇爹了,但也只是名义上的事情,我不可能真的为一条蛇守一辈子吧?

她们也希望看着我幸福,我爹更是每晚睡都睡不好,如果这样毁了我的话,他宁愿他就那样一辈子躺在床上。

娘说着认真,虽然强行忍着泪带着笑,可说着说着语气就哽咽了,而我爹却静静的站在门口没有进来,低头静静的看着自己有脚。

我却看静静的看着一边跟没骨头一般靠着柜子的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柳坤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只得告诉她这事暂时不急,等我将那山神的婚书解了之后,看情况再说。

我娘一个劲的点头,让我别着急,但一定要好好考虑,要不我爹得后悔死。

“嫁给我不好吗?为什么不能守着我一辈子?”我娘一走,柳坤生就死死的将我抱住,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好像要看到我灵魂深处一般。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轻笑道:“在她们看来,嫁你跟没嫁一样,毕竟你不能陪我一生到老,不能让我安稳一世,所以她们担心也是应该的。”

“那你呢?”柳坤生眼睛猛的一缩,声音变得嘶哑道:“你也认为嫁我跟没嫁一样?我不能让你安稳一世?”

“所以这些天里,你才让那曾小强殷勤的接送你,更是将自己的底全部交给他,就是想让他接受你吗?”柳坤生的声音慢慢变冷,双眸慢慢拉长,眼里的凶光渐渐浮现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