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小仙儿

更新时间:2022-09-21 05:03:21

小仙儿 连载中

小仙儿

来源:落初 作者:绿浅半窗 分类:仙侠 主角:师哥师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绿浅半窗的原创小说《小仙儿》,主角师哥师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金木双灵根,被糊涂父母分别注入自己元精,两股元气分别效命两根高级灵根,险些丧命。他——五百年前为情所困,五百年后许愿下凡,破军贪狼双命格,史上最无所适从的纠结帝。她要揭开自己身世之谜;他因当初的错过要与她一世芳华;他既是她仙山上青梅竹马的伙伴,又是捱过清苦下凡寻情的转世帝王;这一世的纠结纵然化作乌有,仙山上却再也寻不到当年踪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秘籍必然在书房!

山下的房子布局都差不多,我还记得上次下山时去过的那家。

我正弓着背悄悄走着,冷不丁被人重重地拍在背上,吓到我大叫一声,边上的芍药立刻垂下头来。

一回头,一张横眉怒瞪的脸正注视着我,我吓的不禁哆嗦一下。

“新来的丫头?!前面都忙成一锅粥了,还不滚过去伺候!”这男人厉声喝道。

这时旁边走过一队和我穿着一样的女子,一个年纪稍大的忙拽过我,让我跟在她身后,我就这样低头跟着她们走。

这人怎么这样凶巴巴的,若不是我要借重生秘籍,我一定要让他……让他睡死过去——这是我目前练得最好的法术了。

拽我的女子主动和我搭话,声音极小,也不敢抬头,只微微侧目。

“新来的吧?今儿老太太大寿,可别乱跑乱讲话,你跟着我便好,我叫灯儿,你叫什么?”

“啊?我叫茵儿……”我学着她的样子低声回答。

我随着这些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丫头在一个明厅里站好。

这个大厅真是富丽堂皇,可是我得寻机会逃跑,去找秘籍。

这时候进来一个富态的老太婆,被那个刚刚用过重生术的女子搀扶着。

一众人忽然低头屈膝,手指弯成兰花状道:“老夫人,万福!少夫人,万福!”

我来不及反应,总比她们慢些,不过还好,这个很容易学。

老太婆面色严厉地打量我们这些丫头,在我们面前慢慢踱步缓缓开口:“淳儿昨儿才回来,大小也是个侯爷,也没个可心的人儿照顾,娇儿也帮我选选。”

她一会儿掐掐这人手臂,一会儿捏捏那人脸蛋儿,一会儿又抬抬那人下巴,总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感受不到娇儿的气场,她到底会不会法术啊?!,

“老寿星,给夫君选贴身侍婢,还是您的眼光好,娇儿不过来凑个热闹,您老仔细着,娇儿以后好好调教便是。”娇儿说起话来倒是娇滴滴的。

老太婆笑地合不拢嘴,一直点头称赞。那娇儿就掩口而笑,笑声也好听极了。

老太婆在我旁边的灯儿身边站住,左看右看,最终开口:“几岁,属什么?”

灯儿抬头回到:“回老夫人,今年十九,属兔。”

老太婆用手掐算……原来又是个高人。她掐算时的动作神态像极了我师父,只不过师父总说天机不可泄露,从不告诉我他在算什么。

忽然她抬眼高兴地说:“好,好,比淳儿小四岁,就她吧!”

正说话间,我感到一股寒气有外而入。

明明该是桃花的暖,我却感受到腊梅的凉。

门口,一名男子正从阳光下走进这大厅,他脚下生风般,却没有一点动静;他面上棱角分明,让人望而生畏;眉眼虽俊朗,却冷艳无比。

如果大师哥在,他一定会说这男子是枝傲霜寒梅。

嗯,就是他带来的寒气。师父说,无论是我们这些小仙儿还是人类,都有冷有暖,大师哥就是暖的,师姐就是冷的。

我随着众人一起低头屈膝,在腰间做个兰花指,道:“大少爷万福!”

这带着寒气的男人走到老太婆跟前,毕恭毕敬道:“母亲,酒菜已经备好,随淳儿去罢。”

他的声音,虽然冷了些,可真是好听;像冬天落雪的声音。

一行人转身就离开,老太婆回头叫灯儿跟着他们。

我想起灯儿的嘱咐,见灯儿迈步,我也跟着迈步。

结果……

为何一众人都像见鬼似的?我……我还没修炼到真身呢、不会现形;换句话说,我都不知我真身是何!

而且,师父说我将来要位列仙班,不是鬼啊。

我四下打量他们,那眼神好笑死了,忍不住竟然笑出声儿来,前面走着的灯儿回头见我,竟然也和他们眼神一样。

“茵儿、回、回去啊……”灯儿一边焦急地说着,一边挥手。

她……是跟我说话呢?我不是要跟着她的么?

老太婆走到我面前,那眼神像是要摧毁我。

我不解地望着她,为了表示友好,我还朝她笑了笑。

“怎么,你很想伺候大少爷?”老太婆忽然低声开口问我。

我感觉屋里霎时变得憋闷,其他的人都不会呼吸了似的。

我望着灯儿,她悄悄摇摇头。

我也学着灯儿,慢慢摇摇头。

“那你为何跟着?”她继续问我。

我跟着?我是要跟着灯儿的啊。我再瞧一眼灯儿,她依旧拧着眉毛朝我悄悄摇头。

我也拧着眉摇摇头。

“你——哑巴?”老太婆厉声逼问我,这时我感觉寒气再次向我靠近。

那个男子朝我走过来,眼里的寒光紧盯着我,我忽然觉得小心脏扑腾扑腾跳得厉害。

难道,他会什么法术?控心术?这可是最高一级的法术!天哪,真人不露相?!可是为何我感觉不到他的气场?

我再看灯儿时,灯儿索性低下头不再看我,就像花儿缺水时的样子。

哦,我明白了!

我也低下了头,只看自己的脚。我那双粉色绣花鞋都破了个大洞,脚趾都顶出来了,还没来得及借一双呢。

眼见一双缎面黑色祥云厚底靴子进入我视线——这鞋子太大,根本不适合我,我才不要。

忽然,什么力量抬起我的下巴,瞬间,只见一张好看……对,是好看——却冷冰冰的容颜,那双和苍鹰一样的眼正注视着我,仿佛将我看穿。

这人叫淳儿吧?除了让人觉得冷也没什么气场,控心术也许只知皮毛,我总算松口气,不必怕他。

想到他伤害不到我,我还是开心的笑了下——甜甜地笑。

师父说,我每天都要像花儿那样甜笑,这样大师哥就不会不理我。

可是,这人的表情我却看不懂了。他猛然皱起眉头,一脸不知所谓的样子。

瞬间,那种冷若冰霜就又回到他脸上,我也收回灿烂的笑容。

才不给这样的人笑呢!

大师哥见我甜笑时,从不这样对我,他总是呼噜呼噜我头,也对我笑。

我下巴被他拧的很疼,我用力扳开他的大手。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他怎了愣住了?这表情好好笑。

我揉了揉下巴,瞪了他一眼张口道:“你娘没教过你怜香惜玉吗?”

随着我开口说话,他眉头皱的更紧一些。

而这句“你娘没教过你……”的句型,就是我上次下山时候学的。算起来,这次已经是我长这么大第二次下山了,平日都是骑着毛驴在山上转。

他果然被我的话震慑住了,瞪大了眼睛,仿佛还后退了下。

忽然,“啪——”地一声,我只觉得自己的脸热辣辣的,眼泪都下来了。

那老太婆浑身发抖,就是她刚打了我一大巴掌。

好疼啊,我揉着自己被打肿的脸蛋儿,强忍着眼泪,眼见窗台上几盆兰花齐刷刷地垂下头。

师父说,我不能轻易掉眼泪;掉多了眼泪,就会像缺水的花儿一样枯萎。

之后,我就被那个叫淳儿的,拎着胳膊扔到一个臭味熏天的房子里;虽然我一直强调“你弄疼我了……”他依旧没有任何同情。

这里面黑黢黢,脏兮兮,臭烘烘;蛆虫爬来爬去,蝇子飞来飞去……

要不是为了拿到重生秘籍,我现在就推门走人了,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