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祸世小萌徒,师父请留步

更新时间:2020-09-15 18:10:41

祸世小萌徒,师父请留步 连载中

祸世小萌徒,师父请留步

来源:落初 作者:上晴朵格 分类:仙侠 主角:师兄玉书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祸世小萌徒,师父请留步》是上晴朵格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兄玉书,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九重天最高冷的上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她,是四海八荒最不着调的昆仑虚小霸王,连自己的性别都无法确定当痞子仙女遇到冷酷上神,当无赖遇到腹黑且看祸害四海八荒的小废柴莲生和半路得来的朗师父,啼笑皆非的逆袭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元越发的摸不着头脑说道:“你这越说,我越糊涂,咱们管的生死之事皆是凡界之人,和这昆仑虚有何干系?”

司命漫不经心的说道:“原本是没有关系,不过这虚无子的徒儿赢郡要到凡间历劫,原本是要投胎去偏远僻壤之地,幼时饱受贫困折磨,少年时历经磨难,青年时遭遇情劫,中年时穷困潦倒,老年时风餐露宿,凄凉晚景。”

“没成想这赢郡的惩罚还挺重,不过我着实没听出来和昆仑虚又何干系?”

“今个儿一早,虚无子已经登门而来,为的就是让我对他这小徒弟网开一面,让他在凡间少受些苦头,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驳了他的脸面。不若就让赢郡投胎到昆仑山脚下富庶的大户人家,让赢郡度过一个衣食无忧的幼年时期。”

七元眸子一瞪,“司命,这可不成,你这样不按照帝君的旨意行事,可知道后果?况且那赢郡所犯下的罪责的确令人所不齿,理应受到严苛的惩罚,休要放过他。”

司命淡然的一笑,眸低划过一丝狡黠的光泽道:“我并非违反帝君的旨意,只不过是将其加重了而已。”

“我怎么看你都是因为虚老头儿,特意放他一马呢?”

“你想想,一个幼年饥寒交加之人和一个幼年时享受荣华之人,倘若遭到了重大变故,对谁的打击更大?磨难更苦?”

七元蓦地一击掌心,恍然大悟道:“司命,我明白你所说的了!如此一来,虽然看上去恍若是让赢郡的幼年时期衣食无忧,但若是养成了一堆恶习,到了成年之后遭到一连串的变故和打击,反倒是更加的波折和难以承受。”

七元一面拍着手,一面不住地啧啧称赞道:“司命呀,司命,这种阴损的招数也就只有你才能想得出来,我都怀疑你每次是不是都这般诓他们那些仙人?”

司命抬手倒了一杯茶,望着杯里茶叶沫子起起伏伏,眸子里的光泽沉了一沉,白皙的手指围着茶沿绕了一圈,温文尔雅的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忠君之事,又受人多托,不得已而为之。”

七元摆了摆手,伸手端起司命的茶水,得意的一挑眉梢道:“得得得,你总是这么多的道理,我向来说不过你。不过如此一来,我的确能有着正当的由头前往昆仑虚,倘若时间充裕,说不定还能在昆仑虚住上十天半月,好好地玩上一番。”

司命淡淡的叹息一声道:“若是如此,谁人给我送册子呢?”

“赶明儿你干脆上奏帝君,搬到我的府上同住得了,也好随意差遣我那些小仙伽,反正你这天府宫除了你也没别人,天天的守着这片不开花的桃树多么无聊,不若到我的上清宫热闹,我也省的每日这样来回奔波。”

司命抬起眸子望向窗外,墙垣之外是成片成片的桃树,只可惜这片桃树只是光秃秃的一片枝丫,几万年来半个花苞都不曾有过。

七元随着他的眸光朝外望去,纳闷的说道:“说来也奇怪,为何这天地间的桃花几万年来不曾开过?却是不死不生,司命,你知晓这六界之内的所有生灵,可知道其中的缘由?”

一阵清风拂过,摇动枯萎的枝丫,似是低声絮语,司命的眸光悠远绵长,喃喃的吐出两个字:“快了……”

金色的光芒一缕一缕的破云而出,折射出一道道的紫霞,轻薄云淡的笼罩在昆仑虚。

吃过早饭,莲生原本想回房再睡个回笼觉,脚下的步子还来不及挪动半步,便被大师兄堵在了饭堂里。

大师兄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在莲生耳边絮絮叨叨半日,长篇大论。言简意赅就是说这是君上姜卿琅来昆仑虚为他们上的第一堂课,万万不能迟到,要早到学堂,才能表示尊重。

由此突显昆仑虚重礼教,知礼数,有一个积极向上的修仙氛围。尤其是她这个小师弟,更加要比其他师兄更积极才是。

莲生昏昏沉沉的听了半晌,只觉得耳朵都快要起了茧子,差点就将方才早饭吃了什么都忘在脑后。

琥珀色的眸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在大师兄的唠叨和早去学堂之间,莲生挣扎了一瞬,极快的做出了英明的抉择,选择了后者。

她百无聊赖的托着下巴,哈欠连天的坐在蒲团上,一双眸子无精打采的朝周围环视了一圈,原本身边留给玉书师兄的位子如今空空如也。

玉书师兄因为上次的沙棠果事件,被师父惩罚看护沙棠果树,直到下次结出果实,否则不能逃脱责罚。

沙棠果是用来避水的灵果,要五百年才开一次黄花,五百年结一次红果。最麻烦的是要用太虚池的池水一日浇上三次,少一次都不行,娇贵的不得了。

因此,玉书师兄继续发挥了他小肚鸡肠的品质,一直没有原谅莲生,发誓一句话也不和她说,以示绝交。

玉书师兄为了表示和莲生坚决的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誓死不和她坐在一张榻上,事事分席而坐。

连在学堂里也不和莲生坐在一起了,玉书师兄如此小家子气,真真是让她头疼。好在莲生自我感觉很大度,准备抽空就原谅他。

正在莲生百无聊赖之际,坐在前面的四师兄梓陌回头调侃道:“吆,小师弟今天可真是精神不振啊,平时活泼的像只灵猴似得,今日怎得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话说,你已经打了七十二个哈欠。”

梓陌师兄长得颇为俊美,尤其是他那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煞是迷人。从外表看上去真真是翩翩玉公子,风流倜傥,爱慕他的仙子可以从昆仑虚的大门一直排到山下再绕上一个弯。

实则却是昆仑虚最吊儿郎当的仙人,凡事都不放在心上,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似是天塌下来,也不会扰动他半分一般。

莲生又打了个哈欠,托着下巴蔫蔫的说:“梓陌师兄,你真是好兴致,还有心情数我打了几个哈欠。今天早晨起得那么早,昨晚又睡的那么晚,不困才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