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聊斋之重建天庭

更新时间:2020-09-11 20:57:29

聊斋之重建天庭 已完结

聊斋之重建天庭

来源:落初 作者:流星看不见 分类:仙侠 主角:刘氏孙旭 人气:

经典小说《聊斋之重建天庭》由流星看不见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氏孙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孙旭穿越了,他来到了树妖就敢随便杀人食髓、黑山老妖能窃居枉死城、蜈蚣精敢占据朝堂的那个世界。还好,肉体凡胎的他带着一件可以穿梭诸天万界的金手指,不过,为啥金手指给了他个“群仙花名册”?“张三丰,你可愿成仙?”“风清扬,你可愿成仙?”“公孙胜,你可愿成仙?”……既然三界秩序不再、群仙无踪,那便由我册封群仙,重建天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多时,考生都领好了卷子,各自将自己的卷子收在卷袋里。而自此时起,考生便不能再交头接耳。沿途各有人监视,考生们遂自拿上考具,提着考篮,进了两层贡院门。

进门后只见两旁公案边,坐着许多州府派来的查验官正在核对诸生员名号,然后有专人指引考生进入专门用来考试的号舍。

孙旭来到了第一排最后癸号房。

本号自有监考的号军。号军从那个号房的矮栅栏上头,伸手把孙旭扛着的一应考具接了过去放在号房一侧。

孙旭这边还等着给他开栅栏放他进去呢!可哪知这栅栏是钉在墙上的!

乡试中,考试完毕之前,出入的人要么跳将过去,要么抽出栅栏中间那根木头钻出钻入。于是孙旭提气轻轻一跃,便跳了进去。

在这号舍,人立起来,直不得腰;卧下去,伸不开腿。吃喝睡写,都地在这块地方。若不是这地方出产举人、进士这两桩宝货,大约天下读书人,哪个也不肯无端的越万水千山跑来,品尝这般滋味。

孙旭熟悉了一番这地儿后便歇息片刻,用备好的油纸作帘子钉在墙上,将号内的两块木板分上下支好,又把衣帽铺盖、碗盏家具、吃食用度一切都归置起来。

这桩事本不是他一个人干得来的。他在这世界自幼锦衣玉食,琐事一应要么有丫鬟给他做了,要不就是阿食四姐妹给安排了。这穿越过来头次自己做事,弄得手忙脚乱的。所幸伺候前几间号房的号军是本地人,知道孙公子大名,见过孙公子当面,便倍加殷勤,很快就帮忙布置好了。

这一番折腾,岂止一时半刻。再看看周围,也都如他一般,哪有读书人的半分体面可说?

不多时,已有铜锣响起,随后便有几人又来查号。查验完毕,又响了声锣,这便是让考生各安本位,不可妄动了。再静待片刻,有人过来按号房顺序一号一停,发下有考题的题纸。

孙旭接过自己的题纸,只看一眼,便弄笔墨,展考卷,先写起那头道经义来。写的困了,便收拾笔墨纸砚,将那用作书写的木板拆下,与地上的木板合作一起,又把备好的铺盖拿出来,就势躺在这边。虽然这小地方连腿都不能完全伸直,但好歹也能稍做休息,也只能这么将就了。

墙外的号军看这公子居然就如此入睡,也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胸无点墨,只能找周公做伴。不过转念一想,人家可是府尹之子,又有数不清的家资,便是科举无望,也是一世无忧。

孙旭睡熟之时,迷迷糊糊地,只听外边时而安静,时而锣响。待睡饱之时,却看天已入夜。腹中有些饥饿,便去考篮中拿出吃食小菜,炭火小炉,热起饭菜来。

酒足饭饱之后,整理铺盖,再支起横版,书写起来。

待到下午申时末许,便有考员出来收卷。待卷子收完,又有人来收走题纸。诸项齐备,方才准许诸生员离场。

孙旭出了贡院大门,就远远地看到阿食带着另一个女子正立在大门外五丈之地。

那女子好生俏丽,只引得周围人注目不已。但见她一袭粉衣,衬得肌肤也透着一股淡淡的粉,模样端庄,三千青丝仅用一条粉色的发带系着,煞是美丽。凤眸微闪紧紧盯着贡院大门,显然是在等考场中人。

旁边的阿食今日却还是昨日的男装打扮,两人站一起,倒有些金童玉女之感。

旁人均忍不住羡慕起来,想,“这二人所等之人,却是哪个?”

阿食跟粉衣女子一见孙旭出来,赶紧迎了上去,盈盈地施了个礼。一人接过考篮,一人拿过用度杂物。

三人一起时,早有人认出,“这便是府尹公子么?早闻府尹公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有诸多神异之处,今日一见,似是与我等无异啊?”

“哼,什么风流人物?荫生而已,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这话早有旁人接着,却是那被缢鬼吓了个半死的范生。他本是平民人家,家中的糟糠之妻哪能比过眼前如仙子一般的粉衣女子?加上自己乃是实打实考上的生员,心里有一股难言的优越感。

周围的人不仅有考生,还有考生家属。官员、商人还算罢了,平民人家里哪个没受过孙府恩惠的?当下便有许多人脸上表现出了忿忿之色。

旁边另一个考生是范生同乡,见周围人脸色不善,似是有要上来打这范生之意,赶忙替他圆场道:“范生此言差矣,孙老府尹乃是士林标杆,在金华为政几十年,颇多政绩。你也是受益者,怎能如此说话?”

然而范生却不领情,又出口道,“商贾之家,岂能标榜士林?简直是我辈耻辱!”

这话不仅羞辱了孙府,连周围的商贾也一块带了进去。

周围人中闻此言后便有几个身材高大的人围了上去,又有人高声道,“那姓范的,我今年年春在孙府施粮之时做工帮忙,可看到过你去领粮不说,还在领完后恬不知耻的换了装又去了几次!”

说到这里,却见那人走到范生面前,做势要打,“我且问你,商贾之家不能标榜士林,那商贾之粮,你为何能泰然受之?先帝早有明言,开科取士,但论才学不问出身,若是论起出身,老枢密使如何?前民部尚书又如何?狗一般的人物,还敢谈出身!”

范生当下犯起了怵。见这些人人高马大的,言语间又满是狠厉,自思敌不过他,连连后退。觑了个空,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读圣人书,言圣人心,我有何错?待来日范某高中,定叫汝等好看!”

众人见这范生如此色厉胆薄,不禁好笑道,“范生,你他日高中,可别忘了请我等去喝轮回酒哟!”

一听这话,那范生登时满面羞红,不再言语,脚上又用了几分力,飞也似的离开了贡院。

而早想要教训这不识好歹的范生的阿食,看众人如此拥戴府尹老爷,方知为何府尹年年放粮三次,施粥无数。

不过她不明白这轮回酒一语是什么意思。当下就问了个知情人,孙旭三人闻听,哈哈直笑。

原来这范生沽名钓誉,家中贫寒不知变通,迂腐不堪。早年,某次他去人家中做客,见主人家中桌上有一碗黄水,便以为那是招待他用的黄酒,口渴难忍之时,不问旁人便一口饮下。入口腥臊,方觉有异。不想那却是一碗童子尿,用来辟邪镇宅用的,而童子尿又名轮回酒,若非必要,常人谁肯饮人尿溺?

自那之后,这狂生若有得罪人之时,知道此事的人便拿轮回酒这事儿抨击范生。范生虽然狂傲,但耻辱二字还是识得的,每每闻及此事,自然羞愧难挡,掩面而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