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不死之身:轮回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7:51

不死之身:轮回 已完结

不死之身:轮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鬼谷残月 分类:仙侠 主角:朱颜王府 人气:

主角叫朱颜王府的小说是《不死之身:轮回》,它的作者是鬼谷残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豪门贵族的二公子,身为重生神武帝国的朱炔,他又怎么能忍受住修仙与长生的诱惑! 不死不灭,生息不止,轮回之力,万道之源。 族灭之仇,曰必报;赏识之恩,曰必报; 快意恩仇,锱铢必报,万物因果,皆可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着!”眼看着城卫军已经围了上来,青衣人猛地一声冷喝。

这蕴含着真气的一声暴喝,无疑于平地的一声惊雷。众城卫军士听了不由得一惊,他们虽然不懂什么修为,但是显而易见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好惹的,竟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了。

“妈的!给我上!”参将躲在后面喊道,虽然他看得出来青衣人修为很高,如此强行擒拿定然会损失惨重。但是在他看来为了讨得小霸王的欢心,让他在吴将军的面前美言几句,搭上这几百条人命也是值得的。

慑于参将的命令,众军士慢慢的又靠拢了过来。

“天武侯府,休得放肆!”青衣人知道朱炔伤的不轻,已没有很多时间再跟城卫军纠缠,探手从怀中拿出了自己的腰牌。

原来青衣人名叫朱秀吉,是朱家的上宾。此人不知师承何处,虽然年纪与朱炔相仿,不过二十出头。但修为却已经达到了虚速前期,已然是一流的高手。而且此人精于谋略,有经天纬地之才,因此深得朱家器重。

众人循声望去腰牌上赫然写着的竟然是“天武侯府”,人群里传出一阵惊叹。众城卫军士见状,左右看了一眼,潮水一般的散了开去。

原本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的参将,看到腰牌上的“天武侯府”四个字,脸上比吃了屎还难看。

他知道“天武侯府”四个字的分量不是他能承受的起的,要知道天武侯朱颜便是当朝准驸马、帝国禁卫军的统领,侯府的背后还有如今显赫一时的朱氏一族。如果说得罪了吴将军会令他官爵不保,那得罪了天武侯则会让他们全家搭进小命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吴将军、李将军的了,立马奔上前去跪在地上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高抬贵手饶了下官一条贱命吧!”说着竟不住的磕起头来。

朱秀吉也不阻止他,径直转身回到朱炔身边为他查看伤势。

此时小霸王也早已没了最初的嚣张,当他看到“天武侯府”的腰牌,便犹如遭到当头棒喝。

虽然家中权势颇大,但当初他父亲也曾千般叮嘱过他,京城内有几个家族是万万不能招惹的,朱家便是其中之一。而他不单是惹了朱家,而且还请“黑水双雄”出手,这祸惹得当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朱炔和碧儿,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万万不会想到,这个现在被他打成重伤、看来弱不禁风的人,竟然是修为极高的天武侯朱颜的弟弟。若他知道自己闯出如此大的祸端,定然死的心都有了,天武侯府也不是他们吴家能惹得起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本想趁朱秀吉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偷偷溜走,刚走出几步,便觉得眼前人影一闪,随后他便跌到了跪在地上的参将旁边。

他爬起来朝旁边看了一眼,参将额头早已经磕的血肉模糊了、却仍不敢停下来,他抬头瞟了一眼朱秀吉竟然还是在原地,仿佛没有动过一般。

朱秀吉查看完朱炔的伤势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起初查看朱炔伤势的时候,感到他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却已经伤及经脉,没有数月的精心休养定然不会痊愈。但是他刚才再次为朱炔查看伤势时,竟然惊奇的发祥,朱炔此时竟已无大碍,倒是碧儿伤势日渐加重了不少。

看着朱秀吉脸上阴晴不定,朱炔的心也渐渐悬了起来。他倒不担心自己的伤势,他可以感觉的到在体内有一股清流一直在沿着他全身的经脉流动,所到之处便会修复破损的经脉。渐渐地便感到身上伤势已渐渐好转,他也没顾上细想体内的清流是从何而来,便一把抱起碧儿、轻轻地喊着她的名字,一脸的焦急。

“公子不必担心,她的伤势不会危及性命,在下先输一道真气帮她止住伤势”,朱秀吉说着便将真气徐徐的输进碧儿体内。

“如此甚好……”听到碧儿伤势不重,朱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是你把他们伤成这样的吗?”朱秀吉起身冷冷的向小霸王吴鑫问道。

吴鑫刚刚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喝问,立马吓得又跪了下去。“是……是我”他颤抖着答道,“不过我只是和这位公子开个玩笑罢了”他虽然不知道朱炔和天武侯府是什么关系,但看样子关系不会一般,吴鑫极力想着为自己开脱。

“开玩笑?”朱炔听了冷笑了一声,他可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刚才看到众人见到侯府腰牌的反应,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所在的家族竟是如此厉害,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修为高手。既然有如此给力的后盾,他怎么会就这样吃个哑巴亏了呢。说着他径直走上前去,给了这个小霸王一拳,紧接着又一脚踢了过去。虽然朱炔并没有什么修为,但是这两下可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吴鑫身上,他连躲也不敢躲。

看到朱炔竟然还能站起来打自己,吴鑫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按理说平常人接了他那一下,必定会受重伤,连说话的力气都不会有了,要想恢复少说也要休养上半年,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竟然如此变态。朱炔没有内力修为,拳脚打在他身上自然不重,但是这些拳脚打到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还有那颗孤傲的心,他几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只是他现在不得不隐忍。

“公子不必亲自跟他们动手,自降身份!还是先回侯府吧!”说着一挥手将二人扇出数丈,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朱秀吉帮朱炔将碧儿扶上马后,紧接着跨上了参将的战马,马鞭一扬朝侯府奔去。

“你们最好别落到我手里,这个羞辱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吴鑫一边拭去嘴角的血迹一边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朱炔浑身狼狈不堪的带着碧儿回到侯府后,马上寻人为碧儿医治并守在一边周心照料。

看着朱炔为碧儿着急的样子,朱秀吉不解的问道:“公子何必对一个奴婢这般照料,有损主尊。”

“奴婢?”朱炔反问了一句,他并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也并没有什么主贵仆贱的观念,他只是觉得碧儿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觉得可以信赖的人,他不想失去她而已。“呃,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或许不应该有贵贱之分,只是有好坏之分”他回过神来笑了笑答道。

听了朱炔的回答,朱秀吉仿佛有些意外、但也只是会心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朱炔并不想让朱颜知道此时,但朱秀吉还是在朱颜的询问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区区一个城卫将军,竟敢如此放肆!哼!”朱颜听了猛地一用力,桌案立时粉碎。

数日后,圣旨降到吴府。

“城卫将军吴晖治军不严,降职为参将,停俸一年!”宣旨太监冷冷的声音在吴家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