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道封神系统

更新时间:2020-06-28 04:13:43

天道封神系统 连载中

天道封神系统

来源:落初 作者:江户川平次 分类:仙侠 主角:苏澈姬 人气:

主角叫苏澈姬的小说是《天道封神系统》,它的作者是江户川平次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商朝末年,苏澈重生为姬发,并获得封神系统。“叮,商朝第一美女苏妲己为宿主的倾世容颜所征服!”“叮,由于宿主魅力无限,姜子牙、杨戬、哪吒等人转投宿主门下,忠心不二!”“叮,恭喜宿主获得封神榜,可敕封古今一切神佛!”左手板砖,秒杀番天印!右手帝炎,焚烧乾坤图!与阐教斗法术,与截教演阵法,与三圣拼功德,与鸿钧争天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膳过后,黄飞虎身穿朝服,来驿馆找苏澈,说今天纣王并未上朝,而是在摘星楼与苏妲己等妖妇寻欢作乐。

而费仲和尤浑恰巧也在。

苏澈让南宫乙带上几个人,押着进贡之物,一起跟着黄飞虎,前往摘星楼。

摘星楼高不过十米,柱以白璧,砌以青玉,床以珊瑚,帘以水精,雕琉璃于翠楣,饰琥珀于虹栋,人间珍宝毕尽于其上。

楼上不时传来丝竹笑语,以及馥郁的酒肉香气。

“跟KTV相比,这格调高大上了不少!”

苏澈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与纣王的享受相比,现代人的纸醉金迷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飞虎让苏澈在楼下稍候,他先行上楼见驾。

等了许久,仍不见黄飞虎下来,苏澈感觉无所事事,于是就在附近踱来走去,欣赏风景。

毕竟是皇室园林,繁花似锦,奇葩绽放,白鹤鸣于湖泽,野鹿走于丛林。

最重要的是,呼吸的空气,清新无比,没有半点汽油的味道。

“公子,大王也太会享受了吧!”

南宫乙听着楼上不断飘来的管弦之音,心中不免羡慕。

“小乙,好好跟着本公子混,终有一天,你也能过上这样的潇洒日子!”

苏澈拍了拍南宫乙的肩膀。

“是!”

两人说笑几句,苏澈无意间抬头仰望了一眼摘星楼。

“有美女!”

目光所及之处,苏澈呼吸略窒,瞳孔猛缩。

只见一名紫衫女子凭栏而立,高处风大,掠起薄纱,飘然若仙,几欲出尘而去。

那紫衫女子似乎也看见了楼下的苏澈,秋波微睨,踟蹰片刻,忽又转身离开。

“这人是谁?”

由于距离太远,苏澈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就凭她那窈窕的身体以及出尘的气质,便知绝非凡品。

“难道她就是苏妲己?”

苏澈顿时心跳如雷。

又望了一眼栏杆处,紫衫女子始终没再出现。

便在此时,奉御官匆匆下楼。

“大王宣姬发见驾!”

苏澈整了整衣冠,跟着奉御官的后面,登上摘星楼。

摘星楼顶,高台之上,端中坐了一名男子,生了一张国字脸,六十岁上下,鬓角白发已生,但身体还算硬朗,按剑而坐,不怒自威。

这就是传说中的纣王?怎么是个老头儿?妲己呢?

“罪臣子姬发,朝见大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澈不敢失了礼数,伏地而拜。

伯邑考调戏苏妲己的事,让纣王心中怒气不消,原本不愿见苏澈的,但黄飞虎极力劝谏,费仲和尤浑也在旁边帮衬着说些好话,纣王这才松口。

而苏澈早就摸准了纣王喜欢拍马屁的性格,于是一见面就山呼万岁,顿时让纣王转怒为喜。

口称万岁,古已有之,但三呼万岁,盖始于汉武帝刘彻,反正商纣王是从来没听过这般的颂词,只觉新奇有趣。

“这个姬发,倒也识趣!”

纣王笑道。

当即赐苏澈免礼平身。

黄飞虎担心苏澈甫一现身,就被纣王命人架了出去,不想苏澈竟能获得纣王的心意,顿时松了口气。

此时,费仲闪出班列,道:“启奏大王,俗语有云,百善孝为先,姬发不远千里而来,代父赎罪,足见孝心可嘉,而其行此大礼,口诵祝词,实乃心诚意恳!”

“费大夫言之有理!”

纣王向来宠信费仲,听他一番言语,颇有道理,当即命苏澈随筵赐坐。

苏澈趁机献上纳贡之物,请求赦免西伯侯,纣王看到那几名有莘美女时,眼前蓦然大亮。

而费仲和尤浑两人也在旁边,帮忙为姬昌说了些好话,但见纣王面带犹豫,似有松动之意。

这就是打通关节的好处啊!

不过,幸好费仲和尤浑这两人虽然谄媚于商纣,但总算没有坏到家,至少收了西岐的财礼之后,还会尽力办事。

就冲这一点,难怪后来封神榜上能有他俩的名字。

纣王兀自沉吟不语,忽闻珠玉乱响,一阵清幽的香气顿时弥漫了整座宴厅。

“御妻,你怎么来了?”

纣王急忙相迎。

黄飞虎等人急忙起身,齐声道:“参见王后娘娘!”

苏妲己,终于登场了!

趁着躬身行礼的机会,苏澈偷瞄了苏妲己一眼,但见她身披紫色薄纱,胸脯坚挺傲立,柳腰盈盈一握,顾盼之间,秋波横流,浑身上下充满了魅惑风韵。

果然是刚才见到的那位紫衫女子!

而此时,苏妲己正巧也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薄薄的空气中甫一相遇,仿佛是有火花四溅。

苏澈赶紧低下头去,以免被纣王发觉他有不轨之心。

“要是我现在把纣王和苏妲己这两个大boss杀了,不就没有后面一股脑儿的事了!”

念头一起,苏澈心中杀气顿时升腾。

“叮,检测到宿主存在危险思想,系统温馨提醒:活着不好吗,为何要作死?”

系统突然说道。

“……”

苏澈半晌无语。

“请宿主用窥仙术看看!”

所谓窥仙术,乃是系统先前随即赠送的神通,一旦运转,便能瞬间识别一切人仙神佛的实力。

苏澈依言而行。

卧槽!

不看则已,一看就吓了苏澈一跳。

纣王虽然不是什么修士,但战力值竟然高达六千。

而苏妲己的战力虽然不高,可她是渡劫境二层的修士。

以苏澈现在的实力,想要干掉纣王和苏妲己,无疑就是以卵击石。

苏澈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听闻姬昌次子前来代父赎罪,臣妾一时好奇,所以随来瞧瞧!”

苏妲己的声音,温柔中透着一股妩媚,令人心中一荡。

“御妻意下如何?”

妲己微微一笑,挨着纣王的身旁,坐了下来,道:“此乃宴饮,臣妾不愿谈及国事,以免搅了兴致!”

“御妻所言甚是!”

纣王点头。

黄飞虎和苏澈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均是皱眉,心头同时咯噔一声,心说苏妲己这是要坏事的节奏。

既然苏妲己已经发下话来,费仲和尤浑也就不敢继续这个话题,各自饮酒。

黄飞虎见纣王原有松口之意,所以想要一鼓作气,将赦免姬昌的事情说定,于是起身道:“大王……”

“武成王,闻太师久征未归,我朝歌幸亏有你日夜坐镇,方能安享太平,寡人代朝歌万民敬你一杯!”

纣王似乎早已看穿了黄飞虎的心思,举起酒樽,打断了黄飞虎的话头。

黄飞虎怎敢不饮,无奈举樽,趁着遮袖喝酒的机会,悄悄地向苏澈使了个眼色。

但问题是,苏妲己甫一出现,便故意避而不谈,纣王也顺水推舟,将这事掩了过去,苏澈也没辙。

“我勒个擦,你个狗屁纣王,连费仲尤浑都不如!他们收了礼还会办事,你他妈收了我的礼,连屁都不回一个!早知如此,我就该把这些美女留在家里自己享用了!”

苏澈在心里将纣王骂了个狗血淋头。

妲己陪着纣王喝了一杯,放下酒樽,然后笑盈盈地看向苏澈,红唇轻启,道:“西歧伯邑考,善能鼓琴,不知贤公子是否也精通音律?”

黄飞虎闻言,脸色蓦然大变。

要知道,伯邑考便是因琴生事,得罪了苏妲己,这才引来可杀身之祸。

如今苏妲己重提音律之事,显然也对苏澈动了杀心。

费仲和尤浑相视苦笑,一齐望着苏澈,心说不是我收人钱财不消灾,而是你小子来得不是时候。

没想到苏妲己突然与自己说话,苏澈不由得楞了一下。

卧槽,老子完全不会弹琴啊!

虽然继承了姬发的记忆,但苏澈确实没有找到一丝姬发会弹琴的记忆。

“姬发乃是西伯侯次子,想西伯侯文武双全,他家二公子理应精通琴律!”

纣王笑道。

精通你妹啊!

你他喵的又不是老子的代言人,瞎插什么话!

纣王和苏妲己同时发话,显然是想让他露一手,倘若今天不发大招,恐怕很难走下摘星楼。

苏澈沉吟片刻,眼珠一转,蓦然想到了应对之策,当即站起身来,道:“启禀大王和娘娘,犯臣愚钝,并不懂得什么音律!”

“哦?”

苏妲己别有意味地笑了笑。

看着苏妲己那张俏脸上的笑容,苏澈顿觉毛骨悚然。

笑里藏刀,或许就是这样的。

“不过……”苏澈话锋一转,“我在西歧之时,曾于岐山听闻野人唱歌于松林,倒也学了几首!倘若大王不嫌弃,我可现场清唱两句,以助雅兴!”

纣王一听苏澈会唱歌,顿时来了兴趣,大喜道:“野林必有清音,贤公子可否唱来与寡人听听?”

“遵命!”

苏澈清了清嗓子,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开唱。

要知道,在前世的时候,苏澈不仅是穿梭于横店剧组的死跑龙套,更是几家酒吧里的驻唱,人送绰号“小周杰伦”。

清雅悠扬的旋律以及苏澈那如泣如诉的嗓音,顿时飘荡在了摘星楼上,萦绕众人耳畔。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苦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屠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前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

……

这首歌,赫然是周杰伦作曲、方文山填词的《烟花易冷》。

无论旋律,或者歌词,里面尽皆透着一股凄美,令人动容,再加上苏澈声情并茂的演绎,更能让那种缠绵的情义穿越千年,震颤灵魂。

现场所有人,包括黄飞虎在内,早已听得呆了。

世间尽有如此美妙的歌声!

众人心下均想。

而优美的歌声还在继续。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

一曲《烟花易冷》,在苏澈倾心的演绎之下,让纣王和苏妲己听得如痴如醉,执手而坐,尽皆默然。

身后那几名宫娥嫔妃,更是泪眼婆娑,似乎感触颇深。

虽然他们都听不大懂歌词,但光是旋律,以及苏澈的歌喉,便已足以直击心底深处,震颤灵魂。

他们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歌曲。

半晌之后,纣王终于回过神来,拊掌道:“贤公子此歌,感人肺腑,其中似乎另有故事!”

“大王英明!”苏澈躬身道,“此歌流传于我西歧,据传乃是伶纶感力牧之事而作!”

苏澈的脑筋转得飞快,开始在纣王面前忽悠了起来。

“愿闻其详!”

纣王肃然起敬,正襟危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