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为君剑歌

更新时间:2020-06-30 06:06:17

为君剑歌 连载中

为君剑歌

来源:落初 作者:文月满 分类:武侠 主角:马顺罗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为君剑歌》的小说,是作者文月满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国仇家恨,儿女情长,一把长剑,千古流芳。江湖侠义,荡气回肠。将仇恨下酒,随情意飞扬。子持一剑清君侧,吾更清喉为君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晟翀和这个轻功的好手一起像宫外逃着,两个人似乎谁都没有留下来的理由。皇宫里的御林军要用双脚追赶,还要穿过一层一层的宫门,自然是跑不过轻功极佳的两个人。等到他们飞到午门的北面屋顶时,惊讶地发现南面的屋顶早已有一个人在等候他们俩。

“二位深夜闯皇宫,我若不留下二位恐怕难以交差啊。”

刘晟翀不认识这个人,不由自主的看向身边的这个人,希望他能交代这个身穿官服手持长刀的人的身份。无意间他发现了和他一样身穿夜行衣的人腰间插着一把扇子,由于夜色太黑,他也不能把细节看个明白,但是他敢断定这一定不是一把普通的扇子。

“你是……锦衣卫总指挥使马顺?”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带着揣测的语气问到。

这个拦住他们俩的人正是锦衣卫总指挥使,也是刘晟翀的杀父仇人之一——马顺。

“哦?你认识我?看来你的来历不简单啊……”还没等他说完,就迅速的拔出绣春刀来抗。因为在那个人说出马顺的身份的时候,刘晟翀就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了,拔出了剑向马顺砍了过来。按理说,剑这种武器很少有剑客会使出像刀一样砍的动作的,而且是那种冲上往下垂直的重砍,砍属于偏向蛮力的用法更适用于刀。刘晟翀的老师也没有这样教过他。但是刘晟翀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眼白处布满了血丝,大有向瞳仁渗透的趋势。血红色的双眼蒙蔽了刘晟翀的视觉,也掩盖住了他的内心。他似乎有着这样的一种心理疾病,在医学行业并不发达的这个时代,这就叫做入魔。

马顺此时连续的防守了刘晟翀好几次的攻击,虽然刘晟翀的攻击简单易防,但是恐怖的力量还是震得马顺虎口有些酥麻。发现简单的出手并没有起作用的时候,即便是丧失理智的刘晟翀也要换些招式,开始使用自己独门剑法。马顺还没来得及从之前的被动局面缓过神来,发疯的刘晟翀就开始用一种自己根本没见识过的剑法进攻。

这种剑法十分诡异,时而明攻,时而暗守,攻守兼备,浑然一体。马顺纵横江湖数载从来没想过剑还能这样使用。刘晟翀的剑法融合了中原武林大家剑法绝大多数优点,并将其发扬光大。马顺逐渐开始觉得有点招架不住了,他也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但是刘晟翀的剑在空中划过留下了多重残影让马顺目不暇接。

刘晟翀使出了几个招式之后狠狠一挥把剑又狠狠的砸向马顺的刀,马顺没辙还是只能防守。马顺现在是苦不堪言,本以为可以轻而易举抓捕的两个闯皇宫的大盗,没想到踢到了一块铁板。这还只是刘晟翀出手,若是再加上另外一人,恐怕就连是他也只有逃跑的份。

三个人此时此刻定格成一幅画面:发疯的刘晟翀头顶本来束起的长发早已散乱不堪,在午门顶大风的吹动之下飘动,左手闲在身后,力大无比的右手紧紧的握住剑砍向下面反手用绣春刀抗住剑刃的马顺。绣春刀的刀背死死的扣在马顺的左肩膀上。刘晟翀右手的神力足以让马顺动用双手和肩膀来对峙。而另一名黑衣人,则是在一边看戏一般看着刘晟翀和马顺厮杀。身为一名武艺高超的大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基础,他隐隐就听到远处有其他的锦衣卫带着御林军和皇宫士兵杀了过来。

此地不宜久留,是他心中立刻就出现的念头。他现在完全可以自己一人独自离开,但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刘晟翀和马顺只会有两种结果:一是刘晟翀杀掉马顺,然后安然离开。但是这样的话,一天夜里锦衣卫总指挥使被杀,皇宫内外一定会追查到底,自己绝对脱不了干系。二是马顺被赶来的官兵救下,把刘晟翀抓起来,严刑逼供之下也有可能供出自己的信息,自己还是会惹得无数的麻烦。情急之下,这个人决定带上刘晟翀一起走。

“喂!”他还特意拍了拍刘晟翀的肩膀。

刘晟翀被点了一下,顿时从魔性之中回过神来,眼白处的血丝渐渐退去,露出了本来的颜色,脸上狰狞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把头扭了一个角度,看向身边叫住他的人。

“你要是再不走,一会锦衣卫和御林军就能把你团团围住,到时候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刘晟翀被这个人说的变得谨慎起来,然而即便刚才的乱性也没让他忘记杀父仇人之一的马顺就在他的剑下挣扎着。但是眼看着就要火烧眉毛了,这马顺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也不是这个紧迫的时间里能解决的,人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杀的,自己这条命一定要保住。考虑了几秒就下定决心要离开了。

刘晟翀撤下马顺绣春刀上面的剑收回了剑鞘中,和那个人一起离开,从午门顶跳下去就从马顺的视线中消失了。

马顺气喘吁吁的坐在午门顶,心里全是后怕。如果没有那些援兵的到来,自己可能早就死在刘晟翀剑下。这个人在京城里从来没见过,今日自己大难不死,日后一定要仔细查明这两个人的身份。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他又要想好对付朱祁镇和王振的说辞。

“马指挥使,请问你看见闯皇宫的贼人了么?”

“看见了,我自身武艺不敌他二人,被他们从午门跑了。”

“请马指挥使跟我们走一趟。”

……

“什么?堂堂御林军,锦衣卫全员出动,皇宫护卫数百人,竟然抓不到两个小毛贼?”朱祁镇已经换上了上朝的服装在乾清宫对着一帮文武大臣咆哮。

一边是王振站在最前文官在后,另一边则是锦衣卫总指挥使马顺,北镇抚司镇抚使罗伊,南镇府司镇抚使卢忠,御林军总统领赵九成。宫中有盗贼闯入,他们四个都逃不过责任,而其中又以马顺赵九成的罪最重。

“皇上,最后见到那两个小毛贼的人是马顺,不如听听他怎么说。”王振躬着身子摆出恭敬的姿态。

“王公公说的有道理。马顺,你说那两个毛贼都是什么模样?”朱祁镇命令马顺。

“回禀皇上,那两个盗贼都身穿夜行衣,身上包裹得十分严密,但是从露出的眼睛微臣看出此二人年纪应该不大。”

“但是其中一人的剑法极其微妙,而且发起疯来力大无穷。臣不是对手,让他们逃了。还请皇上恕罪。”马顺已经向朱祁镇跪下请求原谅。

“就连你也不是对手?”朱祁镇听了之后十分惊讶,“马顺,你可是皇宫内外武功数一数二的。要是连你都不是对手,有这样的人存在岂不是能要了朕的性命?”

“朕不管你是不是对手,从现在开始全京城通缉这两个贼,务必要抓捕归案,朕要亲自监斩此等贼人。还有赵九成。”

“启禀皇上,微臣在。”赵九成回应。

“从现在开始加派守宫人手,一天十二个时辰给朕严格看守乾清宫。此二人不除,朕心难安啊。”

“臣遵旨。”最后一句是在场的所有人一起说的。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王振还没有走,陪着朱祁镇呆在这乾清宫里。“王先生,您说怎么办啊,那封信没有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里面的内容,那就全完了。”朱祁镇一改刚才威风不可一世的姿态,此时十分焦急。

“皇上请放心,臣一定认真叮嘱马顺,抓捕犯人的同时一定盯紧那封信。一有消息一定连人带信一起送到陛下的面前,您就放心吧。”王振耐心的安慰着不仅年幼而且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朱祁镇。

“但愿如此吧。”话虽然是这么说,朱祁镇心里还是很不放心。

……

“马大人,你说两个江湖小毛贼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比正三品的马大人更高呢?”走下乾清宫的石阶时,赵九成问起马顺。

“赵九成你什么意思?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呢,在我面前你还没有嚣张的资本。”马顺企图用他们之间的旧事堵住赵九成的嘴。

赵九成却丝毫不吃他这套,继续调侃马顺,“我的确曾经输给你,但是今天的手下败将却不是我,哈哈哈。”说着赵九成大笑起来。

马顺停在原地,紧紧地握紧拳头,死死的凶狠的盯着赵九成。而赵九成心里却是十分愉悦。

“马大人,祝你早日抓捕犯人归案。抓到了记得替我跟他们说一声谢谢啊。哈哈哈。”赵九成头也没回,每走一步都带出身上铠甲厚重的摩擦声音。

“指挥使,息怒啊。”罗伊在马顺的身边才敢说一句话。

“走,回北镇抚司。”马顺很愤怒的说道。

“这个时候您还是回去休息吧。”

“休息什么,回去给我做通缉令。”

“是,指挥使。”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