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啸穷途

更新时间:2020-06-30 05:46:51

啸穷途 连载中

啸穷途

来源:落初 作者:萧静安雨 分类:武侠 主角:薛南幼白羽 人气:

《啸穷途》由网络作家萧静安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薛南幼白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雨!江湖路!江湖穷途!江湖长啸!一抹似血残阳之下,一片萋萋芳草之中,沾染的到底是谁的野心,谁的鲜血,又是谁的眷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南幼这转瞬之间,一手制四敌,当真是艳惊四座。

龙五爷脸色更是不好看。原本打算先解决掉他,再来对付白羽,可没想到事与愿违,竟然反过来被这不显山露水的少年给制住。刚才这少年能胜虽然有取巧之嫌,可他应变之快确实是令人叹为观止。况且武功一途,本就讲求的是临时应变的巧妙,若是不懂变通,纵使再高的武功在对敌的时候也发挥不出多少,反而处处受制于人,逐渐落入下风。

难道近来江湖真的是后起一辈真的有这么了不起吗?龙五爷脸色变得铁青,他实在有些不甘心,能有今天的威望,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大战,也记不清楚有多少次近乎触摸到死亡的边缘。可以说他如今拥有的一切,全都是身上流出的血换回来的!而这两个少年,凭什么在这个年纪就拥有了这般实力!龙五爷背负在后面的手也不由握成了拳头。

人们都在等,因为他们知道,叱咤风云多年的龙五爷怎么肯轻易失得了这样的面子,等待这两个少年的,必然是更加雷霆的怒意。可他们终究还是错了,龙五爷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脸上紧绷的肌肉也慢慢舒缓下来,他沉默良久,才淡淡地说道:“龙某今日失了场子,两位可有胆子留下名号,容在下他日再来讨教!”

龙五爷此言一出,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不禁仔细打量起薛南幼和白羽这两个少年来,他们到底有何能力,竟能让一向心高气傲的龙五爷也只能乖乖认输?

“在下白羽!”

“在下薛南幼!”

薛南幼和白羽自然也不怕龙五爷来找事,所以很爽快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薛?姓薛!龙五爷猛地低头盯了薛南幼一眼,满脸惊讶道:“莫非公子是灵州……”

薛南幼微微一笑,他解了三人的穴道,又指了指方才被酒击中胸膛,仍旧还躺在地上的大汉,打断龙五爷的话头说道:“此人胸膛至少断了三根肋骨,若是不赶紧治疗,恐怕有性命之虞,龙五爷还是莫要胡思乱想什么,救人要紧。”

龙五爷混迹江湖多年,自然听得出这是默认的意思,若真是如此,那这仇却真是永远也没法报了。他长长叹了一口,只得示意那三人找了块木板,抬起重伤的严老大,随后神情暗淡地走下楼去。

而一旁的白羽见到龙五爷那副失魂落魄的表情,虽然对薛南幼的身世有些好奇,可他向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事,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出问薛南幼的意思。

不得不说,太和楼作为阳羡一绝,手脚还是挺快的。没过多久,新的桌椅就重新安置妥当。

出了这趟子事,掌柜的自然对薛南幼和白羽抱以万分歉意,而薛南幼虽然有些不满临事时不见人影,现在才跳出来说道歉,可也能理解。开门做生意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有些人本就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白羽脸色却有些不快,显然遇到的这事儿让他很不舒服。

有了掌柜的亲自催促,菜自然上地很快。菜品很丰盛,可白羽却似乎兴趣乏乏,尝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他对还在一旁伺候着的掌柜淡淡说道:“听闻太和楼的太和醉名动天下,能令不同的人赏出不同的味道,在下自问阅酒无数,可还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酒。这酒这么久还未上来,难道真是怕我们给不起你们这顿酒钱吗?”

掌柜的连连挥手,忙解释道:“今日让两位公子受了惊吓,曲在小店,怎还敢让你们破费?这顿饭小小敬意,权当刘某给两位公子赔罪了。”

白羽脸色稍缓,语气却仍不善,道:“既然如此,刘掌柜的就该拿出些诚意来。”

刘掌柜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公子昨天来的话,太和醉自然能让公子尝的尽兴,可公子却偏偏是今天来。”

薛南幼忍不住说道:“昨天和今天有什么区别吗?”

白羽却站起来哼了一声,怒道:“舍不得就舍不得,何必编排什么昨天行今天不行的鬼话?今日一见,太和楼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告辞!”他说完就想要离去。

刘掌柜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水,他微微弓着苍老身子,不住地陪笑道:“公子真是误会了,太和醉虽然珍贵,太和楼还不至于为了几坛酒而舍弃贵客。老夫实情相告,这三天的太和醉,凤仪阁已经全部包了!”

听到凤仪阁三个字,白羽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用眼睛瞟了一眼薛南幼,脸色似笑非笑,嘴里向刘掌柜问道:“需要这么多酒,凤仪阁可是有什么盛会?”

刘掌柜见白羽的动作停了下来,才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公子有所不知,凤仪阁作为这阳羡城首屈一指的秦楼楚馆,每年都要在这几日举办隆重的盛会,并选出当年的花魁,届时有许多商贾巨富都要去捧场,所以选用的酒自然马虎不得。因此,凤仪阁每年都不得不花高价,包下这三日的太和醉。”

“这样啊。”白羽听罢,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薛南幼和白羽也没吃下去的胃口,便向刘掌柜告辞,出了太和楼。

已是正午时分,街上的人少了很多。薛南幼见白羽紧紧闭着嘴,知他还对没有喝到太和醉而耿耿于怀,薛南幼安慰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既然上天注定我们没有这个运气,白兄又何苦自寻烦恼呢?”

白羽摇摇头,道:“薛兄既然学过佛理,应该听过我佛如来眼中本无不可度之人。而于我而言,世上也无不可勉强之事,所以我偏要勉强。”

“那白兄有何打算?”薛南幼看看周围,凑近来小声地问道。一股清冽的香气,竟若有若无地钻到薛他的鼻孔里,他没有多想,只是心里不由暗笑白羽这人和女人一样,随身竟带着香囊。

而白羽见薛南幼靠地有些近,一下跳开,脸颊竟也微微有些发红。这让得薛南幼更是一脸茫然,他使劲在自己的身上闻了闻,难道是自己身上有什么臭味儿?可他仔细嗅了好一会儿,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儿,那白羽反应怎么会这么大?

白羽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一会儿,他犹豫片刻,放低声音说了一句:“就不知道薛兄可有胆子做?”

“愿闻其详!”薛南幼道。

白羽的声音更低了,而薛南幼一个字也没有漏下地听到了耳里,心里却莫名有些激动起来。

这事要换在过去,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做的。可若是现在不做,恐怕回去过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点头。就在这一刹那,薛南幼突然感到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身体,竟让自己久已平寂的心脉开始有了和以往不一样的律动。

或许这个决定是对的吧,薛南幼暗想道。

夜上三更。天上却积起一层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

空旷的大街上只有一声声打更声在不停地回荡。

待这声音远去后,从墙角的黑影处突然跳出两人,飞快地钻到另一个小巷中,直到看到两扇暗黑色的门,他们才停了下来。两人抬起头,只见着门口还悬挂着的红灯笼上写着太和二字,相互点了点头。这两道黑色人影警惕地看向四周,刚想攀向朱红色的墙头,忽然一阵说话声从这门里传来。这渐渐清晰的声音,显然是有人马上要就出来了。

这两人毫不迟疑,马上施展轻功,跃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上。他们定睛看了看墙头,不禁惊讶地对望一样,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庆幸。

这高墙之上竟还挂满了锋利的铁蒺藜。

要是刚才就这样随意地往上跃,借力的手恐怕立刻会被这铁蒺藜扎穿。

几乎在同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个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妇人,看那妇人年纪应该不小,因为她的额头上已经有好了几道皱纹,可她偏偏还要学小姑娘一样浓妆艳抹,脸上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脂粉。

那妇人对着还站在门里的人又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就沿着巷子走了出去。令这两个黑衣人诧异的是,这妇人的打扮虽然让人不免有些倒人胃口,可没想到武功居然还不弱。只见她的绣花鞋踏在地上,竟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下,这妇人扭动着动人的腰肢,很快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没有月光的晚上,阴冷的风一吹,檐角下的那两盏大红灯笼,轻轻地发出孤独的滋滋声。

过了好一会儿,潜伏在树上的两个黑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方才全身绷紧,还未觉得怎样,这一放松,只觉得阴风拂面,四下静悄悄的,压抑地让人有些难受。

其中一人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薛兄,你可看清楚方才送这妇人出来的是谁?”

从这声音看去,自然是仍旧不死心的白羽和薛南幼两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