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爱就在转身时

更新时间:2020-06-16 02:26:47

爱就在转身时 已完结

爱就在转身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陈喜莲 分类:其他 主角:明白老天爷 人气:

完结小说《爱就在转身时》是陈喜莲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明白老天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向悠,外号:想溜,性别:女滴,生肖:听说天上存在,据说地下存在,但是我上至天下至地以及下海都没能目睹的——龙,年纪:秘密,血型:A、B、AB、O型(没去医院查过,不过肯定是其中的一种)科目:理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信把豆腐放到桌上,在冽的暗示下,我于是在他身旁坐下。胡须爷爷坐在上座,信坐在我面前。信可真是会选座位坐在我面前,我刚好能够大大方方的对着他看瞄,瞄的人家信脸叫个红啊,呵~我心里那个开心啊。

我开心了,身边那人却不开心了,死死瞧着我,瞧什么瞧啦。谁让你没有人家信会选座位,人家信来到现代肯定是个买票好手,就是说黄牛党。但是你却没有办法,只能甘心给宰的买票笨蛋,直面现实好了。

齐欣小姐请用膳吧,原谅老夫招呼不周。

你也知道不周到啊,都知道我会来,怎么说也弄些荤菜,看这全部是素菜你让我怎么吃。但,看是美男亲手烹调的面子上,我还是稍微的吃了一点。

冽见我只不过吃白饭,,所以夹了一些菜放到我的碗内。原本我就很烦恼如何把碗中的饭给吃完,这可好,你还来添油加醋,尽管说我好饿,但是这素菜要味没味的。我凶巴巴的死盯着冽,却让他瞪了过来。并且还在不停地往我碗中投毒,全然忽视我幽怨的目光。靠,你是瞎子吗?

你不是说特别饿吗?为何没看你菜,来吃白菜。冽又夹了一筷子白菜给我。

白菜~!我真的最恨它了。

我手脚健全的,我自个儿会夹。哎!你怎么还夹,你~!眼瞧碗中的白菜多的跟小山丘一样,我一怒拿起那盘白菜就往信的碗中倒。

信多吃些白菜,俗话说,要想身体棒,多吃小白菜。说真的,是否有这句俗语我也不清楚,自然先应对一下。信用他美丽的蓝眼睛瞧了我一眼,便把白菜一点点吃掉,冽那神经病没白菜夹却支持夹萝卜。

帅哥啊!我的碗里没地方了啊!冽好像听出了我的声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过,他叫来了一家丁,又拿出一个碗放在我的前面,接着往里面夹菜。哎!肚子更难受了。

信,来多吃些萝卜,萝卜含有特别多的营养,多吃好。

我把那碗满满的萝卜直接挪到信的前面,得瑟的瞧了下冽,而且在冽还没对豆腐和其余的菜动手前,左边右边全部一股脑往信的碗中倒,全然顾不上菜溢到了桌上,全然不顾胡须爷爷的想法。既然老人家如今也只不过左手一个碗,右手一把筷子慢慢吃着这些在我看来是毒药在他看来是补药的萝卜白菜,似乎一切都和他没有联系。

大约是没了菜能够夹,也许是羡慕,冽便把毒手伸进信的碗中,把菜夹到自个儿的碗中。但是是信也不是轻易被欺压的主,你夹了我的,我就夹你的。就这么他们抢过来抢过去的。

戏还在精彩演着,也唯独我一人瞧的入迷,想加入进去却明白根本就没我的位置。但是胡须爷爷依然是捧着他的补药慢慢品味。我就想不通了,他的碗中依然有菜?但在细细察看一下后,我最终清楚,信和冽对抢的菜都进入到您老碗中,一个字——牛。胡须爷爷您老人家这就不对了,何时教我两下子,让我也可以使那些菜飞到我的碗中,但是怎么飞到了我的身上。为何他两打起来受伤的一定是我,我又要换件衣裳了。

过了好久,在我心里这些时间特别漫长。豆腐,萝卜,白菜之内的全部消失之后,男子对抢也完美落幕。胡须爷爷看他两终于停下来,放着碗筷站起来轻声说:你两打扫干净了才可以走。

我又环视了下大堂。打扫?而且是让他两打扫!屋顶,地下,桌椅板凳,加上我身上都是刚到处飞的菜。

我站了起来也学胡须爷爷丢下他刚讲的那句话,也走出大堂,想去换一身衣裳。我刚走出大堂没多长时间便瞧到了先前为我斟茶的丫环。

小嗯,你唤作什么?原本而且想喊她小姐的,但是一想到胡须爷爷总是左一个小姐右一个小姐的叫,搞得我都不想说小姐这个称呼了。

回小姐,奴婢是欣儿。欣儿?和我的美男相同的音,这可不好。改天给你换个名字加肺儿反正是差不多的东西嘛!

欣儿,我这身衣裳可是你的?瞧这色儿我猜肯定是冽从她那里拿来的,你这个冽弄件穿过的给我。

是的啊,小姐,不过奴婢前些天才买的衣裳,小姐放心,更是从未穿过。这古时候的人怎么全那么聪明,连我在想些什么都清楚,这让我如何活下去呀,你与那张老师是一起的吧!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不过是想换件衣裳,你也瞧到了我身上的衣裳哎,惨绝人寰。

而且以后不要在什么回小姐奴婢怎么的。我不爱听。你喜欢说我还不喜欢听呢。一想到能够要我听着还累的人,除开欣儿就只有我的妈妈了。哎!如今我在这是听不到唠叨了,不清楚那边是不是平静,不清楚我妈是不是有转开对象。

嗯,遵知道了小姐。这才乖嘛!知错就改是好孩子啊。

行了领我去换件衣裳吧!

大约又过去好久,既然我是衣裳换完了,头型梳理完了,就是澡都洗好了。忘告诉你们,原因是我要在这儿住下,胡须爷爷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个客房,除了衣裳是欣儿资助的其余的都好像是有准备好了,谁告诉他们的啊。但,我猜大概是胡须爷爷自己看天象知道的吧,既然他那么神。

所有都完成了,我于是让欣儿领着我到处看看。大堂那儿不清楚是什么样了,我干脆先不过去,免得还未打扫完,那我不是亏大发了。不过不知,他们在我还在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全部收拾好了,好快呀!

欣儿带着我在洞里瞎逛,走着走着便看到一个庭院,我往上一瞧,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信府。嗯,瞎走也能够逛到美男府上,说来老天真是待我不错。(老天:哪个之前说我不怎么样的啊。)

这难道是信的房子吗?好漂亮的花哦!刚走进院子,一股微微的香气扑鼻而来。院子里到处全种着白色的花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花。这香气真是很耐闻,所以我随便摘了一朵在鼻子上嗅了嗅,原来先前喝的花茶就是拿它泡的,怪不得那么好喝。

小姐别摘信公子会生气的。欣儿急切的想来阻挡,但已经晚了一步。

既然信又没在,摘它几朵又怎样?不要担心有我顶着。我所以又采了几朵。看到我又摘了几朵,欣儿急的快要哭了。

信公子早在小姐沐浴那会儿,就已是回府了,而且这花还是信公子最爱的花,平时让人碰一会都会让信公子生气。欣儿红着脸哭着说。

你是关心我在吗?担心信会冲我生气是吗?不要担心啦,他不会冲我发脾气的。但,我是真心要感谢你那么担心我。

听到我说的,欣儿才没哭了,惊奇的问:真的吗?

这丫环真是蛮可爱的呢,那么担心我,我倒是好喜欢这个小丫环了。如今没能带书包过来,下回带块香皂送你。

对了,刚刚喝的花茶不就是这花泡出来的吗?为何

那全是快要凋零的花,信公子不舍得就这么凋谢了,才把它做成茶。但,由于很少,平日这茶只不过信公子,冽公子和师父或者有客人的时候才可以喝到,我们当仆人的只不过在特大的佳节之内的才可以喝到。

原本是这么啊。

就当我与欣儿聊天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信穿着一件白衣,手持一把长剑走了过来,随后便是小悠悠蹦蹦跳跳的跟着他的后面。瞧他的模样,我猜信肯定是去习剑。(作者有话说:屁话,没有练剑难不成是去烧饭,你认为是菜刀呀想溜:只有你知道,你知道就说一下为何他没有上午练剑却是中午去习剑呢?作者:这个,这个,我又不会武功我哪里清楚。闪~!!!)

我手拿着花屁颠颠儿的跑了过去,本要问为何这会儿去习剑,却让信那凶巴巴的目光给弄得连大气都没敢出一下。

这花啊,哦,是因为我觉得很漂亮才采的,我,这哎呀!我不要了啦。他的目光真是好狠啊,就跟我是他的仇人一样,我把花塞到他手里。接着迅速的从地下抱起小悠悠,对着小悠悠又是一番教训:小东西,你瞧你的主子多吓人呀!人家原本是要向他道谢的,感谢他弄好了我的伤口。而且人家不仅替他挨了冽一掌并且被他打了一掌,他没感谢也就不说了,只不过不知道摘了他两朵花,他还板着个臭脸给我看,人家还有给他夹了那么多菜,哎~!我真是你要给我评评理啊叽里呱啦的讲了一些话,小悠悠的长耳朵都塌下来了。但,我这些话起到了作用,信没能再发火,接着又把花还给了我,拿着他的剑离开了信府,真的是好人啊。

我就晓得这招能对他管用,上回也是这样把他哄好,这么说要想把他弄到手是早晚的事了。哈哈!阴笑两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