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石破天争

更新时间:2022-09-11 02:49:13

石破天争 已完结

石破天争

来源:黑岩 作者:向勤奋 分类:奇幻 主角:苏彪苏豹 人气:

火爆新书《石破天争》是向勤奋所创作的一本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彪苏豹,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穿越少年历经磨难,终抱得美人归,成一代天争,立一代伟业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这样,二人晓行夜宿,直溜溜走了五天光景,到第六天平明翻过了一架大山终于看到了曙光。在这五天里二人只睡过一个囫囵觉,大多时候是在树上一靠或在破庙里一蹲,就忍过了漫漫长夜。

“公子,你看——那里就是了——”

苏醒说着向远处太阳升起的地方一指。

苏石顺着他的手看去,但见在熹微的晨光里,在杂草乱石的掩映下十分耀眼地挑着一个明晃晃的小旗,旗上赫然绣着一个“苏”字。

“苏家祖祠怎么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苏石奇道。

“这叫小隐隐于野,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听苏家人议论说就是让人忘记这里有个祖祠。”

苏醒道。

“看来苏家祖上有大智慧之人啊。”

苏石说着不由肃然起敬。

既然是店铺就要开门作生意,可是已是大天大亮,门还没有开。

“我去敲门。”

苏醒道。

“不必。”

苏石拦住了他,“我们远来是客,还是静等主人开门才好。”

“是。”

苏醒突然觉得苏石有说不出的沉重心事,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直到午上三竿,门终于“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只见一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里面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你们是——”

那人刚走半步,迎面看到两个陌生的面孔不由惊得后退一步。

“我叫苏醒,这是苏家四少爷,要来这里接管这个店面的。”

苏醒徐徐道。

“四少爷!?”

那人只愣了片刻,浑身就如同机关消息发动了一般一蹦三跳地反转了回去,一面跑,一边喊,“爸爸,新掌柜四少爷来了——四少爷来了——”

果然片刻之后,就有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跟着迎了出来,“是四少爷吗——我们三天前就接到老族长的信——老族长可好,老太奶奶可好——族中子弟可好,可有大事发生——可盼到亲人了?这么多年来,只是书信往来,今天见到四少爷真是,真是——”

那掌柜说着,张着双手一时间竟不知往哪里放,终于往屋内一让道,“快些进屋,快些进屋吧。”

苏石悬着的心突然放下了,看着父子两人殷勤地跑前跑后,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目光与苏醒轻轻一触,在心中轻轻地道,“终于到家了。”

二人半个时辰后就吃上了六天来第一顿安生的可口饭菜,饭菜很简单,两菜一汤,菜是自家种的绿色蔬菜,饭也是糙米饭,汤是米汤还飘着几片菜叶子。可这已经足够了。饭桌上,掌柜自我介绍叫苏进财,伙计也是他的儿子叫苏大宝。

饭后当即安排了住宿,苏醒和苏大宝挤在一屋。掌柜坚持要把自己的房子让给苏石,苏石却固执地要住在后院最隐秘的一间孤屋里,并取名隐逸斋。

掌柜未见识四少爷的为人,却先见识到他的古怪脾气,也是一笑置之。

主仆二人美美地睡了一觉,待二人醒来已经是玉兔东升。

掌柜的又带二人前前后后的参观。这个店铺不大,其实是个当铺。这里虽偏却扼几条大道的咽喉,多有猎命师把猎杀的魔丹兽皮蛇丹仙草之类拿这里贩买,也会把自己随身携带之物来此当掉,换些灵药武器药材进得千幻山岭捕猎魔兽妖虫,低买高卖,低当高赎,渐渐的这里变成了小小的货物交易站,也有些名气。

“你说这里紧挨千幻山岭?”

苏石奇道。

“是啊。”

掌柜的道,“当铺对面就是,那里据说方圆几千里,尸虫遍布,魔妖横生,一过午夜,常有妖啸魔唤虫咬人争之声,有时杀伐之声久久不灭,大多是追命师在围猎,也有魔妖虫兽为争地盘相互撕咬挣扎。”

“魔兽会蹿来这里吗?”

苏石道。

“公子这倒不必担心,魔兽虽狠却各有各的地盘,不会胡乱蹿的。”

掌柜的道。

“哦——”

苏石轻应了一声,“听说我们苏家祖祠在这里,可否带我拜祭?”

“当然可以,这是该当的——请这边走——”

苏石跟随掌柜的来至后院一片杂石乱砌的所在,指着一片白地道,“这就是了。”

苏石皱着眉头,凭谁看这片白地都不像是有房舍建筑,莫非祖祠在地下?

“掌柜的,你是开玩笑吧?”

面对苏石的质疑,掌柜的却看了看天色道,“这祖祠修建的极是巧妙,利用了光影叠色和周遭的环境地势,形成天然的保护色,使他与四周融合为一体。白天看不到,晚上完全看不到甚至一点气息也没有。只有在子时三刻,有那么一杀那间,仅有熟识的人才能开启。随我来——”

掌柜的说着,突然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轻轻一按,就有一闪光从石头上迸溅出来,接着四面八方的石头都溅出光来,瞬息之间苏石发觉就被这光影重叠包围了,定睛看时,原来已经在一间斗室之中。

这房间很小,居中却有一案,案上供有香烛纸蜡,熏香犹自袅袅腾在空中,屋内洁净无尘,似乎有人时时清扫。

熏香之前却有一龛,拳头大小,龛中猛地有精光乍泄,苏石待仔细看时,却又光缕没有一丝。

龛后却是苏家列祖列宗的牌位,最上一位赫然写着“苏家创派祖师讳字瑜之”。

苏石呆看半晌道,“苏叔叔,我们苏家祖师牌位怎么看起来如此残缺不全,这却是何故?”

“因为他还没有死。”

苏进财语出惊人道。

“没有死——那怎么供奉他的牌位在此?”

苏石奇道。

“他已经死了。”

苏进财道。

“你刚才不是说他没有死,怎么又说他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石一头雾水道。

“说他死了是说他肉身没有了,说他没死是说他精神不灭,时时教益警醒着苏家人,其实他肉身也没有灭。”

苏进财一字一顿道。

“你能不能说明白些,我越听越糊涂。”

苏石恳求道。

“当然。我们苏家创派祖师叫苏瑜,他本出身寒家却是一个修练奇材,在苏家或者整个扶苏王朝都是一个传奇式人物,身世跌宕起伏,奇遇不断,勤奋不辍。他把争焰修练到了争将十三轮大圆满,自他之后近千年来,还没有一个苏家人修练到如此级别。也是他创立了苏家修练大族的千年基业。

可是天妒英材,在他与敌人的一次争斗中,中了别人的埋伏,被数倍于己的人围杀堵截,终于——却在生命最后关头汇聚身上最后一丝魂识精血敛为血凝球,连夜飘回苏家,吩咐了后事,建造了这个祖祠,他的故事使苏家成为神话一般的传说。我们苏家人也始终相信正是在祖师爷的庇佑下才使苏族屹立千年不倒。”

苏进财言语间满含崇敬之意。

苏石闻此,心下也是一禀,对着那龛,默默拜了九拜。心下想着,虽然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可英雄豪杰人人敬,这样佑族杀伐奋斗争胜之士,便是拜上几拜也无甚打紧。

苏石刚起得身来,发现周围已经重又变回一片白地,举头望去,当空正有一轮满月,月华精光直直地倾泻下来,抬脚刚走一步,发现祖祠前正有一株郁郁葱葱的菩提树。好似刚才见闻,正是菩提树下的幻影。

当铺前有七棵古桐,据说是当年祖师爷经过此地时所植,却是已历千年,连掌柜的都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树影却如同钟表一样,用长短丈量着光阴华年。

苏石每天的工作就是搬一个藤椅,坐在七棵桐树最中间的树下,不说不动,不吃不喝,像一块石头。

转眼足月有余,皆是如此。

“四公子的呆病又犯了。”

小书童暗自叹息,知道公子心下甚苦,一时间却无计可施。

在静夜里,苏石一个人坐在床前盯着外面池水中摇曳的月亮光出神,突然从一个边角传来苏进财父子的声音。

“这月的帐目理得怎么样了?”

“请爹爹放心,保证万无一失。”

“我看这次多交一成吧,毕竟四公子在此坐阵,不能太说不过去。”

“您老人家怎么越老越胆小,这次交两成,一定会引起怀疑,就会追缴过去一年十年几十年帐目,至时你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可也是,可也是——不过我总担心四少爷他——我看他不像个糊涂人啊。”

“他不糊涂就不会被逐出修练之门,我都打听过了,他在争焰上的修为连未入流都不如。”

……

那声音慢慢低下去了,终于消失不闻。

第二天。

苏石没有坐在桐树下发呆,而是坐在柜台前发呆,依然是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不说不动,像一块石头。

有人来买货卖货,他也不动,客人都当他是假人。

晚上关门结帐的时候,苏石突然道,“今天买入多少焰鹤币,卖出多少焰鹤币,盈亏多少焰鹤币。”

“这这这——我我我——查查查——”

小伙计没想到有此一问,一边翻着帐本,一边道,“今天买入一百九十三枚焰鹤币,卖出一百七十二枚焰鹤币,实亏二十一枚焰鹤币。”

苏石眼睛都不眨一下道,“据我观察,今天共做七十二笔买卖,买入二十七笔,卖出四十五笔,买入两百一十三枚焰鹤币,卖出四百六十五枚焰鹤币,实赚两百五十二枚焰鹤币。”

“这这这——”

掌柜父子结结巴巴,“扑通”一声齐齐跪在地上,磕头如同捣蒜道,“请请四少爷赎罪,下下次再也不敢了。”

说着从柜台暗柜里拿出一叠帐目,“这是历年真实帐目,我们上交的都是假帐,还请四公子看在祖祖辈辈为苏家祖坟守灵的份上就饶过我们这次吧。”

苏石却双手将他二人搀起,口中却道,“老掌柜,我的好叔叔,同为苏家血脉,却发配你们在此荒僻寂寥的地方看坟,已经是难为你们了,还要怎样处罚?你们以后还是照老规矩,两本帐,只将假帐上交就是,只当我不知此事。”

“是是是——不不不——我们父子同感公子大德,再也不敢做假帐了。”

二人感激涕零道,一面擦去额头的冷汗。

苏石却是不语,从此以后每天仍是如同一块石头坐在桐树下不言不语不闻不动。

掌柜父子却对这位四公子尊敬有加,不敢有丝豪怠慢。

这天晚上,苏石正在灯下枯坐,突然听闻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游魂般传入耳中,待仔细辨认时,却是,“归来兮——归来兮——”

“什么归来?要什么归来?“

苏石心下蹊跷,却终不得要领。

第二天,苏石把心中疑惑讲于小书童听。

苏醒听时却是万分欣喜,变戏法般从贴身内衣里取出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油布包来,打开来看时却是两本书,口中犹自道,“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你盼到什么了?”

苏石奇道,接过那两本书看时,一本是《升仙诀》,一本是《雷霆万钧咒》,“这又是什么?”

“苏公子,老爷在我们出发前夜,特意将我找去,给了我这两本书。一本是苏家历代修习争焰的心得却是千金难得,一本是老爷最厉害的功法雷霆万钧的修习心咒,老爷知道你不知因何事迷了心窍,一时修练受阻,争竞之心全无。

将你逐出苏门也是权宜之计,因我苏家仇怨之人甚多,若知你功力尽失,必有性命之忧;再是成人礼之期立至,以你当前修为是断断过不了量天石那关的,不过老爷已经和几个族中长老商议过将你的成人礼之期延后,何时能达到成人礼再来测检,当然前提是答应其他长老子弟也延后。

至于那削籍更是老爷施的障眼法,那族谱是另抄的副本,作不得数。”

苏醒合盘托出道。

“此话当真?”

苏石惊道。

“自然如此。老爷特意嘱咐,若有一天公子心向修练,便可将此二书奉上,以助修练。今日见公子有异,似乎修练之心起。可喜可贺。公子好生修练,万不可辜负老爷一片苦心啊。”

苏石手中捧着那两本书,一时间心血澎湃,竟不知如何是好,在这个孤独冷漠的星球上,他第一次感受到被真正关怀的温暖。

苏石摊开书,书中有字有图,似乎并不十分难懂,可是依其练时,却十窍通九窍一窍不通。

“归——来——兮——”

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午夜,苏石正在沉睡,隐隐约约又听到那声熟悉的呼唤,苏石慢慢转醒,抬眼看时,但见窗外月光如洗,惟有风为伴,心中不免有些寒意。

“归——来——兮——”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好似一个生活在他乡的故交好友,又似灵魂深处最可依赖的伙伴,苏石身形一动,不由自主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归——来——兮——”

那声音很轻,却充满了磁力,始终那么大,好似一个老人临死前发出的救命呼唤,又似初恋情人枕边的低吟。

苏石走了一会,那声音突然断了,猛一抬头,却见在声音发出的地方坐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年轻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人的面容也是白色的,却是闭着双眼,说不出的恐怖,可是又令苏石感到一种莫名的由生俱来的亲近感。

“呢——哦——嘶——”

那白衣人又发出种听不清是什么的声音,苏石本能的向前,突然发现那年轻人的肌肤竟然不是肌肤,而是一种白色似革似蚕质的皮,那白皮吹弹可破,似乎一阵风来那皮就脱落大半,透皮看去见包裹着一轮凝血的红太阳,发散着血红的光,那模糊的声音仿佛就是从那光芒里传了出来。

“啊——”

苏石一惊,双膝一弯,竟不由自主跪了下去,那红色血球又幻化作白衣人盘膝坐在香案上,说不出的诡异。

“你是苏家祖师爷?”

苏石脑际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

那白衣人似乎颔首隐隐约约地道,“我没看错人,你果然很聪明,我就是苏瑜。”

“不肖子孙拜见祖师爷。”

苏石身形一伏就拜了下去。

“苏家兴亡就靠你了。”

苏瑜语出惊人道。

“为什么?”

苏石不解道。

“千百年来,共有七十八位苏家子弟来此守灵,可只有你听到了我魂识的召唤,可见你魂识之强。一个人的修为功法可以一步步练出来,可是这魂识却是天生的,除非绝大机缘是不能改变的。你就是那个我一直苦苦找寻的人,你要挺起腰杆,担起苏家兴亡的重担。”

苏瑜语气里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我我——”

苏石连说了三个“我”字,终于道,“我练不了争焰——”

“哈哈哈——”苏瑜大笑起来,那声音十分不连贯,阴阳怪气,好像从地狱发出来的,“哈哈哈——我苏瑜后人若练不了争焰——还有谁谁谁——敢说练得了争焰——”

苏石想苏祖如此自负,是不是当年的狂病又复发了。

突然那血红的如太阳一般的凝血精球霍然睁开,苏石心中猛地一抖,却马上觉出一丝温暖,因为从那太阳中直直地射出一缕焰火血丝注入到苏石的眼睛中,顿时苏石双眉之间就像开了窍,一股浊气从全身各处汇聚至窍中鱼贯而出,苏石顿觉清灵好多。

可是紧接着体内重新焰火焚身,一条条火龙在全身来回乱蹿,龙口吐纳出一团团灼热的火焰,苏石无师自通地轻轻吸纳,那升腾起来的窒息感就消散开去,那一条条龙像受了驯般排着队伍归于丹田之中。

苏石正自得意,另一团火焰从脐门穴腾起,如哪吒闹海般在苏石体内翻江倒海,苏石五脏六腑一时紊乱不堪,一口气血也提不起来,竟尔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石慢慢地醒来,发现自己仍然在自己的床上,好像昨晚奇遇只是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苏石翻开《升仙诀》再看时,却发现里面所载入情入理,无不透着天衣无缝的曼妙精奇。

苏石依文修习,再也没有了违和感,只半个时辰,一道焰轮就在苏石头顶聚了起来,久久不散。

争童一轮!

苏石心中一阵狂喜,自己竟然修练争焰开窍了,虽然极低,却是正式登堂入室,也许会从此进入一个全新的修练之门。

可就是修练好了又有什么用呢?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梁园虽好,却不是自己的家。没有家的温暖,没有小伙伴的陪玩,再也见不到父母双亲。不如死了算了。突然轻生的念头又起,也许死了就能穿越回去,就是在这里做个大英雄,不如在小门小户里做个父疼母爱的小王子。可若死了也不能穿越回去呢,岂不白死一回?

唉——

苏石心下叹息,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你想死!?”

苏石猛地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置身那个小小的祖祠里,那发自地狱般的一问就是从那香案上龛中的红色血凝球中而来。

“我——”

苏石只能说一个字。

“你是全族的希望,你若死就是置全族兴亡于不顾,就犯了弥天大罪。”

苏石接受着对他的灵魂进行无情的鞭挞和讨伐。

“唉——”苏祖见苏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无奈地发出一声长叹,“你若死了,我可能又要等上千年——我给你个活下去的理由——从明天开始你在门前自西向东第七棵古桐下面东枯坐,每日坐够七个时辰,坐够七天,七天后你若还想死你就坐定是族中罪人,废材一个,我就成全你,你不死我也要你死,且生不如死的那种死法!”

苏祖一字一顿地说完,突然一阵白风起苏石眼前一昏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掌柜的三人又见苏石像一块石头每日坐于树下,不言不语不声不响,入定了一般。

一天,两天……一连六天都相安无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第七天,苏石身子虽坐于树下,心下却是极为忐忑,也许过了今天自己的死期就到了。

午上三竿。

突然黄土飞扬,遮天蔽日。

“这是要刮大风下大雨吗?天上不是明明有太阳吗?”

苏石心下想着,竟尔就说了出来。

“这是扶苏王朝宫廷中人前来祭祖来了。”

这是掌柜的声音,原来掌柜伙计书童也早听到了声响出来看热闹了。

“扶苏王朝?”

苏石奇道。

“我们面前的这道千幻山岭原是扶苏王朝的龙兴之地,埋有王朝祖龙及历代国王陵寝,每年国王王后偕王子公主王公朝臣都会来此祭祖,举行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扶苏王朝虽然越来越昌盛,却不敢忘先祖之开疆佑庇之恩。”

掌柜话未说完,由远而近就传来了仪仗护驾兵丁开道喊喝之声。

“哐哐——玉——家——祭——祖——哐哐——闲——杂——回——避——哐哐——”

听其呼喝只说玉家,并未以王家富贵压人,好像只是私祭,并不想过于招摇扰民。

苏石这样想着就已经看到了走在最前面开道的矫骑营兵,只见人人都戴着宽大缀有丝带绒球的帽子,一共十八人,每人都骑在一匹独角金晴避火兽上,手中擎着前尖后翘的长戟,戟上有环,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紧跟其后的是仪仗队,一共十二人,每人骑着一只白鼻犬牙灰角吉祥羊,长长的牙齿直伸到唇外却说不出的可爱,羊脖上挂着铃铛,每个仪仗队员手中拿号不时吹出悠扬的号角声。

最中间的是十六个金甲歪鼻武士,走至切近才发现那不是武士,那只是被驯服了的歪鼻宽额三足三手大灵猿;武士最后就见一个敞蓬虫兽车,那虫兽是一只巨型七足蛇,吐着嫩绿的信子,似乎在觅食,蛇身上托着一个硕大的王座,座身铺着红毡。

座央稳坐两人,一人宽鼻大目,不怒自威,自是扶苏王朝当朝国王玉城璧,旁边一位女子着丽妆,花枝招展,万般风流,自是王后花媚娘,据传是花族人。王座后面又有一个小王座,却是粉红色的,被王座遮住了,一时看不甚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