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但行大道

更新时间:2022-09-10 02:29:22

但行大道 连载中

但行大道

来源:黑岩 作者:蘸碗 分类:奇幻 主角:尤老季星安 人气:

经典小说《但行大道》由蘸碗所编写的奇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尤老季星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落寞的皇子,一位不甘平凡、只为追求心中正义的少年,当这两人相遇在一起时,又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来?是权术阴谋得逞一时,还是少年热血更胜一筹,当这个世界都变成两人足下的阻力时,又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州历,第五千二百三十一年,位于无限大陆最东南方的充州也是迎来了入冬日,只是于青天市城下,一处颇为偏远的青阳镇,此刻仿佛才刚刚入秋的样子。

青阳镇外,一座名为屏障山的山腰处,此刻却是伫立着两道身影。

一道十分年轻,看起来似乎只有十六,七岁模样,虽然面庞俊朗至极,但脸色冷淡,浑身也是散发出一股极难接近的高冷气息。

另外一道,则是身形佝偻,鬓发尽白,起码也是年过花甲,只是看那皱纹巴巴的脸庞之上,却是透着一双时刻散发着神采的眼眸,显得和他的身形极为格格不入。

“尤老,前面就是你口中的青阳镇了吧?”季星安指着远处下方小如黑点的城镇,也是显得有些难得的兴奋,毕竟这一路而来,实在是显得太无聊了些。

季星安口中的尤老,答应一声,也是望了望,似乎是在确定一般:“殿下,那应当就是青阳镇了。”

见对方又是一阵恭敬模样,季星安便是有些心烦:“尤老,我说了,以后不要再叫我殿下,没有任何意义。”

“老奴惶恐,”尤老却是直接扑通一声给跪下了。

“尤老,你我出发之前可是有过协定。”季星安也是赶紧上前扶起了这位忠心的老奴。

“老奴自然记得,可直呼其名,实在是有些欠妥。”尤老面露难色。

“那依你的意思?”季星安冰冷的脸色却是有些微微动容起来。

“以后,我便称呼殿下为少主。”

见对方一脸决绝模样,季星安也是没有再固执己见:“随你吧。”

“少主,这屏障山毕竟位于混乱之地的边沿,依老奴之见,我们还是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青阳镇吧。”尤老微咪着眼,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一些不太友好的气息。

“尤老,有些时候,我是真的搞不懂你,提出避开通往青阳镇的大道,行山路的是你,而如今让我们快速离开这大山的,仍旧是你。”季星安喃喃一声,也是直接催动身形,一跃而去。

望着季星安陡然加快的脚步,尤老也是赶紧快步跟了上去。

正如尤老预料,当两人赶到青阳镇外围时,天色已然黑尽了。

当然了,如果是以那尤老一人的速度,自然能够更早一些。

“先在外面随便凑和一晚吧。”季星安也是没有打算今天便硬要进镇,反正外围也是有着一家客栈,虽然简陋了些,但能够歇脚便是不错了。

“委屈少主了。”尤老有些愧疚。

“对了,银两还有吧?”季星安下意识地问了句。

听到这话,尤老也是赶紧往怀里摸了摸,

“这点银子,似乎只够一间客房的价钱。”客栈老板却是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一间便一间。”季星安也是懒得和这种人过多言语:“房牌,拿来。”

“呦,没银子,心气还不小。”客栈老板待两人上楼之后,也是不屑地嘀咕了句。

来到房间之后,尤老却是有些微微嗔怒,但季星安却是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盘坐在床上,似乎是进入了冥想状态。

而尤老也是将房间内的桌子拼在一旁,准备休息了。

夜沉如水,夜晚呼吸的悸动似乎也是让人很快陷入了梦境之中。

但季星安还在修炼,或者说是在毫无意义地尝试着。

“体内气脉尽皆被震碎,果然还是不行。”季星安也是深深叹息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今晚第九次尝试了,眼看天色渐亮,季星安也是一跃下床,来到了窗边,独自望着窗外,似乎已经习惯了迎接第一缕晨曦的到来,因为这样的夜晚,他已然经历了五百三十六个。

气脉,作为无限大陆上每一个修者都拥有的东西,通过它,人们可以与天地间的自然能量进行沟通,以冥想状态,让身体气脉去主动承载这些能量,从而在对敌战斗之际,便可以直接释放而出。

“少主,你又早醒了?”尤老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季星安的动静。

“尤老,你说我们两个就要在这青阳镇,了此残生了吗?”季星安却是突然喃喃了一句。

“少主,我们还是赶紧进城吧。”尤老也是催促了声,这青阳镇虽然名为镇,但个中规模比较起一些小市城也是不遑多让,先前两人在山腰之际,便是已有所望。

“也好。”季星安淡淡一声,却是率先踏出房门。

等出了客栈,天色已经完全亮白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是猛地增多,各路挑货担物的,也是络绎不绝,倒是看得季星安有些心神不一。

如此情形,季星安已经许久不曾瞧见了,虽说在州城之中,人流比此却是不知多出了多少,但如今这种感觉却是颇为奇妙。

“喂,白面小子,”

“说你呢,还不赶紧停下。”位于门口的两位守卫却是拦戟在前,急得尤老却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不得无礼,”尤老却是愤愤出声。

“我说你们两个外来人,是第一次来青阳镇吧,要不要小爷我教教你们规矩呀?”

瞧着对方越发轻浮的嘴角,尤老则是变得更加激动起来。

“什么规矩?”季星安倒是一脸新奇,同时也是伸手拉住了尤老。

“这个,懂吧?”其中一名守卫也是做出了一系列生动传神的反应出来,虽然季星安不懂,但也是可以看出对方无疑是想敲诈他们的钱财。

“尤老,给他们一片金叶子吧。”季星安也是没有任何犹豫。

“拿去,”尤老对于季星安的话也是没有任何怀疑。

看着对方那仿佛要放光的眼神之后,季星安也是极为不屑地带着尤老,悠然进城而去了。

“喂,我说你们两个,冲着我一阵傻笑,到底还要不要我进去了啊?”一位脸上有着许多雀斑的妇女,此刻却是担着许多货物,有些火急火燎道。

“快滚,快滚。”两名守卫,此刻已经是被那金叶子给完全迷住了,那里还管其他事。

登时,城外的,无论是卖客,还是买客,此刻都是一拥而入,或许那两名守卫没有注意的是,这或许是他们值守以来,进入得最快最多的一次。

但这也没办法,他们一月的俸禄,加上平时偶尔的“敲诈啰嗦”,满打满算,顶多也就九两银子,而一两金子,却是要整整一百两银子才能换得,更何况,还是这般造型独特的金子。

“少主,有些话,我不该问。”尤老却是突然呢喃一句:“但随意流出金叶子,是不是有些太欠考虑了些?”

“尤老,我们还是赶紧找个什么当铺,将金叶子换成当地可用的银两吧。”季星安却是有些不以为意道。

“是老奴多想了,”尤老自然也是听出了季星安的态度来。

“少主,前面好像就有一家当铺,”尤老也是冲着一旁的季星安道。

“我看到了,就它吧。”季星安也是轻挥了挥手道。

行至门口也是驻足一下,刻意瞧了瞧,其位于门面正上方的镀金招牌。

“金华当铺,”季星安呢喃出声。

“两位,是典当,还是赎物呀?”还没有等季星安两人进去,里面便是迎来了一位素衣装扮的年轻郎。

“贵重东西,可收?”一旁的尤老也是接话道,而季星安则是自顾走向桌旁的椅子,安坐了下来。

“什么贵重东西?”那接待的年轻男子也是微微挑眉道,似乎对这身形佝偻,且穿着一般的老者有些不以为意。

“让你们的老板出来吧,”坐着的季星安却是开口了。

“就你们这穷酸样,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对方却是嗤之一笑。

“穷酸?”季星安低头一看,麻布素衣,好像的确是有些个贫寒。

“尤老,我们走吧。”季星安突然起身:“我相信这青阳镇应该不会只有一家当铺。”

“两位贵客,且慢。”一道颇为浑厚的男声却是突然响起,紧接着,季星安便是瞧见了一位长相憨厚,笑容和蔼的中年男子从柜台旁边的侧门里走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