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霸道军少:冤冤相暴何时了

更新时间:2020-09-06 00:20:01

霸道军少:冤冤相暴何时了 已完结

霸道军少:冤冤相暴何时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对嘴 分类:女生 主角:莫骏阳刘嘉聪 人气:

《霸道军少:冤冤相暴何时了》是对嘴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霸道军少:冤冤相暴何时了》精彩章节节选:莫家三少爷,四九城著名的暴脾气小军阀莫骏阳,强行占有了良家少女,三大校花丛云熙。然后,莫少happy了,丛云熙郁闷了。当然,坚毅如丛云熙,自然不会放任这种生活持续下去,于是伟大的丛云熙童鞋开始了她的逃亡计划。一次,两次……直到逃出莫小军阀的虎口为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姑娘可算是音美学院的一朵奇葩,家里没啥背景,父母都早去了,可是连着三年拿我们学校的一等奖学金,她在郭浩那儿打工挣的钱和奖学金应该刚好够维持生活兼交学费。”刘嘉聪点了一根烟,“我也问过她们院的老师了,对这孩子没别的话说,就是一个好字。上了大学难得还有一点儿杂乱心思没有,专心在学业上的人了。这姑娘就是,身家清白,心理健康,我说少爷,要不您换个人荼毒?难得的好姑娘啊,您给人家留一条生路吧。”最后两句虽然是玩笑的口吻,可是刘嘉聪也是打心底地盼着莫骏阳能听进去。就照莫骏阳那个脾气,要是这事儿真成了,难保莫骏阳不会给这姑娘留点儿心理创伤。

莫骏阳认认真真地把学生档案研读了三遍,比看任何作战简报都要认真。放下那几张记载了丛云熙人生的A4纸,莫骏阳沉默了几分钟,摸出一根烟,刘嘉聪给他点上,他抽了好几口,才发话,“老刘,不是跟你扯。以前咱总觉得能看上哪个女的,那是她们的福气。可是,我觉得,这个丛云熙,是我的福气。”

刘嘉聪当时就震惊了。他实在是无法想象眼前这个从小就在司令部大院横行霸道的小军阀,竟然还能用如此深沉的口吻说出如此情圣的话来,要不是从小跟莫骏阳一起长大,他差点儿就觉得眼前这人是假扮的了。

“……咳咳,”受到惊吓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刘嘉聪很丢脸地被烟呛着了,“那,那你是,爱上她了?”他颤巍巍地伸出右手食指,点在丛云熙的一寸像上。

“放屁,才见了几面啊,爱个毛。不过我是真有种感觉,要不把这小妞弄到手,我恐怕就寝食难安了。”莫骏阳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弹掉了刘嘉聪的手,“反正这阵子也得在你这儿待着,我得好好地把人给弄到手。”

都说出这种话来了,刘嘉聪就知道莫骏阳是真铁了心了,不过他还是不死心地劝了一句,“不是,咱玩也不能太大发了。我可听说自打你回来,华姨就一直张罗着要给你定亲呢,这时候你再碰这姑娘,你打算将来怎么安置人家?她可不像是能接受当人家情妇的女人,再者,我那未来嫂子也未准能对这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一说这话,莫骏阳的脸色明显地阴沉了。他在海南的时候就是一个玩字,反正将来无论回不回四九城任职,家里都要给他找个四九城权贵家里的闺女当老婆。像是莫骏阳的母亲华兰,就是爷爷奶奶钦定给他爸娶回来的媳妇儿,婚后也是莫骏阳姥爷的一句话,就把当时在总参里苦哈哈地研究地图的莫爸爸调去了总后勤。

而丛云熙的意外出现,让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的男女关系问题。当初反正也有家里纵容,只要别太出格,养几个小情儿,日子也过得挺乐呵,大不了等娶了妻安定了再断了。反正男人到外边去应酬,总少不了这些交际花的陪伴,只要是四九城里头门阀家的小姐,也肯定理解,说不定小姐本人还在外头有别的男人呢。他们这种人结婚,不过是图个利益一体罢了,很少有基于爱情才要成亲的。

不过特例不是不存在,莫骏阳大哥莫骏辉和大嫂曾珍就是先恋爱后结婚,曾家是外省人,门楣虽然不高,却是书香门第,极得莫老爷子认可,加上莫骏辉大玩阴谋,搞出一招未婚先孕,华兰虽然对这门婚事不是太满意,也只得答应曾珍进门。

不过,直到婚后曾珍生下儿子,莫家的婆媳关系才算是缓和。后来莫骏辉凭着个人能力连连高升之后,华兰才总算不再埋怨曾珍拖累了大儿子。早先莫骏阳还在海南的时候,华兰也几次要他回去相亲,生怕小儿子重蹈大儿子覆辙。华兰在三个儿女中最看重,最宠的都是小儿子莫骏阳,连莫家老爷子也发过话,一定得给莫骏阳相个好媳妇。这就更让华兰动力十足,一心要给莫骏阳找个好内助。

想到这些关节,莫骏阳忽然觉得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他一直是个孝顺孩子,跟爹和爷爷的关系也就那样,和母亲的感情却是极为亲厚的。可是丛云熙自从昨天开始就跟驻扎在他心里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他昨晚躺在床上的时候甚至出现了幻听,反反复复都是丛云熙那句特别好听的英文,和她告诉自己,她为自己弹得那首曲子叫秘密。

“哎,那个,昨儿她先开始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来着?”莫骏阳问。

刘嘉聪看着老友这几分钟内的表情变化,加之那无比花痴的问题,立马在心里下了个相思病末期的诊断,然后就觉得他是无论如何都拦不住莫骏阳去泡丛云熙了。

“你还是自个儿去问她吧。”顿感泄气的刘嘉聪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过老兄,我可得提醒你,她可是正经姑娘,以前对付其他女人的招数未必管用,而且很有可能让你碰一鼻子灰,您老可别一个不高兴就掏出枪来威胁人家。再给人折腾出个好歹来,这罪过可就大了。”

莫骏阳不满地瞪了刘嘉聪一眼,“你他妈能不能不老长他人志气,灭老子的威风啊?我不知道她是大学生?”他顿了顿,“不过,这事儿确实得好好算计算计。”他耐心有限,今天小一天没看见丛云熙了他心里都觉得痒痒的,还是赶紧把人搞到手,他也安心了。

“嗯,那你好好想想怎么跟人家说吧。”刘嘉聪抱着肩膀,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女大学生整治小军阀,多精彩的一出喜剧啊。

“我已经让手下去看着她了。”莫骏阳把烟头按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操,不是吧,你家老爷子把警卫员派出来看着你,你就把自己的手下派出去看着她?”刘嘉聪惊诧于莫骏阳的行动速度。

“反正我是跟爷爷学的。”莫骏阳耸耸肩,“这几张纸我带走了,你帮我再收集收集有用的信息,娘的,吃完晚饭还有好几节破课得上。”他说着就拿起丛云熙的学生档案,推门走了。

刘嘉聪呆在原地好久缓不过神儿,看来这回莫骏阳是准备玩真的了。连刚分配给他的手下都能派出去帮忙,他也不怕手下嘴不严把事情捅出去?

等莫骏阳吃了饭,上完了那几节课,紧赶慢赶地到了音美楼,手下正百无聊赖地在窗根儿地下溜达。莫骏阳一过去,手下立马立正,“莫少好!”

“你他妈小点儿声!”莫骏阳赶紧给了这小子一下,把他拉到墙角,问,“怎么样了?”

手下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说话还带着点儿外地口音,“报告莫少,那女子这一天除了上课,吃饭,去厕所之外,就在这楼里弹琴来着。哦,对了,下午她回了一趟家,我跟着去了,就在三元桥那边,这是地址。”

莫骏阳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小纸条,塞进口袋里,“嗯,见着有男的跟她搭话了没?”

手下回忆了一下,“有,两个。有一个看着也是学生,就说了两三句,还有一个是他们家门口小卖部的。”

手下跟了一天都没有发现丛云熙跟哪个男人过从甚密,这可是好兆头,说明没有她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男朋友。不过就算有也没有什么关系,凭他莫骏阳的家世和品级,四九城里想找出能抗衡的也不是什么易事。

不过再次在手下口中验证了丛云熙在男女关系上的纯洁性,的确让莫骏阳心情大好,当即从皮夹里掏出好几张卡来塞进手下手中,“今儿辛苦你了,以后你不时还得来盯着,这个先拿着,回头让周冲领着你好好消费消费去。”

手下推辞了一回,最终还是收下了莫骏阳给的额外津贴。莫骏阳打发手下自己回去,本来是想在音美楼前等到丛云熙练完琴出来,好送她回家,但是周冲却接到了莫家老爷子的电话,催着他赶紧带莫骏阳回去。

莫骏阳一想,老爷子对自己的学业那可不是一般的上心,上课两天了都是周冲去汇报的情况,估计老爷子这是不乐意了。所以只好临时放弃了计划,跟周冲一起回了莫家。

周冲在前头开车,莫骏阳就在后座上打电话,找关系,准备从丛云熙家的地址再查一查她的底。都快到莫家了,周冲才不卑不亢地出声:“老首长送您去大学,是让您好好学习的。”

“这我当然知道。”莫骏阳早就料到周冲会说这话,“周哥,您跟我爷爷也不少年了,比谁都清楚,他肯定是愿意我找一个有学历的女孩子的。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因为她在那个学校,就他妈昨儿一天,我就肯定找个由头以后都不去那倒霉地方!”

周冲一想,莫骏阳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要他人在学校,自己的任务就能算是完成了。要是他真动了心思不愿意老老实实跟学校待着,那恐怕他一个人根本就拦不住,于是就沉默下来,终于也没跟莫家人提起这件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