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资本家

更新时间:2021-07-19 03:54:32

大明资本家 连载中

大明资本家

来源:落初 作者:革命咖啡 分类:历史 主角:李皮箱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明资本家》的小说,是作者革命咖啡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士农工商,商排在最后。论,做为一个穿越过来,一心经商的主角,是如何夺了嘉靖帝的龙庭的。书友群:(41836452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出了家门,郑浩然看了看天色,道:“已到吃饭的点,咱们先吃饭吧!”领着李飞白来到一家李记羊汤老店,要了两碗羊汤又各加十文钱的肉,就着烧饼吃了起来。

一边吃,郑浩然一边讲着县城周边可以游玩的地方,要带李飞白把这些个地方都玩个遍。

李飞白未穿越之前,也是济源本地人,周边有什么可以游玩的地方,他能说的比郑浩然还清楚明白。不过鉴于他所附身这个人,从小到大都窝在下盘村,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王屋乡的王屋大街,这是平生头一次来县城,只能装作饶有趣味的听着郑浩然讲。他见郑浩然虽说讲的高兴,但眉宇间隐隐带着忧色,问道:“大哥是否有什么难言之事?”

郑浩然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哥哥若讲,倒显得哥哥没本事,没给我兄弟安排一件美差。但若不讲,一会到了地方兄弟一看便知,又如何瞒得了?”

李飞白心中咯噔一跳,暗想:“莫非要起变数?”从郑浩然的来信上看,郑浩然给他安排了一个闲差,一天无所事事,正好有时间做生意赚钱。如果现在安排的并非闲差,而是件忙到脚打后脑勺的差事,他又哪有时间赚钱!可事到如今,再去埋怨又有什么用,只得道:“到底怎么回事,大哥但说无妨。”

郑浩然道:“我本来把你安排到寅宾馆听差!寅宾馆是什么地方你可能不知道,那是接待重要人物的地方。在州府重镇,你在里边听差,绝对能把你忙死。遇到难伺候的主,一天不知要挨多少顿打。可在咱们济源却不一样,穷乡僻壤的又地处山区,一年到头也不会有重要人物下榻。所以,在寅宾馆听差,绝对是听济源所有官府衙门里最清闲的差事。

我甚至和你嫂子商定,你每日点卯之后,反正呆在寅宾馆也没事,可以做点小生意赚钱。你或许不知,你嫂子的父亲有项家传的绝技,卤出的猪头肉在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你嫂子可以把卤制的办法传给你,我再拿出一二两银子,咱们做个推车,置办些家伙事,每日在城门口卖卤肉夹馍。一个夹馍卖三文钱,除掉成本可赚一文钱,一天卖一百个算,就能赚一百文钱。有我在后边给你撑腰,守门的弓兵绝对不敢跟你啰嗦,一个月赚三两银子,一年也是三十来两的收入。”

李飞白暗暗苦笑,没想到这位大哥实在没话说,把他今后的生活都算计好了。按说,三十来两银子也不少了,根据他的核算,此时的一文钱相当于后来的一块钱,一千文折算一两银子,三十来两亦就是三万来块钱。三万来块钱在后世来说是有点少,紧紧巴巴仅够一年的开销,可在此时却能买间门面房,绝对比后世的钱值钱。可他穿越来过是为了过这一年三十来两收入的日子的?他要出人头地,他要荣华富贵,他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三十来两怎么可能办到?现在最需要的是钱,大量的钱,足够他研究出电让手机复活,别说三十来两,只怕三千两三万两也不见得够,靠小生意等把钱攒够了,他也去找阎王报道了。

所谓本大才能利大,李飞白无时无刻不在想做什么生意赚钱,倒也想好几门赚钱的生意,只是苦于没有本罢了。若让他靠做小生意赚钱,等本攒得够了再做大生意,绝不能够。人生苦短,当然是尽快的飞黄腾达最好,怎能蹉跎岁月。听到这里,他道:“做什么生意赚钱,就不劳大哥费心,我会想办法的。后来怎样?”

郑浩然道:“迟不迟早不早,偏偏三日前开封府来了位镇抚大人,住在寅宾馆里得了急病。衙门里,县令大人以下,十数个大小官员正事也不管,天天呆在寅宾馆里。你初来乍到,什么规矩也不懂,冒冒失失到了寅宾馆,一天不知要冒犯多少位官爷,还不被打的遍体鳞伤!唉,我千算万算,以为给你找了件美差,没想到给你找了件要命的差事!”

李飞白还道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件事。他出生便知人生下来平等,在他眼里当官的和普通老百姓并没什么区别,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笑道:“大哥不用忧心,我小心点便是!”

郑浩然道:“这不是小心不小心的事。我昨夜已跟寅宾馆的馆夫说好,你这几天在伙房帮厨,轻易不要踏出伙房一步。如果不巧遇到官爷,也别管是什么官,跪下磕头口称大老爷就行。等过几天,镇抚大人的病好了,离开了寅宾馆,你再在馆里随意走动。”

李飞白点头称是。反正,他此时的目标仅是赚钱,还不想跟当官的打交道,不见就不见好了。至于让他见到当官的就磕头,却怎么也不可能办到,心中暗道:“大不了到时避开就是!”问道:“镇抚是个什么官,为什么能让县里的官们连正事都不干,围着他转。”

郑浩然道:“要说,这个镇抚也不算什么大官,只不过是开封府卫所的一个所镇抚罢了,是个从六品的官罢了。”

李飞白道:“我懂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县令大人是七品,所以对镇抚甚是献媚。”

郑浩然道:“你懂什么!一个武夫又怎能跟我们这些文人相比,别说小小的一个从六品,就是正五品,县令大人也不会放在眼里。”

李飞白甚是好奇,问道:“那为什么全县的官员都如此关心镇抚大人的病情,要聚在寅宾馆里。”

郑浩然道:“只因他的来头太大!”顿了一下,又神神秘秘的道:“据说,他的父亲便是咱们河南的左布政使钱大人。”

李飞白对布政使完全没有概念,道:“左布政使是个什么官?很大吗?”

郑浩然摇头笑道:“兄弟,你是不是在咱们村呆傻了,只怕除了县令与皇帝之外,你都不知道咱们大明朝还有什么官!”

李飞白呵呵一笑,郑浩然接着道:“左布政使主管着咱河南全省的政务,是个从二品的大官。现在你知道左布政使是个什么官了吧!”

李飞白算是明白左布政使是个什么官了,原来相当于高官,难怪一县大小官员会如此紧张镇抚大人的病情了。高官公子要是在一县出了什么事,只怕整县的官员的官就算当到头了,为了头上的乌纱帽,也得紧张镇抚大人的病情。

二人吃完饭,郑浩然结了帐,一前一后又朝衙门的方向而去。走了没多远,郑浩然指着一处清雅别致的院落,道:“那就是寅宾馆了!”

郑浩然还未把那处院落打量仔细,忽见寅宾馆门口走出一个人来,急急忙忙往衙门口跑去。而旁边的郑浩然则喊了声:“马哥,哪去?”话音未落,已匆匆朝那人迎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