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铁血狼骑军

更新时间:2020-09-16 18:12:22

铁血狼骑军 连载中

铁血狼骑军

来源:落初 作者:燕横苍穹 分类:历史 主角:黄羊马背上 人气:

主角是黄羊马背上的小说《铁血狼骑军》此文是燕横苍穹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十二世纪末十三世纪初的东方注定是不平凡的纪元,崛起于大漠高原的蒙古人拉开了史诗般波澜壮阔的征服史!  但本书的主角并非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是草原一无名之辈,他敢于与一切势力作斗争,用苍狼的智慧玩转各大势力间,在夹缝中把握一切机会拉扯起苍狼兵团,这支由蒙古流浪骑士、契丹人、汉人组成的杂牌军最终成为蒙古征服大军中的神秘打击力量!他参与了统一草原、攻西夏、灭金国、万里大西征、征服密林蛮族等战役无所不至,成就了‘铁血狼骑军’伟业。功成名就之际,为了给部下争取利益,对抗元庭的不公,他愤然反出,然而面对如日中天的蒙古铁骑,这支狼骑军又将何去何从?  欢迎加群:29737907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尽管苏日已是一个出色的狩猎手,但这次却是第一次杀人!然而他并没有什么感觉,此刻脑海中只想着赶紧冲回家去救母亲,其他的都没时间去考虑了。他径直冲向帐篷,飞身下马,提着刀冲了进去。

帐内焦急的母亲被他吓了一跳,待看清是儿子后方才放下心来,赶忙迎上来不停询问着外面的情况。情势危急,苏日也没时间与她解释了。

他拉起母亲转身就往外冲,刚掀开门帘,眼前一黑,便觉一道劲风从头顶落下,赶忙下意识地挥刀向上迎去,“咣”的一声,刀锋相碰发出一阵火星,对方力度很大,几乎震飞了他手中的弯刀,一骑快速从身前晃过。

帐篷外到处都是奔跑的骑兵,敌人足足有几百人,格斗声此起彼伏,已经分不清敌我了。苏日眼见前方又有一个敌人冲来,便一把将母亲推回帐篷内,帐篷内相对安全一些。

自己则回头挺刀向敌人迎去,夜色中能看清这些敌人都是草原武士打扮,所持兵器也一样,看不出是哪个部落的。

敌人转眼就冲到了跟前,这回可是第一次真刀真枪地与对手拼命,此刻的苏日重新找回了一惯具备的苍狼之势,眼见族人不断倒在敌人的刀锋下,**者毫不留情地点燃蒙古包,驱赶着牲畜,掠夺己方牧民们的财富,心头怒火烧满腹腔,握刀的双手也充满了力量。

当下一迎上去就是拼命的打法,招招致命,对面的敌人虽然训练有素,但一时也被苏日疯狂打法逼得手忙脚乱。

正缠斗间,斜刺里又冲过来了两个敌人,企图从背后围击。眼前的这个一时无法摆脱,眼见身后的敌人越来越近,苏日心中暗暗着急,一走神,刀法渐乱,差一点被对手砍中手臂。

身后的两个敌人离自己只有几步远了,眼见他们就要偷袭得手,就在这危急时刻,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侧面冲了上来,挥刀砍翻了苏日对面的敌人。

是父亲!苏日兴奋地叫了起来,父亲喘着粗气猛地推开自己,挥刀挡住了身后砍来的一刀。苏日连忙回过神来,转身与另一个偷袭者缠斗起来。

与父亲并肩作战,这让他安心多了,此时父亲头发散乱,身上的皮甲已被划开好几道口子,显然刚才在木栅栏边经过了一番恶战。

父亲很快就砍倒了他的对手,转身过来帮自己解决了另一个后,苏日压力立减。父子俩冲进帐篷内,柯儿乞急促地说:“敌人太多了,我们挡不住了,你赶紧带你阿妈冲出去,先往西边跑,然后再往南找你的莽尔泰义父!”

此时,利用帐篷内的亮光,苏日看到父亲混身是血,已看不清他的五官了,他左腿好像受了箭伤,步法踉跄,正准备给他作包扎。

帐篷外壁忽然传来几声闷响,接着帐篷被点燃了,糟糕,帐篷被敌人的火把点中了,苏日连同父母一起往外冲去,

刚出帐篷,就有四五骑向他们围来,柯儿乞一把将妻子推上他的马背,苏日也飞身跳上了枣红马,柯儿乞大声喊着:“你们先走,不要管我了!”他用力拍了一下座骑,两匹马受惊飞快地冲了出去。

然而营地到处都是敌人,苏日控着枣红马冲了几个方向,都被敌人挡了回来,不断地有箭落在身旁。此时布置在外围的抵抗力量已被彻底击溃,剩下的都是各家独自进行的零星抵抗。

眼见妻儿无法突出去,柯儿乞焦急万分,又苦于无法脱身过来。苏日见冲不出去,索Xing挺刀策马向父亲那里靠过去,那里正有三个敌人围着父亲,他利用枣红马的快速冲刺力量,挥刀砍倒了父亲旁边的一个敌人,他的压力骤减。

此时,霍克与老猎鹰也出现在了他们头顶上,帮忙攻击围着柯儿乞的敌人。在夜色的掩护下,这两只猎鹰敏捷而凶猛的偷袭给敌人制造不小的震慑力。

父子俩得已杀出包围圈,苏日见父亲跃上母亲的座骑,便在旁策应着一同奋力往南突去,此时身后传来喊杀声,苏日回头一看发现身后至少跟上来了十几骑。

便对父亲喊道:“不好,有人追上来了。”

父亲回头看了一眼,喊道:“我们分开跑,我往南引开敌人,你往西跑,记着,利用树林摆脱敌人,然后去鄂尔伦草原找你的义父!”

苏日大声回答:“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去鄂尔伦!”

“别管我们,否则大家都走不了,我们摆脱敌人后,会去鄂尔伦的!”

眼见父亲喊完径直往南冲去,苏日只好调转马头向西突去。埋头跑了一阵回头察看,身后至少跟上来了五六骑,另外的十几骑都朝父亲那里追去了,雾色中,很快就看不清父母的身影了。

苏日极度担心着南去的父母,战马载着两人,速度肯定要打折扣,当下只好在心中默默替他们祈福。

此时身后的追兵挥着弯刀不停地呦喝着,企图瓦解自己的意志,偶尔在身后落下一两枝箭,苏日丝毫不为所动,仗着对地形的熟悉,快马向西边的山坡冲去。

这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鸣叫,他抬头但见一道黑影飞临头顶,是霍克追上来了!心头激动不已,刚才多亏它与老猎鹰的帮助,只是不知老猎鹰怎么样了。

很快苏日就跑到了山坡前,前方就是树林了,在夜色中黑漆漆的一片,他飞快地冲了进去。这片树林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怎么走出去。

刚冲进树林一会,林子外面响起了一阵马蹄声,追兵上来了。他牵着枣红马藏在林间的一片灌木丛后,紧张地盯着林子外的动向。

林子外的几个追兵正在外面徘徊着,间或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看样子他们也正在犹豫着是否进林子搜索。

苏日倒是满心希望他们能进来抓索,这样他就可以利用树林的掩伏一一射杀他们。主意打定,于是悄悄地从背上解下弓箭,全神贯注地监视着林子边缘。

过了一阵,林子外面的说话声停止了,天地间静悄悄的。难道他们走了?苏日暗暗想着,但是没有听到马蹄声啊。不对!他们可能悄悄地摸进来了,林子里的能见度很低,他紧张地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过了一阵子,一直静静地停在树杈上的霍克忽然扑楞了几下翅膀,并鸣叫了一声,有情况!

他极力凝目向林子四周观察,感觉不远处的林子里发出一阵细微的响动,于是轻轻地搭起羽箭瞄向声响发出的位置。

很快,借着透进林间的极微弱的月光,一个黑影正慢慢地朝林子里摸进来,苏日正要瞄准他时,在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黑影,两个黑影互相背靠背地朝林子里摸进来。

又等了一阵,确认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跟进,但他还是感到有些不对,至少有五六个敌人追上来的,难道剩下的都在林外?

眼见两道黑影越来越近,不容再犹豫了,必须先发制人,苏日张弓对准位置稍稍靠后的那个射去。弓弦声在林子里显得格外的清脆,靠后的那目标应声而倒。

走在前面的那个敌人听到了弓弦声,下意识地吓得一缩头,蹲在地上,发现了同伴中箭后,他张口大呼起来,由于判断不了暗箭来自何方,他吓得转头回窜。但苏日没有给他逃脱的机会,第二箭很快就咬上了他,那家伙中箭惨嚎倒地。

这时,在他的左右两侧传来了很大的动静,有人正在向灌木丛靠近。

暴露位置了!苏日暗叫不妙。原来狡猾的敌人呈扇形悄悄地向林子里摸进来,正面的威胁被他解除后,但却面临着被左右包抄的危险。

他赶紧收弓牵着枣红马飞快地朝身后的林子里退去,霍克张开大翅膀跟在头顶上,这一下动静不小,两边的敌人也跟在他的两侧后穷追上来。

苏日边跑边思索着摆脱他们的法子,也顾不上树枝的阻挡了。枣红马跟在他旁边动静很大,不利于摆脱身后的追兵,于是决定与枣红马分开。

当下主意打定,停下步子,朝枣红马的屁股打击了两下,枣红马吃痛长嘶一声,飞快地朝林子深处跑去。

苏日则朝右前方跑开,身后的敌人追到他停步的地方时,察觉到前方林子发出了两道动静,也分开两路追赶。

在前方的苏日察觉到敌人的行动后,心中暗自高兴,他有绝对的信心在这片林子里结果身后追来的两个敌人,至于另外一路敌人肯定是追不上枣红马的。

依着对地形的熟悉,他飞快地朝平时设置的狩猎陷阱跑去,为了不至于把身后的追兵摔得太远,便故意放慢速度,发出较大的动静吸引他们追上来。

很快就引着两个追兵来到了陷阱区,这是一条林间小路,猎人们在路中央挖了一个大坑,深及Cheng人高,坑底设置了密集的尖利木桩,坑面作了伪装,平时用来猎杀野猪的,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从路侧边绕开陷阱,继续回到陷阱的前方,苏日使劲拍打路边的树叶,吸引追兵,同时躲在树后,张弓引箭等候着。

一会儿,对面出现了两道黑影,他们分开路边的树枝快速地跟了上来,嘴里不停地咒骂着。

跑在前头的那个敌人一脚踏进了陷阱,惊叫一声跌了进去,随即一声惨叫从坑底传来,在林子里听来格外的凄厉。

跟在后面的那人一见同伴中了埋伏,反应很快,闪身躲进了路边的树后。狡猾的家伙,苏日心中暗骂一声,对着头顶树杈上的霍克打了一声呼哨,霍克扑腾着翅膀悄悄地向前方飞去。

他抬起弓箭瞄向前方的路上,很快不远处的黑暗中传出一声惊叫,接着一阵很大的动静响起,那个躲着的敌人中了霍克的暗算,边躲边朝着空中胡乱地挥舞着弯刀。

他这一乱动,就暴露了身位,苏日静神运劲瞄准了他的身躯射去,那家伙应声中箭而倒。

一道黑影从空中快速冲向他,霍克扑在他的头上乱抓着,两个纠缠在一起,苏日赶紧提刀快速冲上去帮忙。

靠近后,发现那一箭射中了他的腰部,显然还不致命,他正倒在地上,挥手抵御着霍克的袭击,霍克的鹰爪何其锐利,他的抵抗只是徒劳的,愤怒至极的苏日,毫不怜悯,扑上去挥刀乱砍,结果了他的Xing命。

现在需要去找枣红马与另外那两个敌人了,苏日长喘了几口气,静定一下自己的情绪,经过刚才一番打斗体力消耗极大。

稍一镇定,便返身拾起弓箭,带着霍克朝来时的路摸去,四周的树林又恢复了安静。林子里的可视范围越来越广,透过树林空隙,可以看到头顶的天空正在发着微白,天快要亮了!

他返回到最初与枣红马分开的路上,朝着枣红马奔跑的方向朝前摸索。非常奇怪的是,一直未能听到动静,也未碰到剩下的那两个敌人。他与霍克在林子里搜了很久,一直到天亮,林间升起一层薄雾气,脚下有一层重重的露水。

悄悄地摸到林子边缘,林外静悄悄的,只有早起的鸟儿间或地飞出林子,敌人的马匹都不见了,又找了一阵,没有发现马匹,看样子定是追赶枣红马的那路敌人见势不妙,提前跑了,而且还带走了其他几人的战马。

确定了树林再没有危险后,苏日方才长吁一口气,感觉全身乏力,又累又饿,回想夜晚发生的一切仿佛像在做一场恶梦般,但却又是真实得残酷让人不敢相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