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执明

更新时间:2020-09-16 18:10:56

执明 连载中

执明

来源:落初 作者:1个小仙女 分类:历史 主角:李寻思 人气:

完结小说《执明》是1个小仙女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寻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李九州是个健身宅,也是一白领,在他棱角快要被社会磨平之时。稀里糊涂来到了明朝,孤苦伶仃,内心还支离破碎,拾掇拾掇,以为可以大展宏图。殊不知,人生故事会才开了头。一介凡人,怎么在暗涛汹涌的1628年守护自己的信仰?这天下间,多少大好头颅?这些个脑袋里,多少的阴谋诡计!一切尽在《执明》,且看一介凡人李九州掀起的别样风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李九州直勾勾盯着自己看,水囊主人不乐意了,对着李九州的脸就踩了一脚。

这一脚不轻不重,正好让李九州再次昏过去。

临昏过去之前,李九州这回可是清清楚楚听见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不是个东西。”

荒滩里,三匹狼或者说狗,算了三匹狼狗哼哧哼哧拖着李九州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水囊主人。

可能是老大在,而且也没公布什么议程,三匹狼狗只是喘气,也倒没有继续它们之间的会议。

与冷淡的月亮奶奶不同,太阳爷爷是个老顽童,他倒是饶有兴趣地盯着这奇怪地一行看。

阳光挥洒地更猛烈了起来。

水囊主人打量着自己从李九州身上缴获的战利品,一只精致的手表,表带上的皮子让她感到惊叹,细腻的触感和精湛的缝线以及那个巧夺天工的锁扣,她小心地捏在手里把玩。

可惜这块表也就千把块,那部比它贵好几倍的苹果手机却没有得到这等待遇,屏幕裂得七七八八,早也没电黑了屏幕,估摸着以后没啥机会亮起来的它,就这么认命地躺在别人的褡裢里。

走着走着,可能是研究手表有些烧脑,女人抬头看了一眼李九州,见他如同一只死猪一样被拖着走倒是省力。

女人又开始有些愠怒,她厌恶地盯着李九州,发现这人从头到脚没有丁点让自己顺眼的地方,就觉得这货不是个东西。

哦,不对,女人最后还是发现了个算是东西的玩意儿。

太阳依旧聚精会神地研究着这一行人,只是李九州的脚光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身上丢着的两只粗制滥造的皮鞋。

那双省吃俭用买来的运动鞋却已易主,如果李九州这会儿醒来估计要小声逼逼些什么大小不合适、配色不搭、气质不符类似的屁话来。

可惜在女人看来,这双运动鞋无论是舒适程度还是做工样貌来说远远好过了她的那双皮...袜子?

没错,还真™就是双厚底皮袜子。

鞋宽松些有什么关系?能走荒野的人都不是傻子,更何况一个能走荒野的女人,扎紧点儿就是了。

在使唤绳子这一块,女人很厉害。

可能是看着女人换了鞋之后的兴奋不太高兴,毕竟荒原里的动物怎么能开心?

阳光更猛烈起来。

地面上出现了热浪,李九州的额头开始泛起丝丝细汗,三头狼也哼哧地更加大声了,哥仨舌头伸得老长,不时回头可怜兮兮地看一眼女人。

女人先看了一眼可怜的三头菜狼,又抬头眯眼看了下太阳。

“再走一会儿给你们喝水,没到时候。”女人对着那三头狼中间的一头说道,看来这位还是个班副。

班副得令之后嚎了一声,估计是对小弟下令,另外两头狼赶紧支吾了两声表示收到。

只是班副机灵地悄悄嗅了嗅,发现一会儿又有盐吃了。

女人有了运动鞋,心情正好,继续研究那块精致的手表,甚至摸出小刀,小心地割开皮带。

喜欢皮具的人总是对皮质的好东西有无穷的探索欲。

可惜好奇在皮带成为好几块之后停止了,女人慢慢发觉自己虽然弄明白这条小小的皮带估计是牛皮,却没有能力再复制一条出来。

皮带被自己割坏了,损失战利品的她心情又开始糟糕。

只好叫三条狗腿停下,抡起水壶给三个跟班喝水,没错,三头菜狼也用这个水壶。

为了保证水不浪费,基本上也是对嘴喝。看女人和狼狗之间默契的配合,估摸着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太阳看见这情景,有些得意,收了收自己的光芒,准备下班儿。

只是临走之前还算是有些留恋,瞪大眼睛还想多看这几个家伙一眼。一轮巨大的红日就这么缓缓沉入地平线。

在最后的光芒消失前,一座土屋从地平线中跳了出来,掐着阳光消失的时间,土屋门前燃起一堆篝火。

李九州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肉香给勾起来的,一座篝火上烤着几只兔子,那个凶悍的女人坐在旁边,手上还熟练地剥着另外一只。

见李九州醒了,女人手下力道加重,仿佛在告诉李九州,他就好似这只兔子。

门咯吱一声,走出一个老汉,和女人同样的装束,只是李九州在他脚上发现了自己的运动鞋。

对鞋头来说,没有什么情况能比现在更加令人绝望,身陷囹圄,脑袋中招,三狼在旁,痛失爱鞋!

可惜再贵的限量版也比不过自己的小命啊,李九州惋惜地留恋了一眼自己的爱鞋,仿佛泰坦尼克号里向JACK道别的ROSE。

老汉出门之后转了转烤架上的兔子,细细撒了一点盐巴,等油脂将盐巴浸润又小心地给兔子翻面儿。

这么周而复始几次之后,用把小刀给兔子割出一道道口子,然后掏出一个口袋,黑了吧唧的手指头扣吧扣吧不知道又抹了什么东西上去。

发现李九州醒来,老汉很高兴,看了一眼自己女儿,见女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老汉有些没好气地嘟囔:“么得出息。”

然后笑眯眯蹲在李九州跟前:“后生醒啦?”尽管老汉笑容满面,可李九州丝毫感受不到老汉的善意。

李九州心里这个悔啊!自己醒来干嘛?白天遇见个活阎王,晚上更绝,又来了个阎王爹,自己在荒原里就没看见过兔子,阎王这会儿就打了这么多兔子...牛逼啊!狠呐!

不想搭理这个老汉,李九州嘴一瘪,眼睛往边儿上一转。

可眼前忽然出现的兔子腿叫他飞速地回心转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在兔子腿面前,李九州觉得当个软蛋也挺好,尤其是这兔子腿真的是美味至极!

虽然饿狠了的人吃嘛嘛香,可老汉的这一手烤兔腿它还真不赖!跟阎王女的水袋子肯定不是一路货色。

李九州甚至都开始盘算阎王女是不是老汉捡来的孤儿,毕竟要是亲生的,那品味上的差距不能这么大吧?

而且半天了只有这父女俩,没见哪里钻出一个阎王婆来。

“还有吗?”一条干瘦的兔子腿明显不能让李九州吃饱,意犹未尽的他咂吧着嘴,问老汉。

老汉没说话,只是伸出自己黑柴一般的手,拍摸着李九州的胳膊,啪啪啪,又细细摸揣了一下李九州的手。

“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没干过活儿吧?”老汉笑呵呵地问道。

夜黑风高,一座篝火,一个功夫了得的阎王女,一个瘦的跟鬼一样的阎王老汉忽然说了一句这话,李九州心里咯噔一下,颤颤巍巍看向刚才剥兔子的阎王女。

那女人早就剥完了那只可怜的兔子,手里正抖掸着兔子皮卡尺寸呢,她也斜着眼睛看向李九州。

哦,那只可怜的兔子哟,脱了皮,粉嫩粉嫩的肉裸露在空气中,老汉背着火光笑呵呵的笑容也怎么看,怎么渗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