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红楼贾大爷

更新时间:2020-09-15 17:51:03

红楼贾大爷 连载中

红楼贾大爷

来源:落初 作者:人王走刀口 分类:历史 主角:小丫头贾珠 人气:

《红楼贾大爷》是人王走刀口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红楼贾大爷》精彩章节节选:穿越红楼,附身贾珠。身为荣国府的贾大爷,功名要有,美女也要有。官场得意,情场惬意,人生美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旧年腊月二十九那日,贾府的里里外外就开始热闹忙碌起来了。下人们换门神,贴对联,挂新牌,油桃符,各色齐备,转眼之间,贾府又焕然一新了。

次日,贾母领着一等神威将军贾敬、一等将军贾赦以及工部主事贾政,坐八人大轿进宫朝贺。贾珠和其他诸兄弟则在宁国府等候他们行礼归来。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垂花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烛,看起来就像是两条金龙一般。

待贾母领着贾敬、贾赦和贾政行礼领宴归来,在宁国府暖阁下轿。贾珠和贾珍、贾琏、贾元春等兄弟妹妹在宁国府门前伺候着,然后引入贾氏宗祠祭祖。

这贾氏宗祠位于宁国府西边的一个院子,贾珠细细留神打谅这宗祠,只见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面悬一匾,写着“贾氏宗祠”四个字。一路进入院中,可见好几副匾额和对联悬挂着,贾珠来不及细细观看,但心里已经有数,毕竟红楼梦一书中已有细写。

……

之后的好几天,府上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亲友络绎不绝,谁来了谁走了,贾珠只觉得眼花缭乱,根本无暇辨认。

直到元宵将近,府上开始张灯结彩。至十五日之夕,贾母便在大花厅上命摆几席酒,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花灯,算是家宴,荣国府和宁国府的子侄孙媳都要到场。

宁国府代字辈的贾代化和荣国府代字辈的贾代善都已不在人世了。在宁荣二府在世的人当中,贾母史太君的辈分和年岁最高,是贾代善的夫人。

接下来,就是宁国府文字辈的贾敬了。此时,贾敬似乎还没有入道的念头,不仅袭着一等神威将军的爵位,还领着妻室一起出现了,夫妻俩显得非常恩爱的样子。

贾敬是乙卯科进士,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即贾珍的生母史夫人。这样说来,史夫人是贾母史太君的亲侄女了。

关于贾敬妻室史夫人的身份,贾珠最初是从鸳鸯口中得知的,想来红楼梦一书中并无提及,甚是诧异。

文字辈当中,贾敬比贾赦年长两岁,贾赦又比贾政年长两岁。宴席上,贾赦领着邢夫人一起出席,贾政则领着王夫人一起出席。

虽说贾敬、贾赦和贾政三人年岁相近,但贾敬聪慧,才二十出头就考取了功名,因此成家较早。贾赦和贾政多次落榜,迟迟不得功名,相对而言则成家晚了好几年。

贾珠是玉子辈的,在荣国府,他是玉子辈的大爷,而贾琏是二爷,至于宁国府,贾珍则是玉子辈的大爷。

由于贾赦和贾政成家较晚,贾珍比贾珠足足年长了十岁。眼下,贾珍已经娶了妻、生了子,不想原配早亡,因而又续了弦,娶了尤氏为妻。

玉子辈中,除了和贾珠最亲的贾元春外,就是还在蹒跚学步的贾迎春,以及即将周岁的贾宝玉了。

贾迎春是贾赦的庶女,非贾琏的胞妹,而贾宝玉、贾元春和贾珠三人同胞,都是王夫人所生。宝玉只是乳名,贾宝玉的大名自然也是斜玉旁,单名一个玑字,贾玑。

玉子辈之后是草字辈,目前仅有贾蓉和贾蔷二人。贾蓉是贾珍之子,贾蔷是宁国府的正派玄孙,由于父母早亡,从小跟贾珍过活。贾珠见这两个孩子相邻同坐一席,倒像是亲兄弟一般。

趁着元宵佳节,贾政便想试一试贾宝玉将来的志向,便将各种物件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贾政便大怒了,说:“将来酒色之徒耳。”于是不再管他,丢给了奶妈,自己宴席落座去了。

贾母老太太坐在正席中间,贾赦和贾政分别落座贾母的两旁,王夫人和邢夫人则紧随贾政和贾赦。王夫人的另一边,贾珠和贾元春接连落座。宁国府的贾敬夫妇及贾珍夫妇等人则另坐一处的宴席。

席间,王夫人关心贾珠身上的伤势,转而悄悄问起贾珠关于挨打那天的情形,说道:

“珠儿,我且问你,那天雀儿当真替你挨了三大板子?”

“回母亲的话,那天的情形表面上确是这样,不过据儿所知,雀儿恐怕并非真心实意想替我挨板子。”

“哦?此话怎讲?”

“父亲对我下手如此狠重,只怕并非仅仅因为我乡试落榜,想来是雀儿在父亲面前说了什么子虚乌有之事,她冒死护我,不过是在弥补自己捅下的篓子罢了,没想竟然捡了大便宜。”

王夫人听了,顿时气打一处来,贾政虽在一旁,却也不再细声细语,而是啐了一口唾沫,故意说给贾政听,骂道: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早看出那个狐媚子不老实了,竟敢在我去金陵的时候趁虚而入,以后少不了给她苦果子吃。”

贾政眉头紧皱,不敢在贾母面前造次,只能装出没听见的样子。

贾珠听出这话是说给贾政听的,也不敢多嘴回应,只觉得解恨。等王夫人消气后,贾珠这才问起金陵薛家的情况来。

“母亲这次去金陵,是为了薛家姨老爷的丧事?”

“正是,你薛家姨妈眼睛都快哭瞎了,幸好还有一儿一女作伴,今后的日子也算有个盼头。只是这小的和你迎春妹妹一般,一个女儿家幼年丧父,苦了她了。只愿你薛蟠兄弟尽快成年懂事,替他母亲多加分忧分忧才好。”王夫人叹息道。

贾珠心想,薛家那个小的女儿想必就是薛宝钗了,于是安慰王夫人,说道:“母亲放心吧,所谓梅花香自苦寒来,薛家妹妹总有一天会苦尽甘来的,若是姨妈一个人在金陵觉得无依无靠,我们可以接她们到都中来住着。”

“难得你有这份心,看来娘还是没有白疼你。不过,你薛家姨妈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一来要留在金陵守丧几年,二来薛家家大业大,金陵那边的家业恐怕也还得折腾个几年。”王夫人摇了摇头,转而叮嘱贾珠,说道:

“你呀,也别瞎操心了,多花点时间专注于学业,免得你父亲哪天心情不好,又拿你泄气。不过,你也不要惧怕,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不会让他再打你了。”

“母亲,你放心吧,我会让他找不到理由打我的,就算他无缘无故又要打我,我不会再老老实实地由着他打了。”

贾珠说着,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贾政一眼,心想,这个假惺惺的正人君子,还不是连个举人都没考上,因皇上体恤老太爷才白送了一个工部主事的官衔,还自以为屌炸天呢!

正想着,只见另一席上,贾敬起身说道:“元宵佳节怎能少了诗词歌赋呢,不知各位侄儿可有兴致?”

“老哥,你就直接出题吧,这里就你考取了功名,好好地试试他们几个。”贾赦嚷嚷道。

贾母瞪了贾赦一眼,转而微微一笑,点头赞同道:“没错,没错呢!我说贤侄呀,你可是乙卯科是二甲进士出身,给后生们出个题,考考他们,贾珠、贾琏、元春,你们三个都得赋诗,一个都不能少,谁也别想逃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