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从前有个守灵人

更新时间:2020-08-08 17:54:51

从前有个守灵人 已完结

从前有个守灵人

来源:落初 作者:伊尔亚戈 分类:灵异 主角:张解齐李斯 人气:

火爆新书《从前有个守灵人》是伊尔亚戈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张解齐李斯,书中主要讲述了:9年前我跌跌撞撞地闯入了一个血腥的世界。9年之后因为一块盗墓贼所带出来的尸胎玉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被历史洪流所淹没的神秘古墓,在这里有盗墓贼魂牵梦萦的长生不老药,诡异的地狱画卷牵连着地狱之门,阴兵过境黄泉怨灵又如何,每走一步脚下踩的都是数千具白骨,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走错一步将会带来怎样血腥残忍的后果,向前一步就陷入一层更深的迷雾,躲得过一次又一次的墓道机关,却终究是躲不过人心难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老头的奔驰车上,卫杨坐在副驾驶,我和张解齐坐在后排,空调开的很足,只是车厢里的空气显得有些沉闷。

那个附身在我身上的女鬼已经被王老头收到一个法器里面,张解齐还是没有给王老头一点好脸色,王老头弄的有些尴尬。

到了市中心医院,警察已经守在了那里,刘宏辉的尸体还在接受法医检查并没有推进停尸房。

一股恶臭笼罩了整个医院,我捂着鼻子跟张解齐说,“卧槽,这味儿比那个盗墓贼的尸臭还够劲儿,那刘什么的死之前是不是把屎拉裤裆里面了啊。”

张解齐不知从哪儿弄了个口罩戴上,垂眼看了我两眼没说话。

“警察先生,我家老刘在我出门时还好好的,我回去时他就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一个似曾相识的肥胖女人抓着警察的手一个劲儿地哭着,声量虽大听起来却只觉得那个女人是在假惺惺地装样子。

“你先撒手,我们正在办案你别妨碍我们。如果你们家先生不是正常死亡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警察皱着眉想把那女人甩来,警察办案最讨厌的就是遇上不理智的家属。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原来我觉得眼熟的胖女人是今天早上在警察局里诬赖我偷她钱包的那个。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王老头走到守在病房门口的警察前面,刚要进去就被拦住了,“这位老先生,警察正在里面办案,如果是家属的话请在一边等候。”

“没眼光的东西。”王老头双眼一瞪,“连老朽都不认得了,再拦着老朽有你好看的。”

警察一愣,没想到一个糟老头子这么**,看起来不太好惹,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我们三个,今早我大闹警察局的时候也见过他,于是好心提醒道,“你新来的吧?没见过你们灵异组的玄学大师啊?”

“玄学大师?王大师!失敬失敬,快请进……”小警察一听王老头的称呼立马就开了门,浓臭扑面而来,熏得我差点吐了一地。

两个法医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眉头皱的跟包子皮似的,站在刘宏辉的尸体前,摇了摇头。死因找不到没办法跟上级交代,这可怎么办才好。

看到我们进去了,两个法医立马就退了出去,他们是认识王老头的,一看玄学大师都出动了,说明这不是一般的尸体,查不到死因上级也怪不得他们。

王老头没有理他们,自顾自地掀起掩尸布查看,一掀开尸体突然发出了一种呻吟,我被吓得心脏漏了一秒,窜到张解齐的身后求保护。

刘宏辉是一个小时之前死在家里的,这尸体看起来却跟死了几百年风干了的差不多,只剩一层死皮裹在他身上,骨头就像是风干了的****,稍稍一用力就碎成了齑粉。

法医检查时没注意已经把头骨那一块戳出个窟窿来了,王老头打着手电筒仔细地查看窟窿里的情况来,卫杨在一边替他帮忙,两人不时说些什么我都没注意听。

“你害怕了?”张解齐突然问道,“如果害怕我就带你出去。这里他们两个应付的过来。”

“呸,男子汉大丈夫我怕什么,只是这么臭我不习惯而已。”

“那咱们去透透气,咱俩又不是验尸的,就在这儿是活受罪。”张解齐没有戳穿我的谎言,比这更臭的地方我都呆过,没有什么不习惯的说法。

“也好。”我道,就跟着张解齐出去了,说实话,这医院里哪里都是那种腐臭味,哪哪儿都是活受罪。

胖女人还在哭,警察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胖女人的噪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在警察没有注意她的时候那贼婆娘还在偷笑。

“警察小哥,那个胖女人是刘宏辉的什么人?”我跟守门的小警察打听道。

小警察瞥了一眼胖女人,眼角眉梢都带着嫌弃地说,“她是刘宏辉的女人。”

“姓刘的瞎了眼么娶了这么个疯婆子?”

“长安小兄弟你不知道,那女的叫谢琳,在刘宏辉还没娶她的时候她是个富家千金,后来刘宏辉在她老爹的公司上班,姓刘的是个老实人,口碑很好也有个很恩爱的女朋友,人都订了婚了,这谢琳也看中了刘宏辉,就暗地里使手段害得姓刘的女朋友流产又丢了Xing命,她又装作个圣母的模样,带了一千万的嫁妆嫁给了刘宏辉,刘宏辉是个有本事的人,自己出去创业事业风生水起,然后把那一千万彩礼钱还了要跟谢琳离婚,谢琳又不离,官司正在打呢没想到姓刘的却死了。现在我们老大正怀疑她是不是杀害刘宏辉的凶手呢。”

这小警察也够八卦的,我想。又抬眼看了看谢琳那边,没想到那女人又癫狂了,两手掐着脖子脸上狰狞地笑着,眼泪流了满脸都是,喉咙里发出“桀桀”的声音。

张解齐一看暗道不好,快步走过去,他是斩尸人身上有着一股让鬼怪都畏惧的气场,当他靠近了谢琳身边时谢琳的表情明显地缓和下来,一股青烟从她身上飘走了。

这个谢琳居然是被鬼怪附体的?

王老头正好打开门看到了这一幕,暗暗地吃了一惊。

“这个尸体不是刘宏辉的。刘宏辉在哪儿。”卫杨早就见怪不怪,从王老头身后走过去问谢琳道。

谢琳一愣,她显然还没回过神来,刚才突然身体不听使唤就把她吓得魂都没了,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没想到突然恢复了意识,却被人识破了诡计。

“你……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谢琳声音颤抖地问道。

“你只需要回答问题,你没有问问题的权利。”张解齐冷冷道。

“哼,说不说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们就休想从我嘴巴里面套出情报来!”胖女人说。

“当自个儿是被日本鬼子抓住的八路军啊,这猪脑子搞不搞得清楚是什么情况?咱们面前还这么猖狂信不信咱弄死你都跟没事儿人一样?”我象征Xing地捏了捏拳头,本来就对这胖女人没什么好感,救了她的命她还那么拽,要不是张解齐过去她还指不定被附身的东西整成什么样呢。

小警察咳嗽了两声。

胖女人看到我脸色又狰狞起来,“又是你这小杂种,看老娘今天不撕烂你的嘴!”

说着胖女人就要冲上来打我,张解齐一脚就把她踹飞起来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有不明真相的警察同志掏出枪来指着咱们,王老头咳嗽一声他们才把枪放下。

“你们这群警察干什么吃的!这小杂种当你们面打人你们还不把他们抓起来!”胖女人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喊道。

“你别装受害者,你们工地上死了那么多人你也有责任,赶快把刘宏辉的下落说出来,不然不只他会死。你们以为找个人代替刘宏辉就万无一失了吗。”卫杨不耐烦道。

“你别说的好像是为我好,我知道你们都想害我!你们都巴不得我去死,我告诉你们,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人伤害我家宏辉的,我死了就没人知道宏辉的下落了!”说着胖女人就要用脑袋去撞墙,小警察一看赶紧把她拦住了,好言好语地安慰着。

啧,还真是个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孔子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王老头叹了口气,“要找刘宏辉的下落也不必问她,山人自有妙计。”

“哟老头你有办法?你怎么不早说,不然刚才就让小鬼把那泼妇掐死得了。”我幸灾乐祸道。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心狠手辣了。”卫杨知道我说的是玩笑话,但还是把我教育了一番。

虽然我不是英雄不必慈悲为怀,但人前还是得装装样子做个心地善良的积极青年才对。

王老头命人把尸体拿去火化了,要越快越好,这尸臭本就不寻常万一有尸毒就不好了。

等我们出了医院时已经是月上枝头了,王老头请我们去奇珍阁吃饭。奇珍阁是咱们这儿最豪华的一个餐厅,一顿饭最低消费都是一两万的。

王老头找了一个包间,等饭菜酒水上满了就把门给锁上了,张解齐是最先开吃的,他对于吃的东西从来不跟任何人客气。我跟卫杨还算有些礼数应了王老头敬的几杯酒。

“卫杨老王,你俩是怎么知道那尸体不是刘宏辉的?”我夹了块鱼肚子放到张解齐碗里,本来是为了犒劳犒劳张解齐今天保护我的恩情的,张解齐头也不抬地把鱼肚子又甩我碗里。顺便又换了副碗筷继续吃。

“喇嘛庙的规定不能吃鱼。”张解齐解释说,“给我夹个猪蹄。”

“你不说我都忘了……”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他以前是个喇嘛。都不做喇嘛了还不改喇嘛的习Xing,也真是奇怪。

卫杨没有管我俩这个小插曲,说道,“主要是刘宏辉的死态有破绽。一个活人就算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灵气也会有少量的灵气残留,然而刘宏辉的尸体就像是被风干的一样,肯定是被人杀死之后再被什么东西侵蚀的样子。”

“而且老朽跟刘宏辉相识也有好些年了,他的腿受过伤还接过骨,然而在那具尸体上却没有看到接骨的痕迹。所以那个尸体肯定不会是刘宏辉的。他估计是看老朽这么久了都没替他想出法子来,不信任老朽了。”王老头结果话头补充道。

“刘宏辉难逃一死。他假装死亡是在骗鬼,而不是为了骗人。”这时被王老头关进法器里面的女鬼开了口。王老头一听,赶紧把背包里的青铜镜拿了出来,那女鬼就封印在青铜镜里。

今天发生的事有些多,居然把这个小娘们儿都给忘了。

“怎么,你好像对这件事很清楚?”王老头问道。

“是。这件事说来话长。”女鬼叹了口气,对事情的原委缓缓道来。

女鬼名叫刘小仙,跟刘宏辉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

刘小仙的家里是盗墓贼出生的,他爹从小就带着她四处跑古墓,她妈嫌他爹不务正业而且干的都是刨人祖坟背时坎脑壳的勾当,所以就带着她的妹妹改嫁跑了。

刘小仙一直跟着他爹跑古墓,平时就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学,放了假就跟他爹或者是别的盗墓团伙下地,不料就在上个月因为跟一个新人盗墓时分赃不均,被举报了。

当时刘小仙跟他爹还有几个盗墓同伙在一个好不容易寻到的西周古墓里,刚从墓室里拿到东西就在盗洞口被警察给堵住了。

刘小仙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青烟就把她罩住了,等她清醒过来时是在深山老林里,她花了两天的时间才跑了出来,一路乞讨到了这里。

正好遇到了刘宏辉,刘宏辉跟刘小仙他爹有些交情,一看刘小仙这落魄样就打算先把她藏起来,等这风波过去之后他再把她送走。刘小仙为了谢他,就把自己从墓室里面偷来的玉送给他了。

只是没想到,前几天还风平浪静的,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命案。

这一切的起因算是弄明白了。

“求求你们,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叔叔,我刘小仙今生今世没办法报答你们的恩情,来世我愿意做牛做马……”刘小仙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同是女人,这个刘小仙虽然是鬼却比谢琳那大活人可爱的多了。

“居然是古墓里的东西。”卫杨说道。

“怎么,那玩意儿很棘手么?”我问道。

“嗯。你应该知道古埃及金字塔里法老王的诅咒吧。就类似于那种东西。”卫杨咬了咬牙,给我讲解道,“这种情况咱们是避免不了要把刘小仙盗出来的东西还回去的。要是不还回去,恐怕还要生许多事端。”

“你的意思是,咱们可以下古墓?!”我一听就来劲了,早年看那些盗墓小说看得我心痒痒,恨不得自己刨个洞就是古墓,作为男人,本能就对那些惊险刺激的事情感兴趣,这次有机会下到古墓里面去,怎么着我也得自己摸点明器出来玩玩。

卫杨一眼就看透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长安你什么都不会还是在家里等我们好了。”

“不干!我也要去!”

“他逗你玩呢,你必须跟我们去。”张解齐吃的差不多了,拿餐巾纸一抹嘴巴说道,“不过目前要紧的事是找到刘宏辉,把东西拿过来。”

“那肥婆不会告诉我们啊。”

“他会自己主动跟王老头联系的。刘小仙也说了,他是骗鬼,而不是骗人。”张解齐话音刚落,王学德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是刘宏辉打来的,王学德看了看我们,按了扩听键,一接通就听到刘宏辉撕心裂肺的喊声。

“死了……死了!王大师,救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