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湘西诡闻录

更新时间:2020-06-30 05:53:54

湘西诡闻录 连载中

湘西诡闻录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农夫仙拳 分类:灵异 主角:苗飞阎承雪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农夫仙拳的原创小说《湘西诡闻录》,主角苗飞阎承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为给表哥治病,我去了湘西,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一名邪恶的阴阳师,他将我炼制成天底下最厉害的僵尸——人尸。在一名神秘强大的神婆帮助下,我成为了一名重案组刑警,拜入马家最后一名女主为师,学习道法。巨型蜘蛛、千年九尾狐、天煞与地煞……女鬼与人性,善良与阴谋,我经历了一件又一件诡异事件,一步一步踏上了神秘莫测的灵异界。而我的身世之谜、二十年前灵异界那场血雨腥风的惊人事件渐渐浮出水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我刚一进这房子里,那缕香气更浓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种香气应该是一种檀香。檀香是用来烧的,有提神功效,在佛界有净化心灵之功效,因此在寺庙里经常见到。

我很快发现了檀香的所在,在屋中的左方墙下有一座神龛,神龛下插着数支香,那些香都有大拇指粗细,以致于整间房子里都是香烟袅袅。神龛上放着数只丑陋的东西,蛇、蜈蚣等,我暗暗吃惊,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五毒?

五毒是指蝎子、蛇、壁虎(无毒,但通常认为他的尾巴能致聋)、蜈蚣、蟾蜍,这五种毒物是汉族民间盛传的一些害虫。据我所知,有一种武学叫五毒武学,五毒武学融合苗疆蛊术与五毒毒术,控虫之术。通过对毒和蛊的神秘运用,以各样奇诡之剧毒攻敌,以蛊术疗伤续命,尽在鼓掌之间,更可操控五种毒虫,为苗疆不传秘技。

难道这五毒跟五毒武学有关?

神龛所供的是一尊神像,奇怪的是那神像乃人身狗头,而且右手握着一把斧头,坐在那儿威武地望着前方,威风凛凛。

我对这些并无兴趣,因为我被神龛下的一名女子给吸引住了。

那女子身穿彩服,蹲在地上,身子较纤细,扎着马尾辫,而她的背影我似曾相识,感觉跟林雯很像。

难道她是林雯?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奇怪的是她知道我进来了,也丝毫未曾动过,这时依然跪在地上背对着我,双手合什,像是在祈祷,依其背影看来,非常地虔诚而专注。

我慢慢地朝她走去,没有要打扰她的意思,只是想看看她是谁,刚走到她侧面,突然,她挺直了腰,迅速地回头看了一眼。只是这一刹那,我也看清了她的脸。

是林雯!

我脱口而出,“是你!”

林雯看到我,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朝后移了移,目露惊恐之色。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又问。

没想到林雯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飞快地朝楼上爬去。

这通往二楼的是一只木制梯子,成四十五度角斜着伸上去的,大约有两丈多长,而林雯一眨眼就上去的,速度快得惊人,更令我惊讶的是,她竟然是爬着上去的!

难道她的腿不能行走?

她又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我很快上了楼,这二楼是一间卧室,只有一间。里面有一张床,窗边有一窗窗户,除此之外,并无其它的东西了。而林雯这时躺在床上,盖着薄如蝉翼的被窝背对着我这方。

“林雯?”我轻声试探地唤了一声,并且慢慢地朝床靠近。

她回过头来,一双明亮的丹凤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对我怀有敌意。

看她这样子,我怀疑她不是林雯,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她长得跟我所看到的那个林雯的确太像了,那张脸蛋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比林雯要显得苍白,穿戴也与林雯不同,除此以往,简直就是同一人了。

“你是谁?你真的不是林雯?”我又问。

她朝我看了看,那双明亮的眼眸由先前的惊恐渐渐平静,然后爬下了床,拿下了屋中一张木桌上的一杯水,用手沾着杯在地板上写道:快走。

我正惊讶,她抬头朝我看了一眼,又写道:去找莫则,来救我。

“你真的是林雯?”我一时不敢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

她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能说话了?又怎么腿不能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阵连珠炮地般。

林雯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像是在说:一言难尽。然后爬过来推我,示意我快走。

我又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同学?就是昨晚在坟地里的时候。你和莫则救了我们。”

林雯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然后又用水在地上写道:三天前。

我又疑惑了,“三天前?你是说你三天前看到过她?”

林雯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我们不是昨晚才见过吗?难道我一觉醒来就已过了三天?”

林雯又点了点头。

我一时弥乱了,怎么会过了三天?也难怪我一起来就感到那么地饿。而我一醒来,林子璇不见了,她是离开了这里还是发生了不测?我越想越慌,一把抓住林雯的双肩又问:“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告诉我,是谁?”

林雯秀眉微锁,像是我抓疼她了。我忙放开了她。她正想继续沾水写字,突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林雯大惊失色,焦急地左右看了看,伸手朝床底下指了指。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叫我躲到床下去。

我为什么要躲到床下去?我倒要看看是谁把她关在这儿的,并且用了不知什么邪术令她腿不能走、口不能说话。林雯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忙朝我摆手,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这时,那脚步声越来越响,对方显然已经上楼来了。那人走得较缓慢,像是发现了什么。

“咚!”“咚!”

我开始紧张起来,每一个脚步声,就像是在我心里开了一个响雷。

林雯伸出食指在嘴边轻嘘了一声,然后径直朝楼梯间爬去。我则站在原地没有动,握紧拳头,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万一对方上来了,又对我不利,我就豁出去,跟对方大干一场。

奇怪的是,林雯爬下去后,竟然就像石沉大海,一下就没有了声音。

这不对劲,那所来之人看见门开了,在遇到林雯时,至少会跟她说上两句话吧,甚至要问一下她有没有人来。可是,对方一句话也没有问。我真想下去看看来的是谁,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妥。那个所来之人一定是把林雯关在这里的人。他把林雯囚禁在这儿,是犯法的,显然是不能让人知道的,若对方知道我知晓了这一切,可能会杀我灭口。

我不会那么冲动,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傻傻地去跟他硬碰。而我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林雯在看到我时往楼上跑,她是担心我跟囚禁她的人是同伙,怕我伤害她。

就在这时,脚步声再次从楼梯间响起。不过,依脚步声看来,那人是下楼去了。

没上来就好,我正想舒一口气,林雯突然爬了上来,神色惊惶地朝我打着手势,然后指着窗边上的那扇窗户。我明白,她是叫我从窗户上跳下去。刚来的那人并不是真的已经离开,而是去关门,以防林雯逃跑,然后再上来看看楼上的情况。

我快步走到窗前,这是老式的推拉窗,我并没用多大的力气便将其推开了。往下一看,离地面有三米将近四米多高。这个高度如果跳得不好,极可能会摔伤。但是这对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难度。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在放牛、挖田鼠、捉泥鳅时,喜欢跟小伙伴们跳梯田。有时候两块田之间相隔有三四米,我们跳下去也没事。不过,那是在田地间,泥巴较软,而这下面,是一块平地,长了些许野草。只要把握好落地的姿势,就不会有事。

这时,楼梯间又传来了脚步声。

林雯心急如焚,不断催促我。

我爬到窗上,轻轻一跳,落到了地面。

脚在落地的时候被蹬了一下,有些痛,眼皮也骤然弹跳了数下。还好无大碍。我抬头朝上看了看,担心上楼的人会发现我,决定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就在这对面,有一座废弃的牛棚,我不假思索一头钻了进去。

等了约两三分钟,楼上没有动静。我正准备离开,突然,窗户间冒出一颗头来,接而两只手伸了出来,其中一只手抓着窗台,另一只手不断拍打着窗户。

是林雯!我心猛地一震,忙从牛棚里跑了出来。林雯看到了我,瞪大了眼睛,伸手向我求救。可是,立即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头,硬是将她拽了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