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亲

更新时间:2020-06-29 07:01:25

阴亲 连载中

阴亲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林夕隹 分类:灵异 主角:柳元才刘长贵 人气:

主角是柳元才刘长贵的小说《阴亲》此文是林夕隹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切,都要从我结阴亲开始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情况?按照之前猫婆子说的,我需要把新娘子背到堂屋里,然后才能进行拜堂,可是这花轿里什么都没有,叫我背什么?

正当我惊疑不定的时候,堂屋里又传来老公鸡“喔……”的第二声打鸣。按照猫婆子的话,这时候应该要拜堂了,可我连新娘子还没背到。

我正急的团团转,花轿突然的传出一个害羞甜美的声音:“吉时到了,还不背奴家进去吗?”

我起初是被吓一大跳,不过立即是反应了过来,这里面不是没有新娘,而是因为我根本看不见罢了。于是赶紧弯腰,在花轿前面蹲下来。

一阵阴风从花轿里刮出来,吹的我脖子一冷,顿时我就感觉我的背上一重,还挺沉的,看来是新娘子已经上来了,我不敢犹豫,快速的走进堂屋里去。

说来也奇怪,一进堂屋,我背上的重量就消失了。

这个时候离第二声鸡鸣已经过去一阵子了,我不敢在耽搁时间,连忙在纸人旁边跪下,开始拜堂。

整个拜堂的过程中,我忍不住好奇往纸人身上瞟,本以为她会有什么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可却并没有,全程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跪拜行礼,显得像个傻逼。

行完礼还没来的急站起来,那笼子里的老公鸡“喔……”的一声又打起鸣来。

这下该入洞房了,我牢记着猫婆子的话。我连忙爬起来,打开红漆笼子,抱起公鸡就往新房里走。

所谓的新房其实就是我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我将老公鸡放到床上,又把房门反锁起来,这才钻进了床底下。我知道锁门不一定有用,但是心里却踏实不少。

紧接着又按照猫婆子的吩咐,将黑符纸取出来,在床头丈量了三寸,将符纸贴了上去。

做完这一步,一起步骤全部走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接下来就是耐心的等待天亮。

房间里特别的安静,甚至老公鸡也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气氛很是压抑,我趴在床底也更是不敢动弹。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床底的空间又小,而且特别阴冷,原本我是打算睁着眼睛熬到天亮的,后来实在是撑不住了,也没有什么异常,便干脆趴着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过去多久,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有人在敲门,当时我就完全忘记了猫婆子的什么警告,连忙爬出去开门。

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就呆住了,门口站着的居然是那天救我的红衣女子。

她穿着一套红色的礼裙,并不是嫁衣,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眼里波光流转,楚楚可怜。精致的礼裙下面若隐若现,非常惹火。

“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描写的正是这一般风貌。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我不禁有些的紧张,试探性的问:“你好,请问找谁?”

她没有说话,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看,让我非常不自在,忽然,她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顿时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我感受着她的体温,感受着她嘴唇的柔软,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仿佛我的灵魂神游在了天际一般,如梦似幻。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不舒服,翻了翻身子准备爬起来,竟然发现我竟然一丝不挂,顿时有些的窘迫,怎么会做这样的梦,真是害羞。

不过又想想还是挺爽的,特别是那红衣女子,真的是人间极品,我一边回味着一边起身,突然发现床上有一抹殷红。

我不禁的愣住了,想想刚刚的感觉,好像挺真实的,又仔细的检查一下身上,什么伤口都没有,那这血迹……难道刚刚发生的是真的?

我不由得大惊,这才看到房间里竟然一片狼藉,柜子什么东西全部都被打翻了,原本被我反锁的门也已经被打开,更显眼的是那一只老公鸡,脖子上留着血,瘫死在地上。

猫婆子说老公鸡是要替我洞房的,怎么会死了,难道刚刚是我和那女鬼洞房了?

我吓的从床上直接爬起来,等等,我怎么会在床上?我明明不是躲在床底下的吗?

我整个脑袋都蒙了,连忙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一不小心竟然摸到一个红色的肚兜,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是真的!昨天那红衣女子脱下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就是这红肚兜,这一点我印象深刻,当时我还觉得这内衣独特的,可由于火气旺并没有多想。

我整个人如同雷击了一般,当摸阴媒的一切步骤完成的时候,我还在为没出现什么意外而庆幸,可没想到真正的意外却发生在了最关键的一环。

这可怎么办?我大脑里快速的运转,只想到了三十六计最经典的一计:“赶紧跑路!”

我连忙穿好衣服下床,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跑,可是一到门边,“砰!”的一声,门却自己给关上了。

门并没有锁上,可是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拉也拉不开,我只得放弃,又走到窗户前,准备开窗出去。

一拉开窗帘,一双干瘦枯黄的老脸正翻着白眼瞪大了眼珠子在看着我,散发出诡异的笑容,头上稀疏的几个毛发湿漉漉的在滴水。

这人正是柳元才,我吓的连忙又把窗帘拉上。这时候“砰!”的一声,房门又自己开了,柳元才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柳元才的原貌,他脚尖落地,跟那天晚上我见到的柳元才一模一样。

我吞了吞口水,又一次拉开窗帘,窗外的柳元才不见了,我连忙开窗,可是窗外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情况十分危急,我看向柳元才,他的身体散发出阴冷的笑声,正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过来。

“站住!”我吓的语无伦次,却也只能是大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的懂我的话。

我话音刚落,柳元才竟然真的停了下来,看样子他听的懂我的话,我又继续哆哆嗦嗦的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我。”

“你把我叫出来的,这么快就忘了吗?”柳元才的嘴巴没有动,而是从身体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叫你出来过。”我颤声着说:“你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刘霞啊,昨天晚上你叫我出来的你忘了吗?没关系,我今天就是来带你走的。呵呵……”说完柳元才的身体里传出来一声得意阴冷的笑声,继续往我这边走过来。

“等等,刘霞,霞姐,我跟你无仇无怨,你放过我好吗?”我吓的连连后退:“再不济,你看看长贵叔的面子啊!”

“闭嘴!”话音刚落,接下来就是“啪!”的一声,柳元才(刘霞)还隔我一段距离,耳光却打在了我的脸上,把我打的一阵错愕。

“别跟我提那个兽禽。”刘霞厉声说,我只感觉周围一片的寒气,阴冷异常。

“说来,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把我叫出来,我可能还对付不了那兽禽。”刘霞继续说着,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

此时我已经完全的退到了角落,已经无路可逃了,正好摸到了角落里的一个大花瓶。

窗户打不开,玻璃总可以砸坏吧。我心里琢磨着,一手搬起花瓶,朝着窗户砸过去。

噼里啪啦一声响,窗户的玻璃和花瓶一起碎裂开来,我抓住这个机会,一跃跳出了窗外,拔腿就开跑。

刚一踏出院门,我只感觉后脊梁骨一凉,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住了,直接摔了个狗啃屎,鼻血都磕了出来。

但我并没有在乎,连忙爬起来,准备继续跑路,可却发现身上似乎是被什么压住了,无论如何也迈不开步子。

紧接着,阴冷的笑声从我的耳边响起,我浑身颤栗不安,汗毛的竖了起来,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别费劲了,你是跑不掉的,不但你跑不掉,全村人也休想跑掉。”刘霞阴冷的声音传来,整个人突然凭空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什么?全村的人你都不放过。!”我不由得大惊,看来猫婆子说的没错,这可真是个狠角色。

我不由得内疚,如果真按刘霞说的那样,是我把她叫出来的,我可真是犯下大过错了。

我叹了口气,哀求着说:“你杀我可以,可是村民们都是无辜的,能不能放过他们?”

“凭什么?”刘霞冷哼一声:“就算是我放过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活下来。”

我不由得震惊:“为什么这么说?”

“这你就得回去问养了你十几年的猫婆子。”刘霞冷冷的说:“不过你可能没机会了。”

说完刘霞那枯瘦如柴的手伸向了我的脖子,一股强烈的窒息传来。我想要抵抗,却双手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死亡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亮光从刘霞的后面飞过来,直接命中他的背部。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柳元才整个人就软了下去,瘫倒在了地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