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婚凄谈

更新时间:2020-06-28 05:05:12

冥婚凄谈 已完结

冥婚凄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君卿 分类:灵异 主角:高三文良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君卿的原创小说《冥婚凄谈》,主角高三文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萧然:“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们素不相识!” 连笙:“萧然,萧家的女儿。我们的确素不相识,但是祖上的债,自然由你来还。” 从此,她成了他的冥妻,牵扯千年的真相,渐渐地浮出水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我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双眼睛,恐怕会让漫天的星光都失了颜色吧??

虽然我很清楚的知道现在压在我身上的是个鬼,但是依旧无法减轻那张惊若天人的脸带给我的震撼!墨发以玉冠束起,俨然是一副古代人的装扮。可这依旧不减他那让人甘心沉沦的邪肆魅惑。

他很满意我的反应,低下头注视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娘子对为夫的容貌可还满意?”

这一句话将我拉回了现实,随后我下意识的反问:“你不是文良??”

在看到这个鬼渐渐黑了下去的脸色时,我忽然有些瑟缩,我说错什么了吗?我一直以为是公墓的那个叫文良的男鬼,结果却看见了这么个妖孽,惊讶一下怪我咯???

妖孽垂下头看着我,只要再低一点点,我们就会再次吻上!可他就是这么静静地注视着我,暧昧的在我唇角轻吻了一下后才哑着嗓子说道:“女人,记住你夫君的名字,连笙。”

我愤愤的转过头,死命的否认:“什么夫君!我不认识你!你快放开我!”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跟一个鬼不清不楚的??

“哦……”一个字,拖了个长长的尾音,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让我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下一瞬,冰凉的亲吻落在了我的脸颊上,缓缓向下。

我慌了,双手又被他禁锢,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你……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开始缓缓的解衣带,那是一套暗红色的古代长袍。我趁着他脱衣服的空挡立刻连滚带爬的爬下床,可他似乎并不急着把我抓回去,而是任由我逃跑。

很快我就知道了原因,门,打不开!!

折腾了半天,我也没力气了,大概真的是被吸了阳气的缘故,我很虚弱的靠着墙竭力的想远离那个鬼。

“不跑了?”连笙虚虚的披着长袍,唇角噙着戏谑的笑容向我走过来,轻而易举的将我抵在了墙上。而我却是眼前模糊,越发的无力,如果不是连笙我恐怕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连笙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俊逸的眉头一皱,就连那邪魅的笑容都淡了很多,低低的吼了句:“真是麻烦。”

随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等我反应过来,立刻气的想吐血,这特么又被丢回床上来了!

我咬了咬牙,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体内一阵阵的无力也让我没力气反抗,直接闭起了眼睛装死。

可等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睁开眼却看见连笙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我顿时尴尬了,想了半天,小声的说道:“那个……”

连笙转过头笑着看我,眸中却是一片冷光。

我偏过头,继续道:“能不能帮我盖一下被子……”

拜托啊,我没这么衣衫不整的跟别人说话的习惯。连笙扯过了被子粗暴的直接丢我身上,继而道:“女人,别动想要收了我的心思,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我真是懵了,不示弱的反驳道:“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们素不相识!”

连笙挑了挑眉,忽然俯下身在我耳边道:“萧然,萧家的女儿。我们的确素不相识,但是祖上的债,自然由你来还。更何况现在,你是我连笙的妻。”

随后他似是又模糊的说了句:“要怪就怪那个改了你命格的家伙吧……”

末了,连笙不知道在我手上带了个什么东西,再次恢复了那副妖孽的模样笑言:“娘子,这是为夫的聘礼,你现在是我连家的媳妇儿,我的冥妻。”

我心底一惊,什么聘礼??什么冥妻??我不想啊!我刚想反驳,连笙的吻便接踵而至。这一吻持续了好久,结束后,连笙就消失在了屋内。

我撇撇嘴,只感觉体内的力气又被抽走了一丝,这事……还是不告诉爸的好吧,让我怎么说他女儿被一个男鬼看上了,还差一点就……

我摸了摸嘴唇,眼睛忽然瞪大!这……这感觉……怎么和那天的梦那么像……

该死!他不会早就把我给……那啥了吧!!

左思右想,我也想不明白他缠着我到底做什么,索性不想了。

等力气恢复了些,我才慢吞吞的起床。垂着头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东西,竟然是那个刻着‘连’字的手链!……这就是那家伙说的聘礼??我试了试想把它拿下来,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我气馁的甩了甩手,这件事还是问问老爸的好,但是当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我再次愣住。

镜子里的脸色苍白的像鬼一样的女人是我??要知道我虽然不算是那种妖艳美女,但也算是个胸大臀翘小细腰的小美人了。然而看镜子里的女人面无血色,连嘴唇都是白的,而脖子上却都是密密麻麻暧昧的红点儿。这幅鬼样子怎么出去见人??我有些崩溃。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等明天一早再去问问我爸。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把正准备去店里的老爸给拦了下来。

老爸一脸见了鬼似的看着我,“你冷吗?”

“不冷。”我不自在的转了转衣领,要不是为了遮挡那些暧昧的吻痕……我至于穿高领衫吗……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把老爸拉去了沙发上,还没等我说什么,老爸就发现了我手上带着的红玉手链,顿时脸色剧变极其严厉的呵斥道:“你从哪儿拿的??赶紧给我拿下来!!”

我低着头把手伸了出去,沙哑着嗓子苦笑:“爸,我倒是想拿下去,但是它不下去啊。”

老爸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颓废的低下了头,随即狠狠咬了咬牙,丢下了句:“你在家等着。”

望着我爸的背影,我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从我第一次拿起这个手链他训斥过我,既然他都知道,那我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但我相信我爸不会害我的,默默回了房等着。

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见我爸慌乱过,可刚才他眼中是掩不住的慌张,可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爸回来了,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人。

一个浓妆艳抹的好像是四十几岁的女人,另一个则是个三十几岁的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

我爸把我从房间叫了出来,等我看见了这两个人的时候下意识的皱了皱眉。那女人看了我后捂着嘴惊呼:“啧啧,这丫头是被厉鬼给缠上了啊,看看这小脸儿白的,阳气没少丢啊。”

而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更加可信些,皱着眉讽刺道:“李婆子,不懂就别瞎说!这位姑娘命格奇特,浑身阴气环绕,哪里像是被吸了阳气的??分明是结了冥婚!”

我眼皮一跳,这男的还算是有点本事,连笙说过我是他的冥妻,不就是结了冥婚的意思吗??

那姓李的女人一听,只得悻悻的打着圆场:“啊!到是我眼拙了,多谢道兄提醒。不过那鬼死都死了,不去投胎反倒缠着凡间的丫头,看来是留不得了!”

刘婆子的意思很明显,她要除了连笙!

我眼皮一跳,耳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连笙那句话:女人,别动想要收了我的心思,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身子不由得一凉,那鬼不会真的来杀了我吧?

我爸却忙道:“刘大师,陈大师,你们可有什么办法吗?”

原来那个中年男人姓陈,看样子应该是个道士。陈道士沉吟了一会儿,方才凝重的说道:“萧先生,陈某不敢保证什么。实不相瞒,萧姑娘身上的阴气太重,你看。”

说着,陈道士拿了个罗盘出来,而上面的指针在剧烈的晃动以后,竟然直直的指向了我!

古董店当然少不了罗盘这种东西,我知道那是一件法器,而被指着的我……是被当成了鬼吗?

我忽然感觉全身冰凉,以前看电视里总是说人死了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难道……我才是鬼?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慌乱的看向了我爸。

与此同时陈道士的声音也响起:“姑娘不必惊慌,你没死,还是个活人。罗盘的反应只是因为你身上阴气太重,恐怕现在抓个黑狗来,也肯定会把你当成阴人的。”

这么解释好像也说得通,既然我还没死那就好说了,谁会不怕死呢?我松了口气,却还没忘记冥婚的事,立刻追问道:“那有没有办法可以解除冥婚??”

只要解开了冥婚就好,我还没想过要连笙死,要知道我就是一弱渣的小凡人,要是他发了狠想弄死我,那我岂不是要死的很惨??

陈道士看了一眼刘婆子,垂着眼道:“她能过阴,让她下去找判官把婚离了就是了。”

我松了口气,只要能解就好,我爸也忙看向了刘婆子说道:“刘大师,可否为小女辛苦一遭??”

我和我爸的目光却让刘婆子冷哼一声,看向了陈道士,“你这臭道士倒是聪明得很,怎么这活儿就扔给我了?你怎么不去??”

陈道士收了罗盘放在了包里,慢悠悠的说道:“活儿你干,钱你收,不行再找我。”

刘婆子听了前半句后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就被下面那句‘不行再找我’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又哼了一声说道:“我去就我去,不劳您大驾。”

刘婆子这是答应了,我这才放下了心。刘婆子说过阴要晚上子时最好,那时候是地府阴差判官办事的时候。我一阵惊讶,原来地府的官儿也都按时按点的上班的!

不过既然有了解决的办法,我也放松了很多。这样最好不过了,冥婚只要解除以后,既不必杀了连笙,我也能摆脱他。我越想越开心,就这么等到了子时的到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