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薄码

更新时间:2022-09-23 05:00:26

薄码 已完结

薄码

来源:云阅 作者:陈楸帆 分类:科幻 主角:陈王先生 人气:

《薄码》由网络作家陈楸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王先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们的孩子能够手牵着手,享受一个无码的世界。可大脑会不会在真相的高清码率冲击下崩盘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轮到我靠谱了。

作为一个正统理工科出身的IT民工,如果我无法用严密的逻辑从王守仁的叙述中找出破绽,并把他一举击溃,我就对不起大学里面那重修的六门课以及两千四百块钱。

“说说看,王外星人,你们的技术发展到什么水平了?”我把玩着他的名片,想诱使他露出马脚。

王守仁微微一笑,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机。

“就像之前我所说的,摩尔探测技术在我们的科技发展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像一根隐而不露的线索,总是在关键时刻把我们指引向全新的方向。我们知识的最高水平,应该集中体现在对大脑、知觉和主观世界的认识上……”

“那位女科学家,你们可以把她想成居里夫人,用实验证明了摩尔记忆理论的正确性,也将大量的资源引入这一领域的研究,相关科技在提升了整个社会智力水平和运行效率的同时,也成为了哲学和心理学上的新起点……”

“人们更聪明地调控自己的情绪和预期,因此他们活得更快乐更满足;罪犯被作为心理疾病患者对待,通过有效的药物和心理调控根除他们的潜在动机;从孩童开始,阅读他人的心理状态并以最有效的方式进行沟通成为基础教育的一部分;哲学上发展出一套高度复杂的理论体系,用以界定实在(指客观世界)和虚在(指主观世界)以及彼此间的转化关系,感官被定义为一个接融二者的介面,各种符号和程式相继诞生,帮助人们理解其中的深义。但父亲说,真正理解这一切的人不会超过七个,正如你们的相对论或者量子物理……”

“且慢!”我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你们对主客观世界的认识水平这么高,为何还为神保留着这么重要的位置,这不符合逻辑。”

“这得从头说起。由于星体位置及地质条件的特殊性,我们星球大陆板块的构造及运动特征极有利于植物与动物化石的成煤成油过程,所以,一方面是能源储备的极大丰富,另一方面,我们没有发现足够的化石证据来支撑并发展类似于进化论的理论。神创论在我们那个世界占据主导地位。我们也有各种创世神话,也有类似教堂的公共建筑,也有繁琐的教规礼节,也有我们的《圣经》或者《古兰经》,不同的是,科技在宗教变革中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

我回忆起他说到宗教争端时,的确说起他们那地方不缺油,这又提醒了我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化石能源极大丰富的话,我猜你们没什么机会发展原子能或者其他高效率能源吧?”

“的确如此。”他回答之前似乎迟疑了一下。

“如果摩尔探测器在你们历史上如此强势的话,你们也没什么机会研发其他的勘测定位技术吧,尤其是对外层空间。”

“……是的。”

“既然这样的话,”我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请问你们是怎样在茫茫宇宙中找到太阳的位置,并且跨越光年来到这里的呢?”

他陷入了沉默。Bingo!得分!我的兴奋溢于言表,这种满足感远远超过了解决一个系统bug,你把一个有血有肉的,呃,外星人,通过智力手段击倒,我的逻辑课没有白学,我的重修费没有白交。

“是,直到我离开之前,我们都没有发展出足以进行星际航行的技术,能源是一个大问题,很讽刺对吧,在一个能源充沛的世界里,居然会为此而遭遇瓶颈,这也许就是世间万事万物的绝妙平衡。但当我们灰心丧气以为走入死胡同时,神却向我们敞开了另一扇门,祂让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

“什么?”我猜自己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我们找到了兄弟,或者说,他们找到了我们。”

“你是说,还有另外的外星人?”Glico脸上的表情就像个做着梦的白痴。

“是的。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历史性的一刻,父亲搂着我的肩膀,站在社区的广场上。那天有点冷,空气里一股铁锈的味道,许多人激动地流下眼泪或虔诚祷告,但父亲没有,他总是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得很好,仅仅是手臂上传来微微的颤抖……”

王守仁突然煽情起来,他目光游离着,像是回忆着遥远的往事。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了不起的说书人。

“……爆炸性的新闻标题是递进式的:外星人来了,他们是我们的兄弟。这个‘兄弟’并非是外交辞令或者带着政治意味,而是从生物学上证明了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同源关系。不仅如此,尽管他们发展出了先进的空间跳跃技术,但找到我们的方式,竟与我们找到新神‘曼’的方式如出一辙。”

“你是说……摩尔探测器?”木章也按耐不住了。

“也许名字不一样,但原理上,完全一致。历史学家开始重新审视摩尔探测器的原初理论。符合逻辑的推理是这样的,创造者在宇宙间符合条件的行星播撒下同一模板的生命,祂的原则是最低限度的干涉,让文明得到最自由的发展,唯一给出的启示便是让造物可以探寻自身,进而探寻其他同胞文明的钥匙——摩尔探测的内在机制,从一开始便被设计好了。这是神的实验,一场宇宙间的试炼。”

“这听起来像是宇宙间的连连看……”不用猜,这句话只能出自Glico之口。

“为了便于你的理解,差不多的意思。”王守仁笑了笑。

我一直观察着他讲述这一切时的表情,平静、自然、淡淡的感伤,像一个活了许多世纪的老人,如果他编造了这一切,那未免有点过于费尽心机,演技过分精湛了。何况,对于我们来说,说出这个故事的意义何在呢?仅仅是为了从枪口下活命吗?

“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你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寻找创造者,可这似乎跟我们所看到的……技术贩子的行为不太相符吧。”我说出了我的疑问。

王守仁笑了,露出两排大白牙,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太像了,甚至连逻辑思维的方式。现在我更加确定这是神的旨意了,这一切都是神的大计划……”



###



我注意到,自从踏入这房间以来,墙上的钟已经走过二又四分之一圈。所有的东西都远离了原先的计划,我们彻底脱轨失控了,没有什么是靠谱的。

也许,只有眼前的这个外星人是靠谱的。

“……我们的兄弟带来了震撼人心的新技术,同时,他们也从我们这里学到了许多关于内在世界的知识。两种文明的交融和碰撞并没有像之前想象的那般残忍而可怕,我猜,这里面有幸运的成分,类似的文明发展阶段与存在观、互补的技术优势,也有必然的因素,一种根源上的同胞情节。”

“我们达成共识,携手将神的旨意贯彻下去,继续沿着这条跨越光年与岁月的线索,寻找其他神的孩子,或许有一天,我们将会一起荣归祂的怀抱。一种太空奥德赛情结,你可以这样说。”

喀。喀。从木章的方向传来两声脆响,他用枪管敲了敲桌面,似乎在提醒所有人,局势现在仍然掌控在自己手里,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显得有些迷惘,似乎也陷在这个超现实的故事里面,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为了你们的神,”木章眼神空洞地晃着枪,说:“却害死了我的父亲。”

王守仁像被踩了刹车,突然停下了他的布道,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仍然命悬一线。

“……我的父亲就死在这颗星球上,像你父亲一样,死于摩尔探测器。在被选中的时候,父亲告诉我,这是偶然,也是必然。在短暂的有生之年,能够受到神的感召,去见证祂的伟大,这是宇宙间最大的幸福。我相信他说的每字每句,一如以往。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有死去的一天。”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神错了。”Glico突然蹦出一句十分深刻的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王守仁的语气变得不确定起来。“……我们遵守着神的指示来到这里,小心翼翼地不去直接介入你们的世界,我们观察,并且研究。”

“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同一种造物,来自同一位造物主。所不同的是,我们走过了不一样的发展轨迹,摩尔探测器的技术在你们的历史中如草蛇灰线般存在着,但大多数时候,被当成一种巫术、魔法或者非理性的边缘知识。我们看到了你们面临的困境:能源枯竭、环境恶化、脆弱的金融体系、复杂的国际关系、民族仇恨、人心迷失……我们希望伸出援手。但从神的原则出发,必须尽量避免直接干涉你们的历史进程。”

“为什么?”我表示不解。

“如果我们现身,告诉你们一切,后果是可以预料到的。旧有的将崩塌,而新的未必能建立。想想那部关于末日的电影带来的骚乱。”

我明白也许他是对的。

“我们尝试着让摩尔探测器重新进入你们的视野,因为只有这样,神的旅程才能继续下去,哪怕花上数百数千年的时候。通过分析你们的行为模式,我们认为,利益才是你们传递福音的源动力,无论在人群中,公司间,还是国家与国家的博弈,只有利益,能让信息传承、生长、渗透进你们文明的肌体,并逐步逼近我们的终极目的。”

“利益也会害死人。”我冷冷抛出一句,瓦斯爆炸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是的,我们为此付出了许多代价。我的父亲……在一次谈判中遭到袭击,政府武装夺走了机器,也夺走了他的生命。我甚至没能要回一具完整的尸体。所以,我很理解你,木章,那种怀疑一切,痛恨世界的情绪也曾在那么一瞬掳获我的心智,我甚至怀疑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否有价值,怀疑这样的文明是否存在被拯救的必要和希望。但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木章眼神中闪过一丝愕然,但随即又黯淡了下来。“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不,这的确改变了什么。”

“你让我再次领会神的旨意,让我回忆起了对父亲的爱,那些使我不同于所有人的回忆,宇宙间独一无二的珍宝,在那一瞬间又回到我的眼前,充满我的心脏。那些回忆,我相信同样会永远存在于你的世界里。”

木章的眼眶开始泛红,然后有点点亮光闪动,他像是突然卸下了所有的重负,瘫倒在椅子上,软绵绵地问王守仁:“你恨我们吗?”

王守仁低头沉思了片刻,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是兄弟,我们有着同样的情感和弱点,我们有着同样的愤怒和悲伤。每个人都会有年轻幼稚的阶段,胡闹过,叛逆过,尽管道路千万条,但目的地只有一个,长大,回到兄弟姐妹中间,回到父母的身边。而兄弟不就是要互相扶持的吗,正如你们的耶稣在约翰福音里说的,我这样吩咐你们,是要叫你们彼此相爱。”



###



那确实是一个漫长而怪异的夜晚,像是时间都凝固在故事里。

我还记得王守仁最后的动作,他庞大的身躯像一座碑石般立在我们面前,双手捧着摩尔探测器,向前递出。

“这只是一个故事,相信你们不会透露给别人,尤其在这个国家里,别人会以为你是疯子,或者更糟,以为你是个科幻小说家。希望你们带着这台机器离开,作为我个人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然后力所能及地去做一些事情,从了解自己开始……”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当时的感受,相信木章和Glico也一样,我们的脑子里、心里,被一种混乱而莫名的情绪占据着,被这个宏伟而沉重的故事摇晃着,在真实和虚构之间摇摆不定。王守仁的眼睛闪着奇异的光,他的微笑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让你不由得沉浸其中,像身处于一场肃穆的宗教仪式,所有的判断力都丧失了作用。

“……也许我们都等不到那一天,但至少我们要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所有的人类可以摒弃种族、宗教、语言、阶级、贫富等等一切的差异和隔阂,携手寻找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的造物主。”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如何从他手里接过摩尔探测器,又是怎么拖着木章和Glico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出办公室,下电梯,离开银科大厦的。我想,我们都想逃开一些东西。

某种程度上,我更愿意王守仁的故事都是编造的,摩尔探测器也是假的,而我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为了狗、父亲或者几个臭钱,干出一些不入流的荒唐事。但从那个晚上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这样假装下去了。

摩尔探测器没被卖掉,这成为我们三个不定期聚会的借口,我们试试这个,测测那个,有时奏效,大多数时候不灵,然后我就会嚷嚷着还不如卖几个钱花花呢。但没人当真。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Glico养了一条新的金毛,至于木章,据说那个经常开车送他的男人会成为他的新爸爸,不过我猜在这件事情上他没什么发言权。

我们很少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仿佛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但时不时的,会在新闻里关注一下相关的报道,看起来王老板的生意发展得不错。

每当我被工作或者生活折磨得苦恼不堪时,我就会巨细无遗地回忆起那个晚上的事情,那昏暗的光线、晚霞、玻璃幕墙的折射、没有设计感的钟、写字台、鹅卵石的烟灰缸、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出的刺响、那把仿真枪、另一把枪、那个高大的光头男人和他的故事。一切都真切得那么不真实。

然后,我会突然感到自己触到了一些东西,一些超越了眼前琐碎生活的东西,一些无限大、无限远、无限古老的东西,一些虚无缥缈但让人感觉到希望和温暖的东西。

于是,真假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木章的DV,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录下来的只有一堆噪点和杂音。我和Glico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也许,故事本来就该是这样结束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