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火线

更新时间:2022-09-21 05:06:43

火线 已完结

火线

来源:阅读云 作者:江南鱼火锅 分类:军事 主角:杨越毛 人气:

主角是杨越毛的小说《火线》此文是江南鱼火锅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意外地穿越到1937年。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卷入到惨烈的血肉磨坊之中,浴血拼杀。 火线读者群QQ:*...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条战壕上,官兵们接连成功地摧毁了二辆日军豆战车!

这种行为,不谛于是对气焰正炽的日军当头一棒。同时,也极大地鼓舞了其它地段进行炸战车的勇气。紧接着,国军官兵们对另五辆战车的攻击,便再也未曾断绝过。

当然,轻飘飘的一句“再也未曾断绝过”,初听似乎颇长志气,解恨!可是,这其中血淋淋的、沉重到使人不忍目睹的代价,则是国军士兵们用血肉之躯,组成的一道厚重如山的阻击线!

那动人心魄、催人肝胆地决绝身影,一条条如开弓之箭般地以惊人速度向日军战车撞去……

这情景、这肝胆、这条不归的英雄路,直是震动五岳,摇动天下!

冲出!倒地!再冲出!再倒地……

在这惨烈到使人心发抖、手发颤的过程中,以数百计为单位的中国军人倒在了血泊中。敌人难以摧毁的凶顽,摧残着每一个参战者的肉体,更折磨着他们的精神。不大工夫,战士们那昂扬的呐喊,便从战场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血红着双眼、你死我活的杀戮!

揪心的毁坦克之战,激烈无比,过了大约有五分钟吧,在猛然的一声轰天巨响中,国军方面,霎时间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这个声音,标志着日军战车在又被摧毁了二辆后,终于慌不择路地逃亡了。也标志着,日军的这一次进攻,终被瓦解!

就在杨越跟着欢呼的时候,不知何时跳到战壕顶上的周山,正恶狠狠地瞪着眼,愤怒地挥舞着枪身,口中吼道:“都瞎吆喝个屁,上刺刀,追上去!”

听到痛打落水狗的号令,杨越条件反射式地抓枪而起,攀爬出战壕。视线中,强行碾过第一条战壕的日军战车留下了4堆昂贵的篝火,更远处还有一堆。但想像中的战车对步兵的大屠杀并没有怎么上演。战死的己方官兵,多半是被护卫在战车边的日军用步枪射击造成的。

放眼望去,在第一条战壕那边,溃退中的鬼子正如退潮般地流动。很明显,处身于第二条战线,若纯凭脚力进行追击,怕是不能有什么建树了。他一念到此,当即完全不被周围飞窜的战友身影干扰,肩膀亦如同磐石一般紧紧抵住枪托,飞快地拉动枪栓,射击,拉动枪栓,射击……

被他瞄准的身影,在全无干扰之下,接连中弹滚倒于地。五发子弹打光了,他正要装填子弹,忽然间,旁边递过来一杆步枪,“长官,这枪装好子弹了,你打,我来填。”

他顺手接过,一瞥目间,只见一个高大的汉子,右胸上全是鲜血,但嘴角边却满是温和的笑容,不由一呆。

这个负伤的大汉,却是郑海彪。如今的顶头上司,郑连副。

他一呆之际,眼见日军已经跑远,再要瞄准大不易,便返身去扶郑海彪。沉声道:“连副,你这是伤着哪了?来,先坐下,我给你包扎。”

郑海彪依言坐下,任由杨越为他解开上衣,扯成布条进行包扎。这个过程中,虽然不时地呲牙吸气,却始终没有哼上一声。偶而说话,亦是嗓门洪亮,跟打雷一般。

包扎完毕,杨越凝视着这个有着一副如同岩石般结实身板的粗豪汉子,眼里满是欣慰:“是穿孔伤,没伤着要害。估计个把月,连副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子。”

郑海彪赤裸着上身,摇了摇乱糟糟地头发,大声道:“没有这许多骄惯。我现在就感觉身子好得很。长官,咱们现在就去一战壕走走!”

杨越静静地看着这个倔强的军人,眼底泛起了尊敬之意。突然间,他将手伸出,大声道:“好,咱俩这就到一战壕去!数一数小鬼子们,究竟留下了多少具尸体。”

郑海彪将宽厚的手掌搭上他的手,有力地一握,洪声道:“数完后,我再给你填弹,我填,你打!”

话毕,二人相视一笑,顿感豪气满胸。逐并肩向一战壕走去……

一路扶携向前,要说心中不感慨良多,那是不可能的。与郑海彪的认识,在杨越来说,其实仅只是昨天到今天而已。

昨天,他还只是一个初上战场的菜鸟。因为枪法不错,受到了郑海彪的赞扬。而紧接着的风云变幻,使二人上下之属的关糸几度变化,到了现在,究竟谁才是谁的长官,已是分不清,道不明。

唯有的,便是军人之间,那最纯粹的战友之情!

不久后,二人扶持着来到第一战壕,第一眼所见,除了尸体外,还是尸体。

忙碌的国军官兵们,正在将这些尸体分成两类。己方的,拖到稍后方,堆集到一起。至于日军装的,则很干脆地丢到了战壕北端,准备允作沙包掩体。

对于这个打退了日军进攻的场面,杨越是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不错,阵地是守住了,也将日军消耗了不少。可是,这却是中国军人用生命换来的。仅仅为了击退日军区区8辆战车,杨越就亲眼看到不下于数百名国军官兵,就此长眠于此。

在那短短的五分钟里,他仿佛历经了一个人所能有的全部感情变化,这又岂百感交集、五味杂阵能形容得来的。

他沉默着,把手打起,向着这些忠魂遗体,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这时,只见正在指挥的周山似乎发现了他俩,当即很严肃地挎着冲锋枪走了过来。到了跟前时,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二人,点点头,然后又一脸严肃地走开了。

虽然,周山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热情的拥抱。二人却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充斥,连那刺鼻的尸臭味,也冲淡了不少。

时间,在忙碌的备战过程中,转得飞快。当时针指向16:20分时,忽然之间,天边传来了阵阵马达的轰鸣声。杨越随着人们的手指处看去,视线中于是出现了6架掠空高速飞行的日军战机。

“散开!趴下!快趴下……”许多老兵的声音,在这时响了起来:“鬼子的飞机来了,快快隐蔽!”

动作间,那6架战机已快速变大、变清晰!更有闷雷般的“隆隆”声就在耳边炸响之感。

而身边官兵们面对战机的表现,却又是各有不同,有的跳到弹坑里躲藏,有的趴在战壕中,甚至还有的举着步枪对着天空射击,似乎是想用步枪打飞机……

杨越望着那些迎着日机开枪的英勇身影,心中震憾之余,又好不凄然!

下一刻,决不愿见到如此大好男儿就此战死的他,突然发了疯似地奔行向前,将一个个对空射击的士兵扯倒在地,大喝道:“卧倒、卧倒,都不要命了是么!”

“扑扑……”随着一连串呼啸的子弹破空声,一排机枪子弹打在他身侧的泥土中,几颗碎石飞溅起来打得脸上生疼生疼的。

“轰轰……”又是几发炮弹在阵地左侧炸开,一名士兵被炸得高高飞起,接着再重重地摔下。可以看见,这名士兵尚在空中时,整个下半身就已经被炸没了……

而这时,隆隆声越来越近,那一阵阵刺耳的尖啸仿如就在耳边鸣响,接着整个世界“轰轰轰”的一阵乱响,碎石和泥土恍如爆发的火山。一时间爆炸声、机枪声、惨叫声、飞机的呼啸声响成一片!

是时,日军6架战机一飞至阵地上空,便俯冲着向地面倾泻大量机炮弹与机枪弹,其嚣张程度,直是视地面防空火力如无物。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国军方面来说,能装备几门克制日军战车的三七战防炮,都已经是嫡糸中的嫡糸了。至于防空武器,很遗憾,整个六十七师中,除了有四挺高射机枪充充场面外,便再也找不出什么好家伙。

这是一个悲催的事实,也是一个国力不如人的时代。至于应对方案,一般可用四个字来概括就地隐蔽!

这四字虽短,却由此可以遥知,当初的抗战,是何其的悲壮、惨烈!

当此时,穿越男杨越自是没有心情加以感叹。他正忙着和另一个士兵一起,仓促地跳进战壕里,双手抱头、膝盖顶胸,以半侧半躺的姿势蜷缩着,等待这该死的空袭结束。

是时,连串的子弹啸叫着从空中扑击而下,又有接踵而至的爆炸从左至右猛烈锤打地面。置身其中,如同烈火地狱!而这一切,对于战壕中的人来说,都只能被动地接受。要么祈祷,要么听天由命。

在这末日的景象中,杨越已经痛苦地闭上眼睛,默默体验着近在咫尺的可怕死亡,体验着生命陨落的无限哀伤,体验着这个世界的血腥与残酷……要知道,若是机枪子弹直接扫进战壕里,整班、整排的阵亡也不是稀罕事!

他身周的别的官兵,则动作又有不同,一些人武器或抱于怀中、或置于一旁。有的满不在乎,有的口中念念有词,也有人眼神呆滞,茫然地坐着、侧躺或是缩在角落里。

时间在煎熬中缓慢流动,直至觉得整个人都麻木了时,天空中的嗡鸣声才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身周的金属风暴,也完全消失不见。这种瞬间由极动到极静的变化,让人们都有些懵然。随即,便是终于挺过了煎熬的庆幸终于,结束了!

放眼望去,能见到的“之”字型战壕里,官兵们正在一个个地站了起来,看起来除了少量的中弹外,似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

这之中的缘由,便要得益于战壕的摭蔽作用了。事实上,国府当局为了应付这种空袭局面,特地针对性地规定部队在挖掘战壕时,必需挖成蜿蜒的“之”字型。若非如此,日军战机一次精准的沿沟扫射,甚至可以干掉一整条战壕里的官兵!

但这并不是等于说,熬过了空袭,就意味着今天的战事可以告一段落了。事实上,稍有经验的老兵,都绝不会抱着这种幻想。这从老兵们郑重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接下来,才将是真正的生死之战!

是的,与炮火准备过后的步兵进攻一样,空袭过后,日军也必然会发起步兵群的进攻!

这个显而易见的观点,很快被证实了。就在阵地对面的开阔地带,数以千百计的日军,正以散线形,如蝗虫一般,源源涌来。

“他娘的!”

阵地上,响起了周山那满不在乎的声音,粗犷的语言里,自有一种决绝的意味:“兄弟们,看见对面的杂种们了么,怎么样,还有没有胆子干他一票?”

“有!”

士兵们轰然响应。

“好,够种!兄弟们,那就操家伙!干他娘的!”

“对,干他娘的!”

杨越亦高声喊着。将头伸出,露出双眼睛,看向日军的进攻阵容。不知怎么地,一句完全遗忘了的台词,忽然就自他的心底闪过

光荣的时刻,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