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锄奸杀寇

更新时间:2022-09-17 04:58:05

锄奸杀寇 已完结

锄奸杀寇

来源:阅读云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分类:军事 主角:蒋谷正伦 人气:

完结小说《锄奸杀寇》是生活在记忆中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蒋谷正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唱一出连环戏,戏戏逼真;下一组连环套,套套缜密;抓一个逢源人,招招到位。(毁灭妹妹语) 上海锄奸,刀光剑影;赣北杀寇,荡气回肠。 锄日特汉奸,杀伪顽倭寇,谍战堪称惊心,血战堪称动魄; 雪百年耻辱,复万里河山,汉唐无此英雄,宋元无此豪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经的世界第七大都市,人口仅次于柏林、伦敦、莫斯科、纽约、巴黎和东京的上海,在日寇铁蹄的践踏下,成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被摧毁的世界性大都会。数以万计的工厂、作坊被摧毁,大量难民涌进只有十平方英里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数万无家可归者流落街头,曾经的繁华已经不复存在。

沦陷后的上海,到处残垣断壁,尸横遍野,只有黄浦江沿岸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里笙歌达旦。每当夜幕降临,租界内彻夜通明的灯火,与租界以外漆黑一片的冷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犹如一座漂浮在黑暗海洋上的孤岛,暂时逃过了战争的劫难。

在距离租界这座孤岛不远,日本侨民聚集区一座被称为梅花堂的小楼里,有一扇窗口也亮着一盏诡异的灯光,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映在窗台上,给人平添了一丝恐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率领日寇长江舰队冲过江阴要塞的影佐祯昭,他已经由日本参谋本部调至上海,准备组建一个名为“梅机关”的特务组织,以便统一协调和领导日寇在江南一带的间谍机关。

日本在华的间谍组织,分为不同的系统,这些系统大约分为两类,一类是直属日本政府,由陆军参谋本部节制;一类直属在华驻军和外交机关,由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和各地特务机关长节制。同时,还有一些由日本浪人和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自行建立的间谍机构,他们在淞沪会战前蜂拥而至,窃取过大量中国的军事情报,战争结束后,日军上海派遣军觉得有必要对他们进行整合,于是向东京大本营提出要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影佐祯昭走马上任。

遥望着远处租界的灯火,他知道自己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将会和眼前的这座孤岛里的各种势力进行生死较量,包括国共两党的地下组织,以及苏俄和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当然也会有他们自己内部的各派系。

为了能够迅速建立梅机关,并且在最短的时间里开展工作,他给特高课在华的最高头目土肥原打了个电话,希望听听他对梅机关的意见,土肥原给了他一个原则和一个人的名字,原则是“以华制华”,名字就是“南造云子”。

影佐祯昭明白,在上海,除了国共两党的地下组织外,各种帮派的势力也相当强大,土肥原的“以华制华”原则,就是让他充分利用帮派势力与国共两党的矛盾,扶植起大量的汉奸特务组织,借以深度控制住上海。

不过,在建立梅机关并使其正常运转之前,影佐祯昭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要做。这次从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调任陆军省军务课课长后,他受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委托,到上海以贩卖鸦片为关东军筹集军费。不管梅机关的筹建还是以贩卖鸦片筹集军费,他都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而南造云子作为土肥原最得意的弟子之一,目前正在上海领事馆特高课供职,无疑是保证完成这两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他走到办公桌前,拨通了特高课的电话。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入梅花弄,平时只穿便装的南造云子,因为被影佐祯昭召见,而且又是在晚上,于是特意穿上了自己的中尉制服,妖艳之气暂时被掩盖,剩下的就只有眉宇间的腾腾煞气了。

“大佐阁下,大日本帝国驻上海领事馆警察署特高课情报组组长南造云子向您致敬!”

虽然板垣征四郎已经承诺提升他为少将,但还没有正式下达任命,所以,影佐祯昭依然身穿大佐制服,见到南造云子之后,他示意南造云子坐下。

说实话,南造云子这个名字他是听说过的,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年轻,难道面前的这位连三十都不到的女人,真的就是与满洲阿菊齐名的帝国之花吗?心里虽然直犯嘀咕,但想到土肥原是绝对不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的,能够推荐她,那就一定错不了。

“受陆军大臣的委托,我将在上海建立一个特别的情报机构,现在正需要一批得力的干将,在给土肥原将军打过电话之后,他向我推荐了你,不知道你得到了通知吗?”

南造云子起立道:“暂时没有,不过,云子愿意为大佐阁下效劳!”

影佐祯昭再次示意她坐下:“你在南京的成就,小泉君已经向我介绍过,希望今后在上海的日子里,你能够再接再励,为帝国和天皇陛下赢得新的荣誉。”

“是,云子一定为此百倍努力,不惜献出生命!”

“嗯,因为时间紧迫,不必要的话就不多说了。我现在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快在上海成立一个鸦片贸易公司,为关东军筹集军费,我想听听你的建议。”

南造云子说道:“不知道大佐阁下听说过里见甫这个名字没有?”

“听说过,好像是满洲国通讯社的记者。”

“他是福冈县人,曾就读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毕业后在上海一家贸易公司任职,不仅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通,难能可贵的是,他在上海生活多年,又在贸易公司工作过,熟知上海工商界的内幕,与西方诸国的贸易公司也有接触,如果让他出面主持这项工作,一定水到渠成,马到成功。”

影佐祯昭点了点头,心想:土肥原推荐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她不仅解决了自己现在所面临的最大一个难题,而且直接推荐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人,难怪能在中国的谍报工作取得显著的成效。

“嗯,很不错的建议,我明天就去会会他。”影佐祯昭转而问道:“目前,上海滩上帝国各种情报组织鱼龙混杂,有些浪人居然公开假帝国情报机构之名,大行搜刮民财之事中饱私囊,如果我们要对这些组织进行整肃,你看从何处下手为好?”

“当然是井上公馆,井上日昭曾经公然叫嚣,他手下的六十人,足以胜过帝国的任何一个师团,井上公馆的气焰不压下去,即将成立的梅机关是无法树立起自己的威信的。”

对于井上公馆的井上日昭,影佐祯昭也算是了如指掌,知道他早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在陆军中混了一段时间后,因觉得在军队中行动处处受到限制,不久便辞去军职,开始了自己的浪人生涯。一九三七年初来到上海后,井上日昭混迹于虹口区的日侨中,后来在南京路哈同大楼三楼租了几间房子,开设了通源洋行,以开展中日贸易做掩护,从日本国内招募一批浪人为骨干,收买一些汉奸当爪牙,进行间谍和恐怖活动。

“八.一三”淞沪之战爆发后,井上日昭非常活跃,为了协助日军作战,他指挥手下的浪人和汉奸,在中国军队后方的交通据点、军队隐蔽处附近,或在军车往来的公路线上,白天利用镜面反射日光,夜间发射信号弹,指示日军飞机出动轰炸,使日本空军的投弹命中率大大提高;同时,在上海郊区各城镇乡村的井沟河渠中投放毒药,毒害中国军队和无辜百姓,并且在上海地区策划布置了多起绑架、暗杀和破坏活动,制造恐怖气氛。

上海沦陷后,自恃作战有功的井上日昭更加有恃无恐,他以虹口天潼路菜场横街的一座日本式两层楼房,作为间谍活动的基地,聚集一批浪人,疯狂地进行搜集情报、绑架、暗杀等活动,残酷杀害中国抗日人士。

当然,这一切都是包括影佐祯昭在内,所有日酋都十分愿意看到的,但还有另一面是影佐祯昭所不愿看到的,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势力日渐强大,井上公馆常常把自己凌驾于其他日本官方的情报机构之上,一个没有军衔的井上日昭,甚至对一般的日军高官,都显示出傲慢和不屑一顾的态度。

因此,南造云子的话可谓一语中的,直接说到影佐祯昭的心里去了。他想,南造云子既然能够说出问题的要害,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这件事我准备交给你负责,你看有什么要求?”

“没有!”

“那好,在梅机关还没正式成立前,你在日侨中公开的身份,还是特高课情报组的组长,但从现在开始,直接向我汇报工作,具体问题我会和岩井副总领事交涉的。另外你看看,开展这项工作还需要哪些人手,有没有看重的人选?”

南造云子犹豫了一下:“合适的人选倒是有一个,但我对他还把握不住。”

“哪个部门的?”

“是个中国人。”

“中国人?”

南造云子笑道:“说起来,他还和您有点渊源。”

“和我?”

“是的。去年您指挥长江舰队突破江阴要塞时,就是他奉命前去围堵的,只是晚了一步,因此而被国民政府的最高法院以叛国罪判处了死刑,之后,与我一起从监狱中逃了出来。”

“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

“刘凯峰,现在在宪兵队的监狱了,已经被羁押四个月了。”

“哦,有什么问题吗?”

“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出来。”

“那是谁下令逮捕他的?”

“是我让宪兵队安部直三队长逮捕他的。”

“为什么?”

“一是他不愿意为大日本帝国效力;二是我担心他在耍欲擒故纵的手段,所以就让宪兵队把他抓了起来,四个月过去了,各种酷刑都使用过了,目前还没发现任何问题。”

听到这里,影佐祯昭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女间谍,她处事的稳重和手段的歹毒,看上去简直就与她实际的年纪和美丽的容貌极不对称,不过,影佐祯昭需要的,正是象南造云子这样的蛇蝎美人。

“他有什么特长?”

“被判处死刑前,他是中国第八集团军特务营的营长,不仅枪法好,而且不怕死;他在东京留过学,熟知帝国的风土人情,与我们交流没有任何问题;他上过黄埔军校,在中国的军队和情报机构,都有很多当年的同学。如果他能为我们服务,不管是现在对方井上公馆,还是将来对付租界里的国共谍报组织或者帮会,都将是一把好手。”

影佐祯昭不解地问道:“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请您帮助甄别一下,同时,也请您对他进行说服。”

影佐祯昭笑道:“征服男人,尤其是征服中国的男人,那可是你拿手的好戏呀!”

“这个人算是恨上我了,而且是一根筋地恨,我对他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影佐祯昭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嗯,现在还不算太晚,走,我们现在就到宪兵队去,会会这个可以说的上是你我共同的老朋友的这个人。”

南造云子立即起立道:“谢谢大佐阁下!”

影佐祯昭年过四十有五,体型比较消瘦,脸部肌肉时常紧绷,平时不苟言笑,今天之所以与南造云子沟通较为顺畅,主要是因为对她初次见面的印象良好。看到南造云子对上海的情况了然于胸,心中倍感欣慰,甚至有种如虎添翼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也乐意为南造云子办点实事。

听说影佐祯昭要来,宪兵队队长安部直三大佐亲自陪同,三人鱼贯而入,直接走进了宪兵队的死囚牢房中。因为刚刚占领上海,能杀的都杀了,由宪兵队直接抓捕的重要犯人并不多,七、八间为死囚重犯准备的牢房,目前只关押着刘凯峰一人。

影佐祯昭等三人来到刘凯峰的牢房前,看守立即把门“哗啦”一下打开,跃入眼前的情景,让他感到有点失望。

一间不足十平米的牢房,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铺在地上的稻草,和墙角边的一个马桶,就只有一个蓬头散发,满面污垢,满身血迹的犯人,也不知是死是活地靠在墙边,身上还穿着那身并不合适的警察制服,戴着手铐脚镣,即使听到铁门被打开,看到他们出现在门口,也没有一点反应。

一股恶臭味熏得影佐祯昭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捂住鼻子,转而问南造云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南造云子点了点头:“是的。”

“我看他就是废物一个,和一个鸦片烟鬼没什么两样,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进入你的视野,让我有些意外。”

南造云子说道:“如果洗洗,您就会发现他风度潇洒,容貌英俊,更重要的是,他具有其他中国人所不具备的顽强和不屈。”

影佐祯昭显得不太相信,他望了安部直三一眼,只见安部直三点头道:“云子小姐所言不差,不仅如此,他是我至今见过的唯一真正的硬汉,可以说,宪兵队所有的刑具都使用了一遍,他的每个骨头、每条神经都被我们‘清理’了一遍,除了实在受不住了,歇斯底里地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外,剩下的就是一声不吭。”

“看他这副骨瘦如柴的样子,还能活过几天?”

“这就是他生命力的强盛所在,换成其他人,在这里熬不过一个星期的,但他却坚持了四个月。”

连安部直三都这么说,也就不由得影佐祯昭不相信南造云子所言非虚了。

“安部君,麻烦你替他洗洗,然后换身合适的衣服,明天我再来见他。”

“好的,等会我就下达命令。”

“那就拜托了。”

“不客气。”

回来的路上,影佐祯昭还是觉得南造云子对刘凯峰的评价,有点言过其实了,他再次问道:“你真的觉得他对我们有用吗?”

南造云子说道:“现在让他去对付中国的正规军可能不行,但让他对付地痞流氓和上海的帮派、*什么的,我想他绝对是把好手。老实说,我在中国呆了这么多年,象他那样一身正气的中国人确实很少。”

影佐祯昭点头道:“如果你所说的一切属实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性情中人,要么宁死不屈,一旦归顺了帝国,也一定会为我们冲锋陷阵而不惜生命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