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过妻不候:总裁请先治病

更新时间:2021-02-26 04:27:39

过妻不候:总裁请先治病 连载中

过妻不候:总裁请先治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檬檬2017 分类:都市 主角:阳光余光 人气:

主角叫阳光余光的小说是《过妻不候:总裁请先治病》,它的作者是檬檬2017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娇身娇体弱的绿茶biao为生存把各路男神玩于裙裾之下。 却偏偏躲不过那个表面矜贵无俦,其实偏执多欲的男人,凉柯…… 对她好是枉然,恨她又无力,那就用最粗暴的方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少女艰难的走出去很远,何民的视线始终紧盯着,凉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不会连你也被她的外表迷上了吧。”

“凉少,你不觉有些过分?”何民微冷的话中带着从来不曾有过的责备。

两人名分上是主仆,实际上亦亲亦友。

“过分?”少年嗤声更大,后续的话倒是带有几分劝诫:“这样的女人你就别想了,校长千金起码干净,她,不干净!”

“我不在乎。”何民倏地回头,神情郑重,灼黑的眼睛又亮又有神:“凉少,你从不管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是不是代表着我能去找自己喜欢的。”

凉柯微微蹙起眉峰,怎么听这声“凉少”都与以往的亲昵不同,倒是生分了不少。

他自然管不了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玩玩的无所谓,若是真心喜欢,或者将来娶回家中,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他还未开口,何民已经说道:“我会让她离你远远的,保证让你看不到她。”

“你不觉为时尚早?”才见了一面,就动真格了。凉柯一晒,并不想为一个不值得的女人与他争执,“随你。”甩下话抬步离开。

********

白娇不知道是如何回的宿舍,躺在宿舍的板床上就睡了过去。

那一脚着实厉害,她醒来的时候半边腹部都发青了,一按就疼,不过这样倒是免了后面几天的军训,她不想教官还是个难缠的主,大概是因为被耍了恼羞成怒,居然告到教学主任那,说她无端不去军训。

也幸好她被伤得不轻,教学主任以为她真的是因为刚上大一就被弄了个处分心里不舒服走路摔到了,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走了,让她好好养病,还特意关照她不要太在意,后面多的是机会消除处分。

她的皮肤嫩,看着恐怖,其实倒是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正好她应对部队出来的这种糙汉子没有经验,既然让她好好休息,那就休息到军训过后吧。

晚上,军训的学生陆续返回宿舍。

常规宿舍是住四个女生,上下铺,她们中间有一个申请了在外住宿,所以空了一个铺位,白娇先到,占了个下铺,躺在床上听到敲门声轻应了一下,并没有立即起身去开门。

随后就听到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进来的是艾可晴,大眼白肤,有着南方女生特有的柔美五官,配上笑起来两颊一对小酒窝,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在系里她的人缘也极好,再加上从小练舞,身姿优美,一入大学就进了校舞蹈协会,听说在一众高年级的学姐面前毫不逊色,很快就有了系花之称。

她们这一级出了两个人物,一个是系花艾可晴,另一个就是绿茶婊白娇。但从相貌上比较,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论谁站在白娇面前都会比成渣渣。

女生一向对白娇怼愤有加,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只有这个艾可晴倒是不在乎,对她不仅没有躲避反而亲昵得很。

“白娇,你身子好些了没有,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艾可晴看着从床上慢悠悠直起身的少女关切地问,此时与她一起玩得好的几个女生也探进头来,如看贼一样打量白娇,当着她的面议论。

“可晴,你人真好,连这种人你都天天担心着,你看她那副样子被滋润得多好,哪里需要你瞎操心。”

“对啊,说不定这里才经过一场云雨呢,你闻闻,还有玉兰花的香味,肯定是为了掩盖原本肮脏的气味。”

……

白娇慢腾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这些帝都大学的“天之骄子”,与她在高中遇到的女生没多大区别,论起言语的中伤与恶毒,也不遑多让。

艾可晴等大家都说完了,才生气道:“别胡说八道了,你们又没有亲眼看到,怎么能这样说呢?”

“咻,还用亲眼看么,学校BBS都是她的丑闻,百年都难遇上一回。”

“可晴啊,你还是离她远一点,或者搬到我们宿舍去住吧,在这里你也不嫌骚得慌……”

去啊,赶紧去吧,宿舍里住的人越少她越巴不得呢。白娇心里默念。花一份钱住个单间那才爽呢。

艾可晴还是一脸为难兼之抱歉的样子:“不行啊,她毕竟受伤了,没有人照顾怎么行……”白娇动了动漂亮的墨眼,她何时需要人照顾了。话未说完,一个中性的声音就插进来,“怎么一个个都堵在门口,走走走。”

进来的是宿舍另一位成员君晨,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五官也十分中性,穿着统一的军训服装,乍一看都分不出男女。

砰一声!

她进来之后一下子就把门给关上了,白娇顿觉清静不少。君晨谁也没招呼,走到自己的桌前开始捣鼓一堆五线谱的稿纸。

君晨有个亲哥哥叫君宪,是一支乐队的主唱,君晨受影响也在乐队里面,刚接触钢琴,看来还挺感兴趣,每天看得都很晚。

艾可晴笑眯眯地走过来,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包包放下,就提着手里的饭盒来到白娇面前,“饿了吧,还是何学长送的,你赶紧吃吧。”

“谢谢。”白娇也没有客气,拿过之后就小口小口吃起来,虾仁白菜还有一份剔骨鱼片,都是小份装的,十分合她胃口。

“还有别的事情么?”见到艾可晴坐她身边没有动,白娇抬起黑漆漆的眸子问道。

少女莹白的小脸在近处看更加无可挑剔,好像细腻到每个毛孔都是可见的,别人都晒得皮肤粗糙灰头土脸,厚重的粉底都遮不住,严重的还长痘起红疹,怎么她却越发水灵娇嫩,难怪方才几个闺蜜会说她是被滋润的,艾可晴强压住心中那份酸意,为难道:“嗯……那个,何学长他,还在楼下等你。他都给你送了一周的饭菜,你要不要下去见一下他。”

看到少女一点都不想理会地继续低头吃饭,艾可晴顿时笑脸僵了一下,停顿了片刻又笑着问道:“白娇,你身上……的伤,是何学长弄得么?”

白娇冲着饭盒白了一眼,慢悠悠地点了点头。这个问题她问了无数遍了,再不回答她恐怕每天都要被问及,严重影响到食欲。

反正那个家伙和踢伤她的疯狗是一伙的,她索性承认了。

“真的是他啊……”艾可晴像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又像是不能理解得惊咋了一番,随即又低了声音道:“那他也给你早中晚一次不落地送了那么久的饭菜了,你可不可以原谅他,我看他送完之后一直在宿舍楼下等你挺可怜的……”

少女再没有回应,只是慢条斯理地埋头吃饭,“那你慢慢吃……”艾可晴觉得讪讪的。白娇眼底见她走到阳台向下张望,随后好似端着手机一直在发短信,过了好久才拿起桶和毛巾下楼去水房打水洗澡。

这个天气不是太热,但是军训出汗之后女生在睡前一定是要洗澡的。

帝都大学的水房和住宿楼分开,要走一段路才能到水房,十分不方便。白娇人又惫懒,她能不吃饭不洗澡,但是不能不喝水。

女人是水做的,她明白这个道理。

真是口渴啊,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打水了。

白娇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