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女尊:六夫难缠

更新时间:2020-09-24 22:50:33

女尊:六夫难缠 已完结

女尊:六夫难缠

来源:落初 作者:米小蓝 分类:都市 主角:玉佩韩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米小蓝的原创小说《女尊:六夫难缠》,主角玉佩韩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优秀女科学家,而他们是异空间里出众俊逸的美男子。当他们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月朗星稀,琴音悠悠。她望着抚琴的绝色男子出神。“镜夜,你陪陪我嘛。”见他未答话,她嘀咕道:“我还是出去走走吧。”刚走到门边,却听得他说:“如此,还要走么?”她回头,只见他衣衫半褪,轻启笑颜。“呃…我突然不觉得无聊了。”少年正在埋头研药。她正巧嘴瘾犯了,围着少年转了两圈,“莫离,我好想吃你做的桂花糕哦。现在特别想!你能不能……”“闭嘴!没见我正忙么?信不信我毒哑你!”少年恶狠狠地扬了扬手。她默默缩到角落里垂泪。【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冰儿直接将‘老伯’扶进了她的闺房,一路上他再没说过话,也没做出过激的举动。这许是他真的相信了她所言又或者是想看看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后者的可能Xing大得多。

房内空无一人,随风大概是出去寻她了,不过这也好,省得又再解释一遍。

“你坐这,我去把房门关上。”她替他倒了杯茶,然后走到门口探出脑袋四下望了一阵,这才放心地关好门。

“应该没人看到你进了这里,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韩冰儿就着他坐下,拿过他一口没动的茶水,一饮而尽。扶着他走过大半个韩府,又渴又累,真是难为这副娇弱纤柔的身子了!

“谈谈?”同样的字眼从他嘴中说出仿佛像被火淬炼过似的犀利尖锐,还带着一股子冷然,轻易地能将人吓得住嘴不语。

不过韩冰儿也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样柔弱,搁下茶杯一脸肃然地朝他抱了抱拳,开门见山道:“小女子姓韩,名冰儿,敢问阁下大名?”

“这不是江湖规矩吗?”韩冰儿迷茫地蹙起眉,盯着对方被人皮面具遮挡住的看起来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的脸,试探着再问,“你怎么不回答?我都已经先自报姓名了,再不济你至少说个姓啊……”

“无可奉告。”干脆果断,凛然之气又强了几分。他冷冷地别过脸,闭起了双眼。

“行,不想说便不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之所以带你来这里,是因为我想要替你解毒。你不必奇怪,我是不会做对自己不利之事的。至于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利,等我治好了你自然会让你知晓。”

“杀手,是不怕死的。”

殊不知韩冰儿就等着他这句话,她微微一笑,说道:“不过,杀手也不怕完不成任务吗?是,你死了,自然有人会接替你。”双手交叠在胸前,她顿了顿,又接着说,“但,你甘愿么?”

男子慢慢睁开双眼,瞳仁好似黑珍珠,却被他独有的杀意浸染。“你似乎很懂我们这行的规矩,可你别忘了,我要杀的是你的亲妹妹。”

“你也别忘了,你已经出过一次手了,而我妹妹现下还好好的在那派米。”韩冰儿眯起双眼,一个字一个字地强调。

“重隐。”

“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却见男子扬起手贴上自己的下颌,不轻不重地捻了捻,之后她也没看清他具体的动作,不过眨眼之间,一张说不上薄的人皮面具就垂在了她眼前,下一刻,便落在了地上。

“那是我的名字。”没有了人皮面具的遮挡,她终于能看清他的脸。那一瞬,她的脑子里只有八个字:俊逸非凡,天下无双。蜜色的肌肤上还沁着汗,四散在他的额头,他的鼻翼,他的鬓角,如剑的眉,如星的目,嘴唇刃一般薄,好看极了。

他的五官就如同锋利的剑,能轻而易举地刺伤看向他的人,要是从他面前落下一根发,应该瞬间就能被切成数段。可能见到这般容颜,就算被千刀万剐又如何!被刺瞎了眼,被刮花了脸,被划得遍体鳞伤,也是值得的啊!

韩冰儿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却听到“咔嚓”一声,面前的大方桌不知怎的竟然就裂了开来,她仔细一瞧,原来桌子中央直直地插着一把匕首,还带着微微的颤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小心翼翼地拔出匕首,重新递到他面前。重隐斜睨了她一眼,收回匕首,拿出方巾擦拭脸上的汗水。老者的人皮面具显厚,不容易透气,带久了便会闷得满脸是汗。

韩冰儿也不敢再看他,只得替自己再倒了一杯水,刚想凑到唇边,远处忽然传来随风的声音……“小姐!您在哪啊?小姐……”

这下,茶是喝不成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随风见到重隐!若他仍是老伯那一切都好说了,可眼下是来不及重新易容了,掉落在地的人皮面具那般脏,他是绝不会再戴上的。要是让随风撞见如此诡异的场景,那她真是百口莫辩了。

韩冰儿定了定心神,不消片刻便有了主意。她站起身,朝着房门的方向喊了一声:“随风,我在房里!”然后她低下头,轻声说道:“你就呆在这儿,哪都不许去。”

重隐权当没听见,给了她一记眼刀,转手擦拭他的匕首。

韩冰儿也不恼,他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脚步声的靠近提醒着她随风就快走到门外了,她屏住呼吸将脸憋红,接着捂住额头,快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小姐,原来您在房里啊,害随风找了您……小姐?小姐您怎么了?您别吓随风啊!”不经意地抬起头对上韩冰儿的脸,随风立马就慌了,看小姐眼神涣散呼吸不畅面色潮红,莫不是患病了?若是风寒那还好对付,万一……

说起来,李大夫似乎也特别吩咐过,要时刻留意小姐的情况,她溺过水,加上气虚体弱,不好好调养,很容易一病不起,严重者,甚至有丧命之忧。想到这里,随风眼眶红了一圈,轻声呜咽了起来。

“傻丫头,你哭什么?”韩冰儿有些招架不住,引导着她说道,“你好好想想,李大夫临走前有没有说过会出现这种情况,从而留下过药方或者是药丸一类的?”

随风扶住韩冰儿,用手抹了抹眼泪,还没擦干便欣喜地急道:“我想起来了!有,他有说过!还留下了方子!随风这就去煎药,小姐您等着,很快就不难受了!”

韩冰儿点点头,“我累得很,这便休息去了。药熬好了,记得将我叫醒。”

“是!”随风应了一声,风风火火地跑走了。呼,还真是有惊无险哪……虽然对不住那孩子,但她孑然而来,打定了主意不轻易相信任何人,随风也不例外。

“虚虚实实,以假乱真,大小姐好演技!”重隐击着掌,扬起线条优美的下颚,上斜的双眼显得更加细长,却带着三分冷意七分轻蔑。

“你少话里带刺,也不想想我是为了谁。那药没有三个时辰是煎不好的,而在这段时间之内,我要去替你弄到解药。期间要是有除我之外的人进了这屋子,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不能被发现。”考虑到他的身份,韩冰儿清清嗓子又补充道,“当然,不能杀人灭口,其他法子随你用。”

“别的人,我才不屑动手。”

韩冰儿暗想,那正好,韩霜儿是一辈子都不愿意踏进她的房间的,你估计等到死也等不到她来的。不过依他所言,她总算明白了那想了一个晚上还一头雾水的问题。

他没有杀死吕子虚,而只是点了他的Xue封住他的行动;同样的,在躲袖箭时,有几个护卫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也没有动杀机,导致躲避出现偏差,负了伤。这一切,都仅仅是因为他的目标只是韩霜儿罢了,不杀多余的人,不干多余的事,该说他良心尚存不愿多杀人,还是作风冷酷果决无情呢?

这一想通,她顿觉心头舒畅,重隐的声音却煞风景地传了过来……“林广那条路是行不通的,他手上虽然有解药,但只够救手下二人的Xing命。”

韩冰儿觉得难以置信,脱口而出道:“你怎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没有逃走,而是暗中观察,自然对韩府的情况了若指掌。”

“那你说怎么办?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重隐并未回答,而是从怀中抽出一张短笺摆在她眼前,上头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