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时光与他正逢时

更新时间:2022-06-23 16:57:08

时光与他正逢时 连载中

时光与他正逢时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褒姒 分类:都市 主角:薛苏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时光与他正逢时》的小说,是作者苏褒姒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在精神病院受着非人折磨生不如死,而未婚夫却和别的女人在外面逍遥快活。 她以为,她的人生,只剩黑暗和无尽的折磨,直到遇上他…… 他说:“以后,你就叫化茧。” 然后,江城轰轰烈烈的出现了一个名角。 听说她美貌无疆、听说她视财如命、听说她热烈而绝情,万丈红尘皆由她弹指来去。 全城的男人的殷勤她都视若无睹,唯独对他,满目柔情,深情难却,他亦对她饮水一瓢。 她以为他将会是她永生的时光,可真相剖开…… “放了我吧。”她绝望的身影在崖边摇摇欲坠。 “不可能,就算是死,也休想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诧异也只是一瞬间,最近衣冠禽兽见得多了,反而越端着的越要加倍小心。 薛唯一目光在室内巡视一圈,最红看到了一个白衬衫蓝领带的中年男人。 看起来四十来岁,保养的还算不错,带着眼睛的模样也算斯文,只是眼底闪着精光,一看就不是善类。 “章老板?” 薛唯一试探走过去,对方忙站起来递给薛唯一一杯红酒:“诶,薛小姐,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章老板大驾光临,帝景才是荣幸呢。” “薛小姐真会说话,声音也如传言一般好听。” 对方身手来拉薛唯一,后者借着坐下的动作扭身一躲,巧妙避了开去。 章老板挑了下眉梢,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不错,看薛唯一的侧脸,琼鼻小巧精致,长睫如翅,眸若秋水,一路简直荡漾进人心里。 不禁心中痒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好给薛唯一敬酒。 不料他这杯子还没端起来,对面一花衬衫男人先站起身来,看着薛唯一两眼放光。 “薛小姐,程某不才正在为找新人伤头脑,先敬你一杯,聊表心意。”说完一杯红酒见底,薛唯一见状,微微勾了勾唇角。 “程老板好酒量。” 两个人男人也会争风吃醋,暗中刀来剑往,薛唯一早已经学会祸水东引明哲保身,就笑嘻嘻与两人周旋着,结果两个小时过去,谁也没吃着豆腐,反而成就了薛唯一一身艳名。 出了包厢,薛唯一走在帝景的走廊里,身姿一如既往的妖娆。 “我真不知道她薛唯一有什么本事,竟然独揽了这么多投资商!”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薛唯一的步伐慢了下来,听着声音,很是耳熟。 都是出来应酬的,谁又骄傲过谁? 不过,薛唯一好歹在这里混迹很久了,不会那么幼稚的去当面拆穿,徒引来一身骚,而且现在四处都是客人,这样反而会败坏自己的好名声。 想到这里,薛唯一脸上继续挂上微笑,对迎面走来的张老板笑道:“张老板,好久不见啊。” 薛唯一的声音很大,足够让那里面嚼舌根的人听到了。 没想到自己会被薛唯一指明,张老板看着来人的风姿绰约,赶紧迎了上去:“哎呦,这不是薛小姐吗?荣幸之至啊。” “张老板说的哪里的话,唯一还担心您不记得我这种小人物了呢。” 薛唯一眼角荡漾着笑容,笑的张老板直跟着颤。 里面刚刚的议论声早在薛唯一开口时就停了下来,现在,几个人正在里面瑟瑟发抖不敢出来。 “薛小姐不知道此刻有没有时间?张某不知有没有荣幸可以请您喝一杯?正好讨论讨论薛小姐最近准备的新曲目?” 张老板不自觉的摸了一下下巴,眼神不怀好意的在薛唯一上下打量。 薛唯一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既是张老板的邀请,唯一岂有不去的理由,但是,张老板也是老熟人了,应该知道,我们这都有章程,不能自作主张,唯一一个小女人,怎么敢坏了帝景老板定下来的规矩。” 薛唯一说的柔柔弱弱,仿佛自己真的很弱小,在这帝景活的很受人摆布。 张老板一听得到“帝景老板”这几个字,刚升起来的焰火就都消失了。 这儿的规矩自己知道,不过,刚才自己是忍住,才如此调戏薛唯一,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薛唯一,惹起那个家伙对自己不满。 想到这里,张老板只好悻悻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只能作罢了,真是遗憾。” 薛唯一眼里满是失落,“那唯一先走了,张老板有时间可以提前……”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是,相信彼此都理解了,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张老板认为自己真的是无可奈何才不得已拒绝了他,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如果张老板认为自己是不屑于和他一起,他随便挥一挥指头,自己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这些时间的锻炼果然是有效的,薛唯一楚楚可怜的眼神果然把张老板的魂都勾走了。 张老板眼睛都直了,直到薛唯一消失在自己面前,他这才舔了舔嘴唇,“真是好身材!” 说完,便悻悻的走了。 里面的几个女人早就又怕又气了。 “她竟然连一直关照我的张老板也不放过!” 其中一个女人气呼呼的攥着拳头,眼神满是杀气。 “男人都是善变好色的,你巴结他的时候,他对你又是捧又是夸的,转脸就不认识人了,你呀,在帝景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单纯。” 其中一个还算理智的人劝道。 “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这刚从张老板那里走出来,这还没有几分钟呢,他就惦记上另一个了。”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任你谈情说爱的地方?大家不顾都是来找乐子的,能从你身上获得快感,你便是有用,没有,便把你扔到一旁,追寻别人。没有谁是独特的!你能不能清醒点儿?” 女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劈头盖脸的怒斥道。 其实这些道理,被抢人的女人也都明白,但是,心里就是觉得憋得慌,主要是气自己不如薛唯一,这是赤裸裸的嫉妒,现在便不再说话。 见大家都沉默了,另一个胆小的女人才弱弱的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其中一个没有好气的问道。现在碰到这档子事,大家心情都很差。 “薛唯一那里怎么过?她一定听到我们的对话了,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胆小的女人满脸的担忧,生怕这场大火引到自己身上。 “哼!我就不信她有这么大的本事,她不过就是火了些,还不能把我们一众姐妹怎么样,况且,就冲她现在的名气,祸福相依,这福气,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消遣的了!” 女人心里其实自己也怕,毕竟老总很看重薛唯一,对她格外照顾,但是现在,她不能涨别人威风,灭自己的士气。 她的的话很毒,也很好的给了众姐妹一个安慰。 “都散了吧,散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