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绝宠小甜心:容少轻点吻

更新时间:2020-09-15 18:29:04

绝宠小甜心:容少轻点吻 连载中

绝宠小甜心:容少轻点吻

来源:落初 作者:公主病的素素 分类:都市 主角:乔大魏乔夏夏 人气:

经典小说《绝宠小甜心:容少轻点吻》由公主病的素素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大魏乔夏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赌局,乔夏夏作为筹码,被哥哥输掉。容绍言,B城最神秘莫测的容少,成了她名义上的主人。她以为跌进了地狱,却没想,竟是入了天堂。他步步紧逼的温柔,让她一寸寸沦陷。可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惊天阴谋!他要她,只是因为她和她相似的一张脸!她心死离去,六年后,带着一个和他相似的小包子强势归来!——容绍言,我这么痛苦,怎么会让你安心和她结婚呢?原本死了六年的前妻,彻底扰乱了他的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种花,乔夏夏怎么可能带回去,趁没被人发现,还是交给她比较信任又和蔼的老李吧。

不过乔夏夏似乎还没发现车里的异样,但是老李的神色却有一些异常,就在她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没有褪去时,身后突然传来容绍言冰冷的声音。

“刚刚那个人,都和你说了些什么?看样子,你们是不是走得很近?”

乔夏夏眸光忽的一顿,她猛地回头,容绍言似笑非笑的坐在后面,俨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在审问着自己脚下的奴隶,至此,乔夏夏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的老李,看起来那么不自然,也不和她说话了。

“容……容先生,你……呃……”

乔夏夏只觉得自己的舌头象是打了结,和容绍言说什么?难道要问候他回来了?总感觉别扭又可笑,还有他的质问,那么刚才的事,他果然全都看见了。

“容先生,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可以解释的!”

生怕容绍言误会自己,乔夏夏的神色,显得有些急切,现在的她,不知关系到自己的安慰与否,还有那个唯一有着血脉亲情的混账哥哥。

“你少废话,我不需要听你什么解释,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乔夏夏,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倒是自由的太多了,是不是我应该考虑考虑,收回让你完成学业这件事?”

乔夏夏身子一颤,她感觉后背都沁出了冷汗,也对,在容绍言面前,还要做什么解释?是她自己太傻,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到后面来。”

听似不温不火的声音,却带着犹如将人至于地狱的阴寒,得到命令的乔夏夏只好老实打开车门,在老李担忧的神色下,挪着犹如千斤重的步子,做到后面容绍言的身边。

车门关上,空气似乎显得分外凝重,让人紧张得快要透不过气,乔夏夏眸光颤抖的,一双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好,原本还以为,容绍言会质问她什么,但是上了车,这一路上,容绍言都没再次说话。

但是那种天生自带给人的压迫感,让乔夏夏快要窒息,她禁不住偷偷瞟了眼,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不知道在酝酿着怎样的情绪。

学校到容家,车程并不算远,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车子就缓缓驶进容绍言的别墅,老李停车下车并且打开车门,容绍言走出去,回头瞅了眼乔夏夏。

“放下东西,到书房来见我。”

说完,他转身先进了去,乔夏夏连忙点头应允,又看向老李,他的神色异常担心,乔夏夏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

“李叔叔,今天,我一定给你惹麻烦了,对不起。”

老李摇摇头,笑得很勉强,在这里,他不能再随便和乔夏夏交谈,明白这个原因的乔夏夏,走出车子,依然迈着她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宅子里走去。

乔夏夏放下背包,正准备去容绍言的书房,却被管家容姨堵在了她居住的房门口,脚步又退了回来,看着容姨的模样,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容姨,我惹容先生不高兴了,但是……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真的没做什么。”

容姨紧紧盯着乔夏夏,瞅了半天,看得她还没见到容绍言,就已经心中发毛了,想必见到容绍言之后,更不知道要怎样自处,这时,容姨终于开了口。

“乔小姐,我奉劝你几句话,不论容先生说过什么或着怎样对你怎样,只管顺着他就是了,说得多死得快这样的话你也曾听过,自己做到心中有数就好,别嘴硬了让自己吃苦头。”

虽然不了解容姨是不是为她担心,不过乔夏夏还是要谢谢容姨,扯了扯嘴角,看似在笑。

“谢谢你了容姨,我会记得你说的话。”

好像被乔夏夏说中什么一样,容姨神色有些微微别扭,她皱了皱眉,别开视线。

“我只是不想因为你的关系,惹了容先生不高兴,你要知道,如果你让容先生情绪不好的话,宅子里的其他人,都会跟着你受牵连,所以,你最好自己放聪明一些,别祸及无辜。”

容姨说完,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乔夏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就当容姨是在对她进行善意的告知吧,不管态度是不是好,起码也让乔夏夏心里有个谱儿。

心中带着忐忑不安,迈着沉重的脚步,乔夏夏来到容绍言书房门前,她微微抬起的右手,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轻轻敲响了那道厚重的大门。

“进来。”

听起来依然不愠不火的声音,不过乔夏夏知道,容绍言带来的暴风骤雨,或许正在这道门后面等着她的到来。

缓缓推开书房的门,这里比起刚刚的车内来说,更加充满了令人感到压抑与窒息的空气。

“容先生,我……”

乔夏夏紧了紧握成拳状的手,她用力的咽了下口水,紧张的盯着全身散发出如同黑暗阴影一般的容绍言,主动对他坦白今天的事并加以解释,还是应该提早说出来比较好。

“容先生,之前的事并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我和他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事发生,请你相信我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

这种解释说出来,乔夏夏有种想要掐死自己的冲动!话说出来好像跟没说一样,她要说的实质并不是这样平淡又简单,摇了摇头,面对并没有说话的容绍言,乔夏夏再次沉了沉气。

“事实上,那个蓝麟是我的学长,今天的事,其实就是很常见的校园里男生对女生有好感,所以忍不住表白却又被拒绝的故事,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这样说,是不是够言简意赅了呢?乔夏夏在心中暗自忖思,象是不停的打着双面鼓一样盯着容绍言,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嘛?会怎么认为今天的事?

不得不承认的是,即便是这样看着容绍言,他都是那么的俊美,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忧郁气质在里面,带着天生的王者气息,不过什么时候忧郁也成为一种迷人的气质了?乔夏夏微微耸肩撇了下嘴角。

“你看起来好像还挺开心啊,是不是你也对他有好感,所以很高兴他能对你表白?”

正在乔夏夏有些失神之际,容绍言缓缓开口,却带着分量不小的Zha弹一样袭击着她。

“啊?这……不……不是!绝对不是这样的!”

还以为自己至少可以不必很慌张的面对容绍言,却不成想,人家一开口,乔夏夏就完全失去了稳健的阵脚,象是被人一把尖刀即将刺入喉咙一般,哽在那里干瞪眼。

“容先生,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给你听,你才会相信我说的话,我……我也是解释无力了。”

乔夏夏放弃了解释,如果容绍言不相信,那么说的再多,也都是于事无补,还要费那个神儿干嘛?就听天由命吧。

容绍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嗤,他抬步走向乔夏夏,每靠近一步,都象是踩踏着死亡的气息在逼近,乔夏夏低头盯着那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听说喜欢穿黑色皮鞋的人,内心多少都有一些黑暗和腹黑的Xing质存在。

即便不是听说,容绍言自身也是透着这样的气质,乔夏夏很想躲,但是她的背后是冰凉的门,脚步往后靠了靠,就一下子顶到了门上。

容绍言修长的手指,捏着乔夏夏尖削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盯着那双透着阴霾的幽暗眼眸,乔夏夏甚至连呼吸都快要找不到规律。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记得自己在这里的身份,也清楚你哥哥之所以相安无事,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换来的,仰人鼻息的你,如果做出破格以外的事,我是不会轻饶了你,而且不仅是你,还有和你相关的人,包括宅子里照顾你的人,还有……之前那个看似还挺纯情的大男生,他叫什么来着?哦,蓝麟。”

这算是在威胁她吗?容绍言的话一说出口,乔夏夏惊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容先生,你所说的事并没有发生,我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交往而已,你何必要这样威胁我?他……”

乔夏夏的话还没有说完,容绍言的手指,突然抵在她的咽喉,虽说是手指,但是那种气势,俨然象是快要刺破皮肤的利刃,让乔夏夏的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颤栗!

“埋怨我了?看来你的脾气,并不像我最初想象的那么软弱,是不是以前的舒坦日子过多了,被娇宠惯了,棱角也就出现了?”

大气儿不敢喘的乔夏夏,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惨白,心跳加速,使得乔夏夏额头开始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容绍言说着,一把拽起乔夏夏的衣领,将她拉近自己面前,面与面的相对,彼此的呼吸都能够感觉得如此清晰,让乔夏夏的心更加狂跳不已!

“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人,不怕,我有充足的时间和你耗,可以慢慢的把你那些棱棱角角磨平,直到你变成一块光滑的鹅卵石为止。”

他的指尖儿,轻轻点触着乔夏夏的皮肤,光滑又细腻,引起的一阵阵痒,使得乔夏夏很想缩一下脖子,但是内心的恐惧,还是让她忍住了没敢这么做。

轻轻滑过她细长的脖子,容绍言的手指轻挑起乔夏夏黑亮又顺长的发丝,任由它们缓缓的从手指尖如同流水般的滑逝。

“难怪会有人喜欢你,原来是因为这一头乌黑的秀发在作怪,乔夏夏,你说……这个样子的你,是不是天生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呢?嗯?”

容绍言的话,总是让乔夏夏听得一头雾水!

她自认为,自己与容绍言之间,只不过是一场金钱与自由的交易而已,她过去也并没有惹到过容绍言。

但是为什么,他的字字句句,都好像与她十分有仇的样子,说话总是带刺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