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盛宠霸爱:景少的娇妻

更新时间:2020-08-08 19:13:13

盛宠霸爱:景少的娇妻 已完结

盛宠霸爱:景少的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清洛妃 分类:都市 主角:程爱瑜星巴克 人气:

《盛宠霸爱:景少的娇妻》由网络作家清洛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程爱瑜星巴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第一次见面,她花了198元。她亏了。大众版奥迪A4被限量版玛莎拉蒂GT撞上,几十万块VS几百万。她又亏了。第三次,第四次……就在这“亏”循环中,她程爱瑜才意识到,这他娘的也太巧了!可还没等她想明白,结婚报告书来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灯光下,杯边的口红印格外妩媚。

景煊毫不在意,优雅端着杯子仰头饮尽。喉头滚动,一缕猩红顺着嘴角滑落,既显男人的Xing感魅力,又不失军人的豪爽气概,绝对诱惑。

“来,大家干一杯,祝似玉妹妹恢复单身,也祝景少荣升上校。今儿我请客,不醉不归!Cheers!”打圆场的唐枫,邪笑着与顾繁华碰杯。

酒过三巡,顾繁华正喝道兴头上,她拍着死党的肩,朝景煊努了努嘴:“小鱼,你他娘这是和谁过不去啊,一杯一杯的喝,还想酒后乱Xing啊!我可告诉你,男人……哪儿没有啊,在座的,都是公的。跟姐说,看上谁了,管他从不从,姐都给你下药抗房里。”

程爱瑜无奈的撇嘴,推开顾繁华。

她头脑乱乱的,似乎只有景煊的声音,很坚决,很安心——“我陪你喝,喝到你想开为止!”

谁料,顾繁华又贴了上来,色爪子朝她的小嫩脸摸去,又掐又捏的看向景煊,语气调侃的说:“哎,景煊,瞧咱小鱼这白白嫩嫩的小模样,不如,你收了她吧!”

“别理她,咱们继续。”程爱瑜再次推开顾繁华,拽住景煊,对进来送酒的服务生道:“按这些,再给我来一巡。红白啤三堂会,不信我今天放不到你!”

划拳、唱歌、吹牛,众人玩的不亦乐乎。

而坐在沙发正中央的两人,却在拼命喝酒。

开始是杯,后来是瓶。

现下,程爱瑜正仰躺在景煊的腿上,肌肤呈显醉人的苹果粉,娇俏可爱。景煊则衣衫半敞的靠在沙发上,似乎睡着了。

而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却是一片狼藉。

茅台、特普拉、DRC蒙哈榭……名酒瓶子东倒西歪,真不知是把酒当水喝了,还是把钱当纸烧。

“嘿,这两人还真睡上了。”顾繁华坐在唐枫怀里,醉眼朦胧的看着两人,抬腕看了看表,“哟,两点了,咱也该走了。”

“小鱼和景少怎么办!”桃花眼的美男子扶着墙道:“我倒是可以把小鱼带回去,另一个就……”

“美得你!我记得路口有个快捷酒店,把他们扔那边去。”

顾繁华的建议得到众人的赞同。结了帐,唐枫开车送两人到了那家酒店,一手扛着程爱瑜,一手扶着还能走的景煊下去。

前台处,顾繁华在程爱瑜裤袋里一阵乱摸,掏出钱包,拿她的身份证开了间房。拿了房卡后,她摇摇晃晃的跟着唐枫把两人送到房里,还好人做到底的给盖了被子。

“你说,他俩不会真办出点啥事儿吧!咱们要不要在给准备个套?”唐枫眯着眼睛打量着床上两人,给出“专业”建议。

顾繁华扬手给他一巴掌:“都喝成这样了,也有心无力吧!再说,景哥要真能办了她,咱该举杯庆贺,奔走相告了。”

“可你不说,小鱼爱裸睡吗,这半夜的,酒醒了,**服怎么办。”唐枫坏笑着,捏了下顾繁华的腰侧。

顾繁华扭着身子闪过去,直径走到床边,调着空调温度说:“脱了衣服,也只有景哥睡小鱼,你担心个屁。要不,我把你留下,景煊我带走!”看唐枫做出举手投降的动作,顾繁华高傲的扬了扬小下巴,从床边离开。

临走时,还拍了拍景煊的胳膊,低声中带了丝促狭的笑意,“人么,我给你送床上了,好好伺候!”

*半夜,唐枫的玩笑话成真了。

被胃里那团火烧的难受的程爱瑜,真的开始**服。她动作娴熟的除去束缚的马甲、T恤,牛仔裤也蹬掉一半,露出雪白修长的腿。

半醉半醒的景煊几次被她踢到,搭在身上的薄被早就被她不老实的脚,给踢到了地上。

这丫头,睡觉还这么不老实啊!

睁开眼,景煊支着身子正要起来,一条雪白无暇的手臂蓦然搭上他的胸口,紧接着两团柔软瞬间触碰,暗火顿升,她顽皮的磨蹭,若即若离。

空调吹出的冷风无法拂去他心内灼火,对比刹那鲜明,令他宛若置身冰火两重天。

“唔……凉快。”程爱瑜因为找到了让她降温的东西,发出舒服的喟叹,不自主的就攀上那片凉爽,细微微地磨蹭着,却不知,自己正在挑战男人的自控力。

景煊扭头凝视,异光闪烁的眸深不见底,蓦地窜过一丝火苗。

眼神晦暗,敛尽她惹火的美好。

他当即顺手一览,将她纳入怀中。颤栗的指尖下,玉脂般的肌肤洁白无瑕,如若白瓷,颊边微醺的粉红,格外娇俏可人。

看着她这无意识的甜美小模样,景煊真恨不得直接把她压下……

情不自禁,他深深喘息,俯身亲吻她的额头。而怀中的睡美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触。

一个强烈的念头闪过,景煊的身子重重地震了下,本能的绷直,墨色的眼瞳不受控制的扩大一圈。

他,想她,无比的想她。

“景……煊?”

程爱瑜迷离注视着他,不确定的呼唤透着些小心翼翼。

她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李暐一,梦见了儿时的景煊……两张脸孔不断交替重叠,变成了那张刚毅俊美的脸。但他却离她很远,很远。

而此刻,他近在咫尺。

湿漉漉的杏眼泛着氤氲,长睫轻颤,娇媚撩人至极。

“嘿,我又梦见你走了!”顿了下,她捉住他的手臂,轻轻摇了摇,迟疑的问:“会留下吗?”

她的神色里夹着醉意,软糯的音儿听上去分外动人,犹如求宠的猫儿。

“乖,我不走。”

景煊发觉自身的异样,心头那股火可不是因为喝了酒。

望着眼前深沉的凤眸,那一刻,程爱瑜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勾着景煊的脖子,翻身而上,来了个霸王硬上弓。

凝视着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嘴角荡漾起明媚的笑意。

俯身,她生涩的挑情,比熟练的更为撩火,带着酒气的呼吸,吹进他的耳廓。

任凭他是柳下惠投胎,大概也抵不住如此热情的攻势。

“留下。”

深邃的眸光,流露着平日里少有的风华。

盛情的邀请,令男人傲人的自控能力,陡然褪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