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猫眼鬼瞳

更新时间:2020-08-08 19:08:54

猫眼鬼瞳 已完结

猫眼鬼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越王勾欠 分类:都市 主角:胡祥向前走 人气:

主角叫胡祥向前走的小说是《猫眼鬼瞳》,它的作者是越王勾欠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的真实原因你们知道多少?我就捡到一只可爱又诡异的小猫娘,她竟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的真实原因你们知道多少?

我叫东方雨,曾经就捡到一只可爱又诡异的小猫娘,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我正准备吃晚饭,忽然来了一个我不愿意接的电话。打电话的是市局刑警大队的副队长,胡祥,让我去米粮巷。

虽说是公家人,但我不愿跟这个人打交道,太自我了,以前我帮着他破了好几起案子,结果到最后,在他嘴里落了个神棍和装神弄鬼的骂名。我都好久不跟他联系了,没想到他还有脸给我打电话呢。

我直接说在吃饭就要挂电话,但是电话那头的胡队却急慌慌的喊了一句:“你还吃什么饭呀,这儿都见鬼了。”

一听到这话我就不能淡定了。

想想也是,凭着胡祥那么自我的人,居然拉下脸来给我打电话,必然是出了什么离奇的事了,他知道我最好研究这个。

我饭也顾不上吃了,驱车直奔米粮巷。

米粮巷是我们市里城中村的一条巷子,近年来由于市里城管的力度加大,那些摆摊闹夜市的都没了活路,慢慢地就在此聚集,居然形成了一个市场。

我来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一群的人进进出出,摆摊的也不做生意了,食客们也顾不上吃饭了,一个个手指着巷子深处,嘴里还议论着些什么。我再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刑警队拉起的警戒线了。

看到眼前这阵势,今天这事肯定不会小啊,市局已经很少有出动几十人的大场面了。

“东方,在这儿。”

那胡祥估计是早就盼着我来了,我刚走近他就喊了我一声。

“什么事啊,耽误我吃饭。”

胡祥知道我对他的感觉不太好,可我这样挖苦他竟然不生气,反而是用一种低三下四的口气跟我说:“哎呀,你来了就好了,快跟我走,妈的,今天真的见鬼了。”

他这是第二次说见鬼了,难不成是有什么精神病在这儿搞事呢?

跟着胡祥穿过了好几道警戒线,我们来到了一个烧烤店门口。

这儿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警察,一个个荷枪实弹瞄向了对面。

我站在警察的后面向对面看了看,一个三十来岁的络腮胡子,右手拿着一把菜刀,左胳膊正卡着一个人的脖子。

那个人质耷拉着脑袋,从脖子处往外汩汩地冒血,浑身上下都已经染成了血人一般,看样子已经是死了,但是那个络腮胡子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竟然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挥刀砍向了那人的下体。

这时候我也终于看清了,在他的周围,简直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了。有两个人躺在了血泊之中,俱都是脖子上中刀,鲜红的血液还在不断地从他们的伤口处汩汩地往外涌,其中一个的双手已经都不见了,看到那个伤口我就可以想到,一定是一刀没能砍下来,然后被人硬生生地扭下来的,手腕周围还搭拉着一片片参差不齐的皮肉。我再仔细看时,地上躺着的两个人除了脖子上的伤口外,下体处也是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这些人都是他杀的?”

怪不得胡祥要三番五次地强调说见鬼了,虽然我对这种血腥的场面也是见过不少,但是再联想到络腮胡子竟然在杀死他们后还砍掉他们的下体,我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发慌,感觉背后凉凉的。

“岂止是杀人呀,他不仅杀人,还把人的那东西都砍掉了,更他么奇怪的是,他连自己的那东西都砍。”胡祥说完这话就是一阵干呕,可能是怕人们笑话,他硬是忍着没吐出来。

我以前也见过不少精神病,他们生吃活鸡活鸭,看了那种场面都能让人几天吃不下饭,现在这人更他么牛,不仅要杀别人,怎么连自己的下体都要砍掉呢,这个人该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呀。

“这是个精神病还是狂犬病,他都杀了这么多人了,你们都不可以击毙他吗?”

我一问这话,胡祥的神情就变得更紧张起来,嘴唇哆嗦了好几次才跟我说道:“枪,开了。我们开了六枪,枪枪致命,可是……可是……”

这一次我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不用胡祥再说下去我也知道,他为什么肯拉下面子给我打电话了。

六枪,枪枪致命,但是络腮胡子却还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那儿,还能继续行凶。

更让人不解的是,他的那些伤口竟然没有流血的痕迹,虽然他身上也有不少的血迹,但那都是溅到了那些死者的血,而他的身上,我只看到了几个小窟窿眼在他的胸前,甚至,胡祥说过的,他连自己的下体都割掉了,但那个部位也是只有个伤口,却不见流血。

看到此景,我脑子里迅速就蹿出了一个想法——魂息附体。

所谓的魂息附体,就是人们常说的鬼上身。

按现代科学的解释,这就是一种迷信的说法,但是经过我这么多年的研究与经历,我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所谓的鬼上身是的确存在的。

平常人们死亡后,会以另外两种不同的形式继续存在着,一种是魂息,另一种就是鬼蜮。

最简单的一种解释就是,人在死亡后,他的两种性格会分裂开来,魂息是原主的灵魂,代表着善的一面,会保留人在世时所有的记忆,但是没有实体。而鬼蜮则是代表着人性恶的一面,只会保留前世的仇恨,人心里的怨气越重,所凝结成的鬼蜮形体就会越大,所以人们在遇到一些鬼魂的时候,有的只有婴儿那么大,而有的,会大出常人好几倍去,那就是因为人在世时的善恶心不同。

魂息本来是应该代表着人性善良的一面的,可是眼前这个,却附身在络腮胡子的身上做出了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来,由此也可以推断出来,此人生前必定是有什么天大的冤屈的。

而我也知道,绝大多数的魂息是不会做附身这种事的,因为这不仅会伤害到被附身者的心神,对他们自己也有着很大的危险成份。

活着的人阳气旺盛,而魂息却属至阴,附身会使得魂息的阴气被阳气干扰,甚至同化,也就是说,他们每附身一次,他们的生命就会减少一些,而附身的时间若是太长的话,可能一次就会令他们魂飞魄散。

人们常说的阴魂不散,其实是不正确的,阴魂被阳气融合的时候,是有可能散尽的。

面对着这种魂息,他的做法其实已经与鬼蜮的残忍没有区别了,我有着可以令他魂飞魄散的方法,但是我却更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仇恨,会令他做出这种事来。

“胡队,让你的人先散了吧,我来跟他说几句话。”

“什……什么?”

胡祥瞪着眼睛,一脸的惊异。

“东方你疯了吧,跟他对话?”

在所有人看来,那个中了六枪都不倒的络腮胡子,可能就是个鬼,我说出这种话来,所有人都不能够理解。

但我还是坚定了我的想法,即使问不出我想知道的东西,我也有把握可以阻止他继续害人。

“喊我来就听我的。”

我的口气一加重,胡祥就不敢跟我犟嘴了,毕竟这种连枪都对付不了的东西,他现在也只能靠我了。

“所有人,都撤到三十米以外,马上。”

碰到这种怪物,那些警察早就想撤了,只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一直在这儿硬挺着,听到胡祥的命令,这些人嗖嗖的几下就全走了。

胡祥也想走,被我一把给拽住了。

“东方,我不用撤的吗?”

胡祥战战兢兢的说着话,盼着我能给他个肯定的答案,但是这种涉及到人命的案子,没个警察在身边,到时候我会说不清的,尤其这次是胡祥的当家人,我对他还是不敢太相信。

警察撤了以后,我又向前走了两步,冲着络腮胡子说道:“我知道你有冤情,如果你信得过我,你可以跟我讲讲,这位就是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他也可以为你做主,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害人。”

那魂息还在络腮胡子的体内,他肯定听懂了我的话,撕咬的动作停了下来,将目光转向了我,嘴里发出了一声近乎挑衅的嘶叫声。

实际上,从我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珠子就没有动过,因为络腮胡子在中了六枪以后早就死翘翘的了,只是因为有魂息附体他才没有倒下去。

“如果你不肯跟我合作,我随时可以将你打到魂飞湮灭。”

好话他不听,我也只有说点狠话了,魂跟人一样,都会怕死,我一边说话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布袋,里面装的都是石灰粉,我外配了一些火药和硫磺粉,对付魂息最有效了。

本来我想的是,甩点狠话让他怕了我就好,说不定他肯听我的话,跟我好好合作,可是没想到,我刚把布袋掏出来,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刺儿的响声,声音虽不大,却很刺耳。紧接着,络腮胡子的身体倒了下来,血不断地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很快就把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我知道,魂息已经逃离了他的身体,我正想开阴阳眼去追寻他的踪迹,旁边的胡祥却突然惊恐万状地大喊起来,“猫,猫——那只猫。”

喊完以后,只听的啪嚓一声,胡祥倒地,人事不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