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

更新时间:2022-06-22 20:08:44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 连载中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

来源:微小宝 作者:婉婉 分类:穿越 主角:沈连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婉婉的原创小说《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主角沈连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她成了穷困潦倒的赎身丫鬟,带着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拖油瓶”万人嫌。 “娘亲……我想吃肉……” 看着这个白来的儿子,沈连云叹了口气,既然成了他的娘,就撸起袖子加油干,带领全家奔小康!极品亲戚来一个撕一个!致富商机有一个握一个! 忙了一天到了晚上,那个便宜夫君凑上来,直接用吻把她的“累”堵到嘴里。 沈连云欲哭无泪:以为捡了个小忠犬,却没发现原来是只小野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连云推了推倒在桌上的沈连月,“妹妹?妹妹?”她满意地拍拍手,看来这个家伙已经睡沉了。

下午她去镇上的药房,本来还担心,这古代怕是没有安眠药吧!用蒙汗药又怕掌握不好剂量,虽然自己很讨厌沈连月这个小婊砸,但是伤人性命实在怕影响她感知植物的异能,得不偿失啊!

沈连云正纠结地同大夫形容自己晚上是如何的夜不能寐,没想到那老头当即龙飞凤舞地写下一张方子,嘱托小伙计抓药磨粉。

这下看来,那老头的药果然好用,五两对沈连月的身板刚刚好!

真是没见过,喝粥还要配水同食的,这沈连月这脑子啊,下个药都下得这么没有技术含量。

阿七只觉得好笑,“阿云,你刚刚往她粥里搁药粉的时候,我生怕没有搅匀,不过她一劲儿地盯着我俩,只怕这粥是什么味道也没尝出来。”

沈连云托起沈连月打算往床上挪,“阿七,来搭把手!”

阿七没有动弹,冷着一张俊脸,“你把她放在床上,那我俩今儿晚上睡哪儿啊?请你用你的大脚拇指想一想好吗!”

沈连云当即把手里的人扔在了地上,“阿七,把粥碗给我洗干净了,那壶里的水嘛,给我留好了,还要派上用场呢!”

杨秋生昨儿夜是他一生中少有的没睡踏实,看着床头的红绸扎花,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染上了一层喜庆。

以至于当杨家二弟推门来帮衬他大哥时,看见他一身喜衣已经周正地穿在身上,规规矩矩地坐在桌边,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

杨秋贵笑着拉开门,借着晨光将他大哥迎了出去,“大哥这样早,可见是想去接新娘子着急的!咱们带上礼乐队和轿夫就可以出发,好叫村里人都热闹热闹!”

拜别过杨家二老,杨秋生伴着清晨的薄雾,一群人锣鼓翻天地朝沈家行去。

沈家村的人听见这动静,纷纷放下喂鸡的盆,取出灶里的柴,扔下手里的碗,赶集似的去看这热闹。

沈母一早起来,这左眼皮就跳得厉害,加上小月一晚上没和她通消息,她这心啊有些不稳当……

不行,得去要看一看!

忽地震天的鞭炮声在自家门前炸开了,只见一群人拥着个露着口白牙傻笑的黑面郎君进了院子。

“沈伯母,我来接我媳妇!”杨秋生举着手里的大红花,直直地向沈母行了个礼。

围在周围的村民一个劲儿地起哄:“看新娘子咯!看新娘子咯!”

沈母被这阵势吓得还没回过神来,只见西边的门就被推了开,顿时院子里鸦雀无声,都凝神屏气地等着瞧新娘子。

谁知,跑出来一个白嫩嫩的小屁孩,神气地插着手,“新娘子害羞,还请新郎官将轿子抬到门口来!”

有人当即不乐意了,“哪有这样的!成亲不给看热闹,难道是新娘子太丑见不得人!”这话一出,笑声立即在人群中蔓延开去。

杨秋生才不理会这群人,当即挥手让抬轿子的人进院在西门候着,他媳妇说要怎样那就怎样!再说,他媳妇好看着呢!才舍不得给这群人看占了便宜。

沈母有些纳闷,阿七那家伙怎么还活蹦乱跳的,难道小月没有成功?她转念又想,这花轿都到沈连云门口了,她岂会有不上去的道理!

想到这里,沈母展颜,和善地朝邻里解释道:“哎呀,我家女儿面皮子薄,还请诸位见谅,见谅啊!”

只要能请走沈连云那尊瘟神,他们沈家就太平了!

沈母忘了的是,瘟神好歹也是座神,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还是沈连云这样的,不掀起个惊涛骇浪怎么会罢手,好戏还在后头呢!

沈连升和田橙也欢喜地抱着孩子出来给迎亲的队伍送行,杨秋生看着沉甸甸的轿子,乐呵呵地拜别了沈家,脚步轻快地往自家行去。

这个家伙不知道,这条迎亲的路他还得走一遭!

沈家村的人更是没想到,这场婚礼虽没瞧见新娘子,不过这后面的事情啊,却比其他人家结亲看到亲娘子还要有看头!

沈母看到走远的队伍,喜滋滋地关上了门,“田橙啊,今天早上咱们吃……”

“吃点好的”这几个字还没从嘴里蹦完,硬生生地就被截断在了嘴里,她不敢相信地看着西门里走出来的人,“你你你……”

她“你”了半天,硬是没说出话来。

沈连升和田橙也是惊得放下了自己的儿子,小福小寿看见阿七哥哥,热络地跑过去抓住他的手,咧着个小嘴儿不住地流着口水。

“阿娘,咱们早上得吃鸡蛋,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说是吧!”沈连云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一脸的无辜。

沈母闻言,气得两手不住地抖着,田橙忙上前扶住她,“你……你在这里,那上花轿的不就是……”

“上花轿的自然是本就应该嫁过去的人啊!”沈连云扬起头,说得理所当然。

一旁的沈连升实在闹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明明是大妹嫁过去,现在怎么成了二妹了?

他满脸的不解,“大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上花轿的会是小妹?”

“小月妹妹昨儿个同我推心置腹了一晚上,说她思慕杨家大哥,又怕阿娘不许,这才让我想个方儿成全她嫁过去。”

沈连云说得娓娓动听,好像揭开了隐匿良久的秘密。

沈母甩开田橙,愤怒地指着她,“你胡说!小月昨儿明明是去给你……”然后她猛地收回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沈连云缓缓走下阶梯,“说呀,怎么不说了?她昨儿明明是去给我做什么?”

沈连升转身拉住沈母的胳膊,“阿娘,你知道什么你倒是说啊!现在小妹可是往沈家抬去了!”

沈连云走到沈母跟前,语气里是尽可能的云淡风轻:“阿娘不说,我来说。”

“昨儿啊妹妹是去给我下迷药的,为的就是把我迷晕了直接塞到花轿上,好省了我的嫁妆钱,阿娘,我说得对不对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