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步步倾心:邪王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20-09-02 20:02:44

步步倾心:邪王宠妻无度 连载中

步步倾心:邪王宠妻无度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灵 分类:穿越 主角:李魏桂英 人气:

《步步倾心:邪王宠妻无度》作者:雪灵,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李魏桂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独孤嫣然丞相府嫡女,却被人当成青楼女子一般对待,婶母的欺侮,堂妹的蹂躏,却没有压倒她,反而让她在剑雨一般的后宫中越战越勇。他,性格冷淡,不得宠的小王爷,却与她擦出火花,欲罢不能。爱恨纠缠,生生不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语里面尽是挑衅的意思,直接击中了兰昭仪心里的那根刺。 原来这兰昭仪在数月前,被太医检测出来怀孕了,能够怀上龙嗣,自然是皇恩浩荡了,本想着靠着这个孩子在后宫里站稳脚跟,毕竟母凭子贵,就算自己如今再得宠,总会有衰老的时候,如果有个皇子或者公主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肚子里这个胎儿,可是一切都事与愿违。 就在前些日子,她突然肚子疼,紧接着便出血,孩子没有了… 放眼望去,这后宫里最想要她孩子命的人,肯定是眼前的如妃,因为如今,她的儿子是太子,这个女人一定是害怕自己生出了个小皇子,到时候会和他的儿子争夺太子之位,所以她才会对自己肚子里的胎儿下手。 如今自己没有说什么,她居然主动挑拨起这件事情。 只是这兰昭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怎么会明刀明枪的跟如妃对着干呢! 她轻轻上扬了一下嘴角,蜜意甜甜的说:“真是有劳姐姐挂心了,不过姐姐现在请放心,妹妹的身体早就养好了,之前太医也说过,不过是小产,只要休养几天就好了,陛下,你不是说过要去臣妾的宫里吃桂花糕吗?臣妾可是给你准备好了今年最新采摘的桂花,难不成你有了姐姐就不要兰儿了?” 毕竟兰昭仪比这如妃要年轻貌美,肃帝如何又驾驭得了呢! 这时候,他松开了搂住如妃的手,然后径直朝着兰昭仪走了过去,带着满脸的笑意:“兰儿说的这是什么话?朕怎么会不喜欢你了呢,要知道这后宫里,最懂得讨好朕欢心的,恐怕就只有你一个了,走,你的熙和宫里去吃桂花糕去!” 身后的如妃此时已经被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兰昭仪似乎还不愿意放弃打压如妃的机会,她羞答答地拉住肃帝的胳膊,然后转过身来看着如妃,嗲嗲地说:“陛下,难道你忘了吗?如妃姐姐还在那里站着呀!之前臣妾可是听到了,您今天晚上许诺了如妃姐姐,要到她的宫里去的,如今却要到臣妾这里,那样子姐姐会难过的!” 此时的如妃,眼睛都要被她气得掉出来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狡猾,不仅摆了自己一道,而且现在还故意在陛下面前羞辱自己。 肃帝看了看还站在那里的如妃,却也只是笑了笑:“如妃,今天你就先回去吧,等朕改日有时间再去你的宫里看你,相信你不会记恨兰儿的,对吗?” 这样子的问题,如何让一个女人回答,更何况还是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 冷风萧瑟,如妃裹了裹自己的纱衣,装得十分轻松地点点头:“陛下放心好了,臣妾哪里是那种喜欢吃醋的女人,一定不会忌妒兰儿妹妹的。” 可是又有谁知道她此时心中的怒火呢?犹如万虫叮咬一般的难受,却又无人可以诉说,都说宫里的女人悲惨,更悲惨的是他们一边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别人,一面却还要堆着笑脸。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兰昭仪才笑着点点头,然后拉起了肃帝的手:“我就知道如妃姐姐不会这么小气的,走吧,陛下,咱们快去我的宫里。”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如飞的视线里,慢慢的消失… 一旁的石榴似乎觉察到自己家主子的异样,赶紧上前安抚道:“娘娘,你千万不要因此就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了,这后宫里的女人,无时无刻都在争斗,而且今天的得势者,或许就是明天的阶下囚也不一定!” “石榴,这次你错了,本宫要的不是让她输,而是让她死!!!” 看来如妃已经被逼到极点了,她不愿意再这样子若是下去,她要将这个兰昭仪除之而后快。 中宫之中,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坐在那里轻轻的抚着琴。 他的脸犹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下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不是别人,他就是中宫太子元致,而且他的母妃正是那个如妃。 “阿诺,可都打探清楚了?” 看到自己的亲信走了进来,元致停止在拨动自己手下的古琴,缓缓的抬起头朝着阿诺询问。 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走进了正殿里,然后点了点头:“回禀太子殿下,属下已经查清楚了,如妃娘娘最近请了萨满法师,据说是为了后宫祈福,恐怕真的如你所料!” 这个回答对元致来说,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他从碧绿色的蒲苇垫子上站了起来,无奈的走到了正殿外面的小池塘,看到里面自由自在的鱼儿,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亲爱的母妃,为什么你就不能多容忍一下呢?难道父皇升天,你的儿子可就是这帝国的君王了!如今你作出这种傻事,恐怕不止我这太子之位不保,就连咱娘俩的性命都要搭进去了!” 阿诺从小就跟着太子,所以他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急匆匆的往外冲去。 “你做什么?阿诺…快点给我回来!” 眼疾手快的元致,及时叫住了他。 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忠心的下人,泪流满面的时候回来,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将手中剩下的鱼食全都扔进了小池塘,元致才笑着走了过来,轻轻地将他搀扶起来。 “属下不过是不想看到太子出事,之前皇后娘娘对你百般刁难,如今好不容易过了那个风口浪尖,可是如妃娘娘现在却在作茧自缚,陛下让属下去告诉娘娘吧,或许他可以帮然醒悟呢!” 阿诺是心疼自己家太子,因为他是看着元致怎么一点一点走向太子之位的。 因为当今的皇后膝下无子,无所出,所以不得不从嫔妃中间选出一个皇子,然后立为太子,这对于一国之后来说,当然是不能容忍的,可这是肃帝的命令,她自然也是无法违抗的。 不过她可以做的是各种刁难元致。 记得他刚做太子的时候,到东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虽然心里早就有准备了,事情还是那么出乎意料,让人措手不及。 “儿臣给母后请安!” 今天的元致身着一袭白衣,犹如上仙下凡一样,脸上的俊美帅气无人能比。 只不过这些看在皇后的眼里,恐怕都是一些刺眼的光芒吧!不管他再怎么优秀,毕竟都是他人的儿子,到最后也不会和自己亲的。 于是皇后只顾自己品着茶,不曾让下面跪拜着的元致起身。 却还有这闲情逸致朝着自己身边的大宫女环儿说:“本宫就说今年进贡的碧螺春味道不如往年的,今天品了品,倒也是不差分毫,不过这里面总是有一些杂质让人有些不喜,你去把那些碧螺春里掺杂的东西全都给本宫掏出来,一丝都不要留!” “奴婢这就去做,只不过娘娘,太子殿下他…” 环儿生怕元致跪太久,到时候又会让自己家的娘娘引起什么流言蜚语,赶紧朝着皇后话道。 此时皇后才装得一幅完全忘记的样子,急忙走向前去,将元致扶了起来,然后满脸笑意的抱歉起来:“我说太子呀,你千万不要生母后的气,母后一直喝茶,居然把你给忘掉了!相信你这孩子这么大度,肯定不会责怪母后的!” 身旁的阿诺十分的生气,想上前为主子说几句话,却被元致一把拽了下去。 揉了揉自己有些酸麻疼痛的腿,元致微微笑着:“母后说的什么话?你说的话儿臣全部都会遵从,别说是让儿臣跪这么短的时间,就是跪上十天半个月,儿臣也不敢有什么怨言!” 虽说他已经在自己的眼前尽量摆到最低的姿态,但是皇后却依旧看他不顺眼。 “罢了,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本宫再去找你,你现在既然是太子,那么就要和其他的皇子有所不同,而且以后就由本宫亲自教导你!本宫今日身子有些乏了,你且下去吧…” 说完便带着环儿转身回到了内殿。 此时冷冰冰的景仁宫,就只剩下了元致和阿诺两个人,周围不时散发着丝丝的凉气。 身旁的阿诺替自己家的主子感到不平。 他撅起自己的小嘴:“我说太子殿下,其实咱们没有必要在她面前这样卑躬屈膝,你也是知道的,就算咱们再谦和,也不会让她得到任何的理解…” 可是却被元致一下打断了,而后又拉着他的手走出了景仁宫。 直到确定了四下无人,这时候他才说:“阿诺,千万记住了,刚才的话我不想在听到第二次!虽然如今我已经贵为太子,但是你也是知道的,这后宫的局势如今十分的动荡,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如今我不过是一颗棋子,或许不知道等到哪一日,就会被人从这太子之位上推下来。” 他说的都是心里话,生在皇家,命运都不是能够自己所左右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鄂国公府一片安静,周围只有那些嘶嘶的虫鸣声。 李未然还是搞不清楚,老祖宗为什么要让自己进宫去,按道理说的话,李惠然更加合适。 在门口踱来踱去许久,她依旧不敢走进去,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太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