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皇后你别逃

更新时间:2020-06-28 04:54:19

皇后你别逃 连载中

皇后你别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齐步走 分类:穿越 主角:高氏玉佩 人气:

《皇后你别逃》作者:齐步走,穿越类型小说,主角:高氏玉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梳妆台上,刻着鲤鱼跃龙门秀纹的青铜镜内映出一张秀丽的脸。  芙蓉如面柳如眉,眼如秋波,鼻如白玉,唇如红缨,五官精致的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这容貌本来是极好的,然而镜中人肤色发黄,粗糙而暗淡无光,一副营养不良的憔悴样,再配上她扬州瘦马似柔柔弱弱,怎么看怎么不搭,生生将十分的姿色磨去了六七分。  依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任谁一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都是无法以平常心待之的。  前一刻,刚进入全息游戏《仙魔世界》的传送阵准备去往魔神殿,下一刻醒来却成了高氏秀容,宝亲王爱新觉罗弘历的使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膳很丰盛,可是依依完全没有胃口,任谁在如芒刺在背的炙热目光下都无法安稳的吃饭。几乎是在弘历搁下筷子的瞬间,依依就松了一口气般地跟着放下了筷子。总算结束了这不是酷刑的酷刑。 晚膳被撤了下去,下人们如潮水般退了出去,走的时候甚至还细心的关上了门,屋内只剩下依依和弘历两个人。气氛顿时凝滞起来。 定格在她身上的目光仿佛火一般,似乎下一刻就要燃烧起来了,依依低着头缩在一边,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努力想要忽略那灼人的视线,然而房间就这么丁点大,况且房内总共就两个人,她的存在根本就无法被忽视。 弘历注视着依依,看着她自以为趁他不注意一点一点地挪动着脚步,那身子都快贴到墙上去了,弘历差点笑出声来。但转而一想,他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瞧高氏这一脸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儿,当他是猛兽还是蛇蝎啊?他有这么可怕么! “过来。”弘历面沉如水。 “爷……”依依扬起头,水汪汪的眼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过来,还要爷说第三遍么?!”弘历冷哼了一声,脸色如黑锅底似的。 依依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在多说一句,慢悠悠的一步一步踱到他面前,那速度跟乌龟比快不了多少。弘历阴沉的看着她慢腾腾的动作也不催促,只是瞪着的眼睛已经开始酝酿起风暴。就在依依踱步到离他三步之遥外时,他猛地上前一步,大手一伸再一拽,同时依依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拉进了炙热的怀里。 腰上传来的力道差点把她的腰都拧断了,依依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爷,您今天放过我吧?” “……”放过她,什么意思? 弘历无动于衷的神色让依依水汪汪的眼眸一下子蓄满了泪光:“爷,奴婢身子疼的受不了了,您今天放过我吧?” 弘历一听顿时乐了,爷说你今晚怎么见着爷就躲,用晚膳的时候还不停的偷看爷,爷一看过来就跟做贼被发觉了似地强装镇定呢,原来是因为这茬啊! 他假装生气的拍了下依依的臀部,依依‘啊’的一声,泪水溢出了眼眶,珍珠似地挂在蒲扇般纤长的睫毛上,橙色的烛光照在她的小脸上,泪水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分外动人。左额上一只指甲大小的凤蝶花细翩然欲飞,合着这梨花带雨的模样,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却又楚楚可怜。 “爷……”依依向上仰头,目光含着一丝丝的怯意,祈求以及害怕,看的弘历心头的怜惜一发不可收拾。 “爷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吗?”话一出口,弘历立马就后悔了。 “多谢爷。”依依露出灿烂的笑容,然而在弘历看不到角度里谢’字音还没落,依依就被腰上的毛手弄得一怔,片刻后顿时反应过来,愠道:“爷,您说会放我一马的!” “爷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弘历一挑眉,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你竟然耍赖……”依依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样子。 弘历摇头:“爷从头到尾都没提过一句要放你一马的话哦。” “……”该死的脑残龙,竟然还是黑芝麻陷的!依依怒了,水汪汪的眼睛因为怒火而睁大,脸色气得绯红,如同一只被人逗的气急的波斯猫,抛开了表面的优雅和柔弱,伸出尖锐的爪子随时准备给敌人来上一爪子。 这模样比起刚才多了几分生动活泼,也更有趣了,弘历饶有兴味的呵呵一笑,爪子从小猫的腰上缓缓的暧昧的往上游弋,时不时摸上两把,一派流氓作风。 依依眸子里都冒出火来了,她趁着弘历猝不及防,猛地一推,将灵气运于脚下向后连退几步,瞬间挣脱了他的禁锢。脱困后,依依重重哼了一声,微微抬头,冷傲地望着弘历。 依依不驯的神色看在弘历的眼里,仿佛是在挑衅他的权威,而且看高氏用以挣脱的那一连串连贯的动作,明显是练过几手的,弘历登时被挑起了征服欲。 弘历大步跨去,长手一伸作擒拿状,依依运用步伐轻巧的躲过伸向她的手,末了还不忘露出轻视的一瞥,要知道男人是最经不得刺激的,被她这神情一激,弘历本来还带着几分玩笑的心情,现在也没有了,要知道这已经关乎他身为男人的权威了。 三步并作两步,下盘稳当,上身虎虎生风的挽了个大擒拿手,于此同时左脚出其不意的向右一勾,依依一不注意被勾的一个踉跄,直直向前扑去,眼看就要倒地,却见大擒拿手见缝插针,穿过两肋,瞬间将依依提起,并拥进怀里。 依依用力挣扎了两下,那两只手臂力气大的像铁箍,紧紧的将她定住,半分都动弹不得。依依见无法脱困,恨恨的道:“爷一个大男人欺负弱女子,不害臊!” 弘历一口气顿时堵在了喉咙口,上不得下不来,爷这是在欺负你吗?爷有欺负你吗?话说,爷还真就欺负你了,你又能怎么样?这么一想,耳边忽然传来嘤嘤低泣声,弘历低下头望去。 依依娇弱的哭得泪水潸然而下,流光溢彩的美眸里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控诉,好像在指责他的所作所为。 弘历顿时懵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但怀里人儿哭得如此凄惨却又好看的紧,只一眼就令他心底怜惜油然而生,弘历被她磨得全然没了脾气,安抚地拍着她的背部,无奈地说道:“别哭了,爷都依你还不成么!” 闻言,依依立刻破涕而笑,笑如雨后彩虹,美丽而灿然。 弘历见状,摇了摇头,又哭又笑,真是只小猫,而且还是一只狡猾如狐,惯会审时度势的猫。 依依迫不及待地从弘历怀里出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贴上了猫的标签,而且在弘历的印象里留下了狡猾的一笔。 “时间不早了,安置吧。”弘历不是滋味的将依依高兴的神情望在眼底,张开手臂说道。 依依虽然很不想和他同床共枕,但也知道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能够免于和NC龙棍床单已经是得了便宜了。于是磨磨蹭蹭的走到他面前,深吸一口气,上战场般一鼓作气解起了衣服,动作之利索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直把弘历看得目瞪口呆。 搂着她上了床,吹熄了灯,房内一片静谧。 淡淡的幽香飘入鼻息间,闻之则醉,手心里传来细腻的触感,那片肌肤竟如凝脂一般,丝滑柔顺,让弘历爱不释手的摸了又摸,心底的欲念如同脱了缰的野马难以控制的汹涌而来。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凝滑的肌肤,滑而不腻,清香怡人,光是触摸就令他止不住的心生绮念,这高氏简直是个天生的尤物! 然而美人在怀,却是只能看不能动,心里顿时后悔不迭,他刚才怎么就走火入魔的答应了高氏呢? 心里天人交战良久,最终舍不得委屈自己。 至于他的承诺么——啧啧,爷有承诺过你么,爷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听差了,还怪爷身上?? 于是某只龙将毫无愧疚的将小猫拆吃入腹,甚至连一点渣渣都不剩…… 第二天清早,弘历蹑手蹑脚掰开紧紧抓着手臂的白嫩小手,顺便塞了团衣服代替自己的手,一脸神清气爽,心满意足的下了床,在高吴庸的服侍下穿戴整齐。 依依早在他起身的时候就醒了过来了,眼神鄙夷愤恨的射向那道修长的身影,却在他回头时瞬间变成了委屈的神色,眼眸含着润润水光,十分可怜。 “怎么不多睡会?”想到昨天的行径,弘历尴尬的说道。 “奴婢还要给福晋请安。”依依仿佛用尽了力气一般的挣扎着想要起床,然而软的一滩水似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浑身又酸又痛,没有一点儿力气。 “本来爷还想免了你的请安,不过起来了也好。”弘历上前扶住她,她酸软无力的模样,浑身青紫的肌肤让弘历心里不由浮现出一丝愧疚,顿了顿说道,“待会儿请安的时候,给福晋敬杯茶吧。爷下了朝再来看你。” 话音未落,盯着地面,缩在一旁当壁花的高吴庸猛地一怔,给福晋敬茶?爷这是要提拔高姑娘,给她格格的名分了吗? 依依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全然没有意识到弘历话里的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