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

更新时间:2020-06-26 02:38:07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 连载中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邪音 分类:穿越 主角:姚青音侍卫 人气:

火爆新书《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是邪音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姚青音侍卫,书中主要讲述了:父亲不疼,庶姐暗害,上一世她惨死,再次睁眼重回于世,她誓要扭转乾坤,报血海深仇!这一次,她诛庶姐,灭亲父,用累累白骨洗清了前世的仇怨,最后落得祸国妖女之名,唯独有他,不离不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大家欣赏醉心舞蹈的时候曲风突然一转,辛琪手里变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姚昆嘉刺去。大家都没想到辛琪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的女子突然有着那么厉害的武功,而且从一旁跳出来的黑衣人把护驾的侍卫全部放倒在地,所以当外面侍卫赶过来包围大厅点好灯的时候,姚昆嘉早就死在了辛琪的手里。 姚青音的世界瞬间崩塌了下来:“你们还在这里愣着看什么,还不快把这些人都抓起来!” 虽然姚昆嘉和姚青音这两年来争执不断但是姚青音记忆里姚昆嘉还是那个宠爱自己的父亲。 辛琪突然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郡主不用急着把我就地正法,用不了一刻钟我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在这之前我想让郡主先听听我的故事。” 辛琪把姚昆嘉的尸体用脚踢到一边,嫌弃的摸了摸脸上的血:“我本是长公主府的一个丫鬟,年少时和表哥一起流落到帝都,多亏长公主收留。本来我觉得我非常的幸运,但是谁曾想进入公主府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姚昆嘉惦记着我姿色,不但强要了我,还把我青梅竹马的表哥杀了骗我说表哥移情别恋上其他的人。我傻傻的跟着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几年,既背叛了表哥也背叛了长公主的信任。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得知姚昆嘉的真面目,我当时就恨不得杀了姚昆嘉这个贼人报仇,但是奈何我一个奴婢人微言轻更不是姚昆嘉的对手,只能逃出府中希望找到人帮我和奴婢表哥伸冤。后来辗转反侧几经周折虽然没有找到青天大老爷,不过幸好我的运气还不算太差,遇到了一个人。他让我学舞蹈,帮我进入公主府,让我有机会亲手了结了这个衣冠禽兽。” 姚青音满目冰霜,她对于这种上辈子的爱恨情仇没有兴趣,而且父亲死无对证不论辛琪如何泼脏水也无从辩白:“这些话你还是去大理寺再说吧,本郡主不负责查案。” 不过是短短的一刻钟时间,辛琪身体就像是经过了数十年的风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老化。 辛琪转眼已从娇艳美人变得风烛残年,咳嗽着任由血从嘴角、鼻孔流出:“不管郡主你信不信有一件事我都要告诉郡主。长公主的并非病故,而是被姚昆嘉这个狼子野心的禽兽用慢性毒药毒死的,这种毒药表面很难察觉,就算是经验老道的大夫如果不是有心调查也不会发现。吃了这种毒药的人并不会马上发作,只会让人一天天衰弱,当时日久了就算不做其他事情中毒的人也会因为体弱而易于感染风寒之类而死。我这次回来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才能够一击得手。” 难怪以姚昆嘉的武功竟然会被辛琪这个靠药物提升功力的菜鸟而杀死,原来是中了毒。 姚青音没有接话,娘亲的死她非常难过,父亲之后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是就这样说娘亲是被父亲杀死的她还是难以置信,毕竟娘亲和父亲一直恩爱有加。 此时一个姚青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从黑衣人中走了出来,接开面罩:“辛琪说的没有错,姚昆嘉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 “楚文。” 姚青音脱口而出,闫楚文却没有看她:“我原名梅叶书,是江南武林名门梅家的后人,十七年前一天雨夜外出归来的父亲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人。父亲在武林聚会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一个被人追杀的公子,那个人长得俊朗有礼,他和我父亲说因家道中落被贼人陷害才导致被人追杀,父亲好心救下了那个人还把他带回家中疗伤。那个人在我家一住就是三个月,表面上和我父亲称兄道弟,背后一直惦记着我家家传的武功秘籍。趁着我父亲出外他竟然侮辱逼死了我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的父亲伤心欲绝赶回来的途中失足掉下了山崖,那个人顺利的得到了我家的武功秘籍,可是就这样他还不满足,他杀光了我们梅家三百口人,把人间仙境一般的梅家庄付之一炬烧成了飞灰。如果那天不是忠心的官家舍命把我送入密道,如果不是师傅前来拜访父亲路过救了我,姚昆嘉依然逍遥法外。我的证据就是姚昆嘉的武功,他的成名绝技天龙八部正是梅家庄的梅式十绝。” 姚青音的内心翻起惊涛骇浪,自己竟然是闫楚文灭门仇人的女儿,闫楚文接近自己难道一切都是为了报仇么。一直以风度和善闻名的父亲,真的如他们说的这么不堪么。所以今天闫楚文是要自己血债血偿么? 姚青音觉得自己身上被压上了十万大山,几乎要喘不过气。 辛琪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气,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脸上留下刺目的血痕,如此狰狞痛苦的死法她嘴角却勾起了笑容让人看了不由得浑身毛骨悚然。 姚青音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不过似乎这一出以长公主府作为背景的复仇大戏只是一个序幕,就在姚青音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一群穿着紫色紧身华丽劲装的男子直接闯入了长公主府,姚青音自然认得这些人。锦衣卫,整个大周朝臣子的噩梦,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就代表皇上的刑罚即将降临。 锦衣卫显然不会是因为这些陈年烂谷子芝麻事而出现在公主府,果不其然带头的锦衣卫长展开手上的圣旨:“姚昆嘉此等乱臣贼子受皇家恩宠得娶长公主为妻位极人臣,却不知感谢皇恩浩荡,反而和外邦敌国私通叛国投敌。朕初听闻此事深感愤怒还特派锦衣卫加以调查想要还驸马和长公主府一个清白,谁曾想证据确凿,姚昆嘉如此大逆不道枉负朕的信任。朕现在下旨令锦衣卫抓其回去审问,至于长公主之女朕念在已故长公主的份上只是免掉其郡主称号便为庶民驱逐出京永不召回,长公主府至今日起收归国库,所有仆人接受审问清白者可放逐回乡。钦此。” 姚青音木然叩谢:“罪民,谢皇上恩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的一切不安都应验了,姚青音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一个笑话,那些前来道喜的宾客此时看戏的看戏,落井下石的下石,恨不得把和姚昆嘉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真真是权来人拥权失人推。 圣旨上的皇恩浩荡不过是做给天下人看的把戏,姚青音被带出城之后秘密的囚禁到了一处鲜为人知的皇家阁院里,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蕴乐郡主没有姚青音这一个人了。 可是似乎仅仅是如此并不能让皇上对姚青音这个身上流淌着一半叛乱贼子脏血的人放心,又一张圣旨一杯毒酒送进了院子里。 让姚青音稍微泛起一点波澜的是送圣旨的人,竟然是纹嫦公主,而她旁边居然跟着一个让姚青音想不到的人——贾世金。 贾世金用下巴看着姚青音,脸上挂着得意不可一世的笑容:“蕴乐郡主是不是想说我们冤家路窄,本公子可是特意来看你被毒药折磨得跪地求死的样子的。这个毒药喝下去,人的内脏会被一点点的腐蚀,痛不欲生却不能死,整整一个时辰从内到外一点点消失变成一滩尸水。” 贾世金记恨姚青音那天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恨不得让姚青音上刀山下油锅折磨她抽筋扒皮挫骨扬灰来出气。 不过姚青音不记得什么时候的罪过自己的二表姐。纹嫦公主也是一副恨不得饮血吃肉的表情:“姚青音,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郡主,本公主比你尊贵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凭什么你就能获得楚文的心!明明是本公主先认识的他,却被你这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给抢了过去!你要是好好的出嫁也就算了,本公主也就不和你计较了,凭什么你一跑回来楚文就来找你,凭什么就算是你做出不守妇道的肮脏事情楚文还一心替你说话。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找本公主的麻烦本公主自然让你知道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千万不要妄图染指。” 贾世金抢上来一步对姚青音嘲笑道:“纹嫦,我喜欢你,我接近姚青音只是为了利用她报杀父之仇。姚青音看我的演技是不是很厉害,桃花林看你心痛欲绝的样子本公子差点笑出了眼泪。看你一副痴心的样子本公子就替那个姓闫的收了你好了,每天在床上伺候本公子,任由本公子玩弄,就像是一条母狗一样张开腿求本公子恩宠。” 贾世金得意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面。 姚青音愣了愣,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误会,不过就算如此两人的身份也注定的会有今天的结局。 “姚青音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本公子就在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姚昆嘉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从来没有通敌,这一切都是本公子的计谋。怎么你不是很厉害么,找线索啊,证明长公主府的清白啊。对了我怎么忘记了,现在的你不过是本公子脚下的一只蚂蚁,不要说从这里出去面见皇上,本公子轻轻动动指头就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贾世金用手掐住姚青音的脖子,姚青音用力的挣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